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警方突查,51信用卡是否已“安全落地”?

2019年10月22日08时55分内容来源:财经杂志

杭州警方指出51信用卡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相对于资金暴雷的其他平台,51信用卡是否算是“安全落地”?有业界人士认为,当前形成了一种开放式的结局,具体要看证据和警方界定,将来结果仍然可大可小

2019年10月22日,51信用卡杭州总部。图/视觉中国


文 |《财经》记者 张颖馨

编辑 | 袁满

“涨幅近30%!”10月22日,港股上市金融科技公司51信用卡有限公司(下称“51信用卡”,02051.HK)午后刚复盘,股价涨幅便逼近30%。虽然此后出现回落,但相较于前一日的遭遇,这点“起伏”恐怕算不上什么。

10月21日上午,据部分金融行业从业人士透露,51信用卡位于杭州西湖区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的办公地点遭遇警方突击清查,包括创始人孙海涛在内的部分高管及员工均被警方带走。《财经》记者随即联系51信用卡副总裁杨宇智,其回应“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情况,正在积极处理。

彼时,市场普遍认为,调查或与近期杭州地区对爬虫业务的整治行动有关。在警方突查与外界质疑中,当日,51信用卡盘中紧急停牌,股价更是一度暴跌超40%。

直至当日晚间11时14分,杭州警方在微博上发布通报,终为这场“迷局”揭晓答案。根据通报,10月21日,杭州警方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紧接着的10月22日上午6时,51信用卡创始人兼CEO在微博上发布致歉信,称这个风波是因为公司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后续经营活动中,将杜绝一切不规范的第三方合作,优先确保对各个出借人按合同如期兑付。

与此同时,51信用卡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10月21日午后,公司在浙江杭州的办事处接受中国有关政府部门上门调查。公司主席、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及控股股东孙海涛,公司执行董事及首席财务官赵轲及集团部分员工现亦正应有关政府部门的要求协助调查;两位董事协助之调查已暂时完结,两位董事未被相关政府部门扣留。

至此,市场有观点认为,51信用卡终于“安全落地”。但亦有法律及金融科技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是否“安全落地”仍有待警方认定及催收债权归属等情况的明晰。此外,51信用卡当前仍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

“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年来,随着P2P平台暴雷、监管收紧等情况,相对资金端业务来说,资产端业务被认为是“安全、靠谱”的。

“资金端主要是理财,涉及到公众,项目逾期后,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认定成非法集资或非法吸存;但是资产端业务不一样,我只要把钱放出去,收得回来就行,不涉及大范围的公众问题。”某现金贷平台负责人曾向《财经》记者如是表示。

但如此“理想”的状态最终化为泡影。

近年来,随着扫黑除恶斗争的深入,打击“套路贷”等违法犯罪行为成为公安部的重点方向之一。在此背景下,各地公安陆续开展行动,各种新情况亦相继出现。

一方面,部分互金平台被卷入暴力催收风波。此次杭州警方在通报中亦提及:今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财经》记者从多名51信用卡旗下借款平台上的借款人处了解到,催收人员采取伪造律师函或频繁致电借款人亲朋好友等行为进行催债。“我的通讯录被非法读取,朋友经常被骚扰,而且经常在深夜拨我电话要求还债。一名在51人品贷平台上申请借款服务的用户告诉《财经》记者。

无独有偶。此前的7月,北京百乘金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乘金科”)遭到警方突查,其员工也被扣留在公司内配合警方调查。据现场人士透露,是北京警察配合河南警察办案,事发地应该在河南。

9月,河南省焦作市公安局发布案情通报,将百乘金科旗下现金贷涉放贷催收案定性为特大套路贷。据警方透露,该犯罪团伙通过自主研发的“玉米花”“蛋花花”等多个APP网络放贷平台,以“无抵押、放款快、低利息”等虚假广告宣传为诱饵,随意强行收取高额砍头息。当借款人逾期不能还款时,采取对被害人及亲友电话、短信骚扰轰炸,群发P图照、灵堂照等软暴力手段非法催收。多数受害人陷入套路贷陷阱后,个人学习、生活、工作、家庭均受到重大影响。

另据《财经》记者了解,包括安徽合肥等在内的多地,因暴力催收而导致平台被查的事件并不鲜见。

“很多平台都是采取委外催收团队,难以避免在催收过程中出现不规范的行为。此外,随着扫黑除恶斗争的进行,部分借款人力图‘钻政策空子’,通过在投诉平台大量发布相关信息,以期得到逃债的机会。有助贷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对于违规催收界定比较模糊,以往的案例都是诸如伪造文件、采取暴力行为等情况。

宁人律师事务所金融与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马军告诉《财经》记者,当前确实并无明确的法律条款对催收行为进行界定。从民间行为来看,债务催收按照正常的程序,先是自行催收,但催收过程中不能使用违法手段。再者,可以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但是诉讼成本比较高,互联网平台上的个人借贷金额大都比较小,所以平台通过恐吓、短信催收的方式来催收成为常态,这就会对借款人的日常生活、隐私产生民事上的侵犯。

另一方面,由暴力催收牵出的个人隐私保护问题亦受到关注。自今年9月,有媒体曝出大数据风控平台魔蝎科技、新颜科技高管被警方带走;公信宝运营公司被杭州警方查封;同盾科技亦深陷“爬虫”风波……大数据风控行业被推上风口浪尖。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此轮公安机关针对大数据风控公司的行动源于催收公司拿到被害人定位信息上门催收,将人逼到跳楼自杀。这起命案让警方反过来追查数据公司倒卖个人隐私数据的责任。

