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理咨询师自杀了,他的遗书里提到了我

2019年11月16日02时48分内容来源:歪楼


【故事bot】是一个可爱的互动栏目。我们每期会在这里提供话题和故事,也请大家来分享发生在自己身上和身边的故事。我们也会给出一个故事的开头,它的发展和结局如何,完全由你来掌控。我们很乐意见证下一个文学大师在这里诞生!


大家好!欢迎来到歪研社故事续写大赛现场!


上一周的题目是,以“我的心理咨询师自杀了,留下的我的心理医生突然自杀了,留下的遗书里提到了我……”为开头,续写故事。


读者朋友们纷纷踊跃投稿。编辑部仔细阅读每一篇故事后,认真挑选了部分精彩故事在此展出!

心理医生的遗书里


究竟说了什么?


长篇部门最佳剧情奖 @曹丹艺

Chapter 1

我的心理医生突然自杀了,留下的遗书里提到了我。
在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正在编写我的稿子。我第一次见我的心理医生A是在我救助了一个可怜的女孩之前。女孩B是农村的留守儿童,我本来想做一些留守儿童的专题报道,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与观察,我确定了我的主要采访对象,就是女孩B的邻居女孩C。我的计划是在征得C监护人和村长同意的情况下,在C家里与C一同生活一个星期。
C的父母去上海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家里还有一个奶奶照顾她。有奶奶的陪伴,C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内向,相反,她还是比较外向的,有时候还能跟我讲讲笑话,开开玩笑。奶奶是个很明事理、很睿智的老太太。
两天时间我和C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喂牛,一起帮奶奶做饭,一起上山砍柴,一起在地里除草。
第三天,我和C干完农活,奶奶让C和我去村里商店给她买食盐。走到邻居的院门前,我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走进隔壁的大门。这个男人是我没见过的,我问C,C说他是隔壁村的Y,她也不太认识,只是他经常会来领居家里,进去没多久就回去了。
我也没太在意,拉着C的手接着走。当我们回来的路上,再次经过邻居的门前,刚好看到Y从院子里出来。然后迎面走来了另外一个男人X,X刚好看见Y,上前跟他打招呼,然后两个人窃窃私语,Y不知说了什么,让X也很开心,说完Y离开了,X走进了邻居院子。我们去商店来回大概一个多小时,Y在邻居家里待了一个多小时,不知干了什么。
回到C家,我好奇地问C邻居住了什么人。C说是她同班同学B,她的爸爸病死了,妈妈扔下她跟人跑了,以前她俩会一起去上学,后来,照顾B的爷爷去世了,B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连学校也不愿意去了。我觉得B也是一个很好的采访对象,于是去跟C奶奶打听B的事。C奶奶听到我在问B的事,变了脸色,用略带严厉的语气跟我说:“离他们家远一点。”我为C奶奶为什么,C奶奶说如果告诉我这个外人B家的事,她和C在这个村子里就过不下去了。
C奶奶的话让我很震惊,以我的职业第六感,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第五天,我就告别C和奶奶,然后去村长的家里道谢并告别村长,我的采访提前结束了,决定离开村子。在所有人都觉得我好像要离开的时候,我偷偷溜进了B家的院子。
B的家,很乱。院子里只有几只乱跑的鸡,到处都是鸡屎和杂草。两间破房子其中一间的房门已经快要掉了,斜在门框里。我轻轻走到那个旁边窗户泛着微弱灯光的还算完好的房门跟前,轻轻敲了敲门。我听见房间里有动静,但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人来给我开门。我又轻轻地说:“你好,我是新来的支教老师,想做个家访。”
房间内又是一阵骚动,不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缝,开门的是B。我俯下身问:“你好啊,你是B吧?我是新来的张老师,教语文的,下个学期就是你的班主任了,想做一个家访。你一个人在家?”
B点点头,昏暗的光线里隐约看见她眼角闪着泪光。
“能让老师进去吗?”我问。
她打开门没有说话,只是转身走回到床边,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我缓缓进入房间,整个房间就只有一张破烂的木板床,床上的被褥脏乱不堪,还带有血迹。一个可怕的猜想闪过我的脑子,我默默祈祷,希望猜想不要成真。
我蹲在B的跟前,想要摸摸她的头发,她那凌乱的头发只扎了一半,还有一半散落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当我刚触碰到她的时候,她立刻很抗拒地推开我的手。
