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会撩人的小姐姐,网友:漂亮又烦人,

2019年9月13日11时36分内容来源:InsDaily

InsDaily-每日lns新資訊

本文授权转自:GrilDaily

ID:kaishi09



上个星期,适逢一代男神黄子华59岁生日,众网友纷纷祭出心水的金句来给男神贺寿。


有人看了照片依然一头雾水,但下面这个表情包应该陪伴过你不少加班苦难夜。

作为粤语栋笃笑的一代宗师,黄子华这个名字足以媲美周星驰,他嬉笑怒骂鬼马得意数十年,江湖人封“子华神”
有人说,我们欠星爷一张电影票,欠子华神一张入场券。
前者不再上银幕,后者不再现舞台。
去年7月,红馆座无虚席,一声多谢灯光渐暗,黄子华深深一鞠躬,宣布退休,“金盆啷口(漱口)”。


老友郑秀文一如既往捧场大赞:“子华永远是我的男神!


左3:郑秀文

行年59,好命的话已经做爷爷。粉丝有老有嫩,齐齐送上一句生日快乐,想换他一句出尔反尔。
人将60岁,耳顺之年,不知道这位“阿伯”会不会听得进去呢?但无论如何,黄子华的前半生,已经足够我们好好细味。




1991年,黄子华第一次谈及自己的原生家庭。
他的妈妈生下他的时候还不够18岁,一家三口日子难捱,贫贱夫妻百事哀。很快这段婚姻就走到了尽头。
小时候的黄子华不会问爸爸为什么不来看自己,在红磡的那间公屋里,他早早就习惯了分离,学会了照顾自己。
后来,妈妈改嫁。
结婚当晚,亲朋戚友街坊邻里都去赴宴,只留下黄子华一个人孤零零在家。热闹是他们的,少年时代的黄子华什么都没有。
继父对黄子华两母子而言,是噩梦。
他手舞足蹈地回忆道:“我父母唯一的健身活动就是打架。”



后爸凶狠到拿着菜刀去追斩躲进厕所里的妈妈,黄子华缩在一旁吓到尿裤子。


亲眼目睹母亲被家暴,年幼的他无能为力。很多年后,谈起那些锅碗乱飞哭声四起的场景,他笑着说:“比乒乓球赛决胜负还激烈。”
一半调侃一半自嘲,有谁知道这张云淡风轻的笑脸背后曾经充满了多少惊恐和眼泪。


父母疏于管教,黄子华性格古怪无心向学。他终日逃课,四处游荡,一言不合就和别人大打出手。
某次他和同学偷了别人的舢板出海,被判处守行为两年,留下了案底。
“小时候我的理想是考香港警察。”他说。但盗窃污点却让梦想落空。
某日,继父心血来潮去接他放学,才知道黄子华已逃学大半个月,一气之下抓住他就是一顿暴打。
不知道是继父的不留情,还是子华的小聪明,他整个人转了性,回到教室里开始认认真真地拼命读书。
有天赋肯用功,为时未晚,半路回头,他顺利毕业。



四年后,在寒风刺骨的加拿大,黄子华拿到了阿尔伯塔大学哲学学士学位。
他依然沉默寡言性格孤僻。人世间何来一夜懂事?不过是苦果早熟,无言独自尝。

1984年,黄子华回国,一心想做个演员。



正值TVB如日中天,他满心欢喜跑去报名艺员训练班,一问才知道,那年开始训练班取消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
黄子华不死心,想“曲线救国”报考编剧训练班,满肚墨水的他一考就中。
然而表演的欲望野火烧不尽,他辗转进了香港话剧团去当舞台剧演员。
1987年6月19日,烈日当头。黄子华自编自导自演了人生第一出独角戏——《戏子》。


灯光微弱、场地简陋,他念着对白:“在这个舞台上,没有人可以做自己。”


台下冷清,100个座位都坐不满,而且大多数是朋友赏面。



那一刻,他知道哲学家自命清高那一套,在偌大的娱乐圈行不通。
他东奔西扑,做过代课老师、出入口经理、电台DJ、临时演员、数据搜集、主持等工作,却始终郁郁不得志。


几经波折,他终于当上了演员。但在众星璀璨的90年代,他只能当一颗烂石头。他演奸人、变态、性无能,全是最贱最猥琐的角色。



后来黄子华谈起自己挤破头当跑龙套的日子,有一段异常心酸的对话:


“子华,好多监制都跟我提过你的名字,但是你好像不那么适合做艺员?”
“为什么啊,经理?”
“你别怪我啊,因为,你不够帅啊”
“就这样?”
“哦,某个角度来看都算丑的,那么就?!”
“经理啊,其实我想啊,是灯光啊,我不是丑啊,是灯光啊……经理,不是啊,是我肥啊,我减了肥就帅了!经理,你仔细看看我,其实我很耐看啊……
经理,如果你叫我进来,你说我不可以演戏,是因为我说了脏话,我纹了身,因为我读书少,我认命,自己要负责任,但是因为我不够帅,你不能怪我,不关我的事啊,你应该去找我爸爸妈妈。OK,如果以后哪个人不帅,他爸爸妈妈不许演戏!”



