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几万块让娃和老外英语聊天,万万没想到

2019年10月18日07时23分内容来源:IT时报

近日,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跑路”,让市场关注度聚焦至英语培训行业,随后,焦虑传递至线上机构,于是,传言四起。



10月15日,在线青少年英语机构VIPKID发表声明,对此前“数据造假”“资金链断裂”等坊间传言一一否认,而腾讯领投E轮融资的消息也获得确认,显然,VIPKID在以此正名。


与此同时,另一个在线英语教育品牌——哒哒英语也被类似传闻缠绕,10月17日,《IT时报》记者联系到哒哒英语客服,求证市场传闻,客服表示,会把问题提交给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记者仍未收到哒哒英语的回复。


传言背后是家长的焦虑。


动辄数万元的培训费和看得见摸不着的老师之间,只有一根网线相连,如果韦博这样全国性线下培训品牌都能瞬间暴雷,谁又能保证我的“线上英语老师”会一直陪着我?

急于正名和默不作声背后,是在线英语教育的焦虑。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哒哒英语App的月活用户指数从今年4月份的6.2万下降至9月份的5.3万。51talk的月活指数从15.3万下探至12万,而VIPKID的月活指数也从4月份的12万一度跌至7月份的10.4万,目前这一数据为11.4万。


哒哒英语月活指数


即便是头部企业,也很难维持高速增长。


随之而来的还有监管。7月15日,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下文简称《意见》)正式对外发布。《意见》将聘用外籍教师也纳入监管范畴。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在线教育行业受到《意见》的冲击,已是必然。在他看来,在线教育从最初被热炒开始,便偏离了教育的属性,如今风口过去,在线教育最终必须回归教育本身。


1

外教的困惑

“遥远”的中国市场并不顺畅的沟通


美国人Alex(化名)是一名哒哒英语的在线英语教师。在家办公,有自由的时间,时薪18美元(大约127.75元人民币),看似是一份好工作。只是最近,有些东西好像变了。


按照之前和哒哒的约定,课程开始前24小时,平台会关闭她的预约通道。但现在,哒哒经常会临时安排课程,而且“如果你没有看到安排,将会被扣除1节课的薪酬作为缺席惩罚。” Alex告诉《IT时报》记者,现在每个外教需要随时守候在电脑前,以防有新的课程预约,而且由于临阵上线,Alex有时根本来不及提前准备课程内容。


对于课程效果的另一重担忧,来自沟通的不顺畅。在线教育平台会为课程配置助教,以应对课程中的突发状况,并监控上课情况。Alex表示,她曾多次向助教反映,她教的课程对于部分学生来说难度系数太高了,希望调整教材。遗憾的是,这一诉求最终不了了之。


同时,Alex告诉《IT时报》记者,学生课程软件上显示的语言是中文,她并不懂,而低龄的学生又无法将中文翻译成英文。两者的沟通出了障碍,助教却迟迟不出现来救场。



Alex的故事并不是个例。据《IT时报》记者了解,在很多在线英语教育机构的教学过程

中,部分学生会出现开小差、做小动作等行为,但碍于语言沟通阻碍,外教无法令学生专心,在国外某社交平台上甚至有外教被熊孩子整疯的故事。那位外教称,那个小孩从一开始就发脾气不要上课,整个课程中全程用中文交流,外教在这堂课中很是尴尬。



熊丙奇告诉《IT时报》记者,1对1网课对学生的学习能力、学习习惯、自主学习有很强的要求,因此可能呈现的效果不会特别理想。“线下1对1机构至少有老师在现场看着孩子,监督完成学业。”他补充道。

2

在线英语机构的焦虑

单用户获客成本近千元


这是一片飞速发展的市场。


今年5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在线青少儿英语教育白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在线青少儿英语1对1付费用户已经突破100万人次,预计2019-2022年将以每年30%速度增长。


高速增长背后,是疯狂的销售。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注册完哒哒英语App不到半小时,记者接到了哒哒销售人员的电话。


尽管《IT时报》记者强调只想要报名口语课,但电话那端的销售人员仍在全力推荐着阅读、写作全套课程。


根据其提供的课程价位表,即便是国庆节的79折特价,最便宜的113课时也要15587元。要知道,2018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万元。


先来算一笔账,以15587元113课时计算,平均每个课时(0.5小时)138元。而哒哒英语支付给外教的时薪为15-25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06.38元/小时至177.3元/小时。简单估算,平台单课时毛利润在35-50元左右,毛利率在25%以上。


