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探丨台剧男星18年(下):“晏廷华天”在大陆闯成一线,有人却走穴为生

2019年11月14日08时55分内容来源: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

id:txent


在本系列上期中,《娱探》梳理了过去十年的台湾偶像剧的流变(娱探丨台剧男星18年(上):F4曾被追到呕吐,如今台剧无偶像),从2001年《流星花园》一炮而红,台湾偶像剧开始了十年黄金期,2011年,陈柏霖、林依晨主演的《我可能不会爱你》成为最后一部传统意义上走红的台湾偶像剧。而差不多从2010年起,台湾电视剧的头部资源如导演、制片人、一线明星等,纷纷开始进军大陆市场。台湾偶像剧至此开始慢慢走向衰落,而进入大陆市场的昔日台湾偶像剧男星,会经历怎样的变化?本期《娱探》将为您道来。


巨星们,从同一个起点走向两极

霍建华片酬超千万,许绍洋却靠走穴赚钱


选择北上打拼的一线男明星们,面对的是更加复杂的生存环境。这些曾经旗鼓相当的人,在九年后的今天,不论地位还是片酬,都形成了天差地别的分层。


目前,在大陆能接触到顶级资源的超一线演员,比如彭于晏、赵又廷、霍建华和阮经天,片酬水平和大陆同级别演员相差不大,也各自有话题或奖项傍身。《败犬女王》导演林清振直言,台湾人到了大陆能否真正融入到环境、接触到专业的合作团队决定成败,“必须要有领头羊,就是要有人引导他。他是不是有机会找到对的人,另外能不能调整好自己,都非常关键。”


行动越早的,似乎越能占得先机。比如彭于晏和霍建华,都在大陆奋斗十年以上。彭于晏2002年凭主演《爱情白皮书》走红,但他并不安于现状,2005年就抱着背水一战的心态跑到大陆,拍了两部戏《仙剑奇侠传》和《少年杨家将》,演的都不是男一号,却成功在大陆打开知名度,在两岸三地都有不错的市场。


转战电影圈后,彭于晏几年间接下不少卖座作品,主演了大陆顶级导演姜文的作品《邪不压正》,以“拼命三郎”的打星形象成为香港导演林超贤在大陆的爱将,在业界有口皆碑。


林清振早年和彭于晏、阮经天都有过合作,他分析称,“大家都看到彭于晏非常努力,成长得很好,机会又很多,当然会有一些不错的经纪带领他进入到那个环境里,就是我们说的遇到贵人。”


▲彭于晏在《仙剑奇侠传》里演的痴情的唐钰小宝,是他让很多剧迷印象深刻的早期角色


2017年的华人明星片酬权力前100排行榜中,他以高达3000万的电影片酬,成为唯一打入前十的台湾明星,比女星吸金力第一的杨幂还要高出6名。编剧汪海林认为,像彭于晏这样的电影咖已经有不可替代的绝对优势。


霍建华当年在台湾还不是一线,当第一批吃螃蟹的人,2004年就带着经纪人北上。从男配演起到赶上仙侠剧的东风,主演红遍大江南北的《花千骨》。用10年时间登上大陆一线小生的高位,身价飙涨,外传他在电视剧《如懿传》中的片酬高达7200万。


▲2009年《仙剑三》里的徐长卿、2015年《花千骨》里的白子画,霍建华在仙侠剧里白衣飘飘的形象,始终能迷倒一大波粉丝


霍建华对《娱探》表示,“年轻的时候真的拍得比较多,比较不愿意闲下来。”林清振则称, “他来大陆比彭于晏、阮经天都要早。一直在磨炼、寻找机会,用个人魅力去抓住机会、抓住该有的资源,成功相对容易,但也辛苦得多”。


