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一个搏命型选手的金融赌局

2019年11月13日11时41分内容来源:南方周末

催收风波一周后,51信用卡已开始正常上班。(南方周末记者 周小铃/图)


全文共4141,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 2014年,51信用卡开始帮广发银行在线上推广信用卡,从中赚取佣金。随后,合作业务逐渐扩展到多家银行。

  • 51信用卡通过两款软件将用户留在自己平台,形成从账单管理到投资、借贷一体化的金融闭环,由此收取信贷撮合服务费。

  • 合作银行可以通过51信用卡平台获取用户在其他银行的账单数据,以更好地完成合作银行授信及风险评估。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周小铃

南方周末实习生 周晓茜

责任编辑 | 冯叶


距杭州警方上门调查已过去十多天,位于杭州西湖区西溪谷的51信用卡大厦已看不到从各地赶来的投资人和媒体。


2019年10月21日,中国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2051.HK)因涉嫌暴力催收而被警方调查,其办公楼下警车云集。当天股价暴跌逾40%,盘中一度跌至1.58港元/股,创上市以来最低记录。


51信用卡创立于2012年,从信用卡管理切入互联网金融赛道。其商业模式受到资本青睐,前后经历8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京东、小米、海纳亚洲、纪源资本等。2018年,51信用卡于港交所敲钟。


眼下,51信用卡已重新开始运转,但余波未了。其办公区一楼大堂贴着由董事长孙海涛亲笔签名的道歉信,办公区楼道的闭路电视则滚动播放着51信用卡涉暴力催收的新闻。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51信用卡已陷入一桩公诉案件,但具体事由未明。

51信用卡办公楼一层,展示牌上张贴着签有孙海涛亲笔签名的道歉信。(南方周末记者 周小铃/图)

1

为银行卖卡

51信用卡是“我要信用卡”的谐音,创始人孙海涛的第一桶金正是从信用卡里挖到的。


公开资料显示,年近40岁的孙海涛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创业,先后开发过城市三维模拟地图、租房软件。在第三次创业中,他为租房者提供了一套用信用卡交房租的方案——“租房宝”。


为了维持公司的经营周转,孙海涛一度也是信用卡“卡奴”,他发现信用卡重度使用者的账单躺在邮箱无人问津,他相信这些累积下来的用户信用数据一定是一笔财富。由此,他想到开发一款信用卡管理软件。


2012年,孙海涛带着现有公司团队里的几名程序员,扎进杭州西溪湿地旁一家僻静的酒店,耗时一个月,开发出了“51账单”,随后更名为“51信用卡”。


沣京资本投资经理吴悦风曾接触过51信用卡。他在微博写道,最早的51信用卡是“羊毛党”交流平台,因为当时各家银行的App和公众号都还没发展起来,各种丰厚的优惠和活动信息就被51信用卡集纳了起来。其他几家信用卡平台都是这一时期起家的。


后来随着银行和更加垂直的公司发力这一领域,51信用卡的优势不再。


一位接近51信用卡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随后将孙海涛带入金融赛道的是广发银行。2014年,51信用卡开始帮广发银行在线上推广信用卡,从中赚取佣金。随后,合作业务逐渐扩展到多家银行。


这是51信用卡挖到的第一桶金。51信用卡招股书(下称招股书)显示,2015年,其办卡业务实现了4500万元收入。


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市场红利消退,获取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孙海涛在公开演讲中透露,为银行导流、提供办卡业务的佣金后来已难以覆盖其线上的获客成本。


寻找新的盈利模式成为51信用卡的当务之急。


2

杀入网贷

2014年,P2P经过多年发展,正是风起云涌之际,51信用卡也盯上了这项高风险高回报的业务。


51信用卡做贷款有着天然优势。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管理信用卡的过程中,孙海涛发现,信用卡持有者每年都要交给银行大笔利息,而他手头正在管理的信用卡用户一个月的生息资产可能高达七八百亿。


孙海涛也曾表示,在与投资人接触的过程中,不少投资人都极力建议他做贷款业务。甚至有人提到,如果不做贷款,就不会投资。


于是,51信用卡联合宜信在2014年共同推出一款网络借贷App——“瞬时贷”。其中,51提供有借款需求的用户订单,赚取提成;宜信承担风控审核、授信以及提供资金。


正是这次试水,让孙海涛尝到了网贷的甜头。很快,他挖来时任广发银行杭州分行信用卡部副总经理李俊,负责金融业务开发。2015年,“51人品”上线,为信用卡持有者提供投资渠道。同时,51信用卡还推出“51人品贷”,为借款人发放现金贷。


不同于与宜信的合作,51信用卡通过上述两款软件将用户留在自己的平台中,形成从账单管理到投资、借贷一体化的金融闭环,由此收取信贷撮合服务费。


上述接近51信用卡的人士说,李俊加入51后有一段磨合期,因为传统金融行业出身的人强调资金安全,要求用户尽可能详细地填写用户资料。而互联网则强调体验第一,通过用户授权,后台自动抓取用户数据。“孙海涛是典型的产品经理思维,更多考虑的是‘用户用得爽不爽’”。


51没有满足于只服务信用卡持卡者,孙海涛曾在公开演讲时提到,中国信用卡活跃人群2亿不到,他们的野心是要做2亿人以外的生意。


2015年,51信用卡战略并购“99分期”,随后升级为51旗下又一款针对年轻人的现金贷产品“给你花”,99分期的创始人杨智宇同时成为51的副总裁。99分期曾是一款校园贷产品,还曾因为高利贷导流遭央视点名。


