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偷渡进英国有多简单?他们做了8组实验,顺利得让人后怕!

2019年11月13日11时03分内容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过去几周里,英国货车惨案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关注。

相信所有关注此事的人内心都是沉痛的。

无论从哪种角度而言,这件事都是彻头彻尾的悲剧。


为什么在已经有那么多前车之鉴的情况下,同样惨烈的事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

偷渡到英国的路上,到底会发生什么?

对这个话题感到陌生的观众们想知道答案,在英国居住的普通人们,也想知道答案。

在惨案发生前半年,其实曾有一支英国纪录片团队组织了8位拥有英国护照的英国合法居民,模拟偷渡,测试了8条偷渡者常用的从欧洲偷渡到英国的路线。

有乘船的、有开车的、甚至有自己划桨靠着小艇试图穿过海峡的….

每一条路线,都是走私犯、偷渡者甚至是罪犯们曾经用过、或者是正在用的。

每一条路线,理论上都不应该成功,都应该被阻止。


但他们最后实验的结果,每一组都让人意外。

今天,就来看看这8条通往英国的偷渡之路,到底有多少危险,又有多少漏洞…


【开房车坐渡轮,检查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第一组模拟偷渡的,是一对来自雷丁的英国老夫妻David和Carolyn

这次,节目组给他们安排的路线是从法国卡昂出发,开着房车,乘坐渡轮,连人带车一起回到英国朴茨茅斯。

理论上,这一路应该会遭遇层层关卡,查人查证查车。

没有护照和齐全的文件,不应该有人能偷偷藏在车上不被发现就进入英国。

老太太按照计划把护照交给摄制组,假装自己是个偷渡者,在车上找地方藏匿。

最终两人选定了房车床垫下的储物空间,Carolyn进去后加个枕头,还可以在里面躺着休息会儿。

找好藏身的地方后,夫妇俩开始在海关处观望,看看海关安保人员们的检查频率和仔细程度。

他们还找了一些同样开着房车过海关的人咨询。

“听说海关会检查房车,有没有可能会把车里东西都翻出来检查一遍啊。”

路人夫妻:“没,我们已经房车旅行7年了,从来没被拦下来这样检查过。”

Carolyn越听越慌:“我真的想被拦下来!我发誓,任何今天拦住我的人,我都会好好抱着他说:谢谢你让我今晚可以睡个安心觉,因为我知道你在认真地工作,我们的国家是安全的。”
但事情和她预料的,好像不太一样。

为了安全,车上装了很多隐形摄像头,摄制组的一位工作人员也会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随行。

所有工作人员就位,车子出发了。

David带着护照发动了房车,Carolyn则暂时藏到了房车的厕所里:

按照经验,出关一般会简单一点,所以她还不用藏到床底。

David开着车,通过了车票检查港口后,来到了出境护照检查处。

简单地打了招呼,出示了自己的护照后,海关就放行了:非常顺利,没有一秒钟耽误。

就这样,David带着没有护照的Carolyn,把房车开到到了渡轮上。

Carolyn非常失望地下了车:

这时候,渡轮上已经不会有人检查护照了,所以就算是真的偷渡者,也可以下来透口气…

但Carolyn一点也不觉得轻松,反而是失望气愤:

“根本没人检查!海关港口根本就不忙,明明每辆车都检查一下都来得及,为什么不好好检查???我好气啊!”

David在一边好脾气地安抚说:“这不才是第一关嘛,法国人不在乎谁会离开法国,这也很正常了…”

六小时后,渡轮到达英国朴茨茅斯港口。

想着这次海关可能会比较严格,Carolyn按照一开始的计划躲进了床板下。

车子随着渡轮靠岸,很快也靠近英国国境了。

入境口岸处的排查,要比法国出境处严格得多,车子过关的速度很慢,工作人员盘查得似乎很仔细,还会上车检查。

忐忑的David让妻子Carolyn把床底开着的板子关上,准备过关。

海关人员收过David的护照后问:

“车子一路都锁着的吗?”

David:“是的,是的,都锁着的。”

海关人员:“没人闯进去过吧?”

David:“没,谁也没看到。”

海关人员:“OK”

David:“谢谢了!”