这个数字看似不低,但在线英语教育并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即使是在线英语教育第一股51talk,其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业绩亏损9572.3万元。外媒The Information此前也报道,2018年前10个月,VIPKID收入30亿元,但净亏损已达22亿元。


获客成本,是挤压在线英语教育网站利润的一座大山,尤其是像51talk、哒哒英语这样的一对一模式。据The Information预计,2018财年,VIPKID的获客成本高达12亿元,高于上一年的3.45亿元,而其2019财年获客成本将增至21亿元。


2018年度,51tal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高达7.31亿元,超过当年营业收入的6成。而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数据,51talk的获客成本为821元。


2018年度,51tal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超营业收入的6成


高额的获客成本和师资授课费,使在线英语教育机构只有在家长续课后,才能获得真正的利润和现金流,但这对网课教材的质量和师资提出了更高要求。


熊丙奇告诉《IT时报》记者,不同于线下英语教育场景,家长选择网课时,会反复评估课程的质量,才会做决定,“真正吸引生源的,还是长期以来的教育质量和服务。


更重要的是,烧钱、亏钱、不断融资……在资本寒冬之下,在线英语教育平台的现金流能否流畅?据Alex透露,每个月15号是她的发薪日,但从加入平台至今,准时发放工资的情况只发生过一次。“一般都要晚2-3天。”而在某社交网站上,也有多位哒哒英语的外教吐槽不按时发薪的行为。



Boss直聘上,哒哒英语放出111个招聘职位,包括49个技术岗,34个管培生岗位和6个销售岗。但也有哒哒英语员工告诉《IT时报》记者,近段时间哒哒英语人员波动较大。



Alex透露,她周围很多朋友都在中国公司开的在线英语平台上授课,但流动性较大,最近几个朋友便集体从哒哒跳槽到另一个平台了。至于更换平台会不会影响学生课程的连续性,他们并没有过多考虑。

3

预付学费要纳入监管


7月15日,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正式对外发布。


《意见》明确,2019年12月底前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2020年12月底前基本建立全国统一、部门协同、上下联动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其中,对外籍培训人员提出要公示个人学习、工作和教学经历。


此前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应急管理部三部门联合印发的通知中,也明确要求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在熊丙奇看来,《意见》透露出监管部门正在实施备案审查制度的信号,要改变只重视前置审批,而不重视过程监管的问题。“今后要实行的是过程监管。”他强调。


“强监管”反映在更多细节中,包括培训内容和培训数据信息须留存1年以上,其中直播教学的影像须留存至少6个月等。


和家长更为相关的,是这样一条规定:“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目前,各大在线英语教育平台普遍存在课时超过60的现象,而培训周期超过3个月的,更是比比皆是。根据哒哒销售给出的方案,主修课程中的课时最少113节课,而最高等级的“梦想班”,一次性缴纳57085元,便可以获得538节主修课时。


如此昂贵的培训费,让家长在买单时,难免心中忐忑。


在一位地方银行业协会人士看来,各部委联合发布的规定,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机构圈

钱跑路的风险,“银监只管有《金融许可证》的单位,像在线教育这类没有金融许可证的机构,应该由地方金融管理局管理。”在他看来,部分在线教育机构的预付费模式,实质上绕过了金融监管。


某种意义上,在线培训机构的学费属于预付资金。2010年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颁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对“支付宝”这类开放式的预付费式消费模式实施监管。但并未将百货零售、美容美发、休闲健身等商户发行的单项消费卡纳入管理。

对预付费卡的管理,大多是通过各地方政府条例监管。


2019年1月1日,《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这是全国首部针对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的地方性法规,其中对预收资金余额的管理方式做了明确规定,并设置了警示标准,一般风险警示标准为20万元人民币,特别风险警示标准为上一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20%在20万到5000万之间。经营者预收资金余额超过一般风险警示标准后,应当将全部预收资金余额的40%存入其存款账户;超过特别风险警示标准后,应当将全部预收资金余额存入其存款账户。


《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的出台,对预付费消费制定了明确法律约束,涉及行业有文化娱乐、住宿、教育等各行业,虽然在具体执行上,缺乏强制性,但毕竟在金融层面,对教育机构最令人担忧的资金流走出了监管的第一步。


但对哒哒、VIPKID们而言,3个月的收费周期,意味着现金流减少,在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的当下,财务压力显然将进一步增加,“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倒逼机构提高质量,减少资本炒作。” 熊丙奇说。


但,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更好的盈利模式,留给它们烧钱的时间,不多了。


作者/孙鹏飞

编辑挨踢妹

图片/网络 采访对象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往期回顾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