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版滴滴美团激战正酣

2019年10月20日04时16分内容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新加坡年轻人阿卜杜拉伊叙尼(Abdullah Yishuni)在2019年成为了Grab上的一名兼职外卖员。他骑着摩托车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上东奔西走,一天可以赚到600元人民币。他穿着绿色的骑手装,摩托车头上喷着Grab的标志,他为此感到骄傲。“这是东南亚最大的独角兽公司。他这么说。


“任何公司想要成为全球企业,都不能忽视东南亚市场。Grab联合创始人陈慧伶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很多人轻视了东南亚市场,这里生活着六亿人,两倍于美国人口数。“东南亚是个复杂的、多样化的市场,要在这个市场获胜并不容易。Grab目前估值达到140亿美元,陈慧伶认为Grab成功的关键是高度了解用户,更迎合了当地消费者的需求。


在2018年3月收购Uber之后,Grab的打车服务已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处于市场主导地位。同年,Grab的营收超过了10亿美元,这是东南亚第一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移动出行科技公司。



Grab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炳耀(Anthony Tan)


Grab于2012年由陈炳耀和陈慧伶成立。陈炳耀的朋友,曾在吉隆坡机场搭乘出租车到他家时,因为被司机骗了车费,且司机服务态度恶劣,于是向陈炳耀抱怨出租车服务,这启发了陈炳耀,思考其中的商业机会。随后,他找来了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念书的马来西亚同学,曾任麦肯锡咨询师的陈慧伶,一同在马来西亚推出了“MyTeksi”应用,这款应用进而发展成Grab。“这是一个疯狂的决定,当时没人相信打车问题能被解决。陈慧伶说。


Grab的联合创始人陈慧伶(Hooi Ling Tan)


但如今的Grab不只是个打车软件,而是东南亚版的“支付宝+美团+顺丰+爱奇艺”。从网约车Uber的模仿者起步,这家创业公司将业务范围迅速涵盖到了移动支付、购物、快递、娱乐等多种服务的超级平台。目前总部位于新加坡,全球员工超过7000人,进入了八个国家的339个城市。


在东南亚开展生意,最大困难是很多民众没有银行账号。“东南亚市场里90%的交易都用现金完成,只有10%的人有信用卡,这对于我们是个巨大的机会。”陈慧伶说话时充满热情,有很多手势,“不像其他很多国家,我们必须创造市场。”由于Uber无法现金支付,只能线上支付,Grab在起步之初,因为有现金支付方式而获得了Uber无法吃下的市场。此后,该公司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OVO为用户提供了支付服务,随着高收入、愿意使用移动技术的人数增多,Grab也步入飞速增长期。


东南亚人的拥车率也显著较低,每1000人只有70人拥车。再加上一些政府大力推动与实现减少拥车的目标,这都为Grab的飞速发展提供了基础。


Grab过去曾是滴滴和Uber在中国激烈抗争时,拖住Uber扩张步伐的一颗棋子。2015年时,Uber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快速上升,滴滴的反击策略之一是在美国等其他市场打击Uber。他们把Uber比作章鱼,触角遍及全世界,“只跟它的一个触手打是永远打不赢的。”随后,滴滴投资了Lyft、Grab等公司。


和中国网约车平台滴滴一样,Grab曾和Uber展开激烈竞争,但在2018年成功地吞并了Uber的业务。2018年3月,Uber宣布把东南亚业务出售给Grab,用于换取Grab 27.5%的股份,以及Uber在Grab董事会的一个席位。


但Grab吞并Uber后,在当地反而遭到舆论反弹。“Grab一度处于困境中,因为他们没想到会成为市场唯一供应商,公众形成了很负面的看法。”一名新加坡司机这样说道。2018年,新加坡市场竞争监管机构裁定两家公司的合并为“反竞争”,对Grab罚款1300万新元,并责令其终止与多家出租车运营商的垄断性合作关系。


“顾客一旦选定了Grab,出行、点外卖等等,都会使用我们。”陈慧伶说,“公司在2019年第一季度就发布了六个新的服务,包括酒店预订、票务服务等。她表示,Grab获得了超过48亿美元的融资,包括丰田、微软、滴滴、平安资本等。2019年7月,该公司还宣布软银集团将通过Grab投资20亿美元,以推动印尼的关键服务和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有传闻阿里巴巴将入股Grab,Grab表示对此事不予置评。


