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性,不要娃:生育率过低,中国人该怎么办?

2019年10月14日09时55分内容来源:书单


向来乐观的书单君,最近被一本书吓到了,陷入了对人类未来前途深深的担忧之中。


这本书的名字叫《空荡荡的地球》,它预言,在未来的30年里,将会出现21世纪的重大决定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大决定性事件——人口萧条



人口统计学家认为,地球的人口将在2040—2060年之间的某个点,达到90亿左右,接着便开始衰减,而这个衰减过程,一旦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


按照此书的观点,我们要面临的挑战,不是人口爆炸,而是人口萎缩,人类种群即将一代一代无情地败落下去。


这是胡搅蛮缠的危言耸听,还是有理有据的逆耳忠言,大家稍安勿躁,请看今天的文章。



错了!错了!


1798年,马尔萨斯发表了旷世奇书——《人口论》。


在这本小册子里,让马尔萨斯最感到头疼的问题,就是人类太喜欢性生活,会源源不断地生出许多婴儿。


马尔萨斯这个专注于人类下半身的思想家认为,人口若不受控制,将以几何率增长,而粮食的增长速度,远远赶不上人类的造人速度,因此,就像兔子或鹿或其他动物种群爆炸一样,人类也必将面临人口爆炸带来的崩溃。


老天有眼,老马的预言,虽然冷酷无情,却是错误的。


在马尔萨斯的时代,地球人口首次达到10亿,一个世纪后,又达到了20亿,到21世纪的今天,则是前所未有的70亿。然而,如今的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比马尔萨斯时代的英格兰穷人更长寿、更健康、更幸福。



这是为什么呢?


绿色革命是原因之一。化肥、合成除草剂、杀虫剂、多熟种植、基因改造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明,让农业生产力大幅提升,足以满足人口增长带来的需求。


除了绿色革命,《空荡荡的地球》的作者指出,最重要的因素是中国和印度的崛起,尤其是中国的崛起,这是有史以来人类福祉的最大进步。


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创造的财富,让全人类的五分之一摆脱了极度贫困。


但不要高兴太早,人口爆炸虽然不会威胁到人类生存,但日趋严重的全球性人口萎缩却可能让人类面临灭顶之灾。


全世界20多个国家已经出现了减少的趋势,这个数字,在不久的将来,很快将攀升至30多个。


地球上较为富裕的一些地区,人口数量每年都在走低。如日本、韩国、西班牙、意大利以及东欧的大部分地区。



2015年,意大利卫生部长比阿特丽丝发出哀鸣:我们已是个垂死的国家了。


西班牙的生育率非常低,每名妇女生育1.3个孩子,远低于替代率。10年内,该国将消失100万人,到2080年,将消失560万人。为此,西班牙任命了一位“性沙皇”,负责制定国家战略,鼓励多生多育。


随着生育率走低,最大的几个发展中国家也将变得越来越小。几年内,中国的人口年增长数量就将开始下降,到21世纪中叶,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将步其后尘。


只是泛泛而谈,还不足以让大家感受到人口下降问题的严重性,接下来,将以中国的两位近邻,日本和韩国的遭遇,来详细说明。



焦虑的日本,悲催的韩国


想了解人口下降对社会的影响,不妨看看日本。


在二战后的经济恢复期,日本女性平均有望生育3个孩子。


1975年起,日本全面步入发达阶段,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的出生率,却跌落到替代率以下,2005年触底到1.3,而后回升至1.4,并保持至今。


2010年到2015年,短短5年时间,日本就失去了近百万人口。谈到今天日本的人口问题时,专家们常用“灾难性”来形容。


如今在世的日本人里,四分之一以上是老年人,这让日本社会成为全球最苍老的社会。



在日本,40岁以上的女性比30岁的女性多,而30岁的女性又比20岁的女性多,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人口下降几乎不可能停下来,因为每一年育龄女性的人数,都比前一年更少。


21世纪中叶,日本人口将减少到1亿左右,到21世纪末,可能会进一步缩水到8300万。一些政府高官,想破脑袋,要把人口维持在1亿以上,却没有人知道具体怎么做。


随着日本的年轻人陆续离开农村,到城市里寻找工作,使得一些村庄人口太少,当地人只好用充气娃娃来进行装饰,以求多些人气。


比起日本,韩国的形势更加严峻。


二战后,在美军的帮助下,韩国实现了战后的复兴和现代化。


韩国经济模式以财阀为主,现代、三星、起亚和LG应势而起,成为全世界家喻户晓的名字。韩国从20世纪50年代的赤贫中飞速发展,到1988年,甚至成功举办了奥运会。如今,韩国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中排名第15位。


