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贵玛:草原母亲,大爱无疆 | 功勋

2019年9月14日08时47分内容来源:花瓣志

1、
水暮渊的老婆吴云第二次怀孕了,怀得很不容易。
似乎,她每一次怀孕都很艰难。
别人轻易就能得到的,她却要历经千难万阻才能抵达。
她是个传统女人,出阁前她娘说了,嫁了人,就要把生儿育女当本分。
“老闺女有福啊。”吴云她娘常常说。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吴云嫁的好。吴家其实早就没落了,但是因为早年的指腹为婚,吴云嫁给了水暮渊。水暮渊有出息,甲子年中了进士,后来在杭州做官,且做的是杭州织造。
江南富庶,布匹绸缎天下闻名,世人谁不知道织造局是肥水衙门呢?
水暮渊是个君子,虽身居官位,但并没有对贫贱之时的婚约反悔。吴云刚满18岁,他就风风光光地把她娶进了门。婚后,夫妻恩爱,和和美美。
美中不足的,是吴云一直不怀孕。
开始两年,夫妻俩没有当回事,花前月下,饮酒作诗,不亦乐乎。
到了第三年,吴云开始着急。丈夫依然对她很好,但她有了危机感。没有子嗣的夫人,在水家大宅里说话都没了底气。下人们有时候聚在一起小声说话,她都觉得似乎是在嘲讽她。
她私下里找医官开了许多药调理。听说哪个庙灵验,就赶紧去求拜。甚至,江湖术士的符水,她都喝了好几碗。依然无甚作用。
那年冬天,天上下了很久的雪。
吴云站在院中一株梅花树下许愿:“求菩萨让我生个孩子。我什么都愿意付出。”
当晚,她就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问她:“你真的什么都愿意付出吗?”
吴云拼命点头。她太想有个孩子了。

2、
白衣女子说:“你愿意拿自己的福报来换吗?”
吴云咬咬牙:“我愿意。”
她心内思忖着,什么是福报?孩子就是福报!有了孩子,还愁没她的福报?
白衣女子笑了:“看你诚心的份上,赐你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将来会坐上金銮殿。”
吴云大惊,想开口问什么,白衣女子已经飘远了。
醒来,吴云觉得身子里好像有了一股暖流,冲刷地她五脏六腑暖烘烘的。
不久,吴云真的发现自己怀孕了。
水暮渊开心极了。
吴云不敢把梦中的奇遇告诉自己的丈夫。
坐金銮殿?太荒唐了!
除了造反,还有什么可能坐上金銮殿?
“造反”这两字,吴云连想想都浑身打哆嗦。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自己的丈夫只是个五品官吏。衣食富贵,很知足,怎么敢异想天开?
十月怀胎后,一朝分娩,吴云生了个女儿。
吴云放下心来,是个女孩,那坐金銮殿这话就是无稽之谈了。
“看来那白衣女子是诓我的。那她说的应该都不作数。折损福报这种话,也是她说来吓唬我的。”吴云想。
女儿长得秀气极了,水暮渊很喜欢,他拿毛笔在纸上写了个“星”字。
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
他喜欢曹丕的这句诗。也盼望女儿有一双如星星般明亮灵动的眼。
“就叫水星吧。乳名星儿。”水暮渊说。
吴云点头:“先开花,后结果。现在有了星儿,是个好兆头,终有一天,妾身会为相公生下麟儿。”
可这花开了九年,吴云也没有结果。她再也没能怀孕。
水星美貌机灵,聪颖异常。五岁时,便能对着庭院中的花吟诵出“花开四时月,灵动在心头。一朝零落尽,青云葬风流”之句。
3、
她的私学先生赞叹不已,跟水暮渊说:“令千金天赋异禀呐。”
水暮渊捋捋胡子笑着,反复咂摸着这首诗,觉出不祥的味道来。
一朝零落尽,青云葬风流。
她小小年纪为何做此悲叹之句。
他的幕僚杭州知府肖宣却说:“水兄,令千金志向了得啊。你想想,一朝零落尽,青云葬风流,是什么意思?就是花落了,却被风吹到了青云里。一般文人作诗,花落便融进了泥土里,她却说花落到了青云里。这是有青云之志啊。日后必得贵婿。”
一席话说得水暮渊喜悦起来,从此更加着力栽培女儿。
除了基本的女红、刺绣、琴棋书画,还教她四书五经这类男儿才习学的东西。
他意外发现女儿竟然还喜欢看兵书!
《三十六计》、《孙子兵法》,倒背如流。
水星的异常优秀,让他对妻子再没能生育这件事有了平和的心态。
特别是有一日,庙里的和尚告诉他“命里无儿”之后。
罢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吴云却始终不肯认命。
她暗自请和尚道士做了许多场法事,耗费巨大,就是为了再度有孕。
她想起她上次有孕是在梅花树下祈愿,她便在梅树底下放置一个香炉,日日虔诚跪拜。
终于,她第二次有了身孕。
整个水家喜气洋洋。吴云命人用绸缎将那棵树裹起,称之为“神树。”
她的腹部渐渐隆起,水星摸着母亲的肚子,也很开心。
自小便很懂得察言观色的她,深深知道,母亲有孕是多么不易。
中秋之夜,吴云再度生下一个女儿。她很泄气,如此艰难地怀了孕,怎么又是个女儿?
水星却极爱这个妹妹,10岁的她抱着小女婴不肯撒手。


