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搞乱香港,鼓动暴徒的“领袖”,说出了香港暴乱最恐怖真相

2019年11月13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以下文章来源于为你写一个故事 ,作者雷斯林

为你写一个故事
为你写一个故事

雷斯林的新号,欢迎关注。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为你写一个故事

ID:raistlin2017


里有个视频,推荐你们都看一下。




这不是完整视频,完整视频因为我不是视频译者且也没有上传新闻访谈类视频的权限,所以无法传到腾讯视频上来。大家想看的话,我在微博有转发:



视频的听译有不少错误,翻译也有不少错误,但总体来说瑕不掩瑜。


这是非常珍贵的一段视频,因为一般我们看到的视频,都是暴行,除了觉得他们可怕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但这个视频通过直接对话的方式,展示了他们为什么会做出那些匪夷所思的暴行。


正如我在微博所说,在我初中刚学德语的时候,德国之声很喜欢抨击我们,你们应该明白,这个老头并不是亲北京的一个媒体人。


但是整个视频看下来,你会觉得他句句在帮我们说话,句句怼得那个“学生领袖”无话可说,到后面那女生已经语无伦次,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为什么?


因为她本身的逻辑就不自洽。


我下面会具体分析。


法治


比如记者问说“你们不是要捍卫香港的法治吗?”



学生领袖点头。


然后记者质问说,那你们捍卫香港法治的做法,就是欺负警察的10岁女儿?



就是围住警察的女儿,然后不断对她说: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需要让孩子们,对他们父母的行为负责了?



学生领袖答不上来,只能说:


这确实发生了,但他们也没办法。



记者接着质问,那你们捍卫法律的方式,就是通过在机场打砸抢吗?



你们这种行为,不是在毁掉你们的法制吗?



难道你们是要说“违反法律,来捍卫法律”的神逻辑吗?



在学生领袖表示“是政府逼我们违法的”时,记者又补刀了一句:



哑口无言。


之后,记者又举了更多例子。

比如10月13日,一名香港警察惨遭暴徒“割喉”;

10月15日,有暴徒自香港街头投放自制炸弹;

10月20日,一群暴徒向香港警署投掷汽油弹。



记者直指,这是random violence。(无差别暴力,最不可容忍的一项罪行也是最接近恐怖主义的罪行)



这位领袖对此都无法正面回应。


当然,记者还漏掉了不少更暴力的例子,我在这里帮他补充一下,也希望学生领袖可以回应一下这一切。


为什么要拦大巴拦路阻碍公共交通:



为什么要在地铁里放火,往地铁铁轨上扔杂物,天知道如果地铁出事到底会死多少人?



还有为什么要烧了大陆资产的商店,烧了校园,强行要各种校园罢课。



我相信这位领袖一样答不上来,只能说“我并不支持这些,但我不谴责也不批评他们,因为他们也是我们的一份子,我们不割席。”


不过我其实怀疑的是,她并不是答不上来,而是根本不敢回答这些问题。


例子还有很多,就不多举了。


然后记者话锋一转:


“你们做了这么多违法的事情,香港法院觉得你们违法,香港律师协会觉得你们违法,你们自己也承认你们违法了。


“然而你们的诉求里面居然要求赦免你们的所有违法行为?”



香港女生说“那警察也没被惩罚啊”。


记者摆事实,说已经有警察,因为阻止你们的行为,被惩罚了,而你们却妄图完全免罪。


凭什么你们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呢?



在学生领袖辩解说,因为那些抗议者违法是有原因的,是被逼的时候,德国记者不耐烦的打断了她:




这时,学生领袖因为答不上来,不再谈什么捍卫法制精神了,不再谈对错,而开始谈“利弊”了:



这让德国记者非常崩溃,也让我非常崩溃。


因为一开始,是你自己说,你们游行是为了捍卫香港的法律的啊,法律面前应该只有合法和违法两种,只有对错两种途径,怎么能在法治面前讲利弊呢?


