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装穷上门提亲,遭女方恶语相待,一个电话百辆豪车到楼下

2019年11月19日07时30分内容来源:小果哥哥

第一章 我持刀而来,何须请帖!

十月微凉,一雨成秋。

东海,西山陵园。

一袭黑衣的萧青帝撑着一把伞,挡住淅淅雨水,静静看着墓碑,心若寒冰。

一袭黑色的风衣过膝,身形巍峨,五官宛若刀削斧凿,剑眉星目,本是绝世美男子的他,目光触及墓碑上贴着的照片上的一对中年男女时,却面色狰狞,带着痛苦之色。

“爸,妈,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颤抖,逐渐闭上了眼睛。

“走,走啊…离开东海,永远也不要回来。”

“青帝我儿,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哥,我怕…哥…”

当年的场景再度浮现,父亲悲愤的大吼,母亲含着泪不舍的样子,还有年仅十二岁的小妹那恐惧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

八年前,萧氏集团遭遇最大危机,外有强敌逼迫,几大不弱于萧氏集团的公司联合对付萧氏集团,内有萧氏集团的股东的背叛,一夜之间,东海市排在前十的萧氏集团覆灭。

当时,年仅十六岁的萧青帝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接到了自己父母的电话,让他远离东海,旋即,就得到了自己的父母从集团大楼跳下惨死当场的消息,他唯一的妹妹更是就此失踪不见。

家庭覆灭,父母惨死,妹妹失踪...而后,杀手的追杀,这一切的情景历历在目。

“当年若非我跳海求生,恐怕也无法活下去吧。”

萧青帝睁开眼睛,眼中带着冷厉之色。

他低声自语着,“八年前,我狼狈跳海,九死一生;八年后,我回来了,整个东海,当为我所颤抖。”

声音不大,却充满了肃杀。

周围,冷风吹来,落叶缤纷,杀气席卷而上。

八年前,东海少了个萧青帝,但,谁也不知道的是,在那黑暗之地,却多了一尊纵横无敌的嗜血龙王。

龙王,全世界佣兵界的无冕之王!

而今,他回来了。

辱我者,必屠之!

当年之仇敌,必斩之!

他,为杀戮而来。

天色渐暗,寒风瑟瑟。

萧青帝脸色已经恢复冷静,“爸,妈,这些年来,我动用一切力量寻找当年的蛛丝马迹,小妹应该还活着,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她的。”

当年,年仅十二岁的小妹萧青烟失踪,萧青帝这些年来发动一切力量寻找妹妹,终得知小妹可能没死,而且,就在这东海之内。

此次回归,不仅为了报仇,更是为了寻找至亲。

似是天公作美,雨渐停歇,其他前来祭拜各自亲朋好友的人们惊喜之余取出各色贡品,更是准备按照风俗烧纸钱给逝者。

轻烟从旁边升起,那是一群老少正在烧纸钱。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事,来这种地方竟然只带着一束鲜花,不懂得应该给逝者送点纸钱之类的。”一个喜欢多嘴的中年妇女一边烧着纸钱,一边望向萧青帝,语气中带着对年轻人不懂事的失望。

萧青帝听到了,但是,放下伞的他,背负着双手,身形巍峨宛若山川大岳,目光看向来的路上。

下一刻,十个黑衣人快速走来,他们各自扛着一个保险箱。

“王爷!”

十个黑衣人皆面色冷峻,恭敬的站在萧青帝面前。

“东西准备好了吗?”萧青帝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总共一亿美金现钞,每箱各一千万。”

十个黑衣人恭敬的将十个保险箱放在地上,并且将之打开,显露出里面装着的东西,那是...

一箱又一箱绿油油的美金现钞静静的躺着!

“这...这是真的美金吗?天啊,他们这是做什么?”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的样子,不会...不会是去抢了银行吧...”

“......”

旁边,那个嘴碎的中年妇女和她的家人见到这一幕,顿时面色大变。

带着肃杀之气的黑衣人,扛着十大箱当今国际上最流行的货币美金现钞来到陵园做什么?

怎么看都像是刚刚抢了银行而来的一样。

而他们却看到了对方的面容,对方会不会也将自己等人灭口了?

这一刻,他们心中惊慌无比,就连离开都不敢,生怕动一下就会被杀人灭口。

然而,下一刻,他们全都张大了嘴巴,双眼突出,带着不可置信之色看着萧青帝。

只见萧青帝竟然半蹲在地上,左手拿着一摞美金,右手拿着打火机,直接将美金点燃了。

“这...烧,烧...”

“烧美金...”

他人祭拜,焚烧纸钱,而萧青帝祭拜,焚烧美金...数量,一个亿!

