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确诊3例鼠疫患者,国家级专家已到内蒙参与救治

2019年11月18日07时07分内容来源:财经杂志

以下文章来源于活粒 ,作者孙爱民

活粒
活粒

联动三医,桥接资本,直达健康

中国治疗鼠疫的水平,在发展中国家中属于先进行列,过去十年的11例死亡病例,主要是患者就诊时已处于病情晚期


文 |《财经》记者 孙爱民

编辑 | 王小

2019年11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卫健委、乌兰察布市卫健委公布,一名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务工人员,经国家疾控中心确诊为腺鼠疫病例,目前正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救治。


国家医院感染控制质控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医师蒋荣猛告诉《财经》记者,国家级、省级专家已经前往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共同参加第三名鼠疫患者的救治。


这名患者也是继到北京救治的两名锡林郭勒盟肺鼠疫患者后,中国在2019年确诊的第3例鼠疫患者。


11月16日晚,北京市卫健委发布的通报显示:两名在京救治的鼠疫患者中,其中一名危重患者16日病情反复、不稳定,病情加重。


上一次一年出现3例,还是2014年。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9年6月,中国共确诊26例鼠疫病例,其中有11人死亡。


目前,全球范围内尚没有有效的疫苗来预防鼠疫,各国的治疗办法主要是使用抗生素。蒋荣猛分析,中国治疗鼠疫的水平,在发展中国家中属于先进行列,过去十年的11例死亡病例,主要是未及时就诊导致的。

抗生素治疗为主,中国未发现耐药性鼠疫菌


三名已确诊的鼠疫患者能否得到有效治疗,并治愈,引发社会关注。


鼠疫的发病机理颇为复杂。当人类被携带鼠疫菌的跳蚤叮咬后,通常叮咬的局部无明显反应,鼠疫菌经皮肤进入人体后,首先沿淋巴管到达局部淋巴结,在其中繁殖,引起出血性坏死性淋巴结炎,感染的腺体极度肿胀,充血坏死,即为“腺鼠疫”,周围组织亦水肿、出血。


鼠疫菌可冲破局部的淋巴屏障,继续沿着淋巴系统扩散,侵犯其他淋巴结。鼠疫菌及内毒素,也可经淋巴循环系统进入血循环,引起败血症,出现严重中毒症状,包括严重的皮肤黏膜出血,然后侵入肺组织引起继发性肺鼠疫。当人类吸入一定数量的鼠疫菌后,可引发原发性肺鼠疫。


在人类发展史上,鼠疫至少造成了2亿人死亡,在中世纪,鼠疫的一次大范围流行曾使欧洲人口在3年内减少了1/3。人类与鼠疫的抗争从未停止,2017年8月,非洲马达加斯加暴发的鼠疫疫情,在三个月内造成了143名患者死亡,世界卫生组织(WHO)为此发布了橙色2级预警。


尽管有许多新型抗生素相继问世,但是由于鼠疫病例稀少,它们尚未经过大规模鼠疫治疗的实践检验,无法证实其疗效优于传统的鼠疫治疗药物。氨基甙类抗生素链霉素是WHO推荐治疗鼠疫最有效的药物,特别是对肺鼠疫 。


2012年4月,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推荐左氧氟沙星作为人体鼠疫治疗和预防药物,为人类鼠疫的治疗增加了新的药物成员。


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鼠疫诊疗方案》显示:鼠疫的治疗仍以链霉素(SM)为首选,在应用链霉素治疗时,为了达到更好的预后,常常联合其他类型抗生素,如喹诺酮、多西环素、β-内酰胺类或磺胺等;若因过敏等原因不能使用链霉素者,可考虑选用庆大霉素、氯霉素、四环素、多西环素、环丙沙星等。


“2017年马达加斯加鼠疫的治疗方案与国内的方案基本一样,以抗生素治疗为主。”蒋荣猛告诉《财经》记者,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鼠疫治疗方案。蒋荣猛曾前往马达加斯加参与抗击鼠疫疫情。


马达加斯加鼠疫疫情死亡患者众多的主要原因是当地医疗资源有限,并且发现了个别对抗生素耐药的鼠疫菌。


鼠疫在国内的高发地是青海、内蒙古等地。“治疗高原地区的鼠疫患者,需认真考虑到疾病本身与高原低氧、低气压环境对患者肺部的双重损伤因素。”浙江省疾控中心一名专家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醒到,双重损伤容易让患者引发严重的低氧血症并导致临床危重表现,“救治中及时予以吸氧和无创通气治疗。


青海省地方病预防控制所研究人员在2019年7月发表的学术论文显示:中国尚未发现鼠疫菌耐药菌株。


及时治疗是关键


尽管治疗技术较为成熟,对患者进行及时干预治疗仍是保住性命的关键,统计数据显示:鼠疫传染性强,如果不治疗病死率高达30%-60%。


中国过去十年有11人因鼠疫死亡,占确诊病例的42.3%。“这主要是患者缺乏就诊意识、不及时就诊导致的。蒋荣猛告诉《财经》记者,“一般到医院时处于病情晚期,已经出现器官衰竭了。


鼠疫的全身症状主要表现为发病急剧,高热、寒战、体温突然上升至39-41℃,呈稽留热。剧烈头痛,有时出现中枢性呕吐、呼吸促迫,心动过速,血压下降。重症病人早期即可出现血压下降、意识不清、谵语等。


发热、头痛、咳嗽、胸痛等症状,是许多疾病的初发症状,这也给患者自查与医务人员确诊带来困扰。按照上述《鼠疫诊疗方案》,医疗机构在鉴别诊断鼠疫时,需与其他疾病进行区分:腺鼠疫应当与急性淋巴结炎、丝虫病、土拉菌病等鉴别;肺鼠疫应当与大叶性肺炎、吸入性炭疽等鉴别;皮肤鼠疫应当与皮肤炭疽相鉴别;败血型鼠疫需与其他原因所致败血症、钩端螺旋体病、流行性出血热、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相鉴别。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卫健委发布的通告显示,该市正加强对医疗机构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发热病人的规范化管理,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的要求,坚决履行首诊医生负责制,“严格发热病人接诊流程,未经排查确认为无传染性危险的病人,不得自行向上或向外转诊。经排查为有传染性危险的病人,就地隔离、立即报告、就地诊疗,不得人为扩大疫情范围。


据蒋荣猛介绍,国家级、省级专家已经前往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共同参与第三名鼠疫患者的救治,“中国治疗鼠疫的水平在发展中国家中属于较高的水平,即使是县级医院也没问题。



推荐阅读



责编| 黄端 duanhu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