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其貌不扬惨遭当面骂丑,他赔笑解释自找下台阶,一切都不过为了演戏。


天不见怜,凡是有他出演的电影都口碑票房双扑街,人们叫黄子华“票房毒药”。


他已经30岁了,没有打出名堂,没有人看好他,一事无成、星途黯淡。


连他自己都准备放弃。




1990年,黄子华决定告别演艺圈。但他心有不甘,一口怨气如鲠在喉,死不瞑目。


他豁出去,呕心沥血九个月,将这一路心酸血泪怀才不遇写成第一场栋笃笑——《娱乐圈血肉史》。


这是他为30年表演梦,准备的一场葬礼。



在国外,这种形式的表演被称为“stand-up comedy”,他失眠了一整晚,决定改名为“栋笃笑”


苦无资金,他自掏腰包,没有宣传,他晚上跑到马路边拉横幅,白天去银行门口贴海报,自己印门票到大街上兜售。


那一晚,他紧张到手心出汗,忐忑不安地从后台走出来。


灯光打下来,300人的小剧院,全场爆满!



30岁,告别作变成了成名作,九个月,烂石头熬成了舍利子。


黄子华一夜爆红,全城热议!一个人,一支麦,两个小时,没道具、没配乐,单凭一把嘴。他细数跑龙套不为人知的辛酸凄楚,他将自己这六年来伤疤狠狠撕开,有血有肉。


真亦假时假亦真,满纸辛酸泪,为博君一笑。



1990年到2018年,28年间黄子华做了24场个人栋笃笑,从300人小剧院做到上千人的体育场,再到上万人的红馆。


他说社畜的心声:
“我好喜欢上班呀!”
你说不是鬼上身,怎么会讲得出这句话?!


他笑过度化妆:
卸了妆我还认得你,叫化妆。
卸了妆我不认得你,叫乔装。



数不尽的金句,让人拍烂手掌,笑到肚痛。


时来运转,黄子华不仅一跃成为栋笃笑的一代宗师,更从票房毒药变成收视补品。


2000年,一部《男亲女爱》创下TVB史上最高收视50点纪录,几十年来独孤求败。这个和“小强”结拜兄弟的男人,成为了广大社畜的知音人。


2004年,他和蔡少芬合作《 栋笃神探》,因为没有大团圆结局,当晚电视台投诉电话被打爆,重拍大结局才平息民愤。



2013年,他出演《My盛Lady》,剧集还没播完就斩获了最佳男主角,风光无限。



他有运气更有骨气。


在颁奖典礼上,他对日本童星原岛大地说:“你回去后请告诉日本人:钓鱼岛是中国的。”



台下掌声雷动,黄子华一人神情严肃,直视屏幕,不怒自威。




香港作家黄碧云曾说:“看黄子华栋笃笑,像看斗兽——惊心动魄的残酷,难得是众人都笑得出…我知道黄子华凄凉的日子,都在他的笑话里


谁曾想到这个在舞台上幽默鬼马,在银幕上嬉皮笑脸的“子华神”,是一个抑郁症患者?


2001年,他和秦海璐、蒋雯丽合作了一部《非常公民》,他演溥仪。



为了角色,他绝食减重20斤,形销骨立。拍摄时正值东北天寒,黄子华穿着棉袄藏着厚厚的浓云底下,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他入戏太深,患上了抑郁症,夜幕降临就无故大哭,哭倦了就睡,睡醒了就哭。早上五点,顶着红肿的双眼,继续赶戏。


比起《末代皇帝》里的尊龙,黄子华的溥仪少了贵气和诗意,他枯萎得只留一具躯壳,红尘入眼,流沙葬身,万般不自在,真龙难飞天。


后来他谈起这出戏,说道:溥仪,这一辈子都身不由己。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同程度的溥仪。



历史上的溥仪,只有一个。但尘世间的溥仪,却有千万个。


这时,才发现黄子华大病一场,却开出了无数良方。那些爆笑的桥段和妙梗,原来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用苦痛和眼泪熬出的药汤。



笑,从来不是人生解药,只是缓兵之计。


要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难放下的依旧难以放下,成年人的生活都不容易,总是笑着笑着就泪流满面。


但重要的是,不要失去大笑的力气。


但生活多难,都要说一句:请你好好放低。


苦中作乐,才是人间大智慧。


59岁的黄子华,故意染了一头白发,不知道是为了扮酷还是为了哄骗岁月。



他去公园跑步,去商场买耳机,和老友在酒吧闲谈大笑,不亦乐乎。


有传他退而不休,着手准备舞台剧,再战江湖。


我突然想起这张他告别舞台时鞠躬的照片,黑暗中一个应急灯牌格外醒目——“出口”



这个舞台上,他讲得出口,也找到出口。这本是一个哲学命题。


或许32年前那句对白应该改一改:“在这个舞台上,我终于可以做自己。”

59岁的子华神,只恨相见太匆匆,但愿今宵多珍重。



部分图片 / 网络
责任编辑 /金田二
编辑 /快乐小神仙



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下小IN

因為某種众所周知的原因,改名了

但他還是每天分享lns的新資訊

長按添加訂閱

Share the World's Moments

InstaChina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