谈论利弊而不谈论对错,恰恰是最损害法治精神的啊!


所以德国记者用讥讽的口气嘲笑她:



那你们到底想要一个怎么样的社会呢??



于是这名已经崩溃的记者不再想谈法治的问题。


他开始聊民主。


记者又举了一些例子。



这里的字幕和翻译都有问题,最后没有那个“childhood”,而前面应该翻译成“仅仅因为他敢不同意你们的做法”。



我在这里,再帮这位记者补充一些例子。


他们对异见者的残害,绝不仅仅是对那位49岁的男子。


还有这样:



还有这样:



连路过的女生都围殴攻击:



甚至往异见者身上浇汽油点火:



在举完一系列例子之后,德国记者再次愤怒地问道: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和你们有不同想法的人吗?



学生领袖再次闪烁其词:



这让德国记者无语了:



学生领袖再次搬出他们“不割席”的那一套。



这让德国记者彻底无语了:


所以你们毫无原则?

如果对上面这些非人道的迫害异见者的暴行,你都不谴责。

你甚至不敢看着我。

说一句你谴责他们的这种行为??


那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那你们还谈什么和平,谈什么民主...)


到这里,记者已经气得有点想笑了:



学生领袖开始语无伦次(这里原视频的翻译是错误的)


老头继续发问:


(你们打砸它们)就是因为它们不支持你们呗。



学生领袖破罐子破摔的解释这是有必要的。(have to)


老头打断她,用“have to”的句式继续发问:




在香港女生彻底不说话之后,老头质问道。


“然后你告诉我说,你们想要维护民主?



然后民主的话题结束了。


很显然,这女生说谎了。


上面这一系列质问,她并不是回答不上来,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她不愿意承认,他们打异见者,堵路烧地铁烧学校都是为了逼香港政府就范。


他们实行无差别暴力,无差别犯罪,实行线上和线下的种种暴力,包括威胁警察的孩子,人肉异见者,冲进别人家扔东西,全部都是为了让其他人恐惧,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以他们这些学生团体和年轻人的影响力,根本没办法通过合法方式达到这些政治目的,所以他们不得不动用暴力,让香港人无法正常生活,让香港社会无法正常运作,用暴力,逼香港政府答应他们的全部诉求。


但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呢?


因为一旦他们承认,这些暴力都是为了逼政府就范,那整个行为就越来越像“恐怖主义”了,下面是wikipedia上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大家可以对比着香港新闻看看。



有政治目的,没错。


诉诸暴力,显而易见。


他们针对的是香港政府,却一直用暴力的方式在损害第三者的安全和财产,第三点也满足了。


统一行动,黑衣服白口罩且有组织,没错。



而一旦被定义为恐怖主义,他们就彻底完蛋且不再会有任何人支持他们的行为。


所以他们不敢回答德国记者的那些问题。


失控


这是整个访谈我认为最有价值的部分。


德国记者问:


你们有代表可以和香港政府谈判吗?



答案是没有:



于是德国记者奇怪了:



德国记者又问:



你说你们是一场和平游行抗争,那你们除了你们的口号,还有什么系统性的想法吗?有什么计划,又有什么方向呢?


答案同样是没有。


香港那位领袖说:


我不知道这些抗议会如何结束,甚至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我们感到,我们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所以我们只能继续战斗。



于是德国记者就奇怪了。


你不是这个运动的发言人之一吗?

你不是这个运动的发起者之一吗?

你这话说得怎么像个旁观者一样。


希拉里在一旁说风凉话,是因为她确实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但你作为发起者,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然而这位发言人,回复说:


现在香港局势变化太快了,我已经看不清我们的未来了。(我已经负不了责任了)



所以德国记者表示:



你们只会喊口号,却没有任何有可行性的意见。



你们说香港政府没有对你们的诉求进行回应,但事实上他们对诉求都已经回复了,只是他们没有答应你们的所有要求。(比如撤回对所有游行中被捕的人的起诉)



但就因为他们没有答应你们的所有要求,你们就打砸烧吗?


