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这么得罪「王思聪」,难怪豆瓣搜不到

2019年10月21日11时58分内容来源:Sir电影

疯狂有钱的亚洲人,还在上演?


最近,王思聪又上热搜,就因为他给成都某日料店的一条差评被翻出来。


一万五千多的账单,评价是:


一星差评,“是我最近一两年吃过最难吃的日料。



天价账单,想怼就怼,当然疯狂。


“贫穷”限制我们的想象力,那就放弃想象。


不如直接点开这部纪录片——


"王思聪们”的婚礼可以有多奢侈?



《百万美元婚礼策划》

Million Dollar Wedding Planner


△ 视频来源微博@猛犸君侯


BBC的纪录片,跟随一位顶尖婚礼策划师,走进亚洲富二代的百万美元婚礼之中。


你以为《摘金奇缘》的场景只是电影在造梦?


教堂里小溪流淌,鲜花漂浮。



天真了!


有钱人的世界里,没有梦,只有敢想。
进大观园,需要借一双眼睛,才得入其门。


纪录片的视角,托付给一位婚礼策划师。


她策划的婚礼,平均花费超过百万美元(700万人民币)。


她这么形容她的亚洲客户:


“不仅是有钱,而且是超特权阶层(Ultra Privileged)。


这部纪录片聚焦了三对亚裔夫妇,来自香港和印尼。他们无一不是依靠着父母的庞大财产,给自己打造着举世罕见的梦幻婚礼。


最先让Sir注意到的是,尽管这群有钱人都是华人家庭,出场的地方也大多在华人区域,但他们从头到尾说的都是英语,没有一句中国话。


在一个香港珠宝店。


策划师陪着一个年轻女人在试珠宝。


一对钻石耳环、一个3.7克拉的戒指、一个超过40克拉的项链,还有一个闪耀着不同钻石的手表。


很快,顾客满意地走了。


这次消费,成交额超过700万人民币。



在这部纪录片里,寥寥无几的几个数字,Sir都帮你记下来了。


有一个婚礼在巴厘岛的一个会场举行,光这个会场的租赁费用就超过了70万元


开始婚礼之前,策划师做了一张婚礼样桌,花了大约1万4千元


一场婚礼,新人买下了两件中式婚服“龙凤褂”,其中的凤褂就花了超过7万元


一件婚纱,如果是国际设计师现成的设计装,那就要花8万4千元;如果是让国际设计师量身定做,那就要花到700万元了。



记录奢侈的数字。


最表面的就是价格,但是还有一种数字往往被忽略,难以量化。


那就是服务奢侈的人力成本。


这部纪录片更让人咋舌的是揭露真相:

多少人付出着严肃而认真的努力,去陪同这个名为“奢侈”的荒诞表演。


一对富二代情侣来到了某奢侈品店。


奢侈品店把他们引进了一间小小的温馨房间里,给他们端来了精致的甜点,还有香槟。


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准备。


奢侈品店知道这两个人喜欢吃什么味道的甜点,知道他们喜欢喝哪种香槟,特意在他们来之前准备好。



对了,这两位还在奢侈品店有自己专属的客户经理。


说是客户经理,其实就是专属服务员


了解他们的喜好,为他们提前挑好首饰,为他们提前从英国运送这些首饰过来……


而这些首饰,还是依照英国王室的首饰订做的。


(不过,为了保证英国王室的首饰是独一无二的,给富二代的这些首饰做了小小的改动,确保王室的首饰、他们的首饰,都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一场婚礼在巴厘岛举行。


他们买了成千上万朵花,从其他地区空运过来。


只是,在巴厘岛的酷热天气里,这些花很快就会枯萎。所以,它们被送进了一个空调房里储放着。


这些花有一位专属的护理师


他会亲自检查每一朵花的状态,确保它在婚礼当天能够盛开。


“送来的时候,如果花已经开了,我们会保留比较多的叶子,这样它的蓄水力会比较弱;如果不开的,我们就会剪掉叶子,这样它的蓄水力就会变强,就容易开。”



而在当天,负责“开花”的至少有35人。


检查每朵花开没开,没开的就不择手段帮它开。



富二代新娘想要在结婚时,手捧一把铃兰花。


就是这种花(因为威廉王子的妻子在婚礼时捧过它而走红)。



但听好了,不是一束,是一把。


铃兰花非常柔弱,特别容易干瘪掉落。


花师傅只好一束一束地把它剪下来,最后小心翼翼地做成一把。


他说,仅仅为了这一把花,他们就定了300束。


最后才做成这个样子。



你猜猜这一把捧花要多少钱?


Sir不知道,随手搜了一下,就是这样的数字。


△ 也就是6万多人民币了


这些奢侈的婚礼,是可以用造价XX来概括,一目了然。


但是纪录片还揭示了一种更残酷的衡量标准:


在这个人世间,会有人为了实现、满足新人24小时的仪式感,而付出超过24小时的心力、心血,谨小慎微、不容质疑。


21世纪什么最贵?