和他们相比,赵又廷出道晚但攻势凶猛,2009年第一次拍戏就击败周渝民,拿下金钟奖视帝。3年后就已经在大陆混得风生水起,成为陈凯歌、赵薇、徐克、关锦鹏等大导演的男主角。台湾电影人李佑宁曾称赵又廷“得天独厚”,暗示他是靠老爸的资源咖,但台湾电视圈的业内人士小A认为,“赵树海的名气并没有赵又廷大”,赵又廷成功背后靠的是实力和努力。


他真正被大陆观众所接受的是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凭借“整容式演技”打出惊艳一枪,风头力压原本备受看好的电影版男主角杨洋。据传这部戏后,身价从破亿元台币(约2200万元人民币)三级跳到破亿元人民币。最近搭档邓伦以“双男主”之姿,出演郭敬明的新片《阴阳师》,也是令人艳羡的头部资源。


▲赵又廷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演的夜华,从公布剧照时被群嘲,到开播后的真香,他的“武器”是“整容般的演技”


阮经天原本是台剧小生的“领头羊”,连中《命中注定我爱你》、《败犬女王》两部大热的偶像剧,演电影《艋舺》又斩获金马影帝,但攀上高峰之后他的路却不太顺,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迄今也未再能创造此前的风光。去年,他和杨幂合作的《扶摇》,原本是奔着复制《三生三世》热度去的,但剧集播完,产生的水花却很有限。在接下来他的待播作品里,合作对手都是祝绪丹、宋祖儿等资历较浅的女星,身为头部台剧男星的咖位似乎在隐隐下降。


▲阮经天在《扶摇》里,还献出了他的“凶器”完美腹肌,但剧集的热度有限


从台剧男星开始闯荡大陆,在大陆的头部台湾男星的格局,从最初的“天廷晏”(阮经天、赵又廷、彭于晏),到如今可以说是“晏廷华天”(彭于晏、赵又廷、霍建华、阮经天)的四小生格局,且不论他们面临大陆同年龄段更多男星的竞争,还随时面临着头部以下其他台剧男星的冲击。


邱泽则是相对比较特殊的状态,他是较早来到大陆发展的偶像剧男星,他在台湾偶像剧市场,原本不是头部的艺人,但在内地的《夏家三千金》、《爱情睡醒了》等作品,却有着不低的热度和收视率。原本他在大陆的发展前景可观,但和唐嫣的分手让他深陷“渣男”舆论,于是他转而回台潜心拍戏,去年凭借一部《谁先爱上他的》,用非常松弛的状态演出一名同性恋者,得到了不少奖项的肯定。去年底又凭借一部上星剧《幸福一家人》,低调“杀”回大陆,接下来比较头部的网剧《唐人街探案》待播,也算是在大陆的曲线上升。


▲邱泽《谁先爱上他》剧照,他献出同性吻戏


一些有一定实力的男演员,也还能接触到优质作品。如吴尊、罗志祥、周渝民、陈柏霖、吴建豪等。或者出演一些卖相不错的电视剧,比如陈柏霖近期搭档张天爱主演电视剧《鳄鱼与牙签鸟》,周渝民主演李少红的《大宋宫词》。或者在头部综艺中露脸,成为微博热搜的常客。业内普遍认为,比起长时间拍戏,明星上综艺可以赢得更多的关注度、话题及流量,曝光量与经济收益直接挂钩,可以接到更多广告。


▲周渝民和刘涛合作的《大宋宫词》看上去品相很不错


▲吴尊带着儿女上《爸爸去哪儿》收割了一大波好评,而且也从早前的偶像形象上重建了好爸爸、好男人的人设


但市场并不对演员都那么友好,如汪东城、炎亚纶、杨祐宁、陈楚河等都被迫资源降级。汪东城主演了几部网剧《西夏死书》、《我的健身教练》,都没演出什么名堂。杨祐宁、郭品超参与了资源还不错的大剧,可拿的都是男三号剧本。《都挺好》播火了,但外界吹捧的是倪大红和姚晨的“神仙演技”,就连演苏家大哥的高鑫风头都盖过他。至于陈楚河,在电视剧《斗破苍穹》演的是男N号,《三生三世枕上书》里干脆成了“特别演出”。