十大箱的美金,堆起来足足有将近一人高,若是按照重量来算,足足有将近一吨左右,然而,这些足以让无数人疯狂的财富,在这一刻却被点燃了。

眼见着一摞接着一摞美金被扔进火中,旁边那户人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没有理会旁边其他人的目光,萧青帝神色默然,一边烧着美金,脑中则是想起小时候的一幕。

“孩子,你知道为什么为父这么拼命赚钱吗?”

“是因为爸爸喜欢钱吗?”

“哈哈,你爹我这么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等以后哪一天我和你妈去世了以后,我留给你的资本可以雄厚到你能拿真钱当纸钱烧给我们啊。”

那一年,萧青帝八岁,却将这句话深深记在脑中。

“多希望这一切只是梦啊。”

萧青帝目光颤抖着。

虽然,现在的他,别说是一亿美金,就算是十亿百亿也不在乎,只要他想要随手可得;但是,他更希望这一切只是个梦,更希望此刻的他依旧是萧氏集团的少爷,是一个吃喝玩乐无所不作的富二代。

微风吹过,火光渐旺,几许灰烬升上天空,渐渐远去...

下雨天来陵园祭拜者本就不多,随着旁边那一户人家在震撼之中离去,只剩下萧青帝一行。

良久,火光湮灭,一亿美金化为灰烬。

萧青帝站起身,双手负在背后,目光望向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一声轻叹,带着无限的遗憾。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人间世,最大痛苦莫过于此。

若能让父母长伴身侧,哪怕以我滔天权势去换,亦无悔!

一挥手,其中九个黑衣人快速消失不见,只留下其中一个伺候在旁边。

萧青帝躬身九拜行礼而离去,在他的身后,那个唯一的黑衣青年落后半步跟上,脸上始终带着恭敬之色。

不远处,一个身形高挑的绝美女子怀中捧着一束鲜花走来。

蓝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将她那苗条的身形完美衬托出来,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膀上,五官精致,清澈明亮的眼瞳仿佛精灵一般,弯弯的柳眉,肌肤粉嫩,犹如女神在世一样。

她是苏若颜,东海望族苏家的后人。

一手雨伞,一手鲜花,苏若颜脸上带着一缕伤感,慢步走过来。伞下,她微微低着头,一股大风吹过来,她撑伞的手没拿稳,雨伞被封刮起朝前飞去,刚好掉在萧青帝的脚下。

细雨飘扬,润湿了那一头青丝。

苏若颜连忙追上去欲捡起雨伞,就见萧青帝先她一步将伞捡起递过来,她连忙露出感激之色“真是太谢谢你了,刚刚那一股风有点大,一不小心没拿稳,伞被刮飞了。”

在这一刻,四目相对,双方的身形皆一震,彼此眼中,映射出对方的影子。

“你...”

这一刻,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升上来,苏若颜整个人不由得呆住了,就连伸出去接伞的手也停在半空。

“你的伞。”

萧青帝提醒道。

“哦哦,谢谢,不好意思,你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苏若颜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接过伞道谢。

说着的同时,想起心中的那个人,苏若颜眼中露出一缕无奈的伤感。

“不必客气。”

萧青帝温声道,“山风比较大,将伞撑低一点,以免再被刮飞了。”

“好的,谢谢提醒。”

礼貌的回应着,而后,两人错肩而过。

“真的好像他啊,只是,两个人的气质截然不同,当年的他,嘻嘻哈哈无忧无虑,而这个男子却气质高冷,器宇轩昂,无人能比。”

往前走几步,苏若颜脑中满是萧青帝的样子,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向萧青帝,只是,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只能无奈回首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当她回过头的时候,萧青帝也转过头看向她,眼中带着难得的温柔和欲言又止。

苏若颜走到前方墓地,发现墓碑前放着的鲜花还有那还带着温热的灰烬,面色一变,连忙转过头寻找萧青帝的踪影,却找不到了。

“他,到底是谁?”

..........

夜幕降临,秋雨虽已停歇,天气却俞凉。

枫树下,萧青帝束手而立,目光看向皇庭国际酒店门口。

此刻,皇庭国际酒店外,门庭若市,豪车一辆接着一辆停下来,从中走出一个个的大腹便便的商贾大户或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女。

今夜,东海望族林家家主林晟奇子女林佳琪生日晚宴,邀请东海各方名门望族出席宴会,更有传闻,此次林家欲与黄家强强联合,结成亲家。

“林晟奇,当年萧氏集团最大的三个股东之一。”

萧青帝慢悠悠的点燃一根烟,火星闪烁不止,他看向身后恭敬站着的一名黑衣青年男子,轻声一笑,“生日宴会若是不添点颜色,又怎能叫喜庆呢?”

