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大学毕业生跳楼自杀,死前1年贷款36次,尚有2万多元贷款未还清

2019年10月13日10时14分内容来源:凤凰财经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nbdnews)

今年8月,南京一所211大学毕业2个月的阳光大男孩许阳(化名)不幸坠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调查发现,跳楼前1年时间里,许阳从10家上征信的持牌金融机构贷款36次,累计获得贷款7.2万余元。截至目前,许阳在10家持牌金融机构的贷款中,尚有9笔累计2.15万余元贷款未还清。



01
去年7月重庆度小满首笔放款


8月31日,身负校园贷的许阳从南京一商业广场28楼跳下,让人痛心。在其去世后的数天时间里,家人仍不断收到数个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甚至在许父刚安放完儿子骨灰盒后,一家人又收到了数个机器人催款电话。


小许坠亡的酒店窗户,图片来源:小许伯父供图
小许的伯父当时告诉记者,今年4月的时候,许父就收到孩子短信,说欠了大约9万元校园贷,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实在顶不住了,才给父亲发短信,希望父亲能帮他还上。许父到其学校旁边的一个派出所报了案,并将钱打给了孩子,以为孩子还清了校园贷,没想到,直到孩子去了,还在收到贷款平台的催款。


许阳到底借了多少校园贷,在许父已帮其还款9万元的情况下,为什么他还是选择了跳楼轻生?


9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取的许阳央行个人信用报告则显示:除了此前记者调查发现的众多非法校园贷平台,从2018年7月到2019年8月,在1年左右的时间里,许阳还从10家持牌金融机构累计贷款36次,累计贷款金额7.2万余元。


图片来源:小许伯父供图


给许阳提供贷款的机构类型包括:小贷公司(一家),互联网银行(一家),信托公司(两家),城商行(两家),消费金融公司(四家)。


信用报告显示,2018年7月1日,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度小满)向许阳发放了1000元个人消费贷款,他于当月内还清了这笔借款 。这是他借的第一笔持牌机构的消费贷款。7月9日、14日、20日、21日、22日,许阳先后五次向招联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联金融)贷款,累计借款金额4600元,这五笔贷款在7月和8月还清。7月26日,许阳再次向重庆度小满借款1000元,这笔贷款于8月还清。


也就是说,在2018年7月的短短一个月内,许阳向重庆度小满和招联金融累积借款7次,累计金额5600元。


此后,许阳又多次获得了招联金融、重庆度小满、马上消费金融、华能贵诚信托、汉口银行、渤海国际信托、长治银行、新网银行、陕西长银消费金融、湖北消费金融等10家持牌机构发放的贷款。



02
去世时还有9笔共21543元贷款未还清


2019年9月7日查询的信用报告显示,许阳尚未还清的9笔贷款详情如下:


●2018年8月12日,马上消费金融向许阳发放的6500元个人消费贷款,将于2023年8月11日到期。仍欠6470元未还清。
●2019年2月1日,长治银行向许阳发放的6100元其他贷款,将于2020年2月1日到期。许阳尚欠3621元未还清。
●2019年3月13日,陕西长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向许阳发放的1400元个人消费贷款,于2019年9月13日到期。尚欠493元未还清 。
●2019年3月22日,招联金融向许阳发放的一笔贷款,将于2020年4月9日到期。许阳尚欠2906元未还清。
●2019年5月28日,新网银行向许阳发放的6000元的其他贷款,将于2019年11月28日到期。尚有4033元未还清。
●2019年6月5日,重庆度小满向许阳发放的1000元个人消费贷款,将于2020年6月1日到期。尚有833元未还清。
●2019年6月29日,招联金融向许阳发放的一笔875元个人消费贷款,将于2020年7月9日到期。尚有875元未还清。
●2019年7月12日,湖北消费金融向许阳发放的1200元个人消费贷款,将于2019年10月12日到期。尚有812元未还清。
●2019年8月22日,湖北消费金融向许阳发放的1500元个人消费贷款,于2019年9月21日到期。尚有1500元未还清。这也是许阳获得的最后一笔消费贷款,不久之后的8月31日下午2时许,许阳跳楼,生命定格在23岁。


下表是许阳从持牌金融机构借贷的具体情况:



记者给上述十家持牌机构中的9家发去了采访函,询问他们在贷款时是否知道许阳当时是在校大学生?贷款利率是多少?是否有助贷机构在配合放贷?