4、
水暮渊为这个小女儿取名叫做“水月”。中秋月圆出生,叫月儿,很应景。
小女儿的满月宴,家里宾客如云。
突然冲进来一只狗,那狗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疯疯癫癫的乞丐。
狗猛地奔向吴云,吴云手里正抱着小女儿,受了惊吓,小女儿掉在地上,狗扑上去要咬。水星走上前去,一脚踢在狗肚子上。狗吃痛后退。这个当口儿,水星抱起妹妹就跑。
“好一个勇敢的女儿啊。”水暮渊一脸的欣慰。
疯乞丐却摇头晃脑地说:“这两个女孩儿,一个是寡妇的命,一个是小老婆的命。”
水暮渊和吴云皆气得脸色铁青,在座的宾客们面面相觑。
“胡说八道!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再把这条狗乱棍打死!”吴云唤着家丁。
乞丐指着吴云:“夫人呐夫人,你命里不该有孩子,你却强行拿福报来换。如今你们家快要大祸临头啦……”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几个小厮抬起扔了出去。
好好的一场宴会被搅得乱七八糟。
水星抱着妹妹问吴云:“母亲,什么叫拿福报来换?”
吴云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梦,她心内越发慌乱。
从生了水星,10年了,一直很安宁。她都快把这茬给忘了。怎么如今又被翻腾起来了?
吴云看了一眼刚刚被打死的狗。
那狗躺在血泊中,血竟是黑色的。
一个月后,水家果然遭了大祸!
朝廷突然派人到杭州查贪腐,被调查的名单里,首当其冲就有水暮渊!
这种肥水衙门哪里经得起查呢。
朝廷向来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突然较起真儿了?
带走水暮渊的旨意,是一向跟水家要好的知府肖宣来传的。
水暮渊分明看见,圣旨后面,肖宣那张脸,笑得很诡异……


5、
水暮渊被带到衙门审查。
吴云在府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不停念叨着:“怎么办,如何能使钱把老爷救出来……”
小小的水星却出奇的冷静。
她看着吴云:“母亲,这恐怕不是使钱能解决的事。我爹定是遭奸人所害,此次凶多吉少。”
吴云看着眼前10岁的大女儿,她握紧水星的手:“星儿,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先把妹妹送走。来日遭遇不测,她也能有个活路。”
“送去哪里?”
“爹的门生,赵志常。爹对他有恩,且他的夫人不久前也生下一个女孩儿,跟月儿差不多大,放到他家不会引人注目。”水星说道。
吴云纳罕,女儿竟如此洞悉世事。
吴云流着泪把小女儿送去了赵家,在襁褓中放上一对耳环。这对耳环是她命人给两个女儿定制的,水滴形状,代表姓氏水。大女儿的水滴上是星星,小女儿的水滴上是月亮。
水星命家丁捉来一只狗,去厨房拿起一把刀,手起刀落,狗头滚在地上。

她又拿出妹妹平日穿的一个肚兜扔在血泊中。
吴云大骇:“星儿你要做什么?”
水星说:“我自有道理。”

冷静聪敏的女子水星会遇到什么事呢?

她该如何浴火重生?

未来的坎坷的路上,如何翻盘?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号主:花花。

她的笔触细致而克制,柔软而有力量,自成风格。

她的号里有精彩的古风连载,也有风格各异的短篇故事。



小镇往事


本系列讲述80、90年代发生的情感故事。

每一篇都有真实的原型。

不是连载,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拆开不影响阅读。

白描笔触,讲述真实、压抑的人生。


1、小镇往事:嫁给继父的女人

2、小镇往事:扎心前夫

3、小镇往事:私生子

4、小镇往事:嫂子娘

5、小镇往事:野种

(点开蓝色字体可阅读)


戏曲改编


花花的另一个特色原创系列:戏曲新编。

本系列以戏曲话本为原型。将晦涩难懂的戏曲,改编成一个个短小精悍的故事。

有新编调侃的成分,有适度合理的想象。

掺杂优美的戏词,让您耳目一新。


1、戏丨风尘女教书

2、戏丨嫁个有钱人

3、戏丨假扮陌生人,试探妻子


乡野奇谈


本系列有:老人们口口相传的乡间传说、民间匠人轶事。

细雨春风花落时。花花的笔触细腻柔软。

讲鬼、讲精怪、讲妖、讲仙,实则讲人。

把浮世揉碎了,放在故事里。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绵长深情的寓意。

1、桥祭

2、和尚与花妖

3、木匠与狐狸精

4、屠城美人


也许,你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

何不走入花花小茶馆,看一个故事,喝一杯茶。

我是花花。

欢迎你来。

长按扫码识别花花小茶馆公众号

回复目录即可免费阅读全部故事

↓↓↓



花瓣志说


大家好,为了公众号发展,本号会不定期和其他公号进行互推,文案由对方提供,不代表本号的价值取向,大家可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是否关注。互推完全免费,不存在任何盈利行为。如有困扰,还请大家多多包涵,笔芯~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