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国度」出的良心片,差点被权贵们封禁了

2019年11月09日02时10分内容来源:河马电影

文 | 派爷 来源:电影派(dyp833)


世上最苦逼的工作什么样?

下面这个,肯定排得上号。

除了一根安全绳,没有任何防护设施,就去疏通下水道




匪夷所思?

但在印度,无数人还在以这种方式讨生活。




做这份工作,患上严重的眼疾、皮肤病都是轻的。

很多人,直接在下水道里窒息而死。

平均每五天,就会有一名清洁工因此丧命。




工资很高?

不,换算下来每天只有几十块人民币

怎么会有人愿意做这份工作?

一个现代社会又怎么能容许这种工作存在?

你的不解,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第15条》(2019)




印度在我们的心中,离不开这样几个关键词:

脏乱差、开挂民族、强奸国度……




而河马哥今天告诉你,这几个关键词,或许都可以归结到同一种制度身上——

印度种姓制度。


1

一起“不可接触”的轮奸案



2014年5月27日晚,印度一处乡村。

一对只有14岁、15岁的姐妹在遭到轮奸后,被吊死在树上

兽性程度,完全不输震惊世界的黑公交轮奸案。


新闻图片


《第15条》便以这起让人发指的真实案件为蓝本。

案件,就发生在身边。

尸体和证据,还挂在树上。




快些伸张正义,告慰逝者吧。

可没想到,这起案件对警方来说,凶手和真相都显得“太遥远”。

因为想要查清案件,当然要有接触。

可那死去的女孩,警官没办法进行接触——


面对尸体,警察一筹莫展



因为她们是贱民身份,太“脏”。

在很长的一段历史里,印度人被划分为等级森严的四大种姓。

如果用人的身体做比喻,贱民,是被排除在身体之外的。




尽管步入现代的印度,早就在宪法第15条明确规定:


禁止国家仅因宗教、种族、种姓、性别、出生地之一或者其复合因素为由而在其事务中或者雇佣中歧视任何公民。




可法律条文敌不过根深蒂固的人心。

从国外归来的副局长阿扬·兰扬,初到贱民聚集的村庄指导工作,想停车买瓶水。

马上被手下上了一课。

贱民碰过的东西高种姓是不能再碰的,彼此之间的影子甚至都不能重叠




连同一个警局工作的各位同事,也因为是不同的种姓,产生了各种繁文缛节。

这让喝过洋墨水的兰扬,忍不住破口大骂。




于是,当案件死去的是两名贱民。

破案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走访贱民时,除了不拘一格的兰扬,其他人是靠近都不会靠近




失踪女孩可能所在的沼泽,高种姓也不会去踏足。




影片最滑稽的场面,是贱民开始罢工,并给警局门口倾倒上垃圾

那些警局的人就像是被孙悟空画了圈。

除了兰扬和牛,竟然没人能走出去




无法接触,怎么能看到?

于是就没人受害,也没有凶手。


2


一群只能垂死挣扎的人


站在高种姓角度,见识了他们工作中的“难”。


也来见识下贱民的难。

最宝贵的女儿被人以那种方式凌辱而死,上不了新闻头条。




他们的亲人跑到警局报案,警局的人基本上都不当回事:

他们老是这样。




在兰扬的要求下,警局给女孩立案了。

而警察队长没经过任何调查,就得知了事件的“全部真相”——




因为尸检结果他自己说了算。




实在不行,还能把他们的父亲抓起来。




这样做或许是“情非得已”?

