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的酒局

2019年10月22日09时40分内容来源:华商韬略

被改变的,当然不止是酒。

作者丨王巍峰

华商韬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图片:网络


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后,丁磊带着8个“老男人”去喝酒。


2019年10月19日,丁磊又在乌镇摆下一局,对面只来了李彦宏。




“我能和偶像换个名片吗?”女记者语无伦次地向丁磊询问。接到名片后,她又激动地请求:“你能给我签个名吗?”丁磊面带标志性笑容,一一满足。


那是在2005年中国互联网大会的现场。在此2年前,网易上市,32岁的丁磊成为中国首富,当之无愧行业主角。


2014年11月,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落幕。散场后,丁磊突然想喝场酒。于是,他叫上8个“老男人”,走进了乌镇52号民宿“津驿客栈”。


席间,丁磊负责倒酒,刚刚辞任中金CEO的朱云来负责供烟。2005年,朱云来在《财富》“亚洲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业领袖”榜单中,排名第16。


丁磊的左手边坐着李彦宏,刚刚接任百度总裁的张亚勤坐在李彦宏斜对面。“丁磊酒局常客”亚信董事长田溯宁,和丁磊中间隔着一个张朝阳。


▲右二:丁磊


酒过三巡,话匣子就打开了,大家开始畅谈爱因斯坦、图灵、费米。田溯宁谈到云,张朝阳则为大家普及养生。


事后,“丁磊酒局”的热度甚至超过世界互联网大会。丁磊本人,则成为会场外最受关注的主角。


2015年12月,丁磊的酒桌上又新增了马化腾、新浪曹国伟、携程梁建章等人。这次,他为大家提前准备了自己养的猪。


席间,曹国伟揭秘自己当年如何错失雅虎;有高瓴资本张磊陪着探讨养生,张朝阳很高兴。


凌晨,酒劲还未消,联想董事长杨元庆发了一条微博:“马化腾最能喝最能劝酒。”这条“新闻”重新定义了马化腾,让圈内外的人都很吃惊。


比杨元庆微博更劲爆的是“周鸿祎雷军会场CP”图。其中,周鸿祎“别说话,吻我”系列改编最多,流传最广。潘石屹笑称,这是年度最佳摄影。



360卫士缔造者、彼时担任猎豹CEO的傅盛调侃称,周鸿祎“不配”睡觉。因为会前那晚的酒后,傅盛和雷军聊到凌晨3点,周鸿祎后半场就“下落不明”了,拍照时雷军要比他还困。


看来,乌镇大佬们的酒局,不止丁磊这一场。


2016年12月,除了此前老哥儿几个,丁磊把雷军也约了来。此外,还有华为高级副总裁余承东、美团王兴、红杉资本沈南鹏等人。丁磊专用的客栈内,吃饭用的方桌再一次加长。


这场酒,杨元庆喝高兴了。第二天晚上8点,他忍不住发了一条微博,说,酒局上,自己和雷军、余承东约定,联想、小米、华为先联手跨越苹果、三星,成为全球智能手机Top3之后,再争高低。


丁磊的野心似乎不大,旗下产业和其他大佬交织较少,酒局上的朋友则越来越多。


2017年12月,丁磊仍在老地方设宴。刘强东、58同城姚劲波、滴滴程维、爱奇艺龚宇、今日头条张一鸣等人也加入进来。人数太多,众人分批次进场。


酒局人多难尽兴。刘强东、王兴二人与丁磊寒暄了一刻钟后出门,在昭明书院摆下那场著名的“东兴局”。


▲东兴局


隔天晚上,姚劲波在乌镇蔷薇餐厅组织了另一场酒局“蔷薇局”,宴请周鸿祎、傅盛、链家左晖、知乎周源等人。


姚劲波对酒,是真爱,而且舍得花钱。消息显示,郎酒推出高端私人定制后,姚劲波同学就伙同江南春等跑到赤水河畔,分别在郎酒庄园封坛了价值数千万元的私人藏酒。


事后,有人统计,出席丁磊猪肉宴“流水席”的宾客,总身价加起来超过5万亿,占据“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其中,“腾讯系”阵容宏大。


2018年,“乌镇无酒局”。


消失的,是小局。大局,酒还是要在的。酒是中国宴席不能缺的,也是交流联谊的纽带。所以,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主动为大佬们上酒了:从大会主宴到各位大佬发起的“咖荟”宴席,官方指定用酒青花郎,一律管够。


青花郎,就是姚劲波封酒的郎酒推出的青花郎。


至于为什么要选青花郎?


