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进:江淮从未迷失方向 | 经观汽车

2019年10月18日10时48分内容来源:头条汽车


摘要:安进认为,江淮的下滑是早已经预见到的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江淮已经“危机”了。


经济观察报原创

文 | 王国信 高飞昌


55周岁的江淮汽车,因为业绩连续的下滑,正面临着外界的质疑。但在江淮内部,实际上并没有像外界想象的出现“风声鹤唳”,江淮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清晰的思路,并正处于这种转型之中。


“江淮什么时候都没有迷失方向。”10月16日,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安进坦诚的面对记者的犀利提问,对江淮这两年的业绩情况展开了剖析。安进认为,江淮的下滑是早已经预见到的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江淮已经“危机”了。“有困难是不是江淮就生存有危机了?不是。”安进说。


江淮汽车成立于1964年,旗下拥有江淮汽车和安凯客车两大上市公司,尽管中国汽车集团众多,但就产品品类来说,江淮却是最多的一家。江淮的产品涉及全品类的乘用车和商用车,同时生产底盘和发动机等。从2014年转型到踏准了小型SUV消费的“风口”,江淮在2016年发展到顶峰。但从2017年开始,江淮汽车已经连续三年经营大幅度下滑。2018财年,江淮创下了2010年以来的9年最差业绩。


江淮汽车怎么了?江淮将怎么调整来迎战困难?诸如此类的问题从2018年开始就萦绕在外界的讨论中,但缄默的江淮很少对外阐述自己的想法,系统性的展示自己的计划,这导致外界更是雾里看花。安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江淮所遇到到的困难,并非偶然,而是多方面因素综合所致,其中最重要的是外界环境的变化和江淮本身业务结构产生了冲突。



江淮汽车以轻卡起家,而后在商用车上实现了完整的布局,商用车是江淮的立身之本。而乘用车是江淮在2002年才开始介入的板块,并不是很强。商用车本身是和国家经济发展强相关的产业,而乘用车是和私人消费相关,更直接更敏感的反应了国家经济情况和对生活的要求。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这就产生了第一个矛盾。


其次是中国汽车产业前些年发展迅速,需求旺盛,而中国汽车的制造能力也在这种旺盛的需求带动下,制造能力大幅度提升。所谓的制造能力包括制造水平和制造规模,但是在2017年之后,需求下来了,能力还在增长,第二个发展矛盾就显现了。在这个时候,消费者对品牌的选择就凸显出来了。为了获得份额,汽车价格在大幅下降。


“虽然江淮前些年有几波发展的行情,但乘用车业务还不是很强,在品牌和价格这两个因素上,我们本来就处于劣势,因此出现了目前的这种情况。”安进说。但安进不认为江淮在前些年的突进有问题。“前些年大家都在向前冲,只要努力就有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但江淮也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潜在的风险,这也是江淮这两年一直加速进行调整的原因。



“就卖商用车也够了”



“江淮一直在坚持打造自己的强项,不是说做什么车就是好企业,不做什么车就不是好企业,没有这种说法。”安进说。作为“商转乘”的代表企业,江淮在乘用车上一直饱受争议。横向来看,商转乘的企业确实都没有得到好的市场回报。福田在宝沃汽车烧掉了一百多亿元,最终以黯然卖掉宝沃结局;潍柴在2014年推出了英致汽车,但目前已经毫无信息。而江淮对乘用车业务究竟是怎么样的打算呢?


2014年,在轿车上遇到困难之后,江淮曾一度停止了在乘用车上的扩张,仅仅对现有的车型进行更新。但从后面的几年来看,这收缩性的战略已经有了些许调整。江淮后期推出了一系列SUV车型,今年在轿车上又推出了代表作嘉悦。那么江淮是不是要在乘用上进行一次新的进攻呢?答案并非这样。“今天的江淮不是要在乘用车上单纯做多大规模的车企。我们做乘用车也是为了以后在新能源汽车时代不掉队。”安进解释说到。