他毕竟没办法接触贱民,只能扯谎交差。

可实际上,他接触过——

他当时也参与了轮奸。

看到了兰扬的决心,他又寻到贱民同伙,不经意地就完成了杀人灭口。




原来,他们并不是不能接触,而是不能平等的接触贱民

印度种姓制度也并非是凭空存在的。

它关联着印度宗教中的“洁净”观念。

对应的是肮脏的工作,只有贱民才会做

垃圾清理、清洁旱厕、皮革加工、丧葬……

印度高种姓的人,是“不需要打扫卫生”的。


@知乎RosBlancA


两名去世的女孩,生前参与修路。

每天的工资只有25卢比。




因为要求涨3卢比的工资,工头不答应,去皮革厂工作。

就换来了杀身之祸。

忘了说,一元人民币约等于10卢比




而女孩们想去做的皮革工作呢

其实就是在小作坊里,给死动物剥皮。

兰扬仅仅是靠近就无法忍受那种气味。





在真实的新闻中,一个细节让河马哥特别难受。

死去女孩的家——如果能称得上家的话,有一面镜子——




被泥巴糊在墙上的一小片镜片。

是啊,她们也是女孩,也爱美。

可生来命运就被写定了:无缘教育,更无缘体面的生活。

她们奔跑在充满污染的乡村。




她们在街头被人教训,无人阻止。





任何人都可以对他们发号施令,然后看得洋洋得意。





他们钻进高种姓用生活污秽阻塞住的下水道,赚取微薄的生计所需。





你难免觉得,这恐怕是影片在夸大吧?


21世纪,怎么还可能有这样的人类文明?

但在BBC的纪录片《印度市井》里,河马哥看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画面。

流窜在都市里的贱民,同样赤条条地钻进下水道,挖出肮脏的淤泥。




挖淤泥,是因为印度妇女特别喜爱金饰。

久而久之,下水道里可能就集聚了妇女洗澡时流失的金粒

经过复杂的提炼工作,他们可以从其中打造出纯金。




另一边的海滩之上,生活着40多家贱民。

他们靠在海边种植豆芽为生。




有一天,政府的推土机来了,顷刻之间将他们的家园夷为平地。




但是没有任何实质的解决措施。

车子走了,他们在原地重新搭建起家园。




而这对夫妻里的丈夫,本来生活在优越的家庭里。

就因为喜欢上了另一个种姓的女孩,被家人驱逐了出去。

他也就再没能摆脱贱民的身份。




兰扬在国外时,曾向他们炫耀印度的泰姬陵、卡修拉荷。

现在,他可能再骄傲不起来了。




3


光明在何方?


同样值得一说的,是影片的遭遇


即便一开始影片就写了一大段免责声明:




可影片上映后,还是遭到了高种姓婆罗门的抵制。




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他们抗议的是事实。

但他们本该自己感到羞耻——

在一个现代文明已经普遍建立起来的世界,他们默许七成的同胞像猪狗一样生活。




于是,这个国家也有了那些闻名于世的标签。

开挂。

开挂的,只能是那些努力活下来的贱民。

那些生活在高级社区,说着英语的婆罗门,肯定不会成为素材中的主角。




脏乱差。

贱民们自己都要靠垃圾、泥巴求生,又怎可能摆脱了肮脏?


靠恒河泥巴生活的作坊主


强奸国度。

太多贱民根本无缘教育,自然也无法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现代人。

他们看自己,也是贱人贱命。




支配他们行为的,就只会是动物本能。

想要拥有女性,就去抢夺。

即便是犯罪也在所不惜,“反正他们也一无所有。”


《德里罪案》

男女歧视。

当种姓间的歧视可以正大光明地存在。

男女歧视在这种文化里,似乎也称不得奇怪。

每一种印度怪谈,似乎都能从种姓歧视中找到答案。

他们规划出了高种姓和贱民,好让高种姓占尽贱民的好处。




可结果其实是,他们整个国家因此被拖进了深渊。

歧视造成的恶,会反扑向整个社会。

印度的精英,在逃离这个国家。


《德里罪案》


更罕会有外国的精英,会选择这个国家。

影片的最后,兰扬问卖食物的老奶奶是什么种姓。

老奶奶的回答,被一辆经过的卡车声遮掩了




而这或许,就是印度的未来——

固守着泯灭人性的制度,终被现代文明无情地碾过。



教给大家一个社交技巧,在每句话后面加一个“呢”

长时间如此

你说话会变得阴阳怪气,没有朋友不用社交


点“在看”表示朕已阅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