五年“造节”,99公益日出海,互联网公益“中国样本”走向世界

2019年9月13日01时20分内容来源:南都周刊



你的童年记忆里,有没有渴望过做一件好事,从老师那得到一朵“小红花”?


三天“99公益日”,朋友圈被“小红花”刷屏,“一块做好事”的结果,是腾讯公布的令人惊讶的公益数据,参与互动人数突破8.82亿,来自各方的捐赠总额24.9亿元,其中,近4亿来自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配捐。


捐赠总额比去年,增加了十个亿。


数据见证了“99公益日”崛起中新慈善和新文明的演进,也记录了社会各圈层或微小、或宏大的公益百态。


今年,象征“99公益日”的“小红花”首次出海,即使是与英美闻名的红鼻子节、给予星期二并行比较,99公益日也有着不俗的创新和后来居上的筹款能力。




五年育成“小红花”


相比公益慈善行为由来已久的英国,中国的慈善事业起步晚了好几百年。


虽自古以来就有社会团体举办慈善事业的历史传统,但直到1981年,才成立了建国后中国大陆第一个以募集资金形式建立的非营利性社会公益组织。


2008年被视为中国的“公益元年”,民间力量在那场地震中第一次参与了巨大自然灾害的应急救助。不过到2012年美国推行公益节日“给予星期二”时,中国依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益节。


2015年9月9日,腾讯公益牵头发起了中国互联网史上首个公益日 —— “99公益日”。


经过五年的发展,在数千家慈善组织、上千家企业、数亿网友的共同参与下,“99公益日”不断刷新公益新纪录,已成为国内参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广、场景最多元的现象级全民公益行动日。


如果把它看作是一款互联网产品,它俨然已经进入成熟期。


今年,“99公益日”以“一块做好事”为口号,号召更多社会力量加入。为让更多的人和项目参与进来,腾讯将“行为公益”进行了更广泛推行,比如“捐微笑”、“党建捐步”、“做一分钟儿女”等创新形式,使“99公益日”的影响力从线上延展至线下,从公益行业延伸到社会大众,从广泛覆盖进而到精准触达,这是中国互联网+公益的生动形式。




今年“99公益日”期间,网民纷纷将微信头像加上“小红花”,在朋友圈、各社群大家把爱心传递,不仅在线上,商场里、街边小摊、餐厅里……目之所及,“小红花”成为大家“做善人”“做好事”的 标识。


平常在办公大楼敲字的白领,在99公益日期间,不敲字,不加班,一块运动捐步;山西太原市,在等餐期间外卖小哥也加入线下筹款活动,为爱而捐;摩的司机和志愿者小朋友们击掌,这是“融合中国”在广东佛山、重庆巫山进行“寻找百万击掌人”的线下活动,路过的爱心市民成为他们的一员……


“99公益日”真正成为向善行善、人人公益的节日。


正如马化腾说:公益慈善是社会财富和资源再分配的过程,牵扯到社会、政府、企业、个人多方面,也涉及到理念、人才以及政策等等方面,需要全社会各个方面一起共同努力。在他看来,即使腾讯公益从感性摸索阶段转入到理性建设时期,一切公益之路才刚刚开始。



“小红花”出海 “落地”维也纳


9月10日上午,“广州-乌鲁木齐-维也纳”航班CZ6021准时离港,满载着“小红花”飞向万米高空。据了解,这是腾讯公益与中国南方航空联合推出的99公益日小红花号主题航班,旨在倡议旅客“一块做好事”,把中国互联网公益样本带向欧洲。


搭乘这趟公益主题航班的旅客,从休息室休息、登机、进入客舱的各个环节,都被爱心“小红花”所包围。不少旅客扫码登录腾讯公益平台,了解项目并捐出善款,或在明信片写下对受助者的祝福。也有外国旅客感到新奇,纷纷通过社交软件向亲友分享这次“奇妙的公益旅程”。有旅客表示,欧洲也有红鼻子节,希望中国的99公益日可以走到欧洲,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公益文化。


9月12日,“小红花”出海,来到了维也纳。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大屏幕上,99公益日的主题视频同样吸引了大量观众的驻足。这是99公益日首度走出国门,和当地公益文化界代表进行公益文化交流。


在腾讯公益联合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共同举办的中国互联网公益分享交流会上,联合国世界粮食署企业伙伴关系部执行主任蒂姆·亨特表示,“通过腾讯公益平台,我们的项目从筹款、项目反馈等方面都获得了极大的助力,它让项目与公众建立了更紧密的联系,增强了公益透明度,这在过去是很难达到的。”