至于颜色,那自然是鲜血的颜色!

“王爷,让小七出手吧。”黑衣男子躬身道。

张口轻吐,一团烟雾朦胧间升起来,萧青帝的神色却是很平静,“我要亲自出手,必须让那些家族一点点崩溃,让那些人在绝望之中忏悔。”

东海望族林家!

多么可笑的字眼,这些年来,若非林家联合其他几家瓜分了萧家,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林家?

若是让这些人轻松死去,就太便宜他们了。

小七躬身行礼,不敢多言。

“你且避开,我去参加林佳琪的生日宴会。”

掐灭烟头,随手一弹,准确无误的扔进十几米外的垃圾桶,萧青帝迈步朝着皇庭酒店走去。

“站住。”

萧青帝身形巍峨,身穿黑色过膝大衣,气度非凡,再加上他那英俊不凡的容颜,任谁见了都要称赞一声好一个翩翩公子。

然而,他想进入皇庭国际酒店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住了。

无请贴者不能入内。

林家是东海新兴望族,林家千金小姐生日宴会,自是将整栋皇庭国际大酒店承包了,非手持请贴者不得轻易入内。

“无请帖不得入内?”

听闻此话,萧青帝笑了。

我持屠刀杀人来,何须请帖?

第二章 你,要我跪下?

“想进去却没有请帖吗?”

当萧青帝被拦在酒店门口的时候,一个年轻貌美女子冲到萧青帝身边,整个人仿佛没有骨头一样朝着萧青帝身上靠过来,呼吸带着急促,“我可以带你进去,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

刘雅薇,东海有名的交际花,喜欢玩弄各种美男子。

她看到萧青帝的第一眼就发誓要将这个背影巍峨、气度超凡的男人弄到手,见到萧青帝没有请帖的时候,她就想着带萧青帝进去,到时候就能凭着自己的容颜和手段将对方弄到手。

然而,刘雅薇想错了。

当他朝着萧青帝靠过去的时候,却见萧青帝微微侧身,猝不及防之下,刘雅薇整个人扑倒在地上。

“噗通...”

声音不大,却让人听得很清楚。

一时之间,皇廷国际大酒店门口的所有人都转过头去看向刘雅薇。

只见这个东海有名的交际花,正以非常不雅的姿势扑倒在地上,由于身上穿着丝质长裙,这一番姿势,曲线玲珑,竟然显得有点儿迷人。

“你太过分了,竟然故意将我推倒。”

不等他人的搀扶,刘雅薇就爬起来,羞怒交加的脸色通红,修长的手指带着颤抖指着萧青帝,尖锐的声音叱喝道。

“本小姐看你没有请帖无法进入酒店,好意想要带你进去,这是你一百辈子都无法修来的福气,你竟然敢不领情,还将本小姐推倒,你这混蛋,现在,我命令你给本小姐跪下认错。”

原本不想理会她,准备进入酒店的萧青帝的步伐截然而止。

眼见着萧青帝将目光看过去,刘雅薇更加来劲了,继续双手环抱在胸前,昂起脑袋,犹如骄傲的小天鹅,“狗东西,你可知道我刘雅薇是什么人吗?在这东海之中,还没有人敢对我如此无礼。”

“雅薇,你没事吧。”

不远处,两人青年跟上来,脸上带着关心之色看着刘雅薇。

来了两个同伴之后,刘雅薇更是觉得心中无所顾忌,目光看向萧青帝,眼中尽是高高在上之色,“还不是这个狗东西,本小姐见他可怜,想要带他进入酒店,结果,他竟然故意将本小姐推倒在地上,真是气死我了。”

“雅薇放心,今天我们一定帮你出这口气。”

那两个青年带着心疼安慰着刘雅薇,一边将目光看向萧青帝,争相开口教训他,

“狗东西,雅薇善意要帮你,你竟敢推到她?就算本少爷的身份高高在上,对雅薇都爱护有加,而你算什么东西?”

“跪下磕头认错,否则本少爷让你无法离开皇庭国际酒店门口。”

两个青年神态倨傲,得势不饶人。

左边那个继续喝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陆天龙,陆家大少爷,在这东海一亩三分地,我陆天龙别说是要你这么一个贱种跪下,就算是要你的命,你也要乖乖将脑袋送上来。”

右边那个也不甘落后,“本少爷刘青,刘家少爷,怎么样,听到本少爷的名号吓坏了吧,乖乖跪下,爬过来,舔我的脚尖,本少爷心善还能放你离开,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萧青帝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青年,又看向刘雅薇,三人同时高高昂起脑袋,带着倨傲之色,张口让人跪下爬过去认错,似乎早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他沉默半晌,怒极而笑,“说完了?”