有分析认为,选茅台太扎眼,但又必须喝好酒。青花郎刚好:和茅台一样的顶级酱香,价格更亲民合理,尤其是,好喝且低调。



所以,酒还是要喝,但要改变喝法了。


而被改变的,当然也不止是酒。




“俞老师,你不是要跟我们做朋友吗?来表示个诚意,一人敬一个。”


1993年,俞敏洪不再私下偷偷办学,正式创办北京新东方学校。当时,他在中关村没有靠山,就托人结识能“罩得住”的朋友。


教师出身的俞敏洪,完全不懂酒桌上的江湖门道。别人暗示他也领悟不了,“半天也憋不出一句有用的话”。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他就一杯接一杯敬酒。


一次喝多被抬到医院后,经过6个小时才抢救回来。清醒之后,俞敏洪看了看病床边的员工,哭着说:“不干了!我对不起你们!咱们不干了!”


大家轮番安慰、劝说,俞敏洪决定再试试。


另一位创业的老师,也有类似遭遇。


决定回杭州的前一天晚上,在外经贸部旁边的一个小饭馆内,北京的朋友为马云和“18罗汉”饯行。那晚喝了不少酒,大家抱头痛哭,齐唱《真心英雄》。


走在最后的谢世煌,在大街上一边哭一边大喊:“为什么?从95年到98年底,为什么还是没有结果!”过路的一个老太太看不下去了,上前安慰他:“小伙子,好姑娘有的是。你别难过了。”


▲离京之前,众人第一次爬长城,左一:马云


这是马云第四次创业失败,此前最窘迫时,账上只有2000块。这次在京14个月,一无所获。


离开前,马云曾给小伙伴们指了三条路:一是进雅虎工资3万多,由他主动推荐,必成;二是留在外经贸部,他推荐,也必成;第三条路,他还没想好,也不推荐。


马云给众人三天时间考虑。他们只在门外商量了三分钟,就当场决定跟马云回杭州创阿里,每月工资500块。


此后,找投资,就成了马云的工作重点。


坊间一度流传,一场江湖酒局上,某老板让马云“喝9杯白酒,就投50万”的故事。故事的结果是,为了拿到投资,女秘书替马云喝了27杯。


同时期,张小龙也正为钱发愁。


1998年,他所开发的Foxmail已经拥有200万用户,还入选“1998年十大网络软件工具”,是国内用户量最大的社交软件,海外粉丝遍及十多个国家。


可现实中,不喜欢喝酒的张小龙没什么朋友。大学同学聚会时,同一酒桌上,很多人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那时还在方正软件研发中心担任副主任的周鸿祎,好喝酒,好交友,托人认识了张小龙。混熟后,周鸿祎提醒他:“你要学会加广告,你要盈利!”


没有盈利模式,穷得揭不开锅,张小龙也依旧保留着傲骨。他回复了一句话:“我有用户,有情怀就够了。


当时的风云人物金山总经理雷军看上这款软件,张小龙给他面子,同意以15万元“象征性”价格出手。可雷军派来接洽的人看了一眼,说:“这东西,我们金山3个月就搞出来了!”


张小龙听完,不再理他。


不止张小龙,那时期在雷军门前受阻的还有马云马化腾。后来,雷军回忆:“以我当年忙碌的状态,能见你一面就不错了。”




“和老江吃过两顿饭,感觉这人挺不错,商业模式很新,就投了。”


一起吃过、喝过,红杉资本沈南鹏觉得分众传媒江南春是个信得过的人。2004年,他成为分众董事。


2005年,分众传媒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当天,沈南鹏给江南春打了个电话:“收购聚众。”次年1月,收购完成,分众成为中国广告传媒第一股。


分众上市那年,马化腾看中了Foxmail,收购了博大。从此,张小龙成为腾讯一员。马化腾虽然“能喝能劝”,可张小龙实在不上道,马化腾只好放手任由他去。


后来,不上“酒局”道的张小龙打出了一手好高尔夫。


国际上,2006年,段永平拍下“巴菲特午餐”。酒席上,段永平带了一个小朋友,黄峥。



黄峥在大学就是风云人物,丁磊慕名上门结交。2002年,网易“股灾”,“功成身退”的段永平出手相助,段、丁成为好友。同年,黄峥赴美留学,丁磊将他介绍给了段永平。


后来,黄峥创办拼多多,段、丁二人都出资相助。


在此十几年前,雷军在用友副总苏启强家喝酒时,苏曾建议雷军:“《译林》卖得挺好的,建议你60万把它买下。”雷军当时听了不服气:“我30万就能造出一个《金山词霸》。”


《金山词霸》的确造出来了。亲历亲为的金山却没有造出第二个Foxmail,也没造出第二个张小龙。2007年,金山上市,雷军辞去金山董事长之位。


2009年12月,雷军40岁生日那天,他在中关村当代商城附近一家酒廊和朋友喝酒。酒局上,他决定“毕其功于一役”,4个月后成立小米,首推三款产品:小米系统,小米手机,社交工具米聊。


2011年1月21日,微信上线。两天后,缔造者张小龙在饭否写下这段话: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做通讯工具,这让我相信一个宿命,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


微信问世后,很快就超过了米聊。小米重点转做手机。


2011年11月,新东方“老人”罗永浩成了“米粉”,他想和雷军一起合作做手机。不过,他和雷军没有交情,见面后也谈不到一起。第二年,这个情怀爆棚的产品经理创办了锤子。


2012年,浑水做空新东方。俞敏洪回忆,新东方股价“从25块直线下跌到9块”。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攒了个酒局,席间,郭广昌等人就问了一个问题:“浑水的数据到底是真是假,新东方到底有没有问题?”