传统乘用车业务的发展为江淮的核心业务板块商用车和未来转型的新能源汽车充当了先行军的角色。安进向记者强调,商用车是江淮的根本,必须要坚持“做强”。特别是轻卡上,江淮的目标是打造一个中国的“五十铃”。“江淮未来要成为全球一流的车企,就要把轻卡做好。轻卡是距离打造这个目标最接近的。”安进说,现在的转型要让江淮轻卡制造一百年都不落后,轻卡要做成五十铃一样的品牌



“还不是追求规模的时候,我们必须做有品质有特色的产品。我们现在看一些很热闹的地方,实际上风险也很大。我就靠卡车吃饭也行,有什么关系呢?”安进说。在最近几年时间中,江淮商用车的生产制造工厂均已经完成了更新,更具自动化和科技含量的制造,让江淮在商用车上有了新的底气。传统乘用车的发展,还有一个原因是为江淮新能源乘用车的发展积蓄技术和积累。


江淮坚定地把纯电动汽车作为自己转型的方向,目前江淮全部产品,包括商用车都实现了电动化。而在乘用车方面,江淮表示一定要A级车或者A+级车这两个市场中打造一个产品。“这是最大的市场,必须有成功的产品。”安进说。


江淮转型的另一方面是“走出去”。这个“走出去”有两个意思:其一,是走向国际,寻求更大的市场;另一个是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寻求外部合作。在中国车市大幅度下滑的背景下,国际化被认为自主品牌发展的关键一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对此有过多次的论述。魏建军认为,国外市场的销售可以摊薄单个车型的成本,提高平台使用率,这对于提升竞争力有很大作用,他甚至喊出了“长城即便要死也要死在国际化的道路上”的口号。


江淮的出口很早,目前在中国自主品牌出口上位列前五。“走出去很不容易,但是我们坚持走出去,现在我们的出口还是在增长的,在南美,北非这些地方还是有竞争力。这个转型不是几个数据能简单的说的,但是代价是很大的。”安进说。今年,江淮的电动车也开始西欧地区出口,但国外市场的不同标准,包括充电制式等问题,会为初期的出口增加成本。


在走出“小圈子”上,江淮先和蔚来签约成为代工模式的第一个尝鲜者,其次和德国大众合资,发布思皓品牌,双方联手在电动车上合作。这些被安进视为江淮未来的新增长板块所在。“不管在困难的时候还是顺境,坚持两点:首先稳定自己,其次发展自己。”安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道。



“想做短期业绩还不容易吗”



江淮大众和江淮蔚来,目前是外界对江淮最关心的两个板块。在合肥的生产基地中,经济观察网记者参观了这个生产工厂,其中江淮蔚来是独立的工厂,而江淮大众和江淮新能源汽车实现共线生产。安进对这个板块显然也寄予厚望,而从前期来看,这对江淮的提升确实很多。“蔚来有很多生产工艺是我们之前没有碰到过的,包括铝车身技术,蔚来的互联网思维品牌打造也都给我们很多启发。”安进说。


而和大众的合资,有争议但也被视为江淮的爆发点。大众和江淮的合资打破了中国汽车产业政策关于一家外资企业仅能合资两个中国车企的规定,打开了新能源合资甚至独资建设的大门。但安进不想和大众建立一个传统模式上的合资公司。“不能说大众拿产品来,我们就下饺子一样推出产品。”安进说。江淮和大众会在未来一起研发产品,目前由江淮和大众合资建立的江淮大众研发中心已经落地合肥,明年就将启用。未来,江淮大众的产品将在合肥研发中心诞生。“我们是一起干。”安进说。



在蔚来生产线上,媒体曾报道称目前江淮投入已经超过20亿元,因此外界也曾称之为“冤大头”。但事实上是否如此呢?安进对这个说法一笑而过,他认为投资代工蔚来是一个好生意。“蔚来不亏待我们就行了,我们之间有约定,不能光讲情怀不谈生意。”但对于作为工厂的建设方,江淮会获得怎样的回报,目前仍不可知。


在江淮这几年的转型中,有一点令人意外。在众多车企都向着出行服务公司转型,不少车企特别是新建立的车企宣称要以“卖服务”为主业的时候,江淮认为制造仍将是核心。“很多人都说汽车企业要从制造业到服务业,我不认为这是决定江淮未来的方向,江淮的主业还是汽车,是强化制造这些基础的东西。要看清趋势,坚持这种方向。”安进说。