前奥地利驻华大使Wolfgang Wolte见证了中国时代的发展与变迁。他表示,期待奥地利与中国在公益文化领域持续加强合作,有更多交流合作的机会。



而在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李夏德看来,99公益日与奥地利公益机构进行分享与交流,对中国公益文化推广、中欧文化互动与促进有着积极意义。他指出,“小红花”的到来,把当下中国互联网公益经验介绍到欧洲,让更多奥地利人了解中国公益现状,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欧洲的公益文化历史由来已久。在筹款方面,欧洲大部分公益基金会的资金来自企业和个人,奥地利“零项目”组织研究开发部主任菲尔弗黑德·康慈表示。数据显示,只有不到10%的欧洲公益组织需要争取公众筹款,而在中国则有超过60%的公益慈善机构面临筹款困难和资金短缺问题。


尽管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起步较西方晚,但互联网公益的筹款热情却持续高涨。2018年,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为全国1400余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2.1万条,网民点击、关注和参与超过84.6亿人次,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


作为中国互联网公益慈善的“中国样本”,99公益日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公益的发展历程。


腾讯主要创始人、腾讯基金会发起人兼荣誉理事长陈一丹在今年99公益日启动仪式上表示,这五年我们不断努力,将互联网的产品能力、连接能力融入公益慈善事业的创新中,与公益伙伴和爱心网民一起,共同建设并共同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公益从感性到理性的深层进化。



筹款超红鼻子节、给予星期二


公益文化是全世界人民共同认同的价值理念,出海的“99公益日”不可避免地会被拿来和国外知名的红鼻子节、给予星期二等公益节日作比较,无论是相较延续30多年的英国红鼻子节,还是只早三年的美国给予星期二,中国的“99公益日”都算得上后来居上,筹款能力和带动的参与人数如风卷闲云、海纳百川。



2015年,腾讯发起“99公益日”伊始,筹款就达到1.3亿元。同年美国“给予星期二”公益日筹集了1.167亿美元,不折算汇率看似相当,但其实美国的社会捐赠总额是中国的数十倍。


2018年,“给予星期二”筹款4亿美元,不及美国全年社会捐赠总量千分之一;而99公益日筹款额已经占中国全年社会捐赠总量几乎百分之二。


在筹款规模方面,英国红鼻子节捐款总额只是“99公益日”的零头,红鼻子节创立以来,一直围绕着英国喜剧明星作为传播的核心点,移动互联网时代宣传模式也并没有什么创新,导致从1988年至今年,筹款金额仅增加了不足5000万英镑。


后来居上的中国互联网公益发展迅速且触达广泛,真正做到了全民公益。目前中国互联网公益总捐赠额的90%来自腾讯和阿里巴巴,其中腾讯占比更多。

(来源:2019年中国互联网慈善报告)


2015年“99公益日”以后,中国个人捐赠在互联网捐增总额中的占比超过60%。与英国慈善组织大大依赖年龄超过65岁退休老人不同,中国互联网捐赠主体为年轻人。目前,年轻人已经成为互联网捐赠主力,特别是以90后的年轻力量为主。

年轻人选择互联网平台捐赠,源于平台的公开透明和便利性,根据调查,互联网公益降低了慈善门槛,让人能购轻松参与公益。同时个人捐赠在筹款中的占比也逐渐攀升。


尽管中国慈善事业起步晚,但通过互联网,中国的公益事业实现了“弯道超车”。从形式上对比,“99公益日”作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全民公益行动日,科技化、创意化、草根化的多元公益形式不可或缺。


有专家指出,随着人们可支配收入的提高,预计未来个人捐款将保持快速增长势头,捐款参与度与捐款金额也会相应提高。特别是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移动支付等快速发展,个人参与慈善的途径将更加多元化、便捷化,“指尖公益”在中国已经蔚然成风。



近年来的无数事实反复证明,互联网已经为我国公益慈善的传统运作方式带来了巨变。互联网天然的“去中心化”特性助推了“人人可公益”,推动社会形成了“人人向善”的氛围。


五年来,“99公益日”伴随着互联网和各种移动支付平台的发展一路开拓,一路深入人心,“互联网+”使传播范围更广阔,不受域空限制,而移动支付降低了公益活动的参与门槛,小额捐款剧增。


更为让人放心的是,捐赠人话语权越来越强,一切在连接中变得透明。中国的互联网+公益慈善正日益深度融合,“99公益日”形成了鲜活的“中国样本”,并开始走向世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