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茶,落后了不止一个时代?!

2019年10月21日07时10分内容来源:阑夕



1840年夏天,48艘挂有英国旗帜的舰船驶入广州及厦门港口,截断中国所有出海船只的航线,并于舟山建立了枪炮锃亮的据点,臭名昭彰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就此打响。
历史学家罗兹·墨菲认为鸦片只是英国设法打开中国贸易市场的借口,事实上中国出口的茶叶及丝绸等商品每年让英国承担了超过三百万两白银的逆差,迫使英国不得不以鸦片作为走私工具,扭转外汇流向。
坐井观天的清廷则视西方列强为化外蛮夷,上至皇帝,认为中国地大物博应有尽有,毋须和任何外国开展通商,下至重臣,真心相信「茶叶大黄,外夷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的荒诞传闻,在丧失了一切正常沟通能力之后,只能坐视战争的来袭。
这是中国茶叶第一次走向世界的结果,令人遗憾的是,它和茶叶本身的品质乃至文化关系甚微,却在无意中扮演了某种导火索,带来了几乎没有赢家的灾难。
而这段历史或多或少也影响了茶叶行业的发展,以致于当时隔一个多世纪后,当某个民族茶品牌打出「让中国茶重新走向世界」的使命时,锈迹斑驳的过去和生机勃勃的未来同时都被折叠到了这句话里。

这个品牌,在最近的一次公开场合表示,为中国茶叶重新走向世界做准备,从2012年开始到现在,用了足足七年时间,而第一个七年只是「推开了中国茶叶的大门」,寻找到了中国茶叶的密码,现在开始第二个七年探索中国茶叶的答案。

这也意味着在之前的千百年里,整个茶叶行业都还在玩着盲人摸象的游戏。


「微信里的卖茶小妹」已经成为了社交媒体上面一个现象级的「梗」,而茶叶为什么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充当网络交易的硬通货,却是值得玩味的话题。
自古以来,茶叶都是只有品类却无品牌的商品,以「烟酒茶」三剑客为例,名烟包括中华、玉溪、红塔山等等,名酒包括茅台、五粮液、剑南春等等,都是现代化公司经营的市场品牌,唯独在提及名茶的时候,只有龙井、普洱、铁观音这种细分类别。

在商业史上,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情况。
第一财经曾经做过一档节目,解析过中国茶企没能做出知名品牌的三大原因:
其一,是缺乏产品标准,在茶叶市场上流通的从来都是非标准品,单是一个铁观音就可以有几百款包装,消费者无所适从,哪怕是那些勉强塑造出来的参考准则,比如气味、叶质或是采摘度这些,也是极难量化的概念;
其二,是国内茶企的品牌意识以及能力始终薄弱,7万余家中国茶企的影响力,比不过一个立顿,后者作为外来物种,自1992年进入中国市场之后,便取得了茶包销量和占有率双重第一的成绩,相比之下,国内的茶叶生产商都还停留在手工业的水平,乃至依靠借道景区搭售的方式来实现交易;
其三,是传统的茶文化难以建立起来,饮茶固然有着雅趣一说,但同时也因其繁缛与陈旧,无法渗透到核心消费圈层以外的群体,距离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文化,就更加遥远了,与时俱进,引流潮流这件事情,几乎和茶叶市场是绝缘的。
换句话说,茶叶具有另类的「三无」性质——无标准、无品牌、无潮流——它既有普适的一面,即每个人可以喝,不需要挑选顾客,也有模糊的一面,即定价空间高度不透明,故而微信里的「卖茶小妹」可以成为黑产变现端的关键道具,并顺水推舟的承载一个曲折动人的孝顺故事。
这当然是很不正常的。

在福建安溪的铁观音有机茶园,我拍了这么一张照片,远处的山丘顶上,伫立着和山丘海拔差不多高的巨大风车,就像是神秘未知的古老遗迹,叶片缓缓转动,点亮乡村灯火,文明创造了科技,科技又回来哺育文明,一切都显得真切平常。