▲《都挺好》火了,但杨祐宁的热度却没有上来


明道在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中讲述“没戏拍”的遭遇,更是令人唏嘘,他说“这几年没有什么太成功的事情”。他指的大约是,2016年演的《转角之恋》积压,主演的网剧《套路》又因传出剧组腐败案,播出暂无消息。


汪海林透露,明道现在要演男一号还不成问题,但能否合作到理想团队,签到理想价格却是现实问题,“他不缺男一号的剧本,缺的是他理想的那种男一号。”小A则称,明道现在属于自降身价“半买半相送”,“为了曝光率,演出的大部分都是网剧居多,并没有赚到很多钱。”


明道还有选择的权利,那些出于金字塔底层的男明星们,如唐禹哲、张栋梁等几乎从大陆消失了。许绍洋当年在偶像剧中的形象何等帅气,现在只是偶尔出现在一些被嘲讽的丑图中。最近一次关于他的消息是关于商演走穴,“脚踩超高增高鞋,整容过度判若两人”。


▲曾经凭借《薰衣草》大火,在《海豚湾恋人》里压番霍建华的许绍洋,如今基本无戏可拍,出现在大众眼前时是偶尔在商演里捞金


寒冬下的进击战

某台湾女星零片酬出演只求热度

某台湾男星付20万佣金却未能接到戏约


近两年,影视寒冬席卷而至。行业遭遇全面整顿,戏量锐减,演员们竞争激烈。被这场风暴所裹挟的不止是大陆演员,也有在北上打拼的台湾演员。


为了能在大陆演到戏,一些艺人不得不零片酬出演。据业内人士橙子透露,早前范冰冰拍大热历史古装剧,同剧出演的某台湾女星对外宣称单集200万,其实分文未取;后来某台湾一线花旦与张彬彬出演古装剧,经纪公司效仿嘉行传媒的捧人模式,捎带上师弟师妹。做的是赔本生意,连工作人员的开支都自行承担。新人在大陆虽没混出头,但经此一役镀了层金,回台北演戏已能分配到戏份厚重的配角。


讽刺的是,有时哪怕分文不取,也不一定能有机会。某台湾偶像团体出身的男星,为了进军大陆市场,特地找了大陆代理经纪替他接戏,并预先支付了20万佣金。推掉台湾找上门的戏约,在大陆苦等大半年,却一无所获,“现在中介费随便都是100万起,给20万谁理他?”橙子表示,因为不懂行情,这位男偶像终究被大陆市场拒之门外。


就连处于巅峰的那一小撮人也开始遇冷。林心如就透露,霍建华跟女儿开玩笑说“我失业很久了”。最近在为新片《大约在冬季》造势时,霍建华对媒体自嘲是“来凑数的”,因为饶雪漫开机找不到人,“其他都没空,我是备胎。”饶雪漫也直言不讳,自己考虑过其他人,“但其他更贵”。


▲霍建华《大约在冬季》海报


以李现、肖战、王一博等为代表,新一代顶流演员逐渐崛起,除了有年轻的资本,表演上也相当出彩。这也使得台湾成名演员可替代性越来越强,作为被选择的一方,局面愈加尴尬。汪海林认为,“在大陆造星机制成熟后,对他们来说威胁很大。还想要在超级大剧里争大男主,就不是太有优势了。优势资源不一定会涌到他们那里去,抢不到头部资源,逐渐就会落到中下成本的作品中。但这类作品影响力不行,慢慢的,演员等级就会往下降。”


虽然相对当红小生,他们曾大红过、现在片酬又不算高,属于行业里的高性价比演员,汪海林却觉得他们很尴尬,“他们属于不上不下,比如他要500万,再加500万可以请到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可以让剧多卖出2000万,制作方就会多做考量。他们处在这样一个被评判的境遇,就是这个性价比是否值得人家下决心用你。”


