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主义下,时尚是如何「反击」的?  

2019年11月17日11时58分内容来源:SIZE潮生活

Nicolas Ghesquière

图片来源:Document Journal



上月底,Louis Vuitton 进驻美国得克萨斯州,川普与 LVMH 首席执行官 Bernard Arnault 一起出席了新工厂的剪彩仪式,并盛赞这一举措将会为该地区的美国人民创造就业机会。而 Louis Vuitton 创意总监 Nicolas Ghesquière 却极力反对与美国总统有任何关系,并于个人 Instagram 账号表示自己只是一个时装设计师,反对任何政治行动,甚至贴上了 #trumpisajoke 的标签;不少人纷纷将川普的制度视为嘲讽的话题,并认为企业为了助长消费以及与政府合作而另辟蹊径。

滑动查看更多

Disobedient Bodies by Johnathan Anderson

图片来源:SSENSE



而 JW Anderson 设计师 Johnathan Anderson 曾在英国 The Hepworth Wakefield Gallery 展出的艺术展《Disobedient Bodies》结束后,在采访中提到:「艺术和时尚在如今的消费主义社会下逐渐形成了一个 Banking System (银行系统)。」这个词一针见血的指出消费主义对当今时尚界和艺术界的影响。


如今的时尚和艺术在消费主义的影响下逐渐「变异」,时尚大牌变成了「天价快时尚品牌」,艺术展览变成了打卡圣地,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本质的价值;各大品牌都在疯狂的自我营销,加上网络媒体的渲染和人们的盲目崇拜,顺理成章的放大了消费主义的弊端,并无意间的把时尚变成了商品。


消费主义、名人效应对时尚的影响


Kim Kardashian 小红书账号

图片来源:Comms8



消费主义一直以一种鼓舞人们无节制的购买商品的风气,在当今社会扎根立足;而在这个新媒体盛行的时代,资讯能够快速的传播,导致人们对「时尚资讯」的渴望变大,随之致使时尚品牌疯狂「制造新品」,而这些新品中却有的「借取」他人的设计或者故技重施般的重新翻造。

图片来源:Redbag



好比说 Dior 马鞍包,Dior 的设计总监将经典款马鞍包重新改造,通过「经典回归」再次向大众发售从而盈利。这一切的导火索离不开社交媒体和明星效应,网红带货和明星带货在这个时代里是大牌盈利最好的工具,小红书在这一点做的十分到位,就连 Kim Kardashian 都想通过小红书来出售自己旗下的化妆品牌 KKW。总而言之,消费主义似乎带领时尚走向一种「明星穿过的就是好的」、「只看盈利不在乎品牌根源」和「粉丝们容易被洗脑」的心态而去。


《The Artist Is Absent: A Short Film On Martin Margiela》
视频来源:Comms8



在此前,时尚是一个用来展示自我想法或者批判社会的一个媒介。关于 Maison Margiela 和 John Galliano 合作的新闻众所周知,在 John Galliano 接手 Margiela 前,Margiela 一直保持着以往的风格,从品牌成立到 2014 年一直处于「Anti-Fashion」和 「Stay Faceless」的状态。根据纪录片 《The Artist Is Absent: A Short Film On Martin Margiela》得知,Martin Margiela 利用回收物品、衣架、塑料袋来展示自己的作品,原因是时尚界太依赖模特,把重点全部都集中在了模特身上;Martin Margiela 为此表示「我想让你们看我的衣服,而不是我的模特」,所以 Martin Margiela 的走秀中基本很少能看到露脸的模特。

BALENCIAGA VS GUCCI

图片来源:Google



而在消费主义的作用下,时尚和艺术难免面临成为「Money Maker」。不少品牌变相性的变成了高阶快时尚品牌,好比说 BALENCIAGA 的 Triple S 横空出世后,GUCCI、Louis Vuitton 以及部分时尚品牌相继发布类似的老爹鞋,欲依附于这股风潮所带来的潮流效应,可见消费主义对时尚界影响之大。


消费主义下的时尚圈「清流」

图片来源:Fecal Matter



尽管时尚界里「有趣的灵魂」越来越少,但是还是有一些设计师用艺术、时尚的方式当成媒介,去反思被消费主义影响的世界。

Fecal Matter 是来自巴黎的时装与艺术组合。创始人 Hannah Rose Dalton 和 Steven Raj Bhaskaran 运用夸张打扮、怪异的妆容吸引一众粉丝。他们总是会探讨在消费氛围下,不少创作缺乏思考的过程,而大型的时装公司每天都在为无知的消费者提供衣服,利用名声盈利。所以他们创立品牌发声,用「Fecal Matter(粪便)」这个名字表达对时尚界消费模式的解读,通过病态与美的极致结合试图予以「反抗」。他们曾在《INDIE》杂志采访中提到当今时尚的风气愈渐衰败,曾经时尚的很难在重见天日,尤其是在 VETEMENTS 再次名声大噪之后。


