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三个关于寻找自己的故事

2019年9月13日11时50分内容来源:VOGUE中国





我是欧阳娜娜。


2019的整个夏天,#乐队的夏天#陪着我又长大了一岁。在这里,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了

那么多热爱音乐的狂热分子。



以及这些让我佩服的女乐手,譬如:


梦姐,新裤子的贝斯手。

她非常努力、有个性,也有当代女性应该有的态度,在一众男生之间非常突出。


石璐,刺猬乐队的鼓手。

在我第一次看她演出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孩太厉害,她就是刺猬的灵魂。



乐队的夏天让我明白,要沉淀出能一直站在这个舞台上的底气。我暗暗发誓,有一天,我也要像「面孔」一样,哪怕是在舞台上时间最久也是最帅



我也挑战了自己。第一期的大乐迷亮相、首次键盘弹唱、大提琴助演,直到最后的大party。在这个舞台上,我努力过、挑战过,也欢笑过。这成为了2019最难忘的回忆,最热情、热血、超燃的一夏。


燃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火字旁的燃,一定与夏天有关,也是心中要释放要表达的能量。


从四岁起接触音乐,它与我人生一路相伴,是最珍贵的礼物。


音乐,是一辈子的,这就是19岁的我想坚持的信念。


@Yichen


我是Yichen。


2016年9月15日,我24周岁的这天,我在仅好友可见的社交网站上发了一张裸体写真。都怪楼下24小时的炸鱼薯条和毕业设计的压力,那个时候我的体重一度飙到了70公斤。那张照片po出之后意外又不意外得遭到一些非议,但我一直留着,私人来讲,它是我开始接受自己的这一年的一个纪念。



我从来没有“瘦”过。夏天穿夏季校服,初中同班女生纤细的小臂内侧隐隐可见青色的血管。这大概就是现在流行的“少女感”。而我上课走神时悄悄看过自己的胳膊,没有她们那么顺畅的过渡,反而像极了动画片里做哪吒用的莲藕。



直到大学二年级,通过运动,我从81kg降到了65kg,按照我国流行标准勉强脱离了“肥胖”的梯队,在“微胖”门外忐忑地徘徊着。


2015年夏天,带着两行李箱和肥肥大大的细软,我搬到了西南伦敦的Brixton。这个街区最出名的人David Bowie一样,Brixton改变了我。



当我说觉得自己腿太粗不敢穿短裤时,本地人因为错愕瞪大的眼睛配合着他们字正腔圆的否认,让那一年的我对于130多斤的自己“一点也不胖”这件事深信不疑。至今我都忘不了12岁后第一次穿短裤时的清凉,那条UK10码的牛仔短裤颠覆了我在拥有它之前对夏天全部的印象。


毕业刚回国时,北京盛夏的高温就逼迫我在“短裤”和“路人的目光”之间作出艰难选择。


在我硬着头皮穿着短裤、吊带,在东三环走了几遭之后,我隐约想通了一件事儿:我一直以来对于身材的不安全感和曾经短暂的自信都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价值判断,取决于他人的标准”。


在北京我觉得自己是个胖子,因为大街上的女孩、电视里的明星,都和我有着截然不同的体型;而在伦敦的我充满自信,因为大家体型各异还能互相欣赏。当年这两种我和很多人一样,都弱不经风地被所处环境里的标准影响着。



之后的两年,我有意识地一点点试探自己关于暴露缺点、跳出群体的底线,以此对外界标准带来的束缚进行抗议。


俗话讲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在女性接受自己这件事上,作为践行者,我的感受是“向前走一步才有海阔天空”。


今年开始,我陆续接到过一些商业健身房、运动品牌发出的合作邀请,当它们开始选择一个背离主流审美和完美形象的人去宣传健康的生活方式时,我看到了是我一直关注的女性标准单一且苛刻的问题在改变的征兆。


这个夏天时尚圈也发生了很多事情:王菊成为了Fenty Beauty亚洲区的代言人;影响着全世界女性审美标准的Victoria’s Secret宣布不再电视播放走秀,我所期待的改变和多样性似乎正在萌芽和发生着。我想这会让很多人受益的审美革命,应该归功于每一个普通的、不同的、不完美的女人对自己和生活的无条件的热爱。



