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生命

2019年10月17日08时12分内容来源:天下足球

点上方蓝字“天下足球”快速关注

最有情怀的足球尽在这里


常年在低级别联赛征战的沙佩科恩斯并不为人所知,尽管历史上,沙佩科恩斯也曾先后五次摘取州冠军奖杯,在足球王国巴西,圣保罗、帕尔梅拉斯、弗拉门戈等豪门往往更容易被人熟知,被人眷恋,不过,看似渺小的沙佩科恩斯并不卑微,他倔强地活着,也在引导人们更认真地活着。


许多球迷因为三年前的空难事件了解到这个成立于1977年的“绿巨人”,77人罹难的灰色记忆至今还在夺人泪水。人们并不情愿以这样悲伤的方式认识沙佩科恩斯,但也是从那个渐冷的季节开始,残缺不全的沙佩科恩斯不知不觉地成为很多中立球迷心中的第二主队。


斯者已逝,生者坚强,只有3名球员生存下来沙佩科恩斯逐渐成为奇迹的代名词,其实2012年到2014年,他们就曾匪夷所思地完成三级跳,在经历失去故人的悲恸后,幸存者和缅怀者更坚定地高举着绿色的火把,为这支面目全非的球会注入了希望的种子。沉默、眼泪之后,幸存者的前进身影才是生命的意义,天堂之上的兄弟连也会真正欣慰。


失去的右腿福尔曼,以沙佩科恩斯俱乐部形象大使的身份重新融入这支熟悉又陌生的球队,膝盖经历了4次大手术的内托时常拖着伤腿进入更衣室成为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当你经历过生死,所有的苦难都会打折,活着也不只是单纯活着。空难发生一年后,沙佩科恩斯能闯入南美杯8强已经让人潸然泪下,当俱乐部主席婉言拒绝巴西足球提议的免降级特权时,所有人惊讶过沙佩科恩斯偏执的逞强,而当东拼西凑的沙佩科恩斯最终提前三轮保级成功时,人们再次重新审视过希望和信仰的力量。猝不及防的空难让沙佩科恩斯遍体鳞伤,但血淋淋的伤口却长出了绿色的翅膀。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鲁迅的名言耳熟能详,当今年10月份另一个幸存者阿兰·鲁斯切尔绝杀克罗塞罗时,怒放的生命再次被人尊重。这是他在遭遇空难后攻入的第一粒巴甲进球,他疯狂地奔跑着,仿佛要和昔日荣辱与共的兄弟拥抱。身为后卫的他值得庆祝久违的进球,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兄弟连在天上默默看着他,他迫不及待地用进球回馈着那份遥远且沉重的爱。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三年前若不是替补门将福尔曼执意要求阿兰和他坐一块一起听音乐,也许阿兰并不会从死神魔爪下挣脱出来,养伤近一年的他不仅在享受重回绿茵的快感,更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是他后半生的使命,也是最好的纪念途径。虽然而立之年的他今夏已经转投戈亚斯,但拥有着特殊身份的他自始至终是沙佩科恩斯人的希望种子,无论他走到哪里,亦步亦趋的梦想终有回声。他并不孤独,天上的亡灵庇佑,他并不迷茫,足底的风霜亦伴有沉重的使命。


生命既哀又美,只有接纳过去和迎接未来才是伤口愈合的最佳良药。人的成长,本来是一个失去幸福的过程,只是77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失去的感觉我们无法感同身受。当我们看到镜头中的阿兰·鲁斯切尔笑中带泪的时候,其实我们才真正理解“人的脆弱和坚强都是超乎人想象”这句话,也许为了这个进球,阿兰咬牙切齿地坚持走了一段没有人陪,也没有人真正懂的路。但,庆幸,所有的伟大都会匹配久违感动的相似性,从前,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往后,更不会,从死神手中逃脱如果是奇迹,生命的怒放则是奇迹的另一种伟大延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