那最后你们这些暴行的恶果,究竟是谁来承担呢?


显然不只是你们,而是香港的所有市民。



你们口口声声说你们不怕,说你们要抗争到底,但最后,为你们暴行负责的,却是全体香港人。



这就是你们要负的责任吗?(灵魂拷问)



香港女生回应说:


“我觉得至今为止,大多数香港人,依然是...”


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


“支持我们的。


后面开始语无伦次,三次改口,直到沉默不语。


然后记者举了两个例子。


一个是2014年香港学生运动发起人Joseph cheng的话,他说:


现在,没人敢说“反思一下吧”或者“接受条件吧”。

任何人,只要这么说,就会被(我们)围攻。

我们达成一致,坚持观点,并且绝不会改变了。



这就是你们要的民主吗?


这就是你们准备用来谈判的态度吗?



还是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还有一个例子,是一名17岁的香港人mark,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对警察的恨意越来越强烈,我们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甚至以前领导过学生运动的人,都出来表示,现在这样已经太过了,这样的暴力会导致万劫不复。



没有领导,没有有效谈判。

殴打异见者,围攻温和人士。

放火,砸店,烧车烧地铁。

没有反思,没有纪律。

发言人也不知道如何能停止这场运动。

运动的成员开始感到恐惧,明显感到愤怒在升级。


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结果:


这场“运动”,已经失控了。



熟悉西方政体的人应该明白,西方所谓的“民主”,其实核心并不在民主,而在于民主背后的法治,在于对法律的绝对执行以及至少表面意义上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而显然,香港这场“运动”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法治的因素参与其中了。


没有法制的民主就是民粹,而这种被煽动的民粹发展到最后,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


没有法治基础的群众运动,非常容易演变成各种极端恐怖的暴行。而且这些运动到最后,就连发起者也没办法停止它了。


——类似这样的例子,我们已经见过太多了。


美国3K党歧视黑人,是被煽动的民粹。

卢旺达大屠杀是被煽动的民粹。

印尼排华屠杀是被煽动的民粹。


现在,这些年轻人试图用暴力绑架整个香港,继续他们愈演愈烈的暴力:



一些西方媒体已经醒悟了,他们虽然烦人,但至少有理智,也不想看到更激烈的惨剧发生。


不知沉默的普通香港人以及那些越来越没有理智的“抗议者”什么时候能醒悟。


不要到事情完全无法挽回,无法控制的时候再醒悟,那就真的迟了。


不过所幸的是,香港发生的这一切,其实并不太会影响大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虽然香港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窗口,但一方面香港的这些游行并未影响这一点,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影响了,我们还有澳门啊。



我们还有海南啊。



我们甚至可以和同样是华人国家的新加坡合作啊,虽然新加坡也一直被指责“不民主”:



我们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普通公民其实并不会受此影响。


我们也根本不用担心“港独”。


因为我们在香港有驻军,香港从事实上,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从中国脱离出去的,所谓“香港独立”根本就是杞人忧天。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当然不需要直接干预了。


我知道很多人,看了香港的各种事情非常生气,恨不能自己去香港,惩罚那些暴徒。


我不建议你们这么做,一方面对方毕竟人多,你们去了只会受伤没什么意义,另一方面以暴制暴也不合法,他们可以目无法纪,但我们可要做守法公民。


我们在香港问题上,越是愤怒就越要克制。


我们吃吃瓜,对其中不好的部分引以为戒,对其中香港警察处理的好的部分加以学习,就够了。


剩下的,相信国家,相信政府会把这些事情处理好的。




日前,港科大发生了一起针对大陆学生的暴力事件。

港毒暴徒殴打恐吓大陆学生,让无数人愤慨。


回复“港科大”给你看一下发生了什么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商日葵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