韩国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口红利”。


1950年到1985年,韩国的人口翻了一倍,从2000万增加到4000万。庞大的年轻人群体,涌入生产廉价晶体管收音机及同类产品的工厂,促成了韩国经济的第一波增长。



20世纪80年代,韩国的生育率跟替代率勉强打平。但到了今天,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韩国的出生率暴跌,降到了一个荒唐的水平——1.2


与此同时,较高的生活质量,让韩国人的预期寿命延长到了82岁,排在世界前列。


低生育率和高预期寿命,让韩国的老龄化指数达到了89%。到2040年,这个指数将达到289%,这意味着,每个韩国年轻人对应着3名老人。


韩国作家凯尔西·庄,将千禧一代的韩国年轻人称为:“放弃一代”。


为了在职场中保持竞争力,韩国女性必须得做到“三抛”:放弃约会、婚姻和分娩。一旦女性结婚或怀孕,大多数雇主都会让她卷铺盖走人。


更糟糕的是,韩国雇主对年轻雇员只采用合同雇佣制,随时可以炒鱿鱼,使得年轻人越发难以在房价高涨的首尔买下公寓。于是,三抛变成了五抛:放弃约会、结婚、分娩、可靠的工作和房屋所有权。



等韩国的婴儿潮一代,大部分达到退休年龄,政府将被迫提高医疗保险支出,情况将更加恶化,因为医疗保健的支出,靠的就是麻烦重重的千禧一代的税收。


凯尔西·庄形容他们的困境是——N抛一代N是指数增长的变量,没有上限。


如山般的压力,让许多韩国年轻人没空生娃,也不敢生娃。


眼看人口下跌在所难免,韩国政府急眼了,试图向新加坡政府取经。


新加坡的生育率只有1.2,差不多全球倒数第一,再不想办法,就彻底杯具了。为此,新加坡政府成立了“社会发展部”,还创办了由政府支持的约会机构——“速配”。


2012年,新加坡政府宣布,将812日的国庆节晚上,定为“国庆夜”。鼓励夫妇在这个爱国的夜晚,宽衣解带,为国生育。宣传视频的歌里唱道:


我知道你想要,社会发展部也想要,国家也想要……出生率不会自己往上飙。


韩国也照葫芦画瓢,让夫妇免费接受生育治疗,有3个以上孩子的家庭,其子女可优先进入公立托儿所。在每个月第3个星期三的晚上7点半,政府会关掉建筑物的灯,好让工人早早回家生儿育女(按照韩国工作狂的标准,晚上七点半下班算是“早下班”)。



可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无论政府如何“色诱”,都无法打动韩国年轻人不想生娃的铁石心肠。


专家预测,未来30年里,韩国有可能成为全世界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按照目前的趋势,最后一个韩国人,将在公元2750年左右死亡。



美国强阳不倒?


面对未来全球性的人口下降大趋势,最皮实的国家,应该是美国。


美国人的生育率为1.9,高过俄罗斯的1.5,以及中国的1.6。较之大多数发达国家,繁殖力强健的美国人,能够更好地在21世纪维持其人口规模。


更何况,美国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秘密武器——移民


美国的合法移民,在数量上傲视群雄——每年吸收移民100万,比其他所有国家加起来还高一倍。如果欧洲不是临时接纳着阿拉伯地区的难民,差距还会更大。


2016年,皮尤中心一项调查显示,60%的美国人认同如下说法:由于移民的辛勤工作和天赋,他们巩固了我们的国家。



今天,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美国初创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由移民创立的。


2016年,7位美国人获得诺贝尔奖。其中6人是移民,第7个人叫罗伯特·齐默曼,他另一个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鲍勃·迪伦。


《空荡荡的地球》的作者认为,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是未来美国的一大变数。


它希望通过筑起高墙,将美国和其他地方隔绝,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特朗普的统治下,联邦政府不仅打击非法移民,还减少了对合法技术工人的移民许可,这对美国经济来说,无异于慢性自杀。


