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实秋先生如何看待“鸡兔同笼”这个数学问题?!︱民国时学校也存在霸凌?!

2019年10月22日11时30分内容来源:徐徐道来话北京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今天推送图文与音频内容不同,点击音频可直接收听!


在北京要做到把文化和旅游相结合,民国时期的文人学习、生活、工作踪迹是非常独特的角度,自“跟着徐志摩游北京”之后,我们为大家讲述另一位新月社的著名文人梁实秋在北京的踪迹。这一系列“跟着梁实秋游北京”最终是为听众特别设计的自助旅行路线,希望大家可以自己走读,来感受这些民国文人在北京的历史文化足迹。



1982年,梁实秋在自己的作品《忆周老师》中提到:“这是七十年前的事了。那年我十一岁,我的父亲领着我哥哥和我进入京师公立第三小学。校址在北京东城南小街新鲜胡同东路南,差不多就是城墙根儿了,相当僻静。门房肃客入校长办公室。校长赫杏村先生,旗人,矮矮胖胖的,声如洪钟,和蔼之中带着严肃。他略微测验我哥哥和我的程度,把我们编入高小一年级,什么别的手续都没有,令我们明天就去上学。”

这个学校牌匾现在已经更换


后来,梁实秋先生推出了一本很著名的书,叫做《雅舍忆旧》,《我在小学》是《雅舍忆旧》的开篇。通过这些文章,人们惊异于梁实秋的超强记忆力,他居然可以准确无误地回想起小学各科老师姓甚名谁字什么。他写下的是他的童年,也是清末民初的整个社会转型期。

希望大家可以找来读读这些精美的散文,那些咱们没有经历过的时光,好像在梁实秋波澜不惊的笔调下华丽重生。

10-23

内城篇

星期三


梁实秋的小学时光

辛亥革命,让梁实秋获得的最大好处,是得到了到名符其实的新学堂——公立第三小学——学习的机会。这所学校设立在东城根新鲜胡同。梁实秋和他的大哥都被编入了高小一年级。在这里,他终于接受到了管理和课程设置都合乎现代文明精神的教育。


在公立第三小学,使梁实秋终身难以忘记的是周士棻fēn先生,这时正好担任他们的“主任教师”。 周先生教他们国文、历史、地理、习字,同时还兼管训育课“修身”。

1、终身受益的小学老师

这位周先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特别注意主活上的小节,例如钮扣是否扣好,头发是否梳齐,以及说话的腔调,走路的姿势,无一不加指点”。在这些方面,他自己“即是一个榜样”。他布衣布履,纤尘不染,走起路来目不斜视, 迈大步昂首前进,几乎两步一丈。讲起话来和颜悦色,但是永无戏言。周先生在学生中受到了普遍的尊重和欢迎,梁实秋甚至说他“是我真正的启蒙业师”。


在第三小学的三年学习,梁实秋的心情总的来说是愉快的。他认真的学习英文,并屡次因为成绩优秀受到“嘉勉”;认真的听周先生讲中国历史;认真的上手工课、音乐课;还着迷似地玩足球、做体操——他们的足球场很 简陋,“操场不划线,竖起竹竿便是球门,一半人臂缠红布,笛声一响便踢 起球来”。虽则如此,他们玩的却极尽兴。

2、让人头疼的“鸡兔同笼”

对于诸多课程,梁实秋都能应付欲如,取得好成绩,唯独视“算术”课为畏途,一提起“鸡兔同笼”一类的算题,脑袋就嗡然胀大,他抱怨说:“象‘鸡兔同笼’一类的题目我认为是专门用来折磨孩子的,因为我当时想鸡兔是不会同笼的,即使同笼也无需又数头又数脚,一眼看上去就会知道是几只鸡几只兔”。梁实秋对自己在数学方面的低能所作的这些辩解,显然是可笑的。




3、让梁实秋不能忘怀的另一件“大事”

梁实秋在这所学校中不能忘怀的另一件“大事”,是学校组织的一次“远足”,那天他们晨曦未上就赶到了学校,首先大喝了一顿以细长菱形薄面片加菜煮成的一种“柳叶汤”。因是免费供应,学生们喝得都很开心,“有人连罄数碗”。上路时,还特地向步军统领衙门借了六位喇叭手,排在队伍前面开道,“六只亮晶晶的喇叭上拴着红绸彩,嘀嘀打打地吹起来,招摇过市,好不威风!由新鲜胡同走到东直门外,约有四五里之遥,往返将近十里。梁实秋他们之前先筹划了很久,最后决定目的地为东直门外的自来水厂。自来水厂没有什么可看的,虽然那庞大的水池水塔以前都没有见过。事后梁实秋对这次远足很满意,说自己第一次徒步走出北京城墙,有“久困出柙xiá之感”。那意思就是好像是困在牢笼里很久了,终于飞出去了一样。
  