我想,以她目前的状态,我是得不到任何信息了,便在房间里偷偷放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写下一个我电话号码的纸条塞在B的手里,对她说:“有什么需要就给张老师打电话,好不好?”
B抬起头来,看了我一会,像是在努力记住我的长相,然后点了点头。
“别哭了,老师先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她突然伸手抓着我的手,握得有些紧,犹豫了一下,还是松了手,然后低下头继续默默哭泣。
Chapter 2
我偷偷溜出了村子,住进了县城里的宾馆。晚上,我打开电脑开始看针孔摄像头拍摄的画面。此时的B全裸着躺在肮脏的床铺上,静静的,仿佛死去了一般,没有一点动静。
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现实在告诉我我的猜想,我的那一瞬间的念头,可能是真的。
过了一会,B起身拿起地上的一个塑料袋,从里面拿出吃的东西吃了起来。吃完穿好衣服蜷缩在床的角落睡了过去。
我打开回放,开始看了起来。我走后,B一直坐在地上,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村长和Y进来了,村长坐在B跟前的板凳上也不知跟B说了些什么,就扔下塑料袋走了。村长走后,Y就强行抱起B,把她丢在那张破床上,扒了她的裤子,然后急匆匆地脱了自己的裤子。
我的猜想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Y对B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性侵,B全程一动不动,没有哭喊,没有反抗,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
我很震惊,很心痛,一瞬间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
我该做什么才能帮到这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
报警?对!报警!
我拷贝好视频,做好备份,直奔县城的派出所。
经过警方调查发现,自从两年前B的爷爷过世,孤苦无依的B无人照顾,平时就靠村里人的一些施舍生活。没多久B就被同村的流氓Y盯上了,Y是村长的侄子,初中没读完就不读书了,每天游手好闲在村里闲逛。Y骗B玩游戏,隔三差五对B进行性侵,持续了一年之久。后来Y又把这件事说给邻村同样游手好闲的X,两个禽兽一拍即合,一直轮流性侵B。当然,纸包不住火,这早已是这个村子里公开的秘密,甚至村长也知道这件事,但无人制止。
从那以后,我再没睡过一次好觉。以前总觉得这种事只存在于新闻里或者电影里,不想,这种事居然被我遇到了,现实如此残酷。
Chapter 3
很久之后,我心里仍然无法平复,每天几乎都在失眠和痛苦中度过。同事推荐我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做催眠治疗。于是我找到了A。
A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心理咨询师,名校毕业后就一直在这家心理咨询事务所工作。我跟A说了我的经历之后,A一脸震惊,然后给我介绍了另外一个心理咨询师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几天之后,我带着很多吃穿用品去了B所在的福利院看望B。
B一下子就认出了我:“张老师?”
我很惊喜,开心地拿出新衣服在她身上一边比划一边说:“我给你买了点吃的,还有几件新衣服,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适,我想的是买大了,等你长高了再穿,买小了就没办法了。”
B很淡定,说:“谢谢张老师,不用给我买新衣服,前几天A阿姨就给我买了很多新衣服。”
A来过?为什么?
“对不起啊,我那时候说过几天就去看你,结果过了那么多天才来,张老师给你道歉,原谅我好不好?”
“没关系的。”B淡淡地笑了笑。
“在福利院过得怎么样?再有没有人欺负你了?”
B摇摇头。
我又问:“你喜欢这里吗?”
B点点头。
“喜欢这里就好,在这里好好学习,好不好?”
B点点头,似乎不想再说话了。于是我道别了B,离开了福利院。
从县城回省城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A为什么会去看望B。难道B和A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这个疑惑很快被繁重的工作冲淡了,我渐渐忘掉了这件事。
两个星期后,警察找到我,告诉我A在家里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自杀,并留下了一封遗书,里面提到了我。

张女士的经历,让我想起了不堪回首的事,我觉得曾经的创伤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愈合,我的世界全是阴霾,我别无选择,只好选择离开。


