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30多了,说太难了,想给你看看这群没认怂的年轻人!

2019年9月12日10时02分内容来源:环球人物



每个人都常会面临这样一个时刻,身后空无一人,没人帮得了自己,要突出重围,全部只能靠自己。




最近很流行说太难了,我太难了。特别到人生到达30岁,大家好像进入了一个困局,人和事都变得复杂和无望。



因为知道难,人们开始接受所谓“边界”的限定,逐渐失去了“心比天高”的少年气。坚持很难,是因为一直等不来结果,看不到头,所以选择放弃。



但正是这种时刻,摇摇欲坠的边缘,濒临崩溃的顶点,苦苦寻找突破,而迟迟不见结果时,可能正是机会降临的时刻。


也有一些人,他们年过30岁,在一个方向上坚持10余年后,终于等到了这个“被命运亲吻过的时刻”。


不仅在自己的事业上小有所成,还拿到了100万现金的奖励。他们是达摩院青橙奖的得主,是隐藏在基础科学领域里默默研究的青年科学家。


对于这群还在坚持自己梦想的人来说,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这里想和大家分享其中3位的故事:


江文帅 29岁 浙江大学数学系教师

张浩 31岁 清华大学物理系副教授

杨树森 34岁 西安交通大学信息科学系教授


多的是孤单前行的人


每个人都常会面临这样一个时刻,身后空无一人,没人帮得了自己,要突出重围,全部只能靠自己。


29 岁刚毕业就得了青橙奖的江文帅,对这样时刻并不会陌生。像很多农村孩子一样,从出生就只能靠自己。


青橙奖最年轻得主 江文帅


小升初时,语文只有 80.7 分,但数学满分,就被破格录取了。初升高时,数学还是满分;高考时,数学单科成绩全广西第二。


和江文帅一样命运的,还有张浩。


他更难。小时候教科书还要借别人的看。


张浩初中暑假时,找人帮忙借到了高中物理书,对方要求一个星期还。


那个星期除了每天睡 2~3 个小时,他每一秒都在读书,一个星期就把高中物理自学完了,当时光草稿纸就堆满了他家屋子。


他们沉浸在那个科学世界里的时刻,身边没有其他人陪伴,是一只笔,是一张纸,就抵消了现实世界里的那些困难。


物理和数学,这些偏偏很多人看起来“苦大仇深”而“寂寞”的基础学科,成为了文帅和张浩人生中的“外挂”。他们不问收获,专心钻研的付出,反而带给了他们亲手塑造自己命运的机会。


江文帅说,如果没有学数学,可能就像大部分同学一样,现在在地里干农活,或者可能是在县城开门店,也可能跟着爸妈到广东打工。现在,他已经是浙江大学数学专业的老师了,张浩也成为了青年物理学家。


像江文帅和张浩一样,很多人也都有过这样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静静等待时,没有同行者。如果提前告知,这个等待的时间可能是3年、5年,你还会坚持吗?



这一路上也有放弃的人


当苦苦坚持等不到一个结果时,大部分人就开始浮躁,觉得没有结果干耗在这里就是禁锢自己。


特别是做科研的人,更容易出现这种问题,坚持一年、三年司空见惯,甚至五年八年也只能换得一场空。



同时,因为收入不乐观, 经常听到博士生们“逃离科研”的故事:


有人在发表第一篇论文之前,被拒了 20 多次。


有人耗费好几个月做出的学术成果,第二天就被无情打击。


甚至有些人的科研项目做了三年,还没研究出个子丑寅卯来。


刚回国不久的杨树森说,回国后做科研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也没什么成果。跟着一起做科研的学生当然也少。


身边还总有一些相同教育背景的同学、朋友,在更容易的领域获得了更世俗层面的成功。在这样的环境下,总有人会变得浮躁,甚至放弃。


而且放弃了之后的生活,太容易了。


就像作家李尚龙说的, “在大城市里,搞废一个人特别简单。给你一个安静狭小的空间,给你一根网线,最好再加一个外卖电话。好了,你开始废了。”


博士生导师杨树森跟我说,有时刚入学的学生跟他说:“我就是想拿到学位就好。我想安逸点。”


西安交通大学青年教授杨树森


张浩的本科、博士同学们,但凡放弃了科研这条路的,现在工资基本是他的好几倍。


他自己也遇到不少这样的诱惑。刚毕业时,硅谷 、华尔街就可以为他们班的同学提供年薪 20 多万美金的工作了。


还记得少年时的梦吗


在坚持突破这件事上,支撑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和一次又一次的犹豫徘徊的,一定是内心非常强大的渴望。