“在东海,我刘雅薇的身份与地位绝对不是你这么一个就连请帖都没有的狗东西能想象的,原本,你冒犯本小姐,应该将你沉海喂鱼,然而,本小姐心善,跪下来舔本小姐的脚尖,饶你一次。”

刘雅薇一脸倨傲,昂起脑袋,带着高高在上的语气开口,“跪下,爬过来!”

萧青帝眯着深邃的双眼,一一在陆天龙、刘青和刘雅薇三人身上扫视过去,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我还真不知道所谓的陆家、刘家,还有你刘雅薇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狗东西,你这是挑衅我们三人吗?”陆天龙和刘青、刘雅薇三人同时笑了,他们的眼中尽是嘲讽。

然而,下一刻,萧青帝的行为却是让三人懵了。

只见萧青帝一步跨出,扬起手,一巴掌朝着刘雅薇扇过去。

“啪!”

声音沉重,力量不小,震惊众人。

然而,他却觉得一巴掌还不够,第一掌落下之后,再度扇下两巴掌。

“啪啪!”

两巴掌落下,刘雅薇头晕眼花,嘴角带着血迹,踉跄着朝后退去,整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萧青帝。

她,竟然被人打了。

似是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她捂着红肿的脸,呆呆的看着萧青帝,“你,你敢打我?”

此刻,萧青帝正抽出一张纸仔细擦拭着他的手,似乎刚刚扇了刘雅薇三巴掌弄脏了他的手一样,闻言,抬起头来,咧嘴一笑,“你再说一句,我杀你全家!”

轰!

一语,众人惊呆。

灯光下,满口牙齿洁白如玉,却杀气无边。

刘雅薇本想破口大骂,但是,在对上萧青帝的眼神之时,竟将到嘴的话吞入口中,再也不敢说出口。

他,不是开玩笑。

陆天龙和刘青两个青年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青帝,“你,你怎么敢?”

陆天龙堂堂陆家大少爷,在东海权势惊人,平时说一句话,无人敢反驳。

刘青是刘家的少爷,同样拥有滔天权势。

两人一起展露身份,这个不知名的家伙,竟然在打人之后,还敢说要杀人...

他是疯了吧。

“你们刚刚说要我跪下?”

然而,萧青帝则是转过头去看向两人,似笑非笑的开口,“还要我舔你们的脚尖?”

刘青,“......”

陆天龙,“......”

眼前这家伙,打完完刘雅薇之后,又要对付他们了?

难不成还敢动手打他们不成?

刘雅薇虽然与刘青同样姓刘,但,却不是刘家之人。

她的家境虽富裕,却不入豪门之列。

而他们两人,一个是陆家大少爷,一个是刘家的人,两大家族,尽皆是东海名门,岂是刘雅薇能相比的?

这小子,恐怕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估计下一刻就会跪下舔他们的脚尖。

想到这里,陆天龙和刘青同时不屑笑出来,陆天龙更是昂起头目光带着得意扫视了一遍其他人,大声道,“小子,你没听错,本少爷赐予你无上荣耀,舔本少爷的脚尖,过来。”

话语依旧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刘青也笑着说道,“先去舔陆少爷的脚尖,然后再来舔我的,这也是你的光荣,哈哈哈。”

“哦?”

萧青帝眼皮微抬,神色淡然,迈开步伐朝着陆天龙走过去。

“哈哈,果然过来了,真乖,来来,本少爷的脚尖在这里。”

陆天龙见了以为萧青帝真的过来舔他的脚尖,心中很是得意,哈哈笑着特地将他的右脚伸出来,“跪下吧。”

萧青帝走到他的面前,目光看向他伸出来的脚,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陆天龙和刘青见了笑得更加猖狂了。

“碰!”

然而,下一刻,陆天龙的双眼猛然间瞪大,眼珠子仿佛要突出一样。

却是,萧青帝的脚正踩在陆天龙伸出去的脚上。

“我靠,你做什么?还敢将你的臭脚放在陆少的脚上,你敢用力踩下去吗?就冲你那副怂样,就算是陆少站着让你踩又如何?”

“本少爷赌你不敢用力踩下去,如果你敢用力踩下去,本少爷当众舔你的脚尖,哈哈哈哈...”刘青哈哈笑着说道。

然而,这时候,他却不知道的是,陆天龙整个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双眼突出,眼球仿佛要爆炸开来一样,张了张嘴,却喊不出话来,数秒之后,只听‘噗通’一声,整个人跪倒在地上。

他的脚,竟然已经被踩得粉碎。

这哪里是什么没有用力,而是将陆天龙的整只脚踩得骨肉化为血泥,甚至于,萧青帝觉得还不够,他的神色冰冷,看着跪倒在地上的陆天龙,直接一脚踹过去。

“碰!”