不少拍偶像剧起家的非头部演员,甚至已经跟不上市场极速前进的步伐。2010年台湾偶像剧萎靡之际,大陆偶像剧复制其过去的辉煌,现在也走它走过的路,悬浮的童话言情风格逐渐被市场抛弃,近年的大热偶像剧似《亲爱的,热爱的》《我的真朋友》的谈恋爱方式都非常接地气。“那种虚无缥缈的题材很难火了,这类剧的投资人也少了”,影视策划人谢晓虎对《娱探》表示。


这种行业趋势也让一些陷入单一偶像剧式表演的明星们,在许多年后尝到了苦味。不演王子或者霸道总裁,似乎就很难展现出价值。言承旭在大陆演的电视剧非常少,只有一部网剧《交换吧,运气》待播出。在这部剧中,42岁的他演的还是高富帅,吃的是《流星花园》的红利——和沈月搭档打造“新版杉菜+经典版道明寺”的噱头。


▲言承旭和沈月合作《交换吧,运气》,依旧是悬浮风格的偶像剧


谢晓虎对此表示,“我们过去的戏比较多是家长里短的题材,大陆偶像剧出现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演员,很多台湾艺人就有了契机,在大陆非常火。但现在大陆催生出大量年轻演员,他们更能和观众产生共鸣、更接地气,也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心态和所生活的环境。”


谢晓虎将国产电视剧分为五大类:古装、军旅、农村、都市、民国。撇开农村剧不谈,军旅戏除了古早的《战长沙》《向着炮火前进》,极少启用台湾艺人。民国剧算是颇为适合台湾明星的剧种,但因近年不出爆款,在三大视频网站中占比越来越小。绝大部分都市剧又被大陆小生所包揽。在当下,古装剧或许是大部分台湾艺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比如《大宋宫词》、《三生三世枕上书》、《熹妃传》、《帝凰业》等待播剧中都有他们的身影。


汪海林称,“在古装剧中台湾艺人依然占据很大份额,他们穿起古装扮相就是很像,古装题材中依然有市场。”但随着两个月前“史上最严限古令”来袭,将近21部古装剧被传禁播,这些剧何时能面世,又有多少人愿意顶风再开古装剧都未可知。


摆在这一批演员面前的还有现实问题。寒冬中制片方情况不容乐观,就在上月三家视频平台与六家影视公司还就“抵制攀比浪费、纠治贪腐”联合发声。而在这份倡议之前,大量公司就已不断缩减开支,压低影视制作成本。


据小A透露,市场好的时候,台湾演员来大陆拍戏,剧组每个月会包一次往返台湾的机票,并一手包揽助理费等琐碎开销。但现在,演员们再也没有悠长假期,部分冲着红利来的人开始计算得失,有家室的演员为了方便照顾家庭,主动从演配角改为客串,比如何润东、金士杰等近年都不会完整演完一部戏,“经常会演个十集就‘死’掉”。


虽然凛冬未尽,但台湾偶像剧男明星们并没有真正放弃。有的人回到台湾暂时蛰伏,但他们时刻观望着,准备再次冲向大陆。有冲劲的人们依然对此地趋之若鹜,就像台湾后起新星刘以豪,已经迅速进军大陆,搭档娜扎主演唐人影视出品的《十二谭》。成名的演员们努力调整心态,比如霍建华就觉得“不要想那么多,放慢脚步好好休息,接戏方面一切随缘”;明道也已经接受现实,逐步转型幕后并培养接班人。大部分人相信,在这里,依旧星光璀璨,浮生若梦。


Stop!不要走开!娱乐圈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儿~加入『腾讯娱乐』,开启通往贵圈探秘的宝箱,赶快戳『这里』,拿offer,带薪追星吧!






『热门推荐』您还可以看:


到底是谁背后嘲他啊?被他记恨这么多年...

又因为这事被嘲了...怎么就不长记性啊?


Baby这次真的没得黑...


中韩生图对比,到底谁输谁赢?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