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靠归化崛起但还是亚洲鱼腩!2年输了国足12球,赢球要用盘外招?

2019年10月15日02时21分内容来源:足球二郎神

今晚八点,国足将会迎来世预赛小组赛的第三个对手菲律宾,


此前三轮比赛,中国队与菲律宾队各轮空1次,中国队2战全胜居榜首,菲律宾1胜1负列第三。


中国队历史上曾与菲律宾队交锋8次,中国队全胜,打进50球仅丢1球。


里皮时代的国足就和菲律宾踢过3次,2017年,国足就曾在广州8-1狂胜菲律宾,


任航、肖智、于汉超、王永珀、尹鸿博、张稀哲各进一球,邓涵文梅开二度,


2019年亚洲杯国足就以3-0完胜菲律宾,蒿俊闵制造3球,武磊梅开二度,


今年6月份的友谊赛国足也赢了2-0,那场比赛是里皮重回国足的首秀,也是李可的国家队处子秀,最终那场比赛吴曦和张稀哲取得进球。


律宾曾是亚洲足坛最古老的国家队之一,菲律宾足球的起源要追溯到19世纪末,


1895年,西班牙殖民者第一次将足球带到这个位于西太平洋的岛国,可以说菲律宾足球是殖民的产物。


105年前,1913年,也就是民国时代,第一届远东运动会(亚运会前身),菲律宾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


当时东道主的菲律宾2-1击败了中国,那是亚洲历史上第一场国家队间比赛,尽管当时参赛队就只有中菲两队,


菲律宾登顶亚洲足球之巅,那也是他们赢得的亚洲历史上第一个国际大赛冠军。


而且这也是中国队首次出现在国际赛场,尽管当时代表中国出战的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家队,而是1910年第一届全运会足球冠军华南队,


也有资料显示,当时踢的也并非11人制足球,而是8人制,甚至比分也出现2-1和3-1两的分歧,但无一例外都是菲律宾获胜。


这座冠军也成为了菲律宾迄今为止仅存的唯一一个足球冠军,此后9届赛事,南华队班底的中国队先后在球王李惠堂的带领下,豪取9连冠,


中国也把远东运动会彻底变成了自己一枝独秀的舞台,国足把菲律宾和日本踢到怀疑人生,甚至最后比赛都取消了。


当然,菲律宾也有过球王,他不仅是菲律宾的球王,更是巴萨的球王,他就是阿尔坎塔拉。


作为菲律宾足球和巴萨俱乐部的传奇,阿尔坎塔拉在巴萨树立的丰碑几乎无人能超越,除了梅西。



1896年,阿尔坎塔拉呱呱坠地,他的父亲是一位西班牙军官,母亲则是当地的一位菲律宾妇女。


菲律宾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随着美西战争的战败,美国成为了菲律宾的新主人,阿尔坎塔拉被父亲带回了巴塞罗那,他就此与足球、与巴萨青训营结下不解之缘。


阿尔坎塔拉的足球天赋异禀,15岁上演巴萨处子秀就上演帽子戏法,最终巴萨9-0大胜,至今这一纪录无人能破。


20岁那年,由于父母的原因,这位巴萨的天之骄子被迫离开巴塞罗那,回到了他的出生地,菲律宾。


为了延续自己的足球生涯,阿尔坎塔拉披上了菲律宾国家队的球衣,在第三届远东运动会中15-2血洗日本,


这也是日本足球历史中最惨痛的一场败仗,后来日本人不承认这场比赛,日本足协拒绝承认这是一场正式的国际比赛。


决赛中早早就0-4落后于中国男足,阿尔坎塔拉“自暴自弃”退出比赛,而不久之后,他回到巴塞罗那,从此再也没有与菲律宾扯上关系。


有趣的是,阿尔坎塔拉是巴塞罗那历史上第一个为西班牙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的外籍球员,


他为西班牙国家队出场了5次,在对比利时的比赛中他包揽了2个进球,这也是他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性比赛,当时他25岁。


1927年,阿尔坎塔拉31岁,他认为是时候结束他奉献了一生的足球生涯了,选择急流勇退,在那一天西班牙国家队和巴塞罗那都为他举行了告别赛,


他在各项赛事出场357次,攻入369球,为巴萨赢得5次西班牙杯和10次加泰罗尼亚地区冠军。


自阿尔坎塔拉后菲律宾足球就没落了,二战结束后,足球的地位在菲律宾国内下降,由于菲律宾曾是美国的殖民地,尽管菲律宾在二战后宣布独立,但是他们和美国的关系依旧密切,


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人来到了菲律宾推广篮球运动,当地人也把打篮球视为“上流”的象征,