再见,再也不见。

A

2018年9月12日

做完笔录,确认我与A的自杀无关,警察就让我回去了。
但她的遗书久久在我的脑海里挥散不去,为什么她要提到我?A的死,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于是我托在A的大学母校工作的朋友,帮忙查了A的档案——
村长居然是A的继父!
A的父亲去世后跟着母亲改嫁给那时候还不是村长的继父,两年后,A的母亲也去世了,12岁的A不得不跟着继父生活,十五年前A考上了大学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大学期间她患上了抑郁症,而且据A当时的室友回忆,A一直单身,拒绝了任何追求者。
难不成……A和B有相同的经历?
Chapter 4
中秋节,C和奶奶来看我,我给她们娘俩做了很多菜,一起过了个快乐的中秋节。夜深了,C熟睡后,奶奶问我:“B的事是你报的警吧?”
我说:“我觉得我没有办法不管这件事。”
奶奶说:“怕是你再也没法进我们的村子了,你刚走,这事就被揭发了,村长要是看到你,不会放过你的。”
我有些意外,于是,偷偷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问道:“阿姨,没有牵连到你们吧?”
“你说要走的那天,我就看见你鬼鬼祟祟进了B家的院子,我就猜到会发生这种事。还好那个狗村长因为这件事丢了官,也不会牵连我们。”
“对不起啊,阿姨,我去报警的时候也告诉警察希望让我匿名报警,不能太招摇,就是想的不要牵扯到你们。我还是太疏忽大意了。”我有些惭愧。
奶奶摸摸我的头,说:“都过去了。”
“奶奶你当时让我离B家远点就是因为这件事?”
“是啊,全村对这件事都是心照不宣的。当初第一个发现Y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的就是村长,村长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就没有张扬,没想到Y更过分了,还把X叫到B家里,这两个禽兽!”
“还好这些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是啊。”
我突然想到了A,就问奶奶:“阿姨,你记得村长的继女A吗?”
“A?A……嗯,还有点印象,她母亲去世后就不爱说话,学习成绩很好的,好像就这这里工作。你怎么突然想起她了?”
我把A的死,包括遗书的内容全部告诉了奶奶。
奶奶沉默了。
“阿姨,你觉得A为什么自杀?她为什么说她有不堪回首的事?难不成……她母亲去世后,她的继父就一直对她……“
奶奶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村长原来真的是个禽兽啊。那B的事他没有参与?”我感叹。
奶奶摇摇头。
也不清楚奶奶的意思是不知道还是没参与,我们就此结束了这个沉重的话题。
后来,听警察说他们找到了A的日记,确定了A在12岁到18岁这六年时间里,她的继父一直对她进行性侵,A因此患上了抑郁症。为了拯救自己,A大二的时候转专业学了心理学,并且再也没有回过家。远离继父后,自我治愈的A过着平静的生活。而我的出现,勾起了A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A前功尽弃,选择了自杀。


短篇部门最佳脑洞奖

@阿拾

我的心理咨询师突然自杀了,留下的遗书提到了我。当警察找到我的时候,我也是诧异的,警察说我的心理医生遗书里说在给我做第三次心理治疗时,感受到自我的不可治愈,心灰意冷决定自杀。而我,因为失眠症与心理压力过大,经人介绍找到了他,总共才去了一次。所以,他到底是怎么脑补出来的第二次与第三次?又或者,我真的去了第二次,第三次,而我不知道?


@kit

我的心理咨询师突然自杀了,留下的遗书提到了我接下来一年都不可能有办法支付完心理咨询的诊费。


@尘

我的心理咨询师自杀了,留下的遗书提到了我,看来终究还是被她察觉到了...她知道下一个就是她...看到这里的你,也被我盯上了哦


@ 宁丶溪寒青

我的心理咨询师突然自杀了,留下的遗书提到了我。他说其实我是他儿子,所有遗产都归我。



今日故事会


你的心理咨询师为什么自杀?



往期推荐

我人生的第一次撕X献给了大学舍友

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写给我的情书



出品:界面歪研社
策划:马乔
作者:歪研社的朋友们,
编辑:木五侠
插画:嘶高姨

界面歪研社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