陆天龙整个人被踹飞出去,他的那一条腿,脚腕以下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他,竟然一脚将陆天龙的脚踩成肉泥。

从此以后,陆天龙彻底变成一个残废了!

看着陆天龙的惨样,刘青整颗心都揪起来,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萧青帝目光看向刘青,“再说一遍你刚才说的话,要不然,踩碎你的脑袋。”

面色淡然,仿佛朋友间的对话一样。

刘青,“......”

一句话,让本就胆小的刘青浑身都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有种感觉,对方真的敢踩碎自己的脑袋。

过来了。

刘青全身颤抖着,眼睁睁的看着萧青帝走过来,他脑中满是陆天龙那一只化为肉泥的脚,甚至于,他自行脑补,脑中出现了自己的脑袋被对方踩碎的情形。

“噗通!”

忽然间,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刘青整个人‘噗通’一声跪下去,他的脸上带着祈求,“我错了,对不起,我这就去舔你的脚尖,我错了...”

他,堂堂刘家少爷,之前口口声声,嚣张无比的喊着,要让萧青帝跪着爬过去舔他的脚尖,然而,在这一刻,他竟然自己跪着朝着萧青帝爬过去。

“这...”

众人惊骇当场。

然而,刘青却是不管他人怎么想,他的心中所想的只有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让自己像陆天龙一样,整只脚都被踩烂了,不,对方真的会踩碎自己的脑袋。

一点点爬到萧青帝的面前,看着近在眼前的那一双穿着皮靴的脚,刘青闭着眼睛,脑袋凑过去...

“碰!”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之间,萧青帝那一脚抬起,使得刘青的亲吻脚尖的行为落空了。

刘青愕然,旋即大喜,难道说这家伙竟然这么好,不会让自己做出这种众目睽睽之下舔脚尖的行为?

这个念头刚升起来,他就觉得后背一沉,一只脚落在上面,力量不大,但是,却让他的心一沉,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勉强侧头看上去,却见萧青帝神色漠然,带着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的帝王的气息,他的语气非常轻,却带着轻蔑,“舔我的脚尖,你...还没有那种资格。”

“噗。”

话音落下,一股大力传递过来,刘青整个人被压得五体投地趴在地上,然而,这一刻,他却顾不上这些了,而是脸色通红,面露羞愧,脑中不断回响着萧青帝的话。

没有资格...我,我竟然就连舔他的脚尖都没有资格...

众人哗然。

他们能看出来,萧青帝的话并不是做作,而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刘青没有资格舔他的脚尖。

他,到底是谁?

众人心中都升起这么一个念头,久久无法散去。

萧青帝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而是转过头,脸色淡然的看向一边的刘雅薇。

“你...不,不要过来...”

刘雅薇双目无神,呆呆的看着萧青帝,眼见着,萧青帝转过头看向她的那一刻,她浑身打了个冷颤,一股液体顺着双腿流下去...

她,竟然吓尿了。

萧青帝面露厌恶,没有继续靠近,只是开口道,“明天让所谓的刘家、陆家家主还有你们的父亲跪着来道歉,记住,我的耐心只有一天的时间。”

话音落下,背负着双手朝皇庭国际酒店走去,这一刻,众人惊悸。

他经过一众保安的身边的时候,顿了顿脚步,淡淡的说道,“故人来访,无需上报,我自上去就行。”

“啊,是是,您请。”

一众保安本就被吓坏了,听到萧青帝说话,自然不敢有任何阻拦,连连躬身行礼请他进去。

外面,雨潇潇,风吹拂,卷起片片枫叶,似将黑夜染成血红。

皇庭国际酒店外,众人寂静,针落可闻。

第三章 再有下次,杀狗

皇庭国际酒店,十年前由萧氏集团创建,后来萧氏集团覆灭后被林氏集团收走,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东海豪华酒店的标杆。

东海上流权贵,但凡宴会都会选择皇庭国际酒店,普通人,也以有能力进出皇庭国际酒店消费为豪。

林氏集团掌权者林晟奇之女生日宴会和订婚晚宴,自然极尽奢华,整个酒店暂停对外营业,只为林佳琪庆生。

为了这一次的宴会,林家已经准备多日,不仅邀请了许多东海名流,就连林佳琪的同学也有不少人得到了邀请。

整个酒宴并不是以国内的传统酒席的方式展开,而是以国外非常流行的开放式呈现。

萧青帝到来的时候,三三两两人群正聚在一起,一边喝酒聊天,一边等待宴会正式开始,他们衣着华丽,满面风光,各种名牌穿戴身上,显示出他们的身份地位的不凡。

“先生需要点什么?”