尽管杨树森读到了博士,也有了不错的工作,但总觉得自己还差一些。


“扪心自问,做出来的东西真正广泛使用,并能推动社会进步的有太多前辈,像钱学森,像袁隆平,这才是真的做学问有所成的样子”。


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是微不足道,还差很远。


这样的“不满足感”,一直逼着他往前走。


张浩也是这样。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还在坚持着。


清华大学物理系副教授 张浩


小学一年级时,他在一本中专教材里看到了哥德巴赫猜想,一晚上读完后,仿佛开启了新世界,意识到人生原来还可以这么过。


他强调过的几句话令人印象深刻“你记得 1905 年的世界首富是谁吗?不记得。但世界记得那年爱因斯坦因为发表了三篇论文,开启了人类往后100多年的新动力时代。以至于 到2005 年时,联合国直接将 2005 年定为国际物理年,在全世界范围内宣读他的论文。”


张浩想通过研究物理,给这个世界创造些什么。哪怕成为改变世界进程的一个非常并不显眼的参与者也行。他想要追求的,“是一些能够抵达永恒的东西。”


小时候的梦想总会在平淡的日子里提醒你,还没实现,要坚持啊。


杨树森留在国外教书时,有时推着女儿回家做饭路上就会想,这日子太平淡了吧。虽然在国外的日子安稳,但也看不到其他更好的发展机会了。


他经常跟自己说:“我读了这么多年书,真的一点能展示出来的成果都没有啊”。而在利物浦时,随随便便和身边的人聊天,“聊完都可能会发现对方是发明 USB 的人,个个都能写进历史书”。


越能按捺得住,

越能达到真正的自由?


自从杨树森放弃很好的机会,回国追求梦想后,经常会有人问他:


你工作已经挺好的了,31 岁就成了教授,为啥还这么拼呢?


三个月的工作量,他经常会赶在两个月做完。心里唱着“死了都要爱”,却把每天当做 deadline。


他家离办公室 800 米,最忙时只能办公室楼下见女儿一面。


甚至妈妈有次说,你号称回国了,以前还能经常打电话,现在只能两个月见一次,还只隔了一公里。


在他看来,一个人的事,是吃饱穿暖,但做出真正能推动社会的事,才是真本事。



当你内心的渴望特别强烈时,即便你人生还是会充满自我怀疑和质疑,以及变数和不确定,你也会坚持走下去。


张浩有一个做了三年的项目,每次觉得结果近在咫尺时,第二天醒来总是什么也没发生。


但好在,坚持突破这件事上,持续付出是有意义的。


在失望尽头看似按部就班的日常中,那个时刻就那么没有任何征兆的来了。


最初看起来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张浩记得当时是下午5点,他们站在零下 273.1度的实验室里进行样品试验,周围充满了大量噪音。


没有人能预感到这次测量会有什么重要的结果出来,就是一个很平常的测量,测完以后大家就回家吃饭了。吃完饭回到实验室看结果,当时就觉得不是真的,检查了一个晚上。


直至第二天早上确认是真的那一刻,就觉得这么多年,以前都不相信能做出来的事情竟然做出来了。“世界没有欺骗我,原来一切是真的。”

那个时刻特别美妙,因为山穷水复疑无路的时候 ,你见证了那些成功时刻。


在坚持的路上,失望随时会有,学会静候,你总会等到属于自己的时区,而这过程中一次次接近梦想的快感,就能支撑每一个人走下去。



写在最后:


前面说的这些科研工作者,在获得青橙奖前,他们也经历了几千个孤独无望的黑夜和白天。青橙,还没完全熟透的橙子,多好的寓意,在等待成熟的日子里缓慢成长,只要给予事宜的生长环境,就能茁壮成长,静候果实在某个平凡而又闪光的日子砸中掌心。


这是青橙奖简单又直接的出发点,也是每个在孤独中前行的青年科学家能够安于科研道路的后盾。


在获得青橙奖认可之后,张浩一年发布了两篇Nature杂志论文,江文帅成功解决了几何分析中经典的“关于调和映照的正则性猜想”问题,杨树森的科研团队开始初具规模。


青橙奖相信和支持科研上的等待和耐心。网上有段时间流行一句话:世上每个人本来就有自己的发展时区,而命运会最终回报那些有耐心的人。


58岁迎来高光时刻的张益唐


李娜当时决定脱离国家体制,自己找教练的时候,中间有几年的跨度一无所出;知名数学家费马发现费马大定理前,用了7年的时间演算;而张益唐直到58岁时才研究出“孪生素数”。


其实人生本无容不容易一说,和硬件条件无关,在困难面前,用什么样的心态去迎接,就会决定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


你的心在这里,安稳,踏实,不慌不忙,原本看起来很糟糕的事情,反而会生出意想不到的奇妙发展。


人一旦有了耐心,时间都会站在你这边。(品牌)


免责声明:本文所有内容为商业资讯,文中所涉及图片及内容,均由品牌方提供,不代表环球人物观点。





|她是“世界最美检察长”,一群人想“得到”她,一群人想杀死她……

|从“霹雳娇娃”到“致命女人”,这个被骂“丑得像狗”的女人凭什么逆袭好莱坞?

|一代传奇谢幕!曾带领国家独立,晚年却遭人唾弃…38年前邓公曾准确预言他下场

|爱中国,撑统一,霉霉成为华夏天后是有道理的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