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港分子黄之锋哥大做演讲,遭大陆留学生齐唱国歌怼,大快人心!

2019年9月14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想必,这张面孔已经被全国人民熟知,他就是乱港分子学生代表——


黄之锋。


如今,他不光以牛津大学学生的身份受到德国邀请,还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开启了港毒演讲,现场中国留学生群情激愤。


从拍摄的视频中来看,参加这次黄之锋演讲的学生人数并不多,前排都是校方代表,其余都是外国学生。


两名中国学生在黄之锋演讲之后,立刻起身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以表示抗议,而其余的学生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予理会。



这两位中国留学生并排站立,并没有在意旁边异样和不解的目光,而是坚定地唱着《义勇军进行曲》。


而前排的教授代表则根本没有理会这两位学生的做法,只是和黄之锋进行攀谈,似乎是想要刻意不去管这两名中国留学生。


从视频中看到,黄之锋在几名白发苍苍的校方代表的掩护下,顺利离开了教室,从始至终也只有这两名学生的声音在教室中回荡。



现场没有冲突、没有暴力,只有不一样的声音。


况且,这已经不是黄之锋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前阵子,收到德国邀请,黄之锋前往德国参加活动,并且晒出与德国外长马斯的合影


黄之锋煞有介事的在柏林墙发表了一通演说,将今天的香港比作昔日的柏林墙,引发现场德国人的一片唏嘘。



黄之锋



在黄之锋的脸书首页上,其自称是“香港众志秘书长”、“前学民思潮召集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黄之锋1996年10月出生于香港,还有不到两个月满23岁。


2011年,黄之锋和另外两名召集人成立“学民思潮”,后来其他两人陆续退出,只留黄之锋一人。


2014年,黄之锋在香港占中清场中被捕,并于2018年被判入狱三个月。


黄之锋不仅曾是“占中”的发起人之一,在今年的乱港分子非法集会中,也起到了核心作用。


日前,黄曾被媒体拍到和罗冠聪等人一起密会美国驻港人员,并策划发动“九月罢课”活动。



目前,黄之锋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组织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三项罪名。

但是,抓获不久又被香港法院释放。

而与之齐名还有几位人物——


陈浩天



自称“香港民族党”召集人的陈浩天,曾公开宣扬“港独”言论,还曾鼓动港人取出账户内所有钱款,“冲击银行系统”。


8月1日,香港警方曾捣毁一处暴动分子武器库,发现包括已制成的汽油弹、原材料、弓箭及含大麻成分的精油等物品,同时共拘捕7男1女,其中就包括陈浩天。


据称,陈因涉嫌伤人,在保释期间准备前往日本东京,在离港时被捕。


周庭



周庭也是出生于1996年,2014年9月进入香港浸会大学社会科学院读大一。


周庭曾是黄之锋召集下的“学民思潮”发言人,曾在2014年因参与违法“占中”及2015年因“占中”被捕。


2019年8月30日,经新华社记者与香港警方查询核实,“港独”组织头目、“香港众志”成员周庭被警方拘捕。


目前,周庭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两项罪名。


30日下午,就香港反对派“民阵”所提“831集会及游行”申请上诉,香港行政上诉委员会30日予以驳回,反对派“民阵”随后宣布取消相关活动。


香港警方已于此前一天对“831集会及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警方表示这是基于对所获情报,以及对过去两月形势进行分析而作出的决定,并表示这次集会或将会出现暴力行为,对公众安全造成威胁。


但在黄之锋等人被捕后,罗冠聪转发“众志”的831生命并配文称“毋懼威嚇 誓不低頭!”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些把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搞运动上的年轻人,学术能力不足,却被世界一流大学录取。

1. 煽动香港学生罢课的“港独”头目罗冠聪从中学时代就劣迹斑斑,学术力严重不足,却获耶鲁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
2. 除罗冠聪外,其他几个“港独”分子也去了欧美顶尖大学留学。这种投机行为引起了香港网民的极大不满;
3. 调查发现,“港独”分子获欧美名校录取背后原因十分复杂:有政治因素掺杂和西方非政府组织团体的幕后推动。
2018年1月,12名美国国会参众议员可笑地提名2014年香港非法“占中”头目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三人为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图源:BBC)

事实上,港媒曝出其他几个“港独”分子都去了欧美顶尖大学留学:
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头目之一的周永康获得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录取,之后又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博士;
2016年参与“旺角暴乱”的梁天琦去了哈佛大学
另外两个暴乱组织者黄台仰、黄之锋则去了牛津大学

据报道,黄之锋在中学教育文凭考试中成绩不佳,他也曾承认自己学习并不好;
可最终录取他们的这些高校,有哪所的名字不是如雷贯耳,不是“学术的象牙塔”?
事实证明,哪管什么学术好坏,美国一直是“颜色革命”的大本营,只要能够策反一两个有号召力的学生,送他们去名校读书有什么难的?


这些乱港分子之所以有持无恐,恐怕最大的原因就是香港的司法问题。


尽管乱港小头目被抓,但是距离他们被法院量刑,刑期多少还是有一大段距离的。

最终的常态可能会是——法院轻判这些涉事年轻人,仅羁押几个月后就被放了出来。


他们煽动学生罢课,群众罢工,即使被抓住关上几个月,不仅名气大增而且还可以去海外名校读书,这真的是一举两得。

在之前的报道中,竟然有暴徒未被判刑而警察被判刑的案例出现。

法院所给出的量刑结果,行政和立法都不能横加干预,这也导致了很多警察将暴徒抓住,但最终法院又放回。

这个情况还要从1997年香港回归说起。


回归后,根据同日生效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立法权,在1998年7月1日,香港特区第一届立法会成立。

而香港立法会的成员并不是谁都可以当,必须是: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组成

也就是说,香港立法会的人都是“中国人”。

但是,法院的人可未必全都是中国人,在香港分为基层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

法院中有法官和终身法官,而这些人中,未必全都是中国人。


由于法律是一项非常专业和需要公平的行业,所以根据《基本法》,终审法院法官及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由行政长官提名,立法会通过。

为保证司法独立,所有法官皆为终身制,可续任直到退休。正是因为终身制的原因,香港法律界依然会有很多英籍大法官。

而这些人就决定了乱港学生的未来。


今天,我们应该为哥伦比亚大学那两个歌唱《义勇军进行曲》的中国留学生说声感谢,他们在事实已经被模糊的时刻站了出来,说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这些留学生才应该是中国的未来,而不是那些乱港分子。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