我是三梦。


一位热爱骑行的姑娘。在遇见骑行之前,家庭原因的作用下,我有着一段懵懂又迷茫的青春期。我经常会问自己一些问题,比如:“什么东西是不会消逝的?”“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所有事情努力过后都会有回报吗?”“有没有人或是事是真的值得我去相信的?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步入了大学。大学的时光对于任何人似乎都是美妙的,我误打误撞地与“固齿”相遇,我一下像是抓住了能够改变生活轨迹的船桨一样,慢慢拨开了自己与单车之间的涟漪。

固齿是件让人着迷的东西,毋庸置疑这是所有单车中最有性格的一种:当后花鼓被锁死,繁杂的制动也被舍弃之后,你只有全神投入其中才能完美驾驭。或者可以这样说,当在骑行时你便会成为单车的一部分。


这一切都是是只属于“Rider”才能拥有的自由滋味,我疯狂享受着,不知疲倦。那之后,我开始骑着固齿,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里穿行,无论阴晴风雨。冬天有时候太冻了,就去超市买暖宝宝贴在脚底,穿上锁鞋继续上路。



然而固齿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乌托邦,你感受着一个人上路时候自我心灵的放逐。只要踏频不停,最终便会得到一份心底的丰盈和充实。


我的家人并不理解,甚至极力制止:“这样太危险了,我辛辛苦苦养了你二十几年,你不能这么’糟蹋’自己,太自私了。”我过去的人生,已经太多次按照家人对我的预设来进行选择。所以我选择了叛逆一次,和好友一起前往台湾完成了我的首次环岛骑行。


这之后,我开始参加更专业的比赛。结果,在2015年5月8日的上海第四届CRIT比赛中,我在女子组比赛的最后一圈中发生了事故。在过发卡弯时因为没有掌握好入弯速度和角度,以及锁鞋调整有误最终导致了车子失控。为了避免其他女车手发生事故,我最终选择将车打出缓冲带。等到清醒过来,已经发现血开始顺着脸不断滑落下来。在手术台上,我脸上的伤口被缝了30多针。



但这事儿,我也没觉得过后悔。说实话,固齿给许多人的感觉可能是危险,马路上随意穿行甚至是破坏交通秩序,很多人说,“只有不务正业的人才会去骑这样的车”,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偏见。


这几年,固齿圈没有前几年热闹了,许多人离开,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我继续听着别人的偏见,听着家长“自以为”的真理,骑着我的固齿。这样的态度并不是偏执或是固执,我更愿意说它是一种坚守,坚守自己的信念,坚守别人以为“不靠谱”的梦。无论是谁都有权利去坚持自己热爱的事情,尽管这份坚持会让你付出的比别人更多。


车还在骑着,我的乌托邦就还在。也许会有人觉得这是一种“桀骜不驯”,但为梦扛下一切的我们,收获的是更成熟的自己。



一句“世上没有后悔药”的老话,禁锢了多少人跳跃的心灵。我们对于一件事的畏惧,往往不是来自于去做本身,而是来自于做过之后产生的结果。然而为何人生需要预设?又甚至为何总是要为自己预设失败的结果呢?


老话不一定是真理,真理必然应该被我们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后悔不后悔,不需要别人告诉你,而需要自己去发现。即使后悔了又怎样?改变的权利依然还掌握在你的手上。


悦己而燃,这份燃烧不是一次性的,我们在不断燃烧中,推动自己的前进。


不知这三个女性的故事,是否给了你如何点燃生活的鼓舞和勇气?


找到自我,其实就是直面自我。每个人的生命,又何尝不是通向自我的征途?在途中,我们尝试每一条道路,聆听每一条小径的悄然召唤。每一次迈进未知的尝试,都是生活中的一场冒险,它或许能打开全新的境界,或许一无所成,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另辟蹊径,说的不仅是分分秒秒的日常,也是内心。


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心中坚守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欧阳娜娜在与《VogueMe》的合作中,她和凯迪拉克XT4一起展开了一场关于突破自我的冒险。



悦己而燃,燃出一条自己的路。

___


策划:VOGUE IMC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