很快,车子就开出了海关检查站,开进了城里。

就这样,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盘查、任何困难,没有护照的Carolyn就这样成功偷渡入境,进入朴茨茅斯了。


【一个人一艘充气橡皮艇,除了浪没阻碍】


Asher是一名帆船机动船驾驶教练,也是这次的志愿者。

他的祖母在半个世纪前,是真正作为难民乘船来到英国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理解那些为了摆脱战乱和贫困,想尽办法甚至是偷渡来英国的难民们。

只是他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需要付出多大代价。

这次,他被安排的偷渡方式,是乘坐充气橡皮艇从法国北部港口瑟堡出发,

这些橡皮艇是真的偷渡者、走私犯们用过的,每个偷渡乘客大概要花5000欧元,才能得到一次坐橡皮艇偷渡的机会。

但在作为帆船教练的Asher看来,这个橡皮艇通常都是在湖上或港口中用的,根本不适合跨越海峡。

“只要浪高超过两英尺,我就不知道这船会变成什么样了…说实话我觉得挺害怕的。”

不过,在过去一年里,至少有1200人是通过这样的橡皮艇,穿过英吉利海峡偷渡到英国的。

Asher的路线和他们一样,全长大约112公里,顺利的话耗时8小时左右,会有一艘摄制组的船全程跟随以保障安全。

当然,因为这条路线是偷渡者们常用的,所以英国海关也安排了五艘拦截船和六条巡逻船,在这条路线上来回常规巡视。

如果这些巡逻船、拦截船是有效的,Asher应该会被阻拦。

就这样,怀揣着各种不确定,Asher出发了。

茫茫大海上一只小小的橡皮艇,看起来非常不靠谱。

但四个小时后,Asher就顺利进入了公海海域,一路上巡查船什么的根本没遇到,

最大的惊险来自一波波的海浪,好几次差点把小艇打沉。

水灌入后Asher就忙着用一个大杯子不断地把水舀出去,有惊无险。

不过,在真实的偷渡中,这样一艘小橡皮艇可能会坐8-10个人。Asher无法想象到时候会有多危险。

出发7小时后,Asher已经筋疲力尽,但可以看到英国的海岸了。

不一会儿,他靠近了多赛特的韦毛茅茨海滩,开始把马达关小,改用小浆自己划船。

一路过去,没遇到任何海关检查,Asher顺利靠岸,上岸。

不用走多太久,他就能到达海岸边的公路上,和普通的居民们一样,继续前进。

就这样,一路完全不用任何护照,除了浪没遇到任何困难,顺利完成偷渡。


【用别人的护照入境,高清图都看不出区别?】

记者Khurram被安排的偷渡路线,是罪犯们、甚至是恐怖分子们走私偷渡时最常用的一种:

用别人的护照,蒙混过关。

这次,Khurram使用的护照,是和他最好的朋友Azeem借来的。

从护照照片来看,两人长得并不像。

况且,护照上是有个人生理身份信息的,海关人员一扫护照,屏幕上就会显示护照所有者的高清图片。

海关检查人员没理由看不出来吧?


无论如何,借到护照后,Khurram按计划飞到了荷兰阿姆斯特丹。

为了和朋友长得更像一点,他提前染黑了胡子,剃了头发。

准备好后,他在约定日期和摄制组工作人员一起开车来到了荷兰海关出境口,准备登上一艘通往英国的渡轮。

按照Khurram的计划,到时候司机递护照,自己就和副驾驶的另一个摄制组人员聊天,海关听到他流利的英语,就不会怀疑他的英国人身份了。


车子开到了检查口,工作人员拿走了三人护照,开始扫描。

Khurram在后座故作轻松地聊着昨晚吃的大餐,其实内心慌得汗都出来了。

此时此刻,检查站的电脑屏幕上应该显示的是朋友Azeem的高清照片。

但是,海关人员大概只看了一分钟,就把护照还回去了:“谢谢,再见。”

Khurram以为自己通过了,但车子开出检查站没几米,又遇到了一个工作人员,让他们停车检查。

三人非常合作,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一一照办:

打开车子前座的各种盒子、打开后备箱,把东西翻出来检查….