江淮目前也有自己的出行公司——和行约车,按照计划这家公司要在3年内达到5万辆规模,并覆盖全国主要的城市。但对出行公司,江淮的想法并不是要建立一个挑战者,从某种程度来说,江淮希望作为一个“探测器”。“我做出行是要了解当前的业态,你不知道互联网是怎么运行的,那么怎么开发出一个响应的车呢?要做好这个业务,但是不要亏钱,不需要和滴滴们去打。”安进说。和行约车目前基本是不亏钱的,并且还有投资者颇有兴趣。“还不能说我就是卖服务的,我觉得不能这么着急,还是要敬畏制造。”安进表示。


对于这么十来年的“商转乘”上所面临的困难,安进认为“不能因为江淮遇到一点困难,就怎么了。”从技术上来说,乘用车技术用到卡车上,也可以使得卡车更加精致,更有品质。“不是一个矛盾的事情。现在就是要好好把商用车做好,特别是轻卡,同时认真研究乘用车。”安进表示,只要商用车的“本”没有丢,江淮就没有危机。“想要做短期业绩还不容易吗?”安进反问道,但安进强调说,江淮想要谋划的是“更长远的东西”。



“关键是要熬得住”



转型的思路很好,决心也很大,但现在摆在江淮面前的困难却是非常现实的。怎么打破业绩困境?江淮的业绩令人担忧——至少目前仍然是这样。10月14日晚间,江淮汽车的公告显示,2019年1-9月份,江淮汽车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600万元,同比增长159%。


公司方面称,报告期内业绩预增的主要原因为“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及成本管控,提升了盈利能力,主营业务毛利增加7.8亿元。”此外,其投资收益也较去年增加了7700万元。安进向记者表示,江淮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而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下滑也对重仓电动车的江淮带去了影响。自今年7月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连续3个月同比下降。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9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9万辆和8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29.9%和34.2%。安进表示,汽车消费向新能源汽车的总体趋势不会改变,但目前因为一些“本质的根本性”问题没有解决,所以市场才会出现连续下滑。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主要靠国家政策推动,其中最有力的是补贴。在补贴的推动下,企业在生产成本上减小了压力,而在补贴后电动车和燃油车价格十分接近,消费者也更容易接受。但是在补贴退坡之后,企业的成本还没有办法摊销,这导致价格居高不下。


另外,包括技术,续航等还不能完全满足消费者的期望。安进强调,新能源汽车要健康发展必须告别补贴实现断奶发展。“我坚决赞成不要政府补贴。五年之后,大家都坚持不要搞机会主义,我们的新能源汽车才看得见光明。”安进说。在新能源汽车上,安进表示,江淮蔚来和江淮大众都将为以后的业绩贡献力量。刚建立的江淮大众目前是江淮亏损中的大户,2018年江淮大众项目亏损2.74亿元,占股50%的江淮大众确认投资收益-1.37亿元。该亏损额占江淮汽车2018年总亏损的近1/5。


另一方面,对乘用车的打造也是非常棘手。安进认为,这几年江淮乘用车遇到困难“很正常”,原因在于江淮规模小,平台化低。“我们做的是车型,不是平台。”安进说。而从2019年开始,江淮准备“调整一下”,打造自己的平台,未来将推出的代号A432和X811全新的平台。


江淮目前在打造的发动机和变速器,旨在构筑其在传统汽车特别是商用车上的竞争优势。而下一步是实现模块化,“平台搭建还在努力之中,之前我们小型SUV不算是成功,它还是一个车型,不能带来实质影响。”安进说。不管怎么转型,安进认为江淮第一步还是要提升品质,因而江淮不会去简单做高端品牌。“客户使用价值前提是品质。转型升级首先升级的是品质,空想升级对品牌是没有用的。”安进说。


“成功一个、两个项目不行,有五个、八个做的不错的事就成功了,关键是要熬得住。”安进说,他从来不认为自己领导能力有多强,江淮一步一步搞起来,往回看不容易,往前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另外,安进认为今年是江淮的“谷底”。“今年比去年缓过气来,明年会更好一点。”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