说到自来水厂,您知道了吧,就是现在东直门外的北京自来水博物馆,这里可有请办自来水公司的奏折、水塔模型、水站模型等馆藏精品。所以,我们设计的三天行程中,特别有半天是从新鲜胡同去自来水博物馆,让您也体会一下当年梁实秋和同学们远足的乐趣。

4、让人不耻的学校霸凌等行为


自然,即使这类新式学堂,也还是难免产生弊端。首先令梁实秋感到迷惑的,是有些学生的行为太粗野。


比如一个绰号叫“小炸丸子”的同学,单单因为长相不讨人喜欢就成为一些人欺弄的对象,经常“被抬到讲台桌上, 手脚被人按住,有人扯下他的裤子,大家轮流在他裤裆里吐一口痰”!


其次,一些人说脏话的习惯,也使受到过良好家教的梁实秋极不舒服,有些人“不只是‘三字经’常褂在嘴边,高谈阔论起来其内容往往涉及‘素女经’,而且有几位特别大胆的还不惜把他在家中所见所闻的实例不厌其详地描写出来。讲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人津津有味??性教育在一群孩子们中间自由传播,这种情形当时在公立小学为尤甚,我是深深拜受其赐了。


梁实秋提供的这个情况,从另一个方面向我们的思想家、教育家、心理学家、社会问题研究专家对从旧体制走向现代社会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况提出了一个现实课题。


它表明,久受禁锢的荒芜心灵如一旦开禁,若是不能同时提高其文明和教养水平,只会盲目地滥用自由权利,将会出现始料不及的严重后果。

5、公立第三小学还有吗?在哪?

梁实秋先生当年所上的公立第三小学就在现在的北京市东城区新鲜胡同36号的新鲜胡同小学。


传说新鲜胡同小学校址曾是明朝宦官魏忠贤的生祠。清雍正七年,也就是1729年,清政府设立八旗觉罗官学,正白旗觉罗学,就设于此处。

如果从1729年算起,这所学校已经有290年的历史了,这290年间,学校的校名曾更改数次,现在的新鲜胡同小学本部,也就是当年梁实秋先生上学的所在地,被曾经的师生们统称的“东校”。

在东校里面,有纵五排侧三排房子,第二三排最高,盖得最早,颇有巍峨的气象,那是有三百年以上历史的老房子了。当然,因为是学校所在地,如果您跟着我们设计的路线游览,只能看看这所小学的大门。
现在,朱红的仿古大门在古旧的胡同内格外显眼,门上悬挂着启功题写的“新鲜胡同小学”六个金色大字,黑色的底儿上镏金的汉字在雕龙画柱中显得苍劲有力。

这里现在是东城区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门框上还钉着一块写有“保护院落”的小牌子。当然,除了梁实秋先生,这里还有两位著名的校友,一位是著名作家李敖先生,还有一位是以出演周恩来总理而成名的表演艺术家王铁成先生。2005年间,李敖曾经偕同家人回母校新鲜胡同小学探望,引起校内外一阵热议。


新鲜胡同还有哪些著名校友

李敖先生

王铁成先生


6、难忘的童年趣事

在梁实秋先生笔下,对他和哥哥每天上学也有很多有趣的回忆,他在文章中是这样写的:我在第三小学读了三年,每天早晨和我哥哥步行到校,无间风雪。天气不好的时候要穿家中自制的带钉油鞋,手中举着雨伞,途中经常要遇到一只恶犬,多少要受到骚扰,最好的时候是适值它在安睡,我们就悄悄地溜过去了,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养狗并且纵容它与人为难。

内政部门口站岗和巡捕半醒半睡地拄着上刺刀的步枪靠在墙垛上,时常对我们颔首微笑,我们觉得受宠若惊,久之也搭讪着说两句话。出内政部街东口往北转,进入南小街子,无分晴雨永远有泥泞车辙,其深常在尺许。街边有羊肉床子,时常遇到宰羊,我们就驻足而视,看着绵羊一声不响在引颈就戮。羊肉包子的味道热腾腾地四溢。卖螺丝转儿油炸鬼的,卖甜浆粥的,卖烤白薯的,卖糖耳朵的,一路上左右皆是。再向东一转就进入新鲜胡同了,一眼可以望得见城墙根,常常看见有人提笼架鸟从那边溜达着走过来。
这一段路给我的印象很深,二十多年后我再经过这条街则已变为坦平大道面目全非,但是我还是怀念那久已不复存在的湫隘陋巷。我是在这些陋巷中长大的,这是我的故乡。

很少有人能见到的新鲜胡同小学内景,现在可是区级文保单位

现在的新鲜小学(李思瑾 摄)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徐徐道来话北京”微信号

更多精彩活动

提前知晓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
把时间交给阅读



本节目图文音频所有权利归属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广播

未经授权 请勿使用 侵权必究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