几分钟后,车子被放行,没人再检查Khurram的护照。

就这样,Khurram用朋友的护照,顺利坐车登上了回英国的渡轮,和两位工作人员一起休息睡觉,等待第二天到岸入关。


第二天一早,渡轮靠岸,Khurram和两位工作人员一起开车下船,来到了最后的入境口岸检查环节。

车子是一辆一辆被排查的,也会扫描护照,三人都很紧张。

海关人员收走了三人护照,一边查看,一边问三人:“去荷兰了?到哪里去了?去玩还是去工作啊?”

Khurram想着对方可能在查看高清照片,紧张得都咳嗽了,但海关人员几十秒后就交回了护照:

“谢谢,再见。”

这一次,是真的再见:

车子顺利开出海关入境口,开上了公路。

Khurram用朋友的护照,回到了英国。



【再高级的扫描工具,也抵不过敷衍的检查】

说唱歌手Alim被安排的偷渡方式,是乘坐卡车,和司机Tony一起从法国加来进入英国多佛。

司机Tony表示,自己开这条线很久了,也有偷渡组织来找过他,开价大概是偷带一人就能获得2000英镑,但是Tony并不愿意合作。

这次,他想看看自己国家的国境线,到底有多安全。

坐着卡车靠近边境线时,Alim看到了很多逗留在边境线附近的人。

他们中很多都和小时候的Alim一样,可能来自一个贫困战乱的国家,想要作为难民进入英国。

但是Alim的家人们成功了,这些人却没有。

Tony告诉Alim,车子如果停在外面过夜,肯定会有很多难民偷偷爬进去。

就连专门的停车场中,也有潜伏着的偷渡者,刚好被Alim们看到。

由此可见,每辆卡车都可能藏有偷渡者,海关检查的概率应该会很高。

车子在专用停车场停了一晚后,偷渡行动正式开始了。Alim藏在了车上驾驶座的背后,用一堆行李掩盖着。

车上除了司机,副驾驶还有一位摄制组人员。

Alim藏得随意,Tony也觉得不会成功:

一路上那么多检查站,有扫描啊、红外线啊、巡逻犬啊,没可能多出来一个大活人检查不出来吧?

在加来,每个卡车都会被单独检查,Alim们的车也被开厢检查了。

躲在车座后的Alim听到门开的声音紧张得流汗,但窒息的几分钟过去后,他听到Tony再次开门,随后车子就在一片沉默之中开动了。

不是高科技扫描仪查不出来Alim的存在,而是海关人员们根本没用扫描仪。

和之前三组乘坐渡轮的人一样,Alim也顺利上船了。

之后也和前三组一样,他顺利下船,顺利上岸,顺利入境,没人检查到他。

Alim的偷渡,除了躲在椅子后十多分钟有点不舒服外,也没遇到任何困难。

“我们不是007,但就这样偷运进了一个人。”


【藏车后箱里偷渡,最大困难是考虑带什么零食上车】

Kyle曾经是英国侦查部队的一名军人,这次准备让自己的老战友Nathan开着车把自己偷运回国。

两人在荷兰的荷兰角港口汇合,可能是职业习惯使然,出发前几小时还煞有介事地趴在远处草地上,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海关口,并得出一个结论:

有人查,但是没带警犬,看样子我们这次任务最难的部分,是想想带什么零食上了渡轮后吃。

他们将开着小汽车,乘坐渡轮回到英国埃塞克斯的哈维奇港口。

届时,Kyle将藏在车后备厢里,甚至都没什么东西遮盖,只要海关人员打开后备厢,就能发现他这个“偷渡者”。

但是,实际上无论是检查车票的,还是检查护照的,荷兰的海关人员基本上就是花了十多秒,看一看护照,没有要查车的意思,就放他们上渡轮了。

作为曾经的军人,两人都觉得海关松宽松得不可思议。

在船上,Kyle好好睡了一觉后,回到了车里,依然躲在后备箱里,等着入境。

取车的人太多,根本没有注意到“莫名其妙”翻进后车厢的Kyle。

随后,Nathan开着车,和出境时一样顺利地通过了入境海关:

工作人员就看了看护照,没人查车,就让他们进入埃塞克斯了。

整个过程中,最难的部分,可能真的是挑什么零食上渡轮吃吧….