这个市场仍在高速扩张中。谷歌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报告指出,2018年东南亚地区互联网经济预计增长37%,达到720亿美元,其中网约车和在线食品配送市场超过80亿美元。


Go-Jek的CEO纳迪姆·马卡利姆(Nadiem Makarim)


Grab的直接竞争对手是Go-Jek,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印尼的出行科技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0年,早于Grab,同时也比Grab更早进入了外卖等市场,现在同样是一家涵盖摩的(摩托车的士)、外卖、支付、送货等多个服务的交易平台。IT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2月,Go-Jek完成由腾讯、京东、谷歌领投的约10亿美元F轮融资,这让Go-Jek的估值达到近100亿美元。Go-Jek在印尼家喻户晓,但在东南亚地区情况却不相同,Grab 更早进入了东南亚其他地区,优势更明显。


当Uber退出了东南亚市场,这一市场成为了Grab和Go-jek的双强争霸,这一竞争被称作翻版的“滴滴美团大战”。而Grab和Go-Jek背后的股东也分别站着滴滴和美团。分析师认为Grab和Go-Jek的竞争背后是中国科技公司在东南亚的代理人战争。滴滴和美团曾在2018年一度接近爆发出行战争,但目前美团仅是小规模试水出行业务。国际化已成为滴滴明确的战略和方向。此前滴滴高管曾多次公开表示,会坚定推动国际化,把技术和产品推广到国际市场。为此,滴滴也与一些世界各地相关企业进行了战略合作,以及投资布局。


现阶段,以自营方式开展网约车服务的国内科技公司是滴滴,主要国际化战场在拉美和日本等区域。根据滴滴总裁柳青2019年4月在“智利创新及投资峰会”上介绍,滴滴拉美团队有员工约1200人,服务超过2000万用户,业务线包括快车、出租车和外卖。滴滴国际化市场主要包括拉美、澳洲和日本。其中,拉美起步最早,贡献了滴滴国际化的绝大多数单量,日单量有200多万,占当地市场份额约20%以上。


“中国和东南亚两个出行市场的局面有些类似,几乎垄断市场的滴滴收购了Uber 中国业务之后,时隔两年,又迎来新的挑战者美团,私家车打车市场份额高达约 70%的Grab 收购了Uber 东南亚业务之后,也即将面对仅剩的对手Go-Jek,一决高下。”墨腾创投项目经理田彬婕这样表示,“这四个小巨头们也有着类似的业务延伸方向。滴滴和Grab都从出行领域横向发展到外卖业务,拓宽业务形态。美团和Go-Jek则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类似,都致力于打造一个集合出行与生活服务于一体的平台。”墨腾创投是一家立足东南亚、主要关注海外各大新兴市场机会的投资、孵化和创新机构。


东南亚两大超级平台尽管进入了多个业务领域,但未来竞争的核心其实是支付。2017年底,Grab宣布成立金融科技平台Grab Financial,集合公司的付款、奖励计划、金融服务和代理服务于一个平台,扩张了其金融版图。墨腾创投创始人李江玕表示:“滴滴的遗憾是失去了在国内做支付的机会,因为它拿了腾讯的投资,而在当时打车是微信完成移动支付突破的重要场景。但东南亚存在做支付的机会,Grab和Gojek看上去是两家公司的打车和外卖之战,但背后比拼的实际上是支付和控制支付带来的大量衍生机会。”


Grab否认自己是所谓的代理人,Go-Jek则未回复相关采访请求。陈慧伶表示,让她压力最大的是每天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她希望这一应用能够满足消费者的任何产品和服务需求。Grab近日还宣布,明年将投资1.5亿美元致力于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以加速送餐、数字支付和数字内容等方面的扩张。


危机可能在于客户们并不忠诚,这会让它获得的优势都显得不稳固。Abdullah Yishuni虽然在Grab上赚到了钱,但他把自己看作商人。他喜欢这份工作吗?“不,我只是为了谋生。”他说,“听说有来自香港的App要招募骑手。哪家补贴更多,我就会去哪家。


撰文:李好 编辑:范荣靖、方李敏、沈航


可点击下方图片订阅最新杂志!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NBA

李嘉诚|文在寅

特朗普布拉德·皮特安邦

Facebook新市民阶层蔡崇信

炒鞋圈布拉格|戴森电动车诺贝尔文学奖

......


欲了解更多专业内容,请点击这里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