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金资:地方金融风险化解的新抓手

2019年10月21日09时59分内容来源:证券时报网

陕西榆林,被称作“中国的科威特”。坊间有传说这样描述它:“在这里,每平方公里土地拥有10亿元地下财富,很多人快速暴富:六七十万的车,掏现金就买。”


然而,2013年以来,榆林一度成为我国资源类城市金融风险最高的地区之一,聚集的金融风险规模一度高达600多亿元。

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走进陕西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西金资”),与一线业务人员探讨地方金融资产管理企业如何参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担当地方金融风险化解的新抓手。

(图为证券时报采访团走进陕西金资


榆林金融风险降下来了

榆林,地处陕甘宁蒙晋五省交界,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地煤炭预测资源量达到2720亿吨,探明储量达到1460亿吨。因此,煤炭成为榆林甚至陕西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

2013年,煤炭价格断崖式下跌,榆林的煤矿大面积停产。作为陕北地区的产煤重镇,全市99家地方煤矿,一度只有7家在维持生产。价格风险迅速蔓延至资金端口,煤老板们开始抱着侥幸心理赖账:“大家都不还了,为啥我要还?”

多重因素叠加下,榆林聚集的金融风险规模一度高达600多亿元,成为我国资源类城市金融风险最高的地区之一。

为助力榆林化解金融风险,2017年7月,陕西金资与榆林市政府共同出资成立了陕西省第一家地市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专门处置榆林地区的不良资产。

“我们出资6亿成为大股东,榆林市政府出资4亿,这保证了公司决策的独立性。”陕西金资党委书记、董事长冷劲松介绍。

(陕西金资党委书记、董事长冷劲松)

同时,为化解煤企的流动性风险,陕西金资还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筹集了110亿元,投入到了榆林地区的煤炭能源重点企业。数据显示,陕西金资前后累计投放了42亿元,收购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包近20个,不良债权金融超过90亿元,占公司不良资产收购总额的比例超过了80%。此外,还大力推进榆林的农商行改制工作,投入资本3亿元,撬动社会资本10亿元,实现榆阳、横山两家农商行13亿元不良贷款化解。

“通过政府、银行、金融机构等多方的努力,2019年上半年,榆林地区的不良贷款余额剩下84.6亿元,较榆林金资成立之初减少了117.4亿元,不良贷款率下降到了4.11%,基本实现了陕西省委、省政府年初确定的4%左右的目标。这也是近年来榆林地区不良贷款率首次降到两位数以下,金融风险得到有效释放和化解。”冷劲松介绍。

创新思维 实现市场化债转股

1999年,为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行政化力量主导的债转股开始实施。

“早些年,在政府行政力量推动下,债转股的模式是先把债收回来,评估作价后再转让股权,可能签约了几万亿,但最后真正落地的只有几百亿,沟通成本大,效率低。市场化债转股开展以来,我们立足于企业,创新模式,运用投行的思维,实现先入股后还债,通过逆向思维、反向操作进行了业务创新,间接降低了企业的杠杆率。”陕西金资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孔兵表示。

孔兵指出,通过合理的风险管控,设计合理退出路径,闭环思维解决了募资难和投资难的问题。如此一来,既积极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又立足于企业,加快了整个债转股的周期效率。

图为证券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何伟(左)对话陕西金资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孔兵(右)

在这个理念下,结合陕西的行业优势和特点,2016年,陕西金资选取了陕煤集团下属优质子公司实施增资扩股,向企业提供权益性资金支持,再用于偿还陕煤的外部银行债务,降低了债股价格等核心问题的沟通成本,大幅度提高了操作效率。

“我们通过入股,派出董监事,参与标的公司半年报和年报的信息披露,提高公司治理水平。这样既降低了企业的杠杆率,解决了金融风险,也通过股权混改帮助企业做大做强。”孔兵介绍道。

冷劲松表示,陕西金资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问题的重要论述为指引,主动围绕全省产业转型升级重点领域做好金融服务,既抓不良资产处置,减小“分子”,又抓“活水”引入,做大“分母”,不断稀释存量风险。

目前,陕西金资联合延长集团等省属企业,以及国寿资产签订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达到660亿元,落地270亿元,既缓解了企业流动性风险,又有效促进了“险资入陕”和“央地融合”。根据发改委数据,陕西金资市场化债转股累计签约额、已落地额分别居全国各类实施机构第7和第8位,全国地方AMC(Asset Management Companies,资产管理公司)第一位。

市场化的人才任用机制

作为一家刚成立没多久的金融机构,陕西金资为何能在2年多的时间取得如此多的成绩呢?

冷劲松表示,“我们大方向是聚焦围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但是作为企业,只有找准差异化定位才有收益。”

除了业务模式创新,市场化的股权结构也是公司没有“思想包袱”,跑在同行前面的重要原因之一。公开资料显示,陕西金资注册资本金45亿,14个股东,涉及世界500强企业、金融机构,以及地方政府。

陕西金资的主要股东中,没有一方股权超过三分之一,保证了股权结构和治理的互相制衡;围绕着股权结构进行部门设置,业务布局,便于独立经营。

(图为证券时报采访团与陕西金资进行座谈交流)

“股权结构和业务模式创新非常重要,但对于一个金融机构而言,我们最大的体会是人才的重要性,找资金需要人才,资产管理同样依靠人才。”冷劲松表示,公司主张市场决定人才升降去留,“能上能下,能进能出,能增能减”的三项机制运用对象占员工总数达到50%以上, “善为者,途必广”的企业价值观,“同路人、主人翁、佼佼者”的行为准则,让公司不忘初心、健行致远。

据介绍,陕西金资在省属国有企业中率先将党管干部原则和市场化公开招聘方式有机结合,面向全国公开招聘高管人员,组建了一支年龄轻、学历高、专业强、从业经验丰富的团队。

为鼓励创新,陕西金资每年还大手笔奖励有突出贡献的员工。“我们设置了一个创新作为奖,每年奖励有突出贡献的员工,奖金是50万元。”冷劲松透露。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