【绕道爱尔兰,在国境线自由走动】

相比于以上的偷渡测试者,大学生Christy和朋友Funmi们的偷渡方法会稍微复杂一点:

她们会自己开车,让Christy躲到车子后备箱,然后绕道先从法国瑟堡到爱尔兰都柏林,再到英国的北爱尔兰,最后回到英国本岛。

因为爱尔兰和北爱之间没有硬海关,所以整个偷渡流程最难的就是进入爱尔兰了。

在瑟堡车辆过关处观察时,Christy发现车子被检查的概率是五分之一。

而Christy们,则是那五分之四:

在车后备箱的Christy担心了一路,都没等到有人开厢搜查。

工作人员依然是看看护照,就放车通过了。

从法国到爱尔兰的渡轮,简直和没人查一样,Christy也在甲板上自由透气。

到了都柏林开车上路后,查车的海关人员多了起来,几乎每辆车都在减速慢行等待检查。

不过,人多了检查却没有更严,依然是人口查看了一下开车的Funmi和摄制组人员的护照就放行了。

接下来的“偷渡”旅程,可以说是犹如穿越无人之境:

因为历史冲突原因,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没有设置任何硬性的检查岗哨,所以就连人工检查护照的人都遇到,

Christy和Funmi就开着车离开了爱尔兰,来到了爱尔兰和英国的国境线边上:

除了公路上的油漆有变化、交通牌上有提示,没有任何“穿过国境线达到英国”的感觉。

Christy甚至从车上下来,徒步走过了国境线。

最后一段从北爱尔兰进入苏格兰的渡轮,因为是国家内部交通,所以规则上就不更需要检查护照。

因此,Christy甚至不用藏在后备箱,就直接坐在车上,乘着渡轮,回到了苏格兰。


【正大光明地入境:只要看起来够体面,就不会有人怀疑】

如果说上诉的偷渡测试者,多少都有伪装和躲藏,那曾经的高级警官Rob将使用的偷渡方式,则是“毫不掩饰就是最好的掩饰。”

他将开着船直接从法国布伦港回到英国,“偷渡者”Tahir将和他一起站在甲板上,穿着醒目的救生衣,什么证件都不带,什么伪装都没有。

Tahir很担心,但Rob胸有成竹:

他退休后已经自驾航船快25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检查护照的。

不过,第一次试图带着“没护照”的Tahir入境时,Rob选择中途放弃。

不是因为被海上巡逻队或者岸上管理人员阻止,而是因为当天风浪太大了,小船航行越过海峡会有危险。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不管是出海还是回来,Rob都是按照规则通过对讲机和岸上的控制塔台请示汇报的,每一次要求都顺利通过:

即便是他船上比平时多了一个人,塔台也没有怀疑什么。

Rob:“没想到吧,真正唯一能拦住我们这个“偷渡者”的,是大自然。”

第二天,风平浪静,是个适合出海的日子,Rob再次带着Tahir开始了“偷渡”。

出海没问题、离开法国海域没问题、航行没问题。

几小时后,他们就来到了多佛海岸。

海岸上的海关控制塔台,理论上不仅能看到Rob的小船,还能看到在船上的Tahir。

Rob按照惯例,通过对讲机呼叫岸上控制台:“这里是小艇Peggy Rose,请求入港。”

岸上控制台:“进入请求通过,请进入西侧入口。”

Rob:“非常感谢,到达后,我打算直接去船只加油停泊处。”

在Rob和控制台沟通的过程中,Tahir就穿着红色救生衣,坐在甲板上。

没人试图检查他的身份,就这样让他和Rob一起进来了。

靠岸后,Rob淡定地加油,旁边就是边境管理局的船只,Rob甚至需要停靠并上前和工作人员交流、交有钱、停泊费。

这里有海关人员,只要随便问一下,就能发现Rob小船甲板上有个“没护照”的偷渡者。

但除了“付现金还是刷卡”,工作人员没有问任何别的问题。

在Tahir看来,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完全没有任何检查,比坐飞机还顺利。

归根结底,可能是因为他们乘坐的是“游艇”。

而这附近的海关人员、工作人员,似乎都默认了,这群有钱买游艇坐游艇的人,都是手头富裕的人,不会有人为了钱帮人偷渡,所以根本没必要检查。

即便是一个陌生人明目张胆地偷渡进来,仿佛只要他坐的是私人小游艇,就不需要盘问。

在Rob看来,这就是他过去25年出海得出的经验:

这些海洋管理人员的工作,除了收钱,几乎没干别的。



【唯一的失败案例:手动划桨跨越风浪】

George是一个专业的户外探险者,体能很好。

这次,他要测试的偷渡方式,是通过手动划桨的方式,乘着一艘小的皮划艇,穿过英吉利海峡。

全程也是112公里,如果风平浪静的话,至少要划24个小时,绝对是最累的一种偷渡方式了,但有很多偷渡者都是通过手动划桨的方式进入英国的…

最近天气不太好,风浪还挺大,在海岸边试了好几次后,他认为自己可能无法完成这个挑战。

几番准备后,George挑了一个风稍微小点的日子,在凌晨划着小皮艇出海了。

前方112公里处,就是英国;身后是为了他安全一直跟随的摄制组船只。

但几小时的努力划桨后,George意识到自己的速度远不如预期:

浪潮总是把他向南冲,大大限制了他的速度。

8小时后,George身体开始非常疲劳,但船只航行了20公里。

更糟糕的是,不一会儿George的船只摄像头就没电了。

看不到他的视野,摄制组有点着急。

这时候,远方海平面上,出现了七八艘大型运输船,速度非常快,

像George这样的小艇一旦和这些船靠太近,很容易被浪冲击到出现危险。

最终,摄制组为了George的安全,决定停止这次测试。

没想到,8组测试人员中,唯一一组失败的,不是被因为海关拦截,而是被运输的货轮阻拦了…

以上每组人员,都是持有英国护照的合法居民。

在他们参与测试前,都觉得自己的偷渡测试不会成功的。

但实际上的偷渡过程,顺利得让他每个人都觉得惊讶。

如果自己这样毫无经验的人,都能一次成功,

那每年有这么多人通过偷渡进入英国,就毫不稀奇了。

很多人都对英国的海关人员表示失望透顶,认为整个边境管理局,根本没有起作用。

一方面,这是对英国境内合法居民们的不负责;

另一方面,这也是对国外一些真的是走投无路的难民的不负责。

比如,Rob就表示,海关人员们完全是失职的,但英国的海岸线实在是太长了,要看好每一处、用各种电网、路障、岗哨、投入大量人员把海岸线武装起来,对于今天的英国是不现实的,他也不希望看到英国变成那样。

所以,英国政府该反思的,不仅仅是这些形同虚设的海关机构,还有英国的签证和移民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这部纪录片在拍摄的时候,英国埃塞克斯货车惨案还没有发生。

拍摄期间、录制完成后,陆陆续续都有偷渡者在偷渡过程中丧生的新闻出现。

纪录片里七组人员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揭示的,不仅是英国海关的“脆弱”,也有英国这些年里在平衡打击犯罪和难民政策方面的问题。

但是,如果不想货车惨案再次发生,需要作出努力的也不仅仅是英国:

毕竟,偷渡并不是某个国家的问题,也是国际问题。


Ref:https://www.channel4.com/programmes/smuggled/on-demand/68428-002

--------------------------------------

万有引力提供向心力:花那么多钱还要冒着生命危险 对比这几种偷渡方法简直了估计是因为这些人看起来都太欧洲了或者其他各种原因才让边境的人没有起疑


水母果醬5ozpaper,please


SQIJ:然后剧组就被英国当蛇头抓了


极东岛的烧火工:英国人办事不咋靠谱是真的!


无声深处_iris:让我想起十年前看升龙道的时候,主角吐槽英国海关如同虚设。十年后还是如此。


开心ningning2010:只要是难民,只要他说生命在祖国受到威胁,欧洲人权法案就规定,不得遣返。而且要提供免费医疗教育住房。而且不能查骨龄,就算他40了,说自己16,那他还能把亲属接来照顾未成年人。只要踏上英国的地,那就算胜利了。


江江舟舟的妈妈:我以为会有那种扫描生命体征的环节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皇室御用品牌

150年香水屋调香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