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北方朋友的搓澡巾,南方人还以为是用来搞电焊的

2019年9月14日10时56分内容来源:beebee星球

你肯定能在你北方朋友的浴室里发现某件利器,它仿佛是一双古老的焊工手套,浸润着水汽,表面的毛糙几乎被磨平,像是当年洋务运动留下的工具。


你的北方朋友则会告诉你,这只是一张平淡无奇的搓澡巾,但你坚持那就是一双焊工手套,并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证据来指认他在浴室偷造巡洋舰。

我跟小伟在天津同事小宇家里就发现了这玩意儿,在知道它真的只是搓澡巾后,小伟立马就去门外点了根烟,不再说话。
而我看着那个形似金刚砂纸的表面,开始觉得能用这东西搓澡的,肯定是来自长白山的半仙。


就在我刚刚接受这个焊工手套其实是搓澡巾后,那逼又指了指挂在马桶边的刷子,表示那也是搓澡用的。

我当时就想找小伟借根烟抽抽,但他好像已经打车回家了。
我认为小伟是怕天津哥们儿把指头指向厨房里的菜刀。

直到现在我也没搞懂,那刷子究竟跟马桶刷子的区别在哪里。
或许它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任何事物在接触人类之前都是中立的。


天津同事讶异于我发出的惊叹,称赞我的确是个没文化的浪子,在再三确认了我从未用过搓澡巾之后,他慎重地与我拉开了距离,像是躲避一只滥情的野狗。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是嫌我脏了。


同事讲,如果洗澡不用搓澡巾,你根本就不是在洗澡,或者说这就是伪澡,是花洒漏水了,你不过是在浴室里淋了一场雨,自欺欺人,没意思。
这是北方的真理,在他们那里,洗澡不用搓澡巾的人,不配谈人生。


他还讲,洗澡得用劲儿,用狠劲儿,要抓牢搓澡巾,沾一些硫磺皂的泡沫,用摩擦力去搓泥,不要怕疼,没把皮肤搓红的话,那跟小年轻的调情有什么区别。
每个北方人都能在浴室里搓下一堆骇人的泥,这是他们活过的证明。


在很早的时候,他的父辈们都用丝瓜瓤搓澡,但现在都是用这些工业制品了,少了些味道,但依旧很爽。

于是我也在网上搞了条搓澡巾,我想要用铁骨,用硫磺皂与血肉的交融,用连下水道也不敢直视的痛楚来获取来自北方的尊重。
我想要证明,我不脏。


即使在多年以后,我仍未忘记用搓澡巾洗澡的那个模糊的夜晚,那时我尚且懵懂,只以为那又是一场平淡的淋浴。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用搓澡巾洗澡,就像是用喷火器修毛,就像是酒驾的大车司机在你的毛孔里搞侧方位停车。
随着我手掌的滑动,我的皮肤仿佛开始出现裂隙,似乎我再多搓一下,我人就没了。
那时我终于明白了,只要人还活着,脏一点似乎也还行。

天津同事说,我不是第一个尝试使用搓澡巾的南方人,我也不是最后一个,在他们那里,每一个冷落的澡堂子内,都会有一个哭泣的南方男孩。


他表示实在想不通我们为啥不用搓澡巾,我为了面子,只好说我们手上都是老茧,搓着也不差,还有肉感,他想了想,竟透出了羡慕的神色,我没懂他什么意思。
后来,他回家省亲,给我们每人带了一双手套,作为同事间真诚的献礼。

现在连办公室的佳丽们都想付费叫他帮忙搓背了。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