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文青写电竞 | 和“实验品”出行的一天

2019年9月12日07时25分内容来源:电子竞技

他是他。他可能也是电子竞技。


“这是一什么人啊。


一位大叔带着鄙夷的目光打量着他,顾不上自己手里拎的大包小包蹭到了马路牙子里的齐腰灌木。


直到相向而行的两个人向着相反方向走出了几米,这位大叔又将目光转向了他身后的我和我身边的女孩,带着同样不友好的目光打量。


我和女孩的装束似乎并没有让他满意,这位大叔只得带着自己的大包小包,皱着眉离去。


这是他的“社会学实验”开始的第二周——要不是被《魔兽世界怀旧服》耽搁了,可能还会更早开始。


但这段不算长的时间显然已经让他习惯了这种鄙夷,不管是大叔带着明显看不起或者质询的话还是疑惑或者震惊的目光,他都没有理,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对我来说,他还是他。


毕业于“985”“211”,是对于男孩子来说再普通不过的土木专业。毕业后到一线做了他口中的“包工头”,和再普通不过的工人混在一起喝酒吃肉。


负责过耗资一双手数不过来位数的工程,也见过钢筋从高处直溜溜地坠下要了身边人的命。


后来因为兴趣的原因去做了媒体,同什么什么局的大领导侃侃而谈,也和什么什么村的路人甲称兄道弟。


来到杂志社,他就成了我亦师亦友的存在。我困惑的时候可以一针见血地给出结论,我迷失的时候可以轻而易举地给出方向。


收入和我差不多却像是已经财务自由,和他在一起就代表有人买单。聊起天来像个搜索引擎,觅食时又化作大众点评。


就在和他出门的前一天,由他主导的杂志纪念品作为中秋礼品寄送到合作伙伴手里,对方对着他留下的像是提醒别人又像是告诉自己、像是在纪念又像是在展望的标语赞不绝口,“才子啊。


就是这样一个靠谱的牛人,因为开始了自己的“社会学实验”,而成了路人眼里的“异类”。


和他走在一起的一天,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享受行人的注目礼。他一如平常地做着自己的事,我则饶有兴趣地观察行人的反应。


有人明显瞪大了眼,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惊异终于在走过了之后忍不住回过头来再看两眼;也有年轻的小姐姐们捂着嘴和身边的同伴窃窃私语;更有趣的是上了岁数的大叔大妈,要么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迅速转开头,要么就是苦大仇深地皱着眉恨不能绕开半米。


他说的则更加有意思。第一次和分隔两地的太太视频,太太用小猫一样的声音感叹“好萌啊”,带着的是忍不住想要蹂躏一番的语气。


而有一次使用某商场的洗手间,负责打扫的大叔一抬眼,结果吓了一跳,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没有去问那些做出惊讶反应的人觉得他是一个什么人,因为我在脑海里把他的样子带入到一个陌生人身上的时候,很容易就得出了结论。


“离经叛道,八成是个神经病。


我同时又羞愧于自己的结论。原来我和那些做出惊讶反应的路人,也是一类人。


我开始疑惑。我脑海里所谓的“经”和“道”究竟来自于何时?我为什么从不质询“经”和“道”的正确性,而理所当然地把“离经叛道”当作是非常的甚至是非正确的?


而如果我不认识他,他走过来拼命地向我解释他是一个正常人,我会相信他吗?如果他因为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而变得敏感偏激,他还是他吗?如果有一天他站在制高点呼风唤雨光芒万丈,还会有多少人投来鄙夷的目光,说“这是一什么人啊”?



晚上回办公室,与我们一同搭乘电梯的小朋友用气声对身边的家长说“快看那个人!”一副想要摸一摸的架势,然后被家长赶忙拉开了。




杂志购买方式:


  • 点击进入微店直接购买

  • 淘宝搜索店铺:《电子竞技》杂志店

  • 邮发代码:80-412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