有穿戴整齐的服务员推着装满酒水的小推车,面带微笑跟上来。

“不用了,谢谢。”

萧青帝微笑示意,旋即,抽出几张绿油油的美钞递给对方,服务员大喜,连忙道谢,就算是退后到一边去,也频繁将目光看向萧青帝,只觉得场中诸多豪门,尽皆不如他。

林家之女林佳琪生日晚宴,来往都是东海名流,就算是她的同学,也是那些颇有成就者才能得到邀请。

论气质,全场无人能与萧青帝相比。

论大方,谁能如他一般,一出手就是数张美钞?

他随意站在那里,犹如一枝独秀,鹤立鸡群一般,饶是宴会再怎么繁杂,也无法遮掩他那独特的气质。

他负手而立,引起众人议论。

“这人的气质好独特,高贵典雅,就像是不染尘埃的公子哥一样,应该出身不凡,但是,我混迹东海这么多年,各方名流不说全都熟悉,却也不陌生,竟然没有见过他。”

“不知道是哪一家培养出来的这等人物?”

“林家不愧是东海新兴的名门望族,就连这等人物都要来为林佳琪捧场。”

“......”

尽管今晚的主角林佳琪还没有出现,但是,在众人看来,像萧青帝这等来参加晚宴之人,再怎么出色也都是为林佳琪和林家的脸上增光。

对于这些目光,萧青帝并不在意,他目光扫向全场,眼神略微黯然,低声自语,“八年前,皇庭国际酒店,姓萧。”

旋即,目光凛然,充满肃杀。

父母心血,岂可拱手让人?

当年,萧家一切被夺,而今,要尔等万倍偿还。

八年杀戮而为王,纵使天塌亦不惊,心有万千语,同样面色不变。

在这时候,他却发现人群中,有一小撮人让他感到些许意外。

一群青年男女,衣着虽然也不错,但是,与其他商贾名流相比,却少了些许贵族的气质,他们的脸上带着兴奋之色聚在一起聊天。

而其中,有几张面孔让萧青帝感到有点熟悉,竟然是当年的高中同学。

“是了,差点忘了,林佳琪,当年还是我的同学。”

他摇头失笑,迈步走过去。

步伐不大,却带着一股高贵的气息,一举一动,都将萧青帝那不凡的气质体现出来。

他的到来,使得那些青年男女全都将目光看过来,其中几个女子眼中带着惊叹之色,“他是...”

“他看起来跟当年的萧大少竟然有点相似,难道是萧大少归来了?”

有人面露疑惑之色。

“怎么可能。”此话落下,当场有人摇着头,“八年前,萧家覆灭,萧大少悲愤之下跳海自杀,林董心中大悲,派人去搜索救援十天十夜都没有找到,怎么可能还活着。”

其他人都点头。

当年的事情并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萧正华夫妇因为经营不善而跳楼自杀,一对子女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萧大少受不了刺激跳海自杀,尸骨无存,而萧家小公主也失踪了。

当时,林晟奇身为萧氏集团的总经理,心中悲伤欲绝之下,仍旧站出来力抗大旗,花费大代价去搜救萧大少和萧家小公主。

他也因此得到了萧氏集团上下的拥护,而后将萧氏集团重新组合成为如今的林氏集团,成为东海豪门。

当往事被提起,这几个有幸能得到林佳琪的邀请来参加生日宴会的同学心中感叹不已,“说起来当年的萧大少人还是不错的,可惜了...”

“他过来了。”

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脸上带着激动之色看着走过来的萧青帝。

她的表现顿时让其他人‘嗤’一声笑出来,“温卉,你这小浪蹄子,以前就一直想尽办法要成为萧少奶奶,如今看到一个跟萧大少相似的人,你又要忍不住了吗...”

“别乱说啊,你们看他的容颜与气质,在整个东海绝对找不到第二个,而且,能成为林小姐的座上宾之人,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别说萧青帝已经死了,就算是还活着,也远远无法跟他相比。”

名为温卉的女子娴熟的掏出小镜子,将自己的脸照了又照,又掏出口红,小心翼翼的涂了几下,然后站起来,脸上露出一个自以为最漂亮的笑容朝着萧青帝走过去。

“您好,在这宴会上能相见也是一种缘分,我叫温卉。”

温卉落落大方的伸出手,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这是她这些年来培养起来的一种气质和能力。

她没有找各种借口让对方注意到自己,而是用最为直接的办法,在她看来,这种办法才不会让人厌烦,才能让眼前这个男子真正注意到她。

“温卉...”