推出“给你花”后,非信用卡持有者的借贷人数开始上升,并于2016年超过了信用卡持卡人群。2016至2017年这一财年,51非信用卡持卡人群的贷款额由10亿跃升至120亿,占总贷款的比重由9.8%扩大至35.5%。


自2016年至2018年,信贷撮合费已成为51信用卡的主要收入来源。财报显示,信贷撮合费用及服务费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67%、72%和73.1%。


这段时期也是51信用卡的高光时刻。2018年7月,51信用卡登陆港交所,成为为数不多的在港上市的P2P公司。


在上述接近51信用卡人士的眼里,心直口快的孙海涛是典型的草根逆袭,“一个来自安徽的乡里娃,没有名校背景,就是靠着对产品的理解走到今天”。

3

涉嫌暴力催收

不过,51信用卡上市之际,也是其衰落之时。


虽然头顶独角兽光环,但51信用卡IPO发行价落于招股区间下限,公开发售部分未获足额认购,因此被称为“流血上市”。


之所以惨烈,正是因为监管对P2P的持续发力。为了适应监管新规,51信用卡于2017年12月开始不再提供年利率超过36%的小额短贷产品。


网贷业务受阻,51的业绩一落千丈。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滑近一半,从2.54亿降至1.84亿元。


同期,51办理及服务开支大幅增加,占到了总开支的近五成。其中贷款回收等服务,均属于催收范畴。


招股书中坦言,如果不能维持撮合贷款较低的违约率,将会对业务、财务以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一旦发生大规模违约,个人投资者产生亏损且对平台失去信心。


杭州警方公布的51信用卡初步调查结果显示,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对于催收外包团队,孙海涛回应,由于管理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在后期的运营中将杜绝一切不规范的第三方合作。不过,启信宝显示,在51拥有的13个软件著作权中,还包含一个“51金融催收系统”。


51还向媒体强调:“七月底就没有外包催收业务了,目前只是遗留问题。”但21CN聚投诉官网显示,2019年10月依然有新帖投诉51人品贷暴力催收,目前投诉贴有3912条,多是反映暴力催收、高利贷等问题。


为了偿还信用卡,李益在2018年1月向51人品贷借出25000元,分24期偿还。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第一期还款时收取服务费为1545.03,此后,每个月服务费固定为295.03元。也就是说,仅服务费就超8000元。目前,算上利息和逾期费,她共需偿还34950元。


据招股书介绍,服务费包括信贷双方匹配、撮合贷款交易、现金处理服务以及贷款收回。


“现在已经逾期六天了,本金也还完了,想与他们协商还款。”李益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此前她每个月都按时还款,可就在前两个月资金周转不上来,刚逾期一天就收到催收电话。


让李益难以忍受的是,催收人在能够联系到她的情况下,却先找到她的家人,爱人、公公、婆婆无一例外都收到催收电话,连李益的领导也收到催收人员的短信。


一家商业银行的广州信用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银行信用卡逾期通常都是先进行短信提醒、电催,遇到逾期一年半载的情况才会进行委外追债。而网贷机构对于委外催收的呆账、死账只希望尽快拿回欠款,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时,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互金领域资深律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若网贷机构不知道外包团队存在违规情况,则不存在主观故意;若对违法催收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则是为间接故意。一旦违法催收行为产生,就会存在被起诉的可能性。


他还表示,目前,行业内催收公司没有相关的准入门槛,催收乱象才如此之多。


4

爬虫之忧

“爆通讯录”一直是暴力催收的重要手段。网贷机构利用技术爬取用户通讯录,用于贷后催收,也因此遭到口诛笔伐。


2019年7月,工信部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电信服务质量通告的名单中,51人品贷上榜,原因是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


51旗下多款软件的隐私权协议各有不同,但基本上要求借贷人公开邮箱、通讯录、银行卡及信用卡账单等。其中,51人品贷的隐私协议中涉及授权通讯录中的通话记录、主被叫、通话号码等。


早期,51信用卡通过获得用户授权抓取用户邮箱里的账单数据,主要记录信用卡额度、还款日、消费类型及还款金额。一位51信用卡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除了爬取邮箱账单数据外,部分合作银行愿意开放账单系统,经过用户授权,就可以直接获取该用户的信用卡账单。


银行也由此获利。李俊早前接受采访时透露,合作银行向51信用卡开放账单系统,而51信用卡则为合作银行提供跨行关联账户的管理,在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合作银行可以通过51信用卡平台获取用户在其他银行的账单数据,以更好地完成合作银行授信及风险评估。


然而,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各银行调研与第三方数据公司的合作情况,重点摸清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数据公司在个人信息方面的合作业务中是否存在违规爬虫的行为。


上述互金律师认为,判断网贷爬虫是否违法,关键在于是否得到银行的授权。如果没有得到相应的授权,利用爬虫获取信息就有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罪的风险,也会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收集后提供给第三方也会面临刑事风险。


孙海涛爱好德州扑克,他的老友、盈动投资联合创始人项建标曾评价他是牌桌上的搏命型选手,“他永远相信最后一把能够清空全场”。


暴力催收风波后,孙海涛这个“坐班CEO”更是天天驻守办公室。工作人员也以其忙碌为由,拒绝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应受访者要求,李益为化名)
其他人都在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