Fecal Matter 2018 春夏展示

图片来源:SHOWstudio



随着 Fecal Matter 在如今的时尚圈里愈加出名,就连 SHOWstudio 创始人的 Nick Knight 也多次将其推荐至网站,且多次为其连连称各大媒体杂志都对其进行采访刊登。但是 Fecal Matter 并没有过度的跟随大环境营销自我,而是选择「做自己」。他们并没有像大牌一样出售天价商品,Fecal Matter 的商品均利用可回收物品或者旧奢侈品对其做以改造并在 Depop 上发售。


而 Fecal Matter 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们刚出名时与 SHOWstudio 合作展示的 2018 春夏展示,Fecal Matter 颠覆了往常大家看到的时尚走秀,选择运用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展示,这场秀的概念「Race War」更体现了他们的内核。在这一另类时装秀上可以看到他们改造了 BURBERRY 经典风衣,并运用同样颜色的面料做出了 KKK 党的面具,以及用巨大的美国国旗,再以押送犯人的形式逐个将模特带到秀场上。而这场与众不同的时装秀正处于川普上任美国总统后举行,Fecal Matter 抓住「种族歧视」的话题去批判了川普以及他的制度。在时尚上玩弄概念可能大家习以为常,但在消费主义的影响下部分历史性时尚品品牌已经慢慢消除了「玩弄概念」的能力,而 Fecal Matter 的举动可谓是想带回旧日风光,并批判了当今社会的人们盲目崇拜的现象。

Iron Lady bySymonds Pearmian

图片来源:ART RABBIT


类似的还有由两位造型师 Max Pearmian 和 Antony Symonds 联手创造的品牌 Symonds Pearmian,他们设计的混合型香水「Iron Lady」,由 CHANEL NO. 5 和 Yves 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 混合而成。Max Pearmain 和 Antony Symonds 也曾在采访中提到过当今时尚圈的不良风气,而他们制作的「Iron Lady」其实就是他们用来批判现如今时尚的「鱼目混珠」的现象。


滑动查看更多

图片来源:BEAUTY PAPER ISSUE 1



《Beauty Paper》是由创意总监 Valerie Wickes 和妆容艺术家 Maxine Leonard 推出的朋克风格杂志。他们崇尚的美与大众所认知的美完全不同,Beauty Paper 的风格走向为「Alternative Beauty」,与 Fecal Matter 和 Symonds Pearmian 有着同样的非主流风格。


在消费主义的带领下,明星效应成为最快出售商品的销售手段,明星同款也越来越涉及大众。而《Beauty Paper》在明星效应和消费主义产业快速发展下,勇敢挑战大众对审美的认知,可谓是非常勇敢之举。


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dietprada

Diet Prada vs Dolce & Gabbana

图片来源:peepingmoon


还有大家都熟悉的 Instagram 账户「Diet Prada」,深受时尚爱好者的喜爱。Diet Prada 与平常博主网红不同之处在于它敢于去批判指正,或者说「嘲讽」的方式去反应当今时尚界的抄袭风气。国内大型娱乐节目《我是歌手》中中国团队为 Jessie J 打造的宣传片其实是抄袭的 CHANEL 一季广告;潮流品牌 AMBUSH 抄袭各种大牌的首饰配饰;意大利品牌 Dolce & Gabbana 辱华事件等等,Die Prada 都没有放过。Diet Prada「心直口快」的批判抄袭现象,既是「时尚警察」,也是在警惕世人不要忘了时尚和创造的本意。


时尚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现代艺术 150 年》

图片来源:AMAZON



Will Gompertz 的书籍《现代艺术 150 年》曾经提到过在八九十年代时,艺术家往往属于上流社会的一员,很多艺术家都有一夜成名暴富的机会。英国著名美术馆 Tate Modern 在开馆初期仅借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和客流量就能盈利万千。再看现在部分美术馆中的展品,当代艺术家们的作品五花八门,稍有带有噱头的展品就能招引无数人前来观看。这个风气变相引发了一股「网红打卡展览」的现象,使众人只为拍几张好看的照片发布在社交媒体,而忽略了前往美术馆欣赏艺术的本意。而真正的艺术爱好者无法得到机会去好好观赏艺术,取而代之的都是能让你拍到好看照片的「艺术品」。


时尚或许在部分眼里就是「好看」为主,但是其中蕴藏的价值远远超过「好看」这个字眼。在此我还想提及「撞衫」或是「跟风」这个现象,如果大家追求明星同款、网红同款,它并不能让你变得时尚,或是与明星一致,满足的只是人们内心渴望接近名人的欲望而已。而消费主义影响下的时尚,间接的导致了人们变得一模一样,丧失个性,且一定程度上扼杀了时尚的本质,随之将时尚变成一笔生意。希望大家在盲目消费的时候能够思考片刻,因为消费主义对我们的影响不仅仅只是在几件服装上,背后的原由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Text /Cyrus Huang

Editor /Cyrus Huang



黄金时代的文化记录者,你需要知道这 6 位 Hip-Hop 摄影师

除了 Virgil Abloh x IKEA,还有哪些家居之选?

新刊预览|便捷且浮躁的互联网时代,「文化」如果成为潮流发展的根基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