看着眼前这个浓妆艳抹,却看起来落落大方,颇有职场精英女子的气质的温卉,萧青帝脑中回想过当年的种种,不由哑然失笑。

这,就是当年的同学啊。

一想起自己刚刚听到的,这些人恨不得林晟奇当成大圣人一样夸奖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一缕邪魅的笑容,将负着的手伸出来,慢条斯理的戴上一双白色手套,然后...

当温卉以为对方要跟自己握手的时候。

却见,萧青帝再度将手负在背后,看都不看她伸出来的手。

“什么?”

温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整个人呆立在当场。

萧青帝却懒得理会对方,目光环顾场中,刚好在这时候,有一个身穿粉色裙子,高贵犹如公主一样的漂亮女子从门外走进来。

林佳琪,林氏集团的千金小公主,今天宴会的主角。

林佳琪五官俊美,面容修长,典型的瓜子脸,粉黛妆容非常精致,眉心有一颗美人痣,仿佛点睛之笔一般,将她的风韵点缀出来,刚好跟她的气质非常符合。

不过,算不上是绝世美人。

然而,当她出现的时候,会场中,无数人全都激动起来了,尤其是一些青年男子,更是脸上带着爱慕之色,仿佛化身成为林佳琪狂热的粉丝一样。

“林小姐来了。”

“今夜宴会,佳琪之容,无人能相比。”

“佳琪一直都是我的梦中女神,梦寐以求的对象啊,然而,她竟然要订婚了,实在是让我伤心难过。”

“若是佳琪选择我的话,哪怕让我入赘,我也心甘情愿。”

“......”

林佳琪迈步走入场中,她的眉宇带着矜持的微笑,跟在场宾客打招呼,一举一动,高贵而又气质非凡,将名门大小姐的气质显露无疑。

场中一些自持身份地位不凡的年轻男子,尽皆面露激动之色。

似乎,能跟林佳琪近距离打个招呼,俨然成为他们的无上光荣。

日后,就算是走出去,也能够成为炫耀的资本。

见此,萧青帝目光森寒,杀机浮现,“你春风得意,人人跪舔之时,可曾记得今日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怠慢温美女,真以为自己长得不错,就可以随意欺负女人啊?”

就在这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叼着一根雪茄,手中端着酒杯走过来,一张口,就是满嘴酒气和烟气喷出来。

涂建,当年的同学中除去家境本就不凡之外,混的最好的一个。

毕业后不到几年的时间,就已经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追求温卉,只是温卉对他既没有明显的拒绝,也没有答应,这让他非常苦恼。

如今,看到温卉竟然对一个没见过面的家伙如此上心,还主动上前去搭讪,他心中不爽,逮着机会就上前欲要教训一顿对方一顿。

萧青帝愕然,“我欺负她?”

“哼,人家温美人诚心诚意跟你结交,你却爱理不理,什么东西啊,真以为自己长得不错就上天了吗?”

涂建喝了不少酒,已经带着几分醉意,说着的同时,一把将温卉拉过来。

后者由于被萧青帝晾着,心中本就不爽,此刻眼见着涂建跟萧青帝对上,她不仅没有说什么,而是顺从的站在涂建的身边,脸上带着一缕委屈之色。

涂建见了之后更加心疼了,而且,他见到萧青帝没有说话,以为对方心虚,心中更是傲然。

一只手将叼着的烟取下来,不知是无意还是特地如此,他的手一抖,那根雪茄刚好掉在酒杯里面。

他嘿嘿一笑,将那杯酒递给萧青帝,“罢了罢了,大家都是来参加佳琪的宴会,作为她的老同学兼班长,我也不能在她的宴会上为难你,你喝下这杯酒,就当给温美人道歉如何?”

那一根烧到一半的雪茄混杂着烟灰,就这么漂浮在酒中。

一边,温卉见到这一幕,脸上露出报复的快感,期待的看着萧青帝,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活该被羞辱。

这时候,已经有人目光注意到这里的异样了。

不远处,刚刚进来的一个青年见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而后,小心躲入人群之中,小声嘀咕着,“那个傻叉是谁,竟然不开眼去得罪这个凶神恶煞,简直是活腻了啊。”

就在刚刚,皇庭国际酒店门外,萧青帝教训陆天龙和刘青的样子,历历在目。

陆天龙陆大少被废,刘青更是主动跪舔,却被称作没有资格,而脸面全无。

但凡见者都在心中将萧青帝定位不能招惹的对象,这个青年家世非凡,但,也不比陆天龙、刘青之辈好多少。

他摇着头,心中又带着期盼与好玩,想看看那个作死的家伙被教训的样子。

“还真别说,那家伙教训人的姿势,真是很帅。”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只要事不关己,就什么都好。

而萧青帝,目光看向那一杯酒,忽然笑了出来了,“你,想让我喝这杯酒?”