其中华能贵诚信托、汉口银行、陕西长银消费金融的工作人员联系记者,询问许阳相关情况,但截至记者发稿,这三家机构均未就采访问题进一步回复。


招联金融则经专门核查,答复如下:
我司为依法合规经营的消费金融公司,允许开展正规的校园消费金融服务。该用户向我司申请消费贷款时,其人行征信报告、信用记录均保持良好,符合我司用户授信资质,发放的消费贷款不涉及助贷机构。该用户在我司申请的贷款产品为循环额度,累计借款16笔,金额合计为17892元,产品利率合法合规。该用户还款情况一直良好,未在我司出现逾期,且我司从未进行催收,我司已特别处理减免该用户全部贷款本息。


而其余5家机构截至发稿仍未进行回复。


除上述9家机构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联系了湖北消费金融的官方客服,但对方回复称:经与领导确认,目前我公司没有接受采访的渠道,因此不接受媒体采访。



03
“希望他是最后一个因为校园贷死亡的孩子”
虽然许阳的遗信说是患了抑郁症,但一家人始终无法相信,平日里总是笑嘻嘻、人见人爱的孩子会有抑郁症,而从不断打来的催债电话看,他们判断应该是校园贷给了孩子太大的压力。

许阳从小就阳光开朗,乐于助人,对别人的要求总是有求必应,村里的人都对他竖大拇指称赞。
贴在小卖部的奖状。许阳父亲说,有一次初中考试许阳拿了第二名,回家把之前的奖状都撕了。
许阳一直都很优秀,从小学到高三,都是班长。他也从来不调皮,很听话。哪怕是对他说话说重点,他都要掉眼泪,更别说打骂了。从小到大,父亲没有动过他一个指头。在学校里,只有一次被高中数学老师打过,因为那一次他数学只考了149分(满分150),而且并不是因为他有题不会做,而是因为他写“解”字时图快,只写了半个字,被老师扣了一分的卷面分。而他刚考入泰中的时候,在全年级仅排名603名,但入学后,很快成绩就进入了年级前二十、班上第一名。


2015年,许阳以超过一本线45分的成绩,被南京这所211大学录取。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直成绩优秀的他,第一学期竟然有5门挂科。不过,在伯父和他认真长谈2个小时候,很快他的成绩又跟上了。而且2015年还获得了优秀校级青年志愿者称号;在中航工业“创意 创新 创业”文化节筹备过程中表现突出,被校团委记团内嘉奖一次。

对于优秀的孩子,人们或许总会选择忽略他的问题。

许父说,许阳从小就对钱没什么概念。因为妈妈开超市,随时都有钱,他要用钱的时候,就从超市里拿。和小伙伴儿们一起出去玩,基本都是他花钱,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从初一到高三,是他奶奶租房陪读,虽然奶奶一个字都不认识,但花钱都不用小许操心,他只管学习,所以对钱仍然没有什么概念。

上大学后也是这样,和同学聚会,基本都是他花钱。但一到南京上大学,突然就不能从家里超市拿钱了,不过,需要钱的时候,都会给家里说。本来商量好一个月给他1500元生活费,但实际上大概要给三千元左右。此外,手机、电脑这些都是父亲给他买的;平常买衣服也是家里给买,而且都是买一套就要两三千元那种。但他经常去泡酒吧,各种开销很大,又不愿意给父母增加负担,从去年开始,便开始了网络借款。
在许阳跳楼前的日子里,家人从来没接到过催债电话。只有在今年4月的时候,他给父亲发微信说,借了一笔校园贷。许父这时才知道孩子在借贷消费,而且应该是借新还旧,一直这样滚起走。因为他给父亲说,他在学校里拆东墙补西墙,压力实在太大,确实还不了,请爸爸妈妈原谅,帮忙把钱还掉。当时许父给他打了9万多元,其中8万元还掉了,还有一个平台1.1万借款因为没有到期没能还掉。

今年7月份毕业后,许阳在南京租了房,准备考研究生。他给室友的感觉是:很大方,是个有钱人。

他和室友在学校附近租的一个长租公寓,每人月均房租1600元。但连房租和生活费一起,家里每月给他打三四千元。许父告诉记者:“钱是给够了的。”

但在许阳自杀后的几天里,许家人接二连三地接到不同平台打来的催债电话,欠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许阳父亲说:“他自尊心太强,觉得我和他妈妈挣钱不容易,所以不愿意再让我们帮他还债,而且也不想让人知道他借了太多校园贷,所以才会留遗言说得了抑郁症。”

70岁的爷爷在不幸发生后,一直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地守护着孙子的骨灰。见到记者时,他颤颤巍巍站起来,脱下帽子,抹了一把眼泪,对记者说:
“我们知道他有性格缺点,他已经不在了,但校园贷还在,我们希望他是最后一个因为校园贷死亡的孩子,不要让悲剧再重演。


记者:易望奇 易启江,编辑:易启江 卢祥勇 肖勇杜波孙志成


央视曝光:校园贷逼债视频



量入为出,适度消费,避免盲从,理性消费。

这十六字,知易,行难——但迎难而上,做欲望的主人,才算是真正的大人啊。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君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