我很喜欢这样的画面,传统和现代,手工和机械,东方和世界,相差迥异的要素在这个沿海县城的茶园聚拢起来,透出一种融合氤氲的美感。
被当地女工们——这回是货真价实的采茶小妹了——在海拔925米的生态茶园里采摘下来的新鲜的茶叶,经过大师严格的把控,多道繁琐的工艺初制、精制成毛茶后,最终会被送到和西门子合作开发的工业4.0生产线上,配以IBM的AI挑茶机器人,同时却又离不开一批批的老师傅,通过肉眼徒手筛选符合标准的叶片,在多道检验后全自动装到充满氮气的小铝罐中,他们称之为小罐茶。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可能很难想象着么一幅完全不搭调的场景,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
显然,这是让中国茶重新走向世界,他们探索出的密码。
小罐茶试图打造宏伟蓝图,它「贸然」闯入一个古朴森严的行当,携带工业手册和自动化机械,同时又欲保留茶叶最为核心的价值,进而解决看似矛盾的问题:即有着手工业的深度参与,又通过科技建立四海皆准的标准在工业时代下的规模化全球化。
梁思成在保护古建筑方面颇有经验,他提出过一个名为「修旧如旧」的理论,意指在修复文物以及建筑方面,将其变得焕然一新反而会严重的损害它的历史与艺术价值,以现代化的技术,尽可能的保存其原状,才构成了保护的意义。

站在这个角度,小罐茶之于茶叶行业,也是在做一件「修旧如旧」的漫长事业。

「替」小罐茶坐守安溪茶园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安溪乌龙茶制作技艺传承人,出身于百年制茶世家的高碰来像他这样的制茶大师,小罐茶找了8个,涵盖了铁观音、普洱、大红袍、龙井、毛峰、茉莉花、福鼎白茶、滇红品类,分别驻扎在不同的茶叶原产地,负责监制对应的生产。

我亲眼所见的这些铁观音原叶在原产地完成采摘、晒青、杀青、揉捻、焙干等工序之后,还将再被统一送至黄山的中央工厂,扣上打通产业链的最后一环。
小罐茶团队原本擅长的领域是做下游——其实也就是干茶商的行当,但是茶叶产业并不具备高度发达的产业分工而提供完备的基础设施保障,所以小罐茶想创建现代化的中国茶叶品牌,就得从一个个种植基地的动工开始,从农业着手,农业本身存在弊病,所以又要在中间加一层工业的。于是小罐茶花了7年的时间,才打通原产地、工艺标准、现代化生产线,从不懂到懂,到慢慢了解,到最后找到了小罐茶自己的方法。
小罐茶深耕产业链,从上游种植中游加工到最后下游的商业,这些事情异常复杂,目前外部对小罐茶不是特别了解,还有曲解的部分,所以小罐茶索性逐渐打开了各地茶园的媒体考察通道,把它和制茶大师们的合作方式及生产工艺悉数展现出来,这样的开放,让人直接感受他们的创新力,或许能够起到更好的效果,对于整个中国茶行业来说也是一种推进。

截止到目前为止,中国境内的茶叶种植面积已达290多万公顷,占据了全球茶叶种植的半壁江山,而茶叶产量则超过了260万吨,全球排名第一,是第二位印度产量的一倍。中国每年出口茶叶近40万吨,占全球茶叶出口量的16%左右,是世界第二大出口国。
拥有如此规模的产量,却无相称级别的商业化,确实是一件说得上遗憾的事情。
世界十大茶品牌:川宁-Twinings(英国)、喜乐茶- Celestial Seasonings(美国)、泰舒茶- TAZO(美国)、哈尼·桑尔丝-Harney & Sons (英国)、共和国茶- The Republic of Tea (美国)、迪尔玛-Dilmah(斯里兰卡)、 立顿-Lipton(英国)、比奇洛-Bigelow(美国)、约克郡茶-Yorkshire Tea(英国)、泰特莱-Tetley(英国)。
毫无悬念,没有中国品牌,中国只是他们的原料供应地。
另外,喝茶作为生活方式而言,异业竞争恐怕要比同行竞争更为激烈,除了咖啡这种领先了一个时代的饮品之外,层出不穷的软饮料、如同后辈般的奶茶都是抢夺市场的强劲对手。
这都是拦在「让中国茶重新走向世界」面前的障碍,而小罐茶需要一个挨着一个的跨过去...