经济、社会学家已经揭示过,人力成本。
在这群忙忙碌碌的人中,看破这一切却不得不捍卫游戏规则的,就是我们的主角。


婚礼策划师。


为了让巴厘岛的婚礼更好看,她从外国运来了很多古董水晶吊灯来做装点。


吊灯当然不算扯。


最扯的,是她为每一个吊灯都做了一个巨大的花台,上面贴满了几千朵花,以至于每一个花台都重达1.5吨。


婚后?当然是扔掉了。



还有婚礼的桌子。


婚礼策划师为桌子出了整整12个方案,画了无数张图,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富二代的肯定。


但是,即便如此,也有过富二代到了现场突然说“太丑了,我不要了”的先例。


为了避免这种意外,他们在开始婚礼之前,做了一个样桌。




然后,他们邀请新人过来,指指点点,把想换的东西换掉。



富二代们提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要求。


“能不能在水上行走?”


婚礼策划师居然满口答应:“可以。”


后来,在巴厘岛,他们在一个游泳池上做了一个35米长的走道,在走道上摆满花朵(仅这条水上人行道的花朵就要212万元)。



请注意,这是黑夜。


为什么是黑夜装修?


因为,富二代想制造一种效果,就是前一天晚上,所有宾客到来,看见游泳池就是游泳池;但第二天,宾客们参加婚礼,发现游泳池中间多了一条如临仙境的走道……



这不就是《摘金奇缘》的现实版吗?


让人略微“伤感”的是:


这一切的一切,在这场婚礼之后都要拆掉、扔掉。



当爱情进入婚姻的殿堂,所有的誓词都在追求“永恒”,这也是对新人最重要、真诚的祝福。


但是悖论在于,婚礼的形式、流程都是有限制的,或时间,或空间。


第二天,它就化为乌有。


即便是天价,也有一个明确的价格标注。


困惑是,当人们在有限定的仪式感里投入超常的成本,是否能够无限接近“永恒”呢?


Sir欢迎每个人的答案。
《百万美元婚礼策划》没有给答案,甚至它在观众最渴望有价值判断的问题上,保持暧昧,不置可否。


全篇都没有提到过一次“铺张”的词语。


他们试探着对当事人的问题(关于这场浩大婚礼的现实看法),也都非常小心翼翼:


“你理不理解这种行为,把这样多的钱花到一场婚礼上呢?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次性的,你会不会觉得有点浪费呢?


有趣的是。


每个人都一脸讳莫如深。



有一个婚礼策划师说:“我不会太多考虑这些事,这都是个人选择。”


另一个说:“我刚开始这门事业时,是有点惊讶。因为所有的新娘都希望自己的婚礼是特别的、新颖的、美妙的。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这一切是自然的。”


“的确是不公平。有一个说。


当她提到“不公平”这个词,几乎所有媒体人都会兴奋起来,好不容易听到一个不那么“政治正确”的答案,都想记录她下一句是什么。


结果就像一个段子一样。


她继续说道——


“如果我们让上一个新娘随心所欲,却跟下一个新娘说,这里最好少花点钱,那么这太不公平了。


原来不公平,仅仅是针对“可怜的只是希望完成自己的梦幻婚礼的有钱姑娘”。


BBC也问了每一个富二代,你们的婚礼预算有多少?


但他们无一不是略显尴尬,无可奉告。



有的说“我不告诉你。”


有的说“是花了不少钱,不少钱。”


有的说“这个数字还是秘密。”


有的说“预算就是没有预算。”


于是,就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反差感——


大家都在默默地努力制造着这场由黄金堆砌出来的幻觉,但大家都禁谈它


不可理喻?


Sir想为你复述婚礼策划师的一句话。


听起来很没错,也很不起眼——


“仅仅是买花,他们花的这些钱,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都可以买一个小房子了。但是你要知道,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这一场盛大的婚礼,比一个房子更珍贵啊。”


但,这句话听起来真的好熟悉。


像哪一句话呢——


噢。


是琼瑶小说《一帘幽梦》里那句:


“你只是失去了一条腿,而紫菱呢,她失去的可是自己的爱情啊。


看到这儿,Sir有些明白了。


在人间,有一种庸俗的划分人群的标准。


就是看,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王思聪认为,最重要的是店家不能把他当傻子涮,居然骗他说日本封海。


《摘金奇缘》中的杨尼克和他的发小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捍卫家族的体面严密无缝。


而纪录片中的亚洲富二代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被世人记住并尽可能长久地传颂他们的婚礼。


啊,美轮美奂,新婚快乐。


而更多普通人心中,最重要的或许只是一屋一食一份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汉斯寂寞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