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很亲密,但他们选择保持距离

2019年10月19日08时37分内容来源:LLEMEN睿士

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却有夫妻开始想过自己的生活,不过,他们没有选择离婚。


这些夫妻维持着婚姻关系,依然感情不错,(也想重新改善关系),但他们选择给对方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分开后约定一段时间见一次面。没有离婚,只是暂时保持一定的距离感。


有人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卒婚”。



亲密关系的“断舍离”


很多人都听说过那个火的有点过气的流行词“断舍离”。它的创造者山下英子今年65岁了,她也是有“卒婚”7年历史的经验人士。


结婚时,她和老公一起在石川县的老家和公婆一起住。30岁刚刚摆脱他人催婚的山下英子没想到,公婆家的生活让她心理压力剧增。


丈夫的父母是那种经历过战争的老一代人,家中的闲置物品都不愿意扔弃,整个家变成了个垃圾场,生性爱整洁的她在相处的压力下,身体变差,每天看着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和丈夫的小日子过不下去,临近40岁时,她选择了暂时离开。


“和公婆在一起时,有一段时间曾经给丈夫打下手,帮助做一些会计记账的工作。但是我对数字不敏感,真的无法继续下去,一度感觉自己要放弃这段关系。”


这也成了她提倡“断舍离”的契机,一直到现在,她觉得即便是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对自己所处环境的思考是非常必要的。现在,她的儿子已经上了大学,养育下一代的任务已经告一段落,她说自己真的想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对此,山下英子的丈夫对妻子的这一想法意外地表示支持和理解,作为旁观者,丈夫知道妻子在婚姻中付出的种种努力。山下英子因为出书和接受采访,开始了自己一个人在东京的生活,7年前就结束了东京和老家之间的往返生活,正式开始了“卒婚”。



“’卒婚‘其实是将自己断舍离的观念引入日常生活后渐渐摸索出来的相处模式。如果结婚是为了满足社会和精神上的需求的话,一旦无法满足时,那么就分开生活,可能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山下英子认为,不一定非要被婚姻制度束缚。抛弃“同居=夫妇”的固有想法,可能两人会过的更快乐,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感受。旅行时,不会在意住什么等级的酒店,自己在东京的家要用什么样的家具,不用再迁就于丈夫,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家具设计,简直像是住进了天堂,每天都面露微笑。


于此同时,和丈夫的关系也没有因此疏远。原本的婚姻生活里,夫妻二人都很少直接以名字称呼对方,虽然这是日本一般夫妇之间的默契,但分开后两人反而亲密了很多。山下英子亲密地叫丈夫“阿淳”,和自己开朗活泼爱社交的性格形成对比的是,丈夫是一个喜欢稳定生活的人,不时会叫自己的朋友去居酒屋聊天,这种分开后的距离感也是刚刚好。



因为丈夫不善于打扫家务洗衣,在他生日前,山下英子给他买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差不多每隔一天两人都会通电话,丈夫会开玩笑对她说:“东京待腻了,收拾收拾就回来吧。”


山下认为,“卒婚”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会如同分居一样最终葬送婚姻关系,但对她和丈夫来说,这种生活方式反而超越了婚姻制度,带来了不一样的收获。



什么是“卒婚”


顾名思义,“卒婚”就是从婚姻中“卒业”“毕业”的意思。和离婚完全结束夫妻关系相比,各自享受自己的人生,即便是住在一起也可以“卒婚”。不少夫妻都是一方放弃在大城市的工作,返回乡下,另一方则留在城市中,两人相约定期见面。


另外,这种婚姻形式可以任意改造,不少人夫妻一方在乡下享受大自然,另一方则在繁华都市里忙碌工作。也有人选择拿着养老金去旅游,另一方则和婚后许久未见的老友天天交际......