篮球的地位在菲律宾逐渐上升,足球的影响力则慢慢下降,尤其是在1954年世锦赛菲律宾破天荒的拿到了季军更是让篮球在国内的热情高涨,


越来越多的足球运动员不得不转行去练拳击、篮球,甚至直接退役,当中就出现艾德-奥坎波、爱德华多-帕切科等菲律宾国脚也因为生计所迫,不得不转行打篮球的场面。


菲律宾的职业篮球联赛在1975年成立,PBA更是亚洲第一个职业化的联赛,是NBA之外历史最悠久的篮球职业联赛,甚至有“亚洲NBA”的称号。


2006年菲律宾足球在国际足联排名一度低至195位,放眼世界足坛是绝对的倒数,惨淡的成绩让他们直接放弃参加2010年世预赛,


菲律宾足球队的绰号是“Azkals”,意为“流浪狗”,当时的菲律宾真的如同流浪狗一样。


2009年,一位名叫丹-帕拉米的商人让菲律宾足球开始崛起,此前一直从事运输业的他突然成为了菲律宾U19的经理,带领球队出征2010亚青赛预选赛,


但是惨淡的战绩让他在短短数个月后就申请辞职,但是没过多久帕拉米重回菲律宾足坛,甚至获得了提拔,升任菲律宾国家队的经理,全权管理菲律宾所以国字号。


但是菲律宾政府这次放权是彻彻底底的放权,帕拉米将不会获得政府的任何帮助,他需要全权负责菲律宾的比赛,甚至要承担菲律宾的所有开支。


丹-帕拉米在没有太多赞助商的支持下,几乎一个人支撑着菲律宾国字号的运作,根据菲律宾媒体的计算,帕拉米多年来为菲律宾足球,至少投入了400万美元,


可幸的是,帕拉米获得了德国足协的帮助,拿到了50万欧元的赠款,并请来了德国人迈克尔-魏斯担任教练,


2018年10月,前富力上港主帅埃里克森走马上任,他的年薪至少200万美元,远超菲律宾足协一年的预算。


不仅如此,菲律宾也靠着一批又一批的海外球员崛起,菲律宾足球从此走向归化道路,甚至到达了疯狂的程度,这一切都是帕拉米的功劳,


帕拉米上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如今的菲律宾足球基础薄弱,只靠国内的足球体系是很难在短期内取得明显的进步的,


因此在他履职后,就前往欧洲各国进行考察,物色到了许多有着菲律宾血统的球员,帕拉米希望招募他们并且迅速打造一支留洋大军,


为此帕拉米制订了“Project 100”计划,目标是把菲律宾足球提升到世界排名的前100位,


目前菲律宾世界排名127位,国足目前排名68位,菲律宾距离前百还有一定距离。

而这一计划的核心,就是大量寻找有菲律宾血统的归化球员,只要你是菲律宾后裔,先进来再说,为了归化,菲律宾足协无所不用其极,


扬哈斯本德兄弟是菲律宾锋线的核心,其中弟弟菲利普更是来自切尔西青训系统,菲利普是2004-05赛季成为切尔西青年队的最佳射手,在2005-06赛季开始为切尔西预备队出战。


菲利普回忆道:“那是在2005年,我还在切尔西青年队。有一天我接到了切尔西青训营工作人员的电话,他告诉我菲律宾足协在找我,希望我和詹姆斯能够为菲律宾效力。


而当我们抵达菲律宾后,我才知道事情的由来,一位菲律宾年轻人在玩《足球经理》时发现了我有菲律宾的国籍,然后他联系了菲律宾足协,最后足协的工作人员联系到切尔西,才有了后来的故事。所以我和詹姆斯都相当感谢《足球经理》。


只可惜菲利普在切尔西的生涯并不畅顺,2008年夏天菲尔结束了蓝军生涯,决定回到菲律宾国内联赛效力。


穆尔德斯出身阿贾克斯青训,据说菲律宾足协在他的社交媒体上看到他长得像菲律宾人,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询问,他的母亲果然就是菲律宾人。


上赛季在英超爆红的卡迪夫城门将埃瑟里奇虽然出生伦敦,但是他的母亲也是菲律宾人。


2007年17岁的埃瑟里奇就收到菲律宾的归化邀请,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因为他不了解菲律宾的国家队语言和菲律宾的球员,没有必要脱下英格兰的战袍归化菲律宾,但是在菲律宾足协的邀请劝说下成功归化。


中国球迷比较熟悉的菲律宾国脚应该是哈维尔-帕蒂尼奥,他曾经在河南建业踢球,哈维尔的父亲是西班牙人,母亲是菲律宾人,从小在西班牙足球环境中长大。


2010年东南亚锦标赛上菲律宾2-0击败卫冕冠军越南,这场比赛被菲律宾国内称为“河内奇迹”,也被视作菲律宾足球崛起的标志,归化球员格雷特维奇与菲尔-扬哈斯本德取得进球,