首先,从坚持源头的原产地入手。每一款产品从开始选择,到最后产品上市,这中间要经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从海选到品控,到最后品质的标准化,都要经过极其苛刻的专业审评。这个评审选择就是为了确保源头的正确性。而上市的每一罐茶都要是原产地生态茶园的特级原料,严守时节,手工采摘;同时还要对原产地茶园进行高标准的产业化管理,生态化种植,无污染,无添加,达到国外的检测标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高的门槛。
第二,为消费者建立一个认知标准,什么是好茶?小罐茶建立的标准就是:用大师做,这个大师是每个品类里的大师,把他最得意的技艺通过科技手段量化成标准,从而做出标准化的产品,每一罐都是大师级工艺监制,这个其实就成为一个好茶的一个标准。大师其实是一个产品标准,是一个认知的标准。
第三,建立茶行业的现代工业化、标准化。要把茶行业的经验式转化成科学式,然后在科学思维的基础之上形成工业化的生产,形成标准化的产品。小罐茶在积极地研发这种全自动化发展的设备,怎么样去替代传统的人工,然后把大师的技艺数字化,现投资15亿在黄山建的中央工厂,跟IBM和西门子合作,做智能化,就是尽量减少人为的因素,标准化的过程。小罐茶是基于这样的东西,以科学的思维,然后做成标准化的消费品,到最后变成一个现代的时尚、国际化的产品出来。这个是跟传统中国茶在底层思维逻辑上就是不一样的。
第四,建设自己高标准的检测体系。每一小罐茶不仅要符合国家标准、还要符合日本标准、欧洲标准、美国标准等国际标准,这是小罐茶走向世界的一个硬要求。小罐茶通过4道安全检测,6道挑拣,现代化的机器加经验丰富的老师傅组合,确保每一杯泡出的茶是安全的,是干净的卫生的,这个检测体系可以说是目前国内的最高标准。
第五,极致的用户体验,独特的细节。举例来说:包装从独立小罐入手,这样每一罐充氮就可以保鲜不被氧化;还可以保证茶形完好不破碎;另外一罐一泡更简单方便的去实现冲泡。就封膜这个工艺,设备用的是跟苹果同一家供应商,可能除苹果之外,鲜有其他的品牌方在用这样的设备,在小罐茶整个上游的供应链里面,有很多是与像苹果这样的顶级品质品牌相重合的供应商,就是说大家可能想象不到,一家茶企的供应链会跟苹果这样的供应链去产生交集。
第六,品牌的现代化、年轻化。为什么喜茶有很多人愿意喝,因为觉得很酷很时尚,它其实也是茶的一种表达方式。为了让年轻人喜欢上茶,小罐茶做了很多很大的创新:独特的包装、用和年轻人沟通的语言,在店面形象方面,小罐茶也是请的苹果专卖店的设计师,当年就是他跟乔布斯一起设计的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苹果专卖店。在文化层面上,结合现代生活形态,和文学、音乐、摄影,电影、美食等做跨界让大家把传统的中国茶跟现代时尚的生活方式结合在一起,让大家不再觉得喝茶是爷爷辈做的事情。通过小罐茶的努力,当大家看到中国茶的形象时,它是一个很现代很时尚的,而不是传统认知里面,年轻人不愿意去接触的形象。当喝茶变成是一件很时尚很美好的事情,自然就是潜移默化,会影响年轻的一代,让他去喜欢上喝茶。
今天小罐茶已经建立起了一个跨品类的品牌,让消费者在选择这个茶叶的时候变得非常简单方便。通过工业化的生产、标准化的产品,到最后的给消费者是一个品牌化的用户体验。小罐茶用消费品思维来做强做大中国茶,探索中国茶产业品牌化和产业化的方向,从而寻找中国茶的答案。它的第一个七年,无疑,是成功的,那么它的第二个七年,我们有理由,拭目以待,因为已经落后了一个时代的中国茶,是到了需要真正的去发生变化的时候了。
美国乔治敦大学商学院教授Pietra Rivoli写过一本题为「一件T恤的全球之旅」的著作,她在追踪一件T恤从原材料的出产到最终交付到消费者手中所走过路程后发现,全球经济早已骨肉交融在了一起,无论是海洋还是国境,都阻遏不了商业文明的流通,而这些全球主义者也总是充满乐观的相信,自由贸易促进生产资源的重新配置,一定会让所有人都从中受益。
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里说过自由贸易的风险,虽然交易成立的条件是各方都可以获得回报,但是政治的介入却会导致私人纠纷变成国际摩擦,共赢的选项蜕变成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谈判里吃亏了。
弗里德曼最后仍然坚信自由贸易的未来,因为繁荣才是经济动物的核心风向标,冲突的本质,都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结果,而不是成为一个一无所有的赢家。
小罐茶今天展现出来的一切「冲突」,或许就是小罐茶的使命「让中国茶重新走向世界」带来的碰撞。所以,我也很期待,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可以读到「一罐中国茶叶的全球之旅」。


小米换代|快手变慢|腾讯有闲|联想飞轮|瓜子狂奔

蚂蚁交权|美团竖壁|智慧零售|阅文领跑|搜狗上市

一加远渡|微视返场|百度黎明|一下放肆|钉钉超车

龚宇(爱奇艺)|冯大刚(36氪)|李健(人人车)

王宁(Keep)|池建强(极客邦)|孙涛勇(微盟)

你还可以在这些地方搜索「阑夕」订阅我的内容

微博 / 今日头条 / 腾讯新闻 / 天天快报 / 百家号

约稿/合作联系助理微信:mingge1987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