俞敏洪回答:“跟朋友不说假话。他们数据是假的,新东方没问题。


众人放心了,投了二三十亿美元,把股价拉了起来。


2013年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灵魂人物”柳传志一起喝酒时,俞敏洪谈到此事,已很轻松。


▲来源:优酷视频截屏


同年,凡客大量货物积压,供应商欠款堆积,面临倒闭。陈年找到老朋友雷军喝酒,希望能扭转乾坤。


雷军和陈年从1998年就认识,两人还一起创办了卓越网。2007年,陈年创办凡客,找雷军融资。雷军不仅自己投,还帮着四处联系别的投资机构。后来的7轮融资中,阿里投资人软银也在其中。凡客一时间大红大紫。


但在2013年的酒席上,雷军和陈年谈崩了。一场酒下来,两人摔了20个杯子。凡客,没能成为阿里第二。


2014年9月,阿里上市。同年,马云问鼎首富。




二十多年来,互联网江湖在变,酒席也在变。


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结束,从丁磊酒局散场归来,中国并购公会会长王巍发微博:“乌镇会议上,大家唇枪舌剑,各有千秋。酒席上,欢声笑语,尽显性情。”


随博文,他还附上了自己在酒局上写的打油诗:“二十年前江湖聚,天罗地网立旌旗。煮酒笑谈云中事,除却苍茫再附骥。”


俞敏洪回顾当年喝酒被抢救的故事,已当成笑话去讲。他还爆料,早年自己每天拿着收到的学费回家,被人盯上打劫,还被注射了大剂量的动物用麻药。医生惊讶于“你麻醉量这么大,还能活过来”,俞敏洪说:“可能是因为我酒量比较大吧!


如今,喝酒成了俞敏洪的日常乐趣,据说他每年都要喝下100多斤白酒。他把和家人朋友喝酒当成“大事”来办。


一次和朋友喝多了,随后和马化腾谈合作,他醉醺醺说了一个多小时,不知所云。马化腾当场斥责:“太过分了!”俞敏洪回忆起来,也是一笑。


俞敏洪说,如今这样的身份,对上要面对政府官员,对下要面对员工,都要保持形象,只有跟企业家们在一起时,大家才会感觉到难得的轻松。


周鸿祎爱喝酒,也善用酒局。2004年3月,他成了雅虎中国总裁。为了把3721团队和雅虎融合,他组织了盛大的酒宴。


席间,周鸿祎喝酒最卖力,喝多了掉进游泳池,把门牙都摔掉了。


中年以后,应酬太多,日益发福。周鸿祎曾谢绝酒局,瘦下来之后,喝酒就有了度。


想喝就喝,想戒就戒,周鸿祎实现了“喝酒自由”。


雷军依旧爱喝酒。一场互联网大会,他能从“丁磊局”喝到“东兴局”再喝到“蔷薇局”。


丁磊请来请去,总少不了“腾讯系”的人。尤其是“东兴局”那一大桌子。


就连当年“3Q”大战的周鸿祎、马化腾,也能同场玩起“我爱你”、“不要脸”的行酒令。



有人问过:为什么每次都没有马云?


马云回应:他们没请我,请了我也不一定有时间去。


“乌镇无酒局”的2018年,其实有过一场短暂的小酒局,而且和马云有关。


那是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的前一晚,乌镇莲花酒吧门口,丁磊、张朝阳、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都和马云同了桌。


他们感慨金庸去世,马云回想起2000年和金庸的“西湖论剑”。张朝阳继续谈养生,说,人体不会产生维生素D,要多晒太阳。丁磊附和说,家里四面都有玻璃窗,很方便晒太阳。


临桌的周鸿祎时不时来串场,来抓点吃的。气氛,十分融洽。


2019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到现在,乌镇,除了官方指定用酒青花郎,依然是没有什么大佬喝酒和酒局的新闻。



好客的丁磊,倒是在“恋爱的犀牛”,摆下一“局”,但对面只有李彦宏。据说,他俩吃到一半,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加入了,然后,张朝阳等人也去了。


但即便更多人在一起,当年的那种畅怀和畅饮,恐怕也是不会再有了。


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很多事情和气氛都变了,大家都得更加小心翼翼。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授权敬请联系小客服微信:hstlkf

◆◆◆

投稿、约稿、商务合作及建议

敬请联系:010-65580525

zy@hsmrt.com 周总监

◆◆◆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

“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我就知道你在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