如果美国背弃自己的移民传统,那么,美国也将走向方方面面的衰落,人口的衰落,影响力的衰落,财富的衰落。



不过,即便美国设置了各种限制性的移民规定,每年仍能接纳100万合法移民,这个数字,其他国家依然无法望其项背。


按照目前的水平,美国有望从今天的3.45亿人口,增长到2050年的3.89亿,到2100年,还将增加到4.5亿。


开放的移民政策,塑造了今天的美国。


就目前来说,不管中国经济规模有多大,美国人的平均收入是中国人的8倍;中国军队虽有庞大的新投资,但美国仍以31的优势超越其竞争对手,它还在全球50个国家拥有800多座军事基地;世界上排名最靠前的20所大学,有10所位于美国;世界9大高科技公司中,有8家属于美国,谷歌、脸书、亚马逊、苹果等巨头主导着全球的先进技术。


因此,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迅速崛起的中国,若想在未来与美国一较长短,仍然是路漫漫其修远,还需要几代人的艰苦奋斗。



中国该怎么办


最后,再来说一说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我们自己。


中国为控制人口数量,同时提高人口素质,于1982年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到2016年,该政策减少了4亿人口的出生。


由于经济发展和医疗的改善,中国人现在的平均寿命是76岁。这意味着,中国的老年人口将继续攀升,同时,人口中可以生育者的比例将越来越小。到2040年,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将步入老年。


21世纪大部分时间,中国的生育率将保持在1.41.5。如果是这样,到2100年,中国人口将降至7.54亿,也就是说,中国人口可能会在21世纪减少近一半。



这还只是常规的预估。


现如今,北京和上海等主要城市的生育率均低于1.0,数百万人持续从生育率较高的农村流入城市,长此以往,截至21世纪末,中国的人口就只剩5.6亿了。


人口统计学家王丰用一个数字,总结了中国的人口困境——1.6


第一,中国有1.6亿内部流动人群,在寻觅更好的生活中,为经济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第二,超过1.6亿的中国人年龄在60岁以上;第三,超过1.6亿的中国家庭只有一个孩子。


尽管两孩政策已经放开,但益普索的一项调查,可能揭示了当下中国年轻人的真实想法。


93%的中国受访者表示,理想的家庭是有两个或两个以下的孩子,20%的人甚至说,一个孩子甚至一个孩子也没有,才是最理想。



有两个因素,促成了全球的低生育率,一个是城市化,另一个是女性对自己生殖命运的控制力越来越强。


1951年,美国女性主义者玛格丽特·桑格,在一次晚宴中见到了内分泌学家格雷戈里,并说服后者投入开发避孕药的研究。1957年,该药获批用于治疗女性的严重月经紊乱,令抱怨自己患有严重月经紊乱的妇女人数激增。1960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批准了避孕药为避孕目的而使用。


这种避孕药彻底改变了两性关系。


女性和男性可以完全为了取乐而发生性关系,再也不用担心意外怀孕。避孕药上市13年后,美国最高法院在罗诉韦德案中裁定,根据宪法,女性有权堕胎。


20世纪70年代末,在整个发达世界,女性可以获得避孕药,堕胎也成了家常便饭的事,自此,生育率不断猛跌。



现在,飞速发展的中国,在迈向更高段位的征程中,也面临着发达国家所头疼的问题——如何逆转人口颓势。


《空荡荡的地球》认为,对人类自身来说,繁衍生息是一切的前提和基础。


如果人类不想消亡,把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以上是基本前提,而且越早做到越好。各种经验和分析都表明,低生育率具有无法遏制的惯性,一旦掉入“低生育陷阱”,每拖延一天,我们都会陷得更深,直到再也无力回天。


某种程度看,“为国生娃”似乎不完全是个笑话。


但说一千道一万,无论专家们如何焦虑,如何费尽唇舌,都是打嘴炮而已。生与不生,是基本人权,这种裤裆里的事儿,他人或政府,都不便强硬干预。


归根结底,每一个处在生育年龄的男人和女人,都要扪心自问:


我们到底愿不愿意,将一个新生命带到当下这个世界上来?


主笔|哲空空 编辑|黑羊

图源 | 《凪的新生活》


书单测试:核心心理需求测试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会知道怎么去选择。


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活在别人要求的世界里,他们告诉你应该考公务员,应该结婚生子,应该乖乖听话。你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你知道吗?


书单引进了一套专业测试,以经典需求理论为基模,从15个方面分析你的个性和需要,以作为你选择工作和爱人的依据。


点击下图,马上测试

★更多推荐测试,点击文字即可查看

沟通能力|职业性格|天赋探测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