也正是基于上述背景,在杭州警方尚未发布通报前,市场将51信用卡被查的原因归于违规开展爬虫业务。另据市场上流传的一份函件显示,某银行曾向51信用卡发送律师函,称监控到51信用卡未经许可使用爬虫技术抓取该银行用户信息,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敦促51信用卡立即停止抓取行为。

如今,杭州警方指出51信用卡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上述其他平台,51信用卡算是“安全落地”。

但真的安全了吗?“要看51信用卡本身和委外催收公司的实质关系,如果穿透股权后仍然是‘一家人’,那想要摆脱相关责任恐怕不容易;同时,也要看双方的合同约定条款。如果有足够证据列举说明是委外公司自己的行为,那对51信用卡相对有利。此外,还得看具体的债权归属,是否已经转移给委外催收公司。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车宁告诉《财经》记者,当前形成了一种开放式的结局,是否能“安全落地”,要看具体的证据和警方界定,将来结果仍然可大可小。

51信用卡的委外催收机构是哪些,后者与51信用卡本身是否存在关联?催收债权归属方是谁?上述律师函是否真实?《财经》记者就此联系51信用卡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爬虫和催收,如今就是悬在互金平台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不小心就会踩坑。”有互金行业资深人士如是评价。

高利润背后的隐忧


自2018年登陆港股,51信用卡一直备受行业关注,更是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为独角兽。

公开信息显示,51信用卡的运营主体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孙海涛。初期主打信用卡账单管理软件“51信用卡管家”,后又推出“51人品”(网贷)、“51人品贷”、“给你花”等平台或产品,业务涵盖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根据2017年Oliver Wyman报告,51信用卡为中国首个且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

《财经》记者注意到,51信用卡在2018年后半年实现了爆发式增长。根据其此前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报告,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营收约为人民币28.12亿元,同比增长24.0%;净利润约为人民币21.69亿元,而2017年同期的亏损约为人民币13.78亿元,该公司2018年实现了扭亏为盈。

另据51信用卡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其上半年实现营收12.75亿元,同比增长50.5%;经调整净利润2.54亿元,同比增长48.9%。

也就是说,短短半年时间,51信用卡实现了近20亿元的净利润。是什么支撑起如此高的利润?财报显示,51信用卡2018年在线上信贷撮合业务方面,信贷撮合及服务费达20.56亿元,同比增长26.3%。

据部分现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主要还是通过在明面或私底下开展现金贷业务,进而实现如此高的利润。据他们透露,小伍钱包就属于51信用卡“低调”上线的一个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小伍钱包由杭州微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微资”)运营,后者与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关系密切。根据企查查,杭州微资的股东在2017年11月由51信用卡CEO孙海涛、汪拥军分别持股99%和1%变为汪拥军单一股东。其中,汪拥军为51信用卡运营主体公司的监事会主席。

《财经》记者注意到,小伍钱包在多个平台被用户投诉,涉及超利贷、暴力催收等问题。与此同时,51信用卡旗下其他借款平台亦有同样情况。

此外,今年7月初,51人品贷因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而被工信部官网点名批评。另据北京商报报道,51人品贷信息授权服务协议显示,后者收集的用户个人信息涉及了用户访问的网页记录、网银交易流水、通讯运营商通话记录、用户简历信息等敏感资料。

对此,51信用卡10月22日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中指出,留意到网络上流传有关51信用卡泄露个人资料以及非法盗取个人资料的传言。51信用卡在公告中“澄清”,表示51信用卡所有的个人信息收集均有合法用户授权,并不存在未经用户授权非法盗取信息的情况。

但随着“扫黑除恶”斗争的深入及监管政策的收紧,51信用卡平台相关业务亦受到不小影响。据2019年上半年度业绩报告,51信用卡实现营收1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8%;经调整净利润为3.09亿元,同比增长12.9%。相较2018年下半年近20亿元的增长,净利润大大“缩水”。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放贷,监管力度目前仍在不断加强。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在定罪量刑时以单次实际年利率超过36%的非法放贷为基准,并从非法放贷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数量及造成的危害等几个方面,规定了“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的具体标准。

而51信用卡旗下网贷平台51人品的未来发展形势亦不容乐观。据孙海涛在道歉信中透露,公司于2019年9月30日51人品借款人端待还资产余额为107亿元,对应投资人端待还余额仅97亿元。此外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自有净资产余额38亿元,自有现金总额26亿元。

尽管媒体报道称网贷监管试点即将开展,包括北京、厦门等6个城市进入试点范围。但据《财经》记者了解,杭州地区监管对网贷备案态度相对消极,当前仍以平台清退和压缩存量为主。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10月21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指出,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实际运营网贷机构462家,借贷余额比2019年初下降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15个月下降。

“截至7月末,全国实际运营的462家网贷机构,实时数据已全部接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其中,正常运行机构268家,一些不主动申请接入的平台其经营活动也受到有关方面的实时监测。”祝树民表示,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引导具备条件的机构转型发展。

(本刊实习生马紫涵对文亦有贡献)

推荐阅读



责编| 黄端 duanhu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