这一个奇迹坚定了菲律宾走规划之路的信心,近2年来,入选过菲律宾国家队的归化球员接近50位。


帕拉米上任后,菲律宾先后取得东南亚锦标赛4强、亚足联挑战杯亚军,


2018年3月,2-1逆转击败塔吉克斯坦,历史性的取得了2019年亚洲杯的资格,首次进入亚洲顶级大赛。


今年亚洲杯上,菲律宾的23人大名单有21位归化球员,此次在主场迎战国足的菲律宾队中,有5名归化球员都是首次进入菲律宾国家队。


只可惜阿联酋亚洲杯上,菲律宾小组赛上先后0-1不敌韩国、0-3负于中国,1-3不敌吉尔吉斯斯坦,3战皆败只进1球,小组垫底出局,


埃里克森也在小组赛结束后宣布菲律宾足协结束和埃里克森的合同,


帕拉米表示:“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们实际上有机会从小组赛出线,也许管理层或者教练组可以做一些事情摆脱小组出局的尴尬,但面对这样的结果(出局)我们必须接受。很高兴能进入亚洲杯决赛圈,我可以向球迷保证,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进入亚洲杯决赛圈。


此番再度交手,虽然国足有着绝对的心理优势和实力优势,据转会市场数据,国足全队阵容的身价为2798万欧,菲律宾全队1113万欧,国足是菲律宾的2.5倍,


其中国足最高身价自然是武磊的1000万欧元,而菲律宾的最高身价球员是埃瑟里奇的800万欧元,略高于艾克森的600万欧。


但是此番国足客场挑战菲律宾困难重重,更多都是因为场外的因素,


首先是比赛场地,由于菲律宾要筹备东南亚运会,因此菲律宾原定的主场也从马尼拉纪念体育场调整到了内格罗斯岛上城市巴科洛德的巴科洛德帕纳德球场。


把巴科洛德叫作“小渔村”一点都不为过,国足这次前往巴科洛德十分麻烦,为了减少行程上的波折,国足此番决定直接包机从广州直飞巴科洛德。


另外此次作为菲律宾主场的帕纳德球场环境条件相当恶劣,由于球场是从雨林深处挖出而建,球场周围遍布大树,空气毫不通风,整个球场非常闷热。


帕纳德球场的草皮使用的是大叶草,草皮久未保养导致场地坑坑洼洼,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草坪,全是泥坑,甚至连边线都难以看清,甚至还有青蛙出没,


国足的更衣室设施真的无法恭维,从衣柜到淋浴到按摩床十分老旧,球员甚至只能坐在塑料椅子上听里皮的战术安排。


简陋的场地条件和当地闷热的天气,将增加国足在客场比赛的难度。


虽然国足入住的是巴科洛德最好的酒店,但酒店也只有四星级,


另外由于当地正在举行传统的面具节,大大小小的酒店都会举行狂欢活动,国足所在酒店也在其中,国足将士肯定不允许参加此类活动,


另外该酒店位于巴科洛德最繁华的街道,旁边更是有一个小赌场,尽管国足球员将会严令禁止出入,但是人来人往肯定会影响到休息。


而且考虑到餐饮安全,国足在菲律宾期间的一日三餐,将由当地的一家中餐厅通过外卖的形式提供。


目前在菲律宾爆发的登革热疫情,据菲律宾卫生部消息,来自9月14日统计,2019年以来菲律宾全国已有超过30万人确诊登革热,其中超过1200名患者死亡,疫情至今仍未彻底解决。


有菲律宾媒体报道称,甚至连总统杜特尔特的女儿也已经被感染,可以说疫情远比想象中严重。


国足后勤保障小组购买了大量防蚊药品,蚊香、电蚊香、防蚊喷雾等,一应俱全,防止非战斗性减员,


球员被要求在到达菲律宾后尽量少外出,外出的时候最好穿长袖长裤,


而且国足从抵达到离开,全队在巴科洛德逗留时间总长仅60小时左右,不会逗留太久。


昨晚,国足的赛前发布会出现突发状况,因交通拥堵里皮所乘车辆延误近1小时才抵达球场,里皮在新闻发布会上大发雷霆,抱怨后便匆匆离去。


本来国足傍晚要进行踩场训练,但原本从酒店到球场八公里的路程,由于堵车等种种原因,竟要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球场,


随后里皮更直接在赛前发布会上表示不满,并取消了新闻发布会引起巨大的争议。


当时国足已经比预定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出发前往球场,但是菲律宾方面竟没有安排警车为国足大巴开道,


而且大巴车司机在选择前场球场的路线上也出现错误,走了条交通拥堵的路线,加上这些道理全都是没有路灯的,导致道理拥堵车速慢。


据亚足联规定,原本国足的踩场时间是在当地时间18:30-19:30,但国足抵达球场的时间就已经过了18点,所以里皮为了保障能按时指挥球队训练,在发布会现场愤怒地留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虽然场外因素让国足此番客场显得十分艰难,但是面对实力明显更弱的对手,我们不应把困难放大,今晚国足能如愿取得胜利吗?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