最早提出卒婚的是日本作家杉山由美子,她在自己2004年出版的一本书《卒婚的建议》中提出了这个概念。她50岁时开始和丈夫约定好分开生活,她并不担心进入中年的丈夫不会料理自己的生活,两人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有人认为,卒婚对男性的影响更大,没有妻子在身边可能会因为孤独而出轨,但现实中这样的例子非常少见。相反“卒婚”让很多女性学会了自立,一位离开丈夫单独生活的女性说,自己原本是家庭主妇,在“卒婚”前,曾经有一段过渡时期:妻子教丈夫如何快速的做一顿饭,而丈夫则帮妻子找了一份工作。


2014年,曾有一家日本机构在30岁-60岁的已婚女性200人中做过关于“卒婚”的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一半的调查对象对“卒婚”持肯定态度,认为在适当的时候会积极思考“卒婚”的可能性。


在这样的趋势下,一家日本的房地产公司还专门修建了一种名叫“Ring House”的传统日本一户建房屋。



这种房屋如上图分为四个住宅区域,中间配有庭院,卒婚后的夫妻们每人可以单独享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每栋房屋内的空间里都有独立的客厅、卧室以及洗浴设施,同时四栋住宅又处于同一院落内,依然在形式上维持一大家人的感觉。

放飞自我才是夫妻之间的王道


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社会学教授石井昌子认为,除了日本社会因为少子化和老龄化带来的亲疏关系变化以外,女性寿命的增加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日本女性的预期寿命每年都在刷新全世界最长的记录。就在今年7月,日本政府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女性的预期寿命达到了87.32岁,连续四年排名全球第一。


这也说明,很多日本女性在婚后子女离家后,生命中剩下的时间会很长,不少人除了照顾家人之外,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此时才发现自己的第二人生才刚刚开始,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兴趣和幸福。


另外,在进入21世纪后的头几年里,日本已婚男性的处境也发生了变化。


2007年日本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离婚的妻子可以索取结婚后丈夫养老金的一半。这项有利于女性的法律在通过后,有人曾经预测日本的离婚率会飙升,但此时男性做出了妥协。


一家名为“全国亭主关白协会”(即日本丈夫协会,意思是老婆是天皇,丈夫是将军,表面上老婆至上,实际上丈夫掌权)的组织开始面向日本全国男性“支招”,推广避免离婚的策略,他们认为避免妻子提出离婚,很多已婚男性可以多多聆听妻子的心声,并在行动上尊重对方,比如多做做家务,并制定了一个名为“非胜三原则”的夫妻相处方式:“面对妻子要服输、服软、不争执”



因为很多日本男性经常将职场和家庭看做同一“战场”,这个组织又提出要举行“继婚式”,呼吁日本男人们在婚后的特殊纪念日里和妻子举行相关的纪念活动,积极而“毫不羞耻”地在公众场合向她们说出“谢谢、对不起、我爱你”之类的话,向各位男性灌输“妻子的表情就是丈夫生活的指南针”“让妻子笑容满面是丈夫的责任”“妻子生气的时候,老公要主动和沙发’一体化‘,要做到’立地成佛‘的效果。


而“卒婚”这种形式也成了“丈夫协会”以及各种已婚男性避免离婚,又能维持自己幸福和财产自由的新路。很多夫妻最开始,都是从“同居式卒婚”开始,有不少人从中释放了很多婚姻中的压力。


一位独居的男性工藤在30年前结婚,继承了父亲的建筑公司生意却没有将家业持续下去,和家人的关系也一天天疏远,不快和争吵不断,一个人住在远离东京家人的长野县。


就在职业生涯遇到瓶颈的时候,他又重新拾起了自己大学时候上过的艺术史课程,经常光顾当地的博物馆美术馆,并应征了当地一家小美术馆研究员的职位,最终在瞒着自家人的情况下,应聘成功。


工藤在乡下租住的房子


在告知家人后,妻子也认为经营公司太累了,放任丈夫工藤一个人搬到了长野一处村庄那里,刚开始搬家后因为没有做过家务的经验,只有户外扎营经验的他在租借的房子外支了一顶帐篷,每晚在帐篷内的睡袋里过夜。


工藤晚上就睡在这个帐篷里,旁边是他的车


每个月他回两次东京的家,但因为回家单程就需要4个小时,最近几年变成每两个月回一次。作为时装设计师的妻子则直接将家搬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每晚和自己的爱犬共眠。夫妻两人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但是一起吃饭的机会还是挺多的,每次吃饭都会聊一些共同认识的朋友的话题,比过去的时候开心了很多。”


对于这对已经“卒婚”了很长时间的夫妻来讲,远离了从前一起生活的陌路人关系后,现在两人更像是积极寻找自己生活意义的“小团队”,争执变少、生活态度更加积极。


在分开后许久的一次见面中,丈夫突然看着妻子,说你的白头发没有以前多了。妻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可能是没有以前那么有压力了吧。”




参考来源:

https://news.yahoo.co.jp/feature/1446
https://dot.asahi.com/aera/2017112800039.html?page=1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