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吃好莱坞、NFL以及硅谷的游戏,如何在二十多年来开枝散叶?

2019年11月14日06时42分内容来源:DICE桌游社

克里斯汀·贝尔那天晚上并没有因为自己在金球奖上落选“最佳女主”而感到沮丧。《善地》中的艾琳娜只是她的一个全新尝试,在人们心中,她是《美眉笑探》中的机智的维罗妮卡,也是《冰雪奇缘》中勇敢的安娜公主,但是在今晚,她急着要去扮演一名“卡坦开拓者”。


贝尔女士和丈夫的桌游之夜一直与时俱进


于是颁奖礼一结束,她顾不上脱掉那件当晚惊艳的“反重力”晚礼服(甚至来不及给乳沟卸妆),就拉上丈夫达克斯·谢泊德奔赴他们的游戏之夜了。通常颁奖礼结束明星们都会去参加不同的派对,所以当这对夫妇说出自己当晚的计划后,红毯主持人非常震惊。“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这面安排,那就来参加我们的游戏之夜吧。这是一款非常精彩、非常激烈、令人沉迷的游戏。不过,你要冒着友谊破裂的风险。”显然贝尔这天晚上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颁奖舞台上。


美国人有多喜欢《卡坦岛》,似乎从《华盛顿邮报》将其评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地产大亨》”就可以确定其风靡的程度——当然,《连线》更进一步将其称作“《地产大亨》杀手”,因为在他们看来,有了《卡坦岛》没有人再会花时间玩Monopoly了(亚马逊上的销量也证明了这一点,而《卡坦岛》的定价却是《地产大亨》的3倍)。所以说克里斯汀·贝尔只是好莱坞众多喜爱”卡坦“的明星之一,而因《空军一号》而成名的制作人盖尔·卡兹更是早早购买了这款游戏的电影改编权。


橄榄球运动员玩《卡坦岛》的画风真的很维京……


你一定知道德安德鲁·乔丹还在快船队的时候总喜欢和队友们在赛后玩上一局《卡坦岛》,但在美国体育界,这款游戏最佳的”代言人“肯定是绿湾包装工队,更准确一点的说应该是大卫·巴赫迪亚里——这位重达300磅的截锋把这个游戏带进了更衣室。起初,队友们很难理解这款手里掐着绵羊与砖块要以建筑房屋来取胜的益智游戏,但是随着游戏的进行,大家开始变得欲罢不能。无论在主场还是客场,包装工们都比以往更难走出赛后的更衣室,而巴赫迪亚里对这款游戏更是认真到不许队友放音乐的程度,因为这会影响他的思考,但如果有谁不小心掷出了7,则会引发众人的“咆哮”。《卡坦岛》不仅帮助大个子们挨过了威斯康星洲的冬季抑郁期,而且在《华尔街日报》报道了这段更衣室趣事后,当地Gnome Games游戏店的《卡坦岛》销量还激增了日常的两倍,这使得店员不得不在圣诞节之前就进行补货。


霍夫曼的桌游私局汇聚硅谷精英


但是,这款90年代问世的德国桌游在美国娱乐界与体育界的受欢迎程度都不及其在硅谷的地位。《卡坦岛》在成为比尔·盖茨退休之后与家人最热爱的生活娱乐之前,就已经被众多科技公司的高管视为“桌面上的高尔夫”了。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里德·霍夫曼(Linkedln)、杰西卡·玛(inDinero)、马克·平库斯(Zynga Game)、约翰·李莱(Mozilla)……当这些创始人级别的硅谷精英围着那些六边形板块坐下来之后,你会发现气氛非常“严峻”。在硅谷,《卡坦岛》就像是他们生存环境的投射:来自全球各地的配件采购组成了一款精密的游戏、在布局接近目标的路上不能忽视风险管控、利用自己有限的资源与他人合作甚至暂时结盟、利用出众的议价能力掩藏自我发展的暗线。马克·平库斯认为《卡坦岛》在硅谷流行的原因除了这份“真实的创业环境体验”之外,还有更多的原因,“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玩完18个洞的高尔夫球,但是我们可以边吃披萨边玩《卡坦岛》,它易学好玩,吸引了大批在硅谷工作的技术人员,于是通过游戏表现出来的快速思考与资源管理能力,成为了我们这些创业者寻找潜在员工的方法。”


里德·霍夫曼这位“硅谷的神谕者”从小就爱玩桌面游戏——Risk给了他将战术与战略融合的训练、D&D与Runequest这类角色扮演问题教会了他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与真人而非电脑进行的游戏可以帮他牢记竞争对手的动机——这也是他给PayPal、LinkedIn、Airbnb等品牌带来成功的关键。“没有交易的胜利是不成立的”,霍夫曼认为《卡坦岛》是最接近企业家精神的游戏,“你为自己建设了多少,同时又为对手贡献了多少?游戏教会你如何去规划资源,如何去应对风险,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可控的,而《卡坦岛》让你意识到保持灵活的应对策略有多么关键。”


泰伯和他的“卡坦宇宙”


不同的玩家群体,看到的是一款游戏不同的趣味面相,这也恰恰是《卡坦岛》自1995年诞生以来成功的关键。它的销量突破了2000万套、拥有自己的纪录片与小说、在无数影视剧中作为“梗”登场、是最早被移植到IOS与虚拟现实平台上的当代桌游、创造了1000人同时比赛的纪录、在线游戏有超过80000人的活跃用户……至今没有一款游戏可以在上手度、交互性、娱乐性、功能性等方面的平衡程度与之媲美,可以说《卡坦岛》奠定了桌游设计的思路,甚至成为了诸多当代成功的桌游设计师的启蒙之作。


当克劳斯·泰伯在全球最大的桌游展Essen Spiel中漫步的时候,有点资历的玩家或者出版人都会停下来向他致敬。自从一段维京人的传说给了他灵感,让他打磨出这款杰作之后,这位牙医就成了桌游行业内为数不多的全职设计师,更是组建成了独角兽一般的家族式工作坊——他的妻子、儿子、女儿都加入其中,开始为父亲的桌游设计生涯贡献自己的力量。《卡坦岛》在90年代风靡欧洲自不必说,但得以新千年之后在美国如此畅销,就是他儿子奎多的功劳,这位曾经不甘于父亲规划道路的青年在爱上了一位美国女性后,决定去弗吉尼亚定居,而这反倒帮助这一经典的德式游戏打入了美国市场。2000年之后,在奎多的积极运作下,《卡坦岛》开始有了多款联名之作,不仅与“星际迷航”“权力的游戏”这样的大IP合作,更有契合美国本土的描述美国移民的主题。


《卡坦岛》中国版已由栢龙玩具正式出版


如今《卡坦岛》拥有30多个语言版本,在中国也有了10多年的玩家积淀。2019年,这款游戏终于有了自己专属于中国的版本:天坛、东方明珠、敦煌莫高窟、兵马俑……你在中国的版图上不仅可以体验游戏的乐趣,还会因这些颇具地方特色的建筑物而感受到一份亲切。在中国娱乐、体育、科技以及游戏市场高速发展的今日,中国版的《卡坦岛》是否可以复制其在北美市场的成功呢?


至少,作为一款让不同人群体验桌游魅力的入门游戏,《卡坦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最后,来自泰伯的游戏忠告:如果你想赢,从一开始就不要修最长的路。


(本文使用图片来自于网络)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