“当然,大家都是男人,你开罪了温美人,喝杯酒给她赔罪都不肯吗?”

涂建说着的时候,露出威胁之色,“我们可都是佳琪的多年同学兼好友,你得罪我们,佳琪不会坐视不理的...”

“哦?”

萧青帝目光一瞥,刚好看到那个躲在人群中,脸上带着饶有兴趣的看热闹的青年,于是,招了招手,“过来。”

“呵,小子,你找谁都没有用,我们作为林佳琪的陈年好友,场中谁会忤逆佳琪而开罪我们?”

涂建见了之后则是冷笑不已。

他不急,身为林佳琪的高中班长,能在宴会这么多有身份的人面前稍微展现一下自己,对他以后的职业生涯也有好处。

“我...”

那个青年本以为自己已经藏得非常好了,没想到还是被萧青帝发现了,被指名道姓之后,他一脸无奈,却又不敢不出来,只能低着脑袋走出,小声道,“我,我可没得罪你啊。”

声音紧张,带着点不安,像是犯错的小孩。

“是王金,王家的少爷,虽然平时比较低调,但是,王家也是近来兴起的豪门。”

“王金在他的面前竟然如此局促,看来他的身份不简单啊,这个所谓的林佳琪的高中班长,要倒霉了。”

“......”

看热闹之人看到这一幕,顿时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趣之色,王家少爷那紧张的样子,使得他们再也不敢小看萧青帝。

萧青帝看向王金,语气带着淡笑,“门外的一幕看到了?”

“看,看到了...”王金有点局促,小声回答着。

“他让我喝下这杯酒,你觉得我该‘乖乖’听话吗?”萧青帝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涂建。

“嗯...?”

王金眨了眨眼,忽然明白了,以对方的气质,若是随随便便和一个阿猫阿狗计较,显然有失身份,所以让自己帮忙教训那个不开眼的混蛋。

这一刻,他兴奋起来了。

这家伙,就连陆天龙和刘青都随意踩,那么,若是自己好好帮对方做点事情,就算不至于跟对方搭上什么关系,至少自己也不用担心会落得陆天龙和刘青那般下场。

“您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了。”

想到这,王金郑重的对萧青帝说着。

当他发现萧青帝没有说话,显然是默示这件事的时候,他面露激动之色,转过头看向涂建,脸上露出一缕冷意,“你想让这位先生喝下这杯酒?”

涂建,“......”

王金身为王家少爷,涂建自然听说过,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将这位王少给招惹出来了。

关键是,对方竟然替那个家伙出头?

他可以很肯定,东海上流各家公子哥中,并没有那个人。

但是,为什么王金会对对方如此小心谨慎的样子?

他,傻眼了。

啪!

然而,他不敢说话的时候,却见王金先是伸出一只手,将那杯酒拿过去,然后,另外一只手,反手一巴掌扇过去。

声音清脆无比,使得涂建懵了。

“你打我?”

林佳琪的宴会上,自己这个班长,被打了?

明明是自己跟那个家伙的事情,对方竟然动手都不用,只要动一动嘴,王家少爷就主动跳出来扇自己?

而且,王金还非常‘贴心’的帮自己把那杯酒拿着?

马上,他就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贴心’了。

啪啪!

王金冷着一张脸,反手又是两巴掌盖过去,然后,拿着那杯酒再度放回涂建手中,“你说,大家都是朋友?”

涂建,“......”

“自己喝下去,还是我帮你?朋友!呵呵...”王金冷笑。

“我,我...”

这位可是王家少爷,哪怕王家无法跟超级豪门相比,但却也绝对不是涂建这样的小人物所能相比的,他的心颤抖着,哭丧着脸看着手中那杯酒,那半根雪茄和烟灰,依旧漂浮着...

“嗯?”

王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我,我喝...”

涂建吓得脸色发白,连忙一口将那杯酒灌下去,甚至于,就连那半根雪茄也被他吞了...

“完,喝完了...”

他脸色发白的看着王金,但是,更多的,目光则是带着颤抖看向王金身边的萧青帝。

此刻,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张狂。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嚣张。”

王金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涂建,而后才转过头去,小心翼翼的看向萧青帝,“那个,您看我这样可以吗?”

话语中,极尽恭谦,乃至谄媚。

萧青帝轻轻点头,王金顿时觉得仿佛得到了天大的夸奖一样,高兴得满面红光,“您,您满意就好,我叫王金,您叫我小金子就行了,那,那我不打扰您了...”

行了个礼,赶紧转身离开。

小,小金子?

涂建,“......”

众人,“......”

众人目瞪口呆,唯有萧青帝看向涂建,轻轻一笑,“犬吠呱噪,再有下次,杀狗。”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