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金山上市,雷军的身家又涨了几个亿?

2019年11月19日09时35分内容来源:ZEALER


从创立到上市,一家科技互联网公司要花多少时间?

众多互联网新贵的冲击下,这个记录正在被不断刷新:拼多多成立 3 年即赴美上市;趣头条从成立到上市只用了 27 个月;最快的瑞幸敲钟时,距离其成立不过 19 个月。

在这个以上市速度论成败的时代,金山是个不折不扣的异类。

继 2007 年,金山软件在港股上市后,今天上午,从母公司分拆出的金山办公正式登陆科创板,开盘价 140 元,较发行价暴涨了 205%,以 645 亿元的市值跻身中国中国最贵互联网公司 Top15 行列。



而按照当前市值计算,雷军个人,又将增加 77 亿元的财富。

而从成立到迎来敲钟的高光时刻,金山用了整整 31 年,对于中国互联网,这几乎是“活化石”般的存在,其主打的 WPS 系列产品历史长达 30 年,见证了中国软件行业的起起伏伏。

WPS vs. MS Office,一场古早的互联网对决


虽然经常被视为盗版的微软 Office,但事实上,WPS 才是诞生更早的那一个。

作为中国最早办公软件,早在 1988 年,金山软件创始人求伯君就写出了第一个正式版本的 WPS,而微软 Office 的发行比 WPS 晚了一年,至于进入中国市场,已经是近 10 年后的事情。


在中国正式接入世界互联网体系的 1994 年前,WPS 作为市面唯一一款中文处理软件,很快成为了办公的主流选择。伴随着 PC 高速向家庭和工作普及,WPS 以每套超 2000 元的“天价”,每年能在中国市场卖出 3 万套。

1995 年是第一个转折点,微软攻入 WPS 的腹地,双方正面交锋。

Windows 系统是微软最重量级的杀手锏,MS Office 被内置于划时代的 Win95 中,在各国市场所向披靡,占领了全球近 80% 的个人电脑。

但微软全球的扩张,却在中国遇到了 WPS 的阻击。面对霸主级的 WPS,微软没有“硬碰硬”,而是拿出了一套迂回的策略。


一方面,微软向 WPS 提出文档互读合作协议,允许用户使用 MS Office 打开 WPS 文档,借助 WPS 提高知名度、打开市场;与此同时,微软开始有意纵容盗版 Windows 和 Office 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降低使用门槛,培养使用习惯,等到必要时刻再全力打击盗版。

双管齐下的策略,很快帮微软打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作为直接竞争对手,WPS 的地位被边缘化。

当 1998 年雷军上任金山公司 CEO 时,WPS 正处在成立后的最低谷,收复失地的第一步,就是针对尚未形成付费习惯的用户,推出低价甚至免费策略。

上任第二年,雷军曾主导过一场叫做“红色正版风暴”的推广活动,将金山词霸的价格从 168 下调至 28 元,低于当时用户对正版软件的 30 元的心理承受价。在一些古早的互联网新闻中,还能查到当时媒体的评价——“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宏伟计划”。


在雷军领导金山软件的近 10 年时间里,WPS 从单一的文字处理软件,升级成为集合 Word,Excel,Powerpoint 等的办公套件。

更重要的转变发生在 2005 年,WPS 宣布向个人用户永久免费开放,这几乎是破釜沉舟的殊死一搏。放弃传统以软件授权为主要营收的业务结构,意味着,金山要从一家软件公司向互联网公司的转型。

移动互联网的胜利,与模糊的未来


更轻的体量、良好的兼容性,当然还有免费的策略,这些确实帮金山笼络一批用户的心,让 WPS 重新成为许多个人用户的办公首选。

但伴随而来的营收问题也很棘手。一个证据是,2007 年金山母公司港股上市时,其招股书中都未披露 WPS Office 业务的收入,只是草草概述称,公司的绝大部分软件收益来自金山毒霸。


换言之,投入巨大的 WPS 当时并不能带来盈利,反而要靠游戏、毒霸、词霸等这些“副业”来反哺。

2010 年,外力促成了 WPS 的第二次重要转变。

那一年,主打免费模式的 360 杀毒异军突起,发布第二周市场份额就超越老牌杀毒软件卡巴斯基,并强势吞噬着金山、瑞星等付费软件的市场。

新商业模式的冲击下,金山不得不跟随对手的打法,宣布将金山毒霸免费开放,同时失去“现金牛”支撑的 WPS 独立,作为一项独立业务运作。

首要的问题就是钱。用什么来填补授权费下跌带来的漏洞?如何创造更加多元的营收结构?

免费软件盈利的基本逻辑是向后收费,这里的“后”包含两个主要方面:广告和服务,反映到金山办公的财报上,就是“互联网广告推广服务”,和“办公服务订阅”。

最近几年一个可见的变化是,WPS Office、词霸、邮箱等客户端里的广告越来越多。但广告相对简单,要考虑的只是广告投放的频次与内容,如果在保证客户体验的情况下,投放更多广告。

而“服务”相比之下就复杂多了,从财报反应的数据来看,这正是金山近年来增长最为迅猛的业务。

对于个人订阅用户,WPS Office 可以提供文档漫游、云端分享、模板搜索等增值服务,企业版还支持团队文档协作功能。从 2016 年开始,订阅收入每年都在以 2-3 倍的速度翻番增长。

之所以能够在订阅收入上的逆袭,金山的秘密之一在于抢占移动端,并结合自己在手机硬件上的资源,将优势发挥到极致。

2010 年,想要在移动端开辟第二战场的雷军,先是在喝完小米粥后成立了做手机的互联网公司小米,紧接着,又在金山内部大力推进移动版的研发,“不管你们想没想明白,先做移动版再说。

2011年,金山办公率先发布了安卓版 WPS,而 Office 的 ios 版本直到 2013 年才姗姗来迟,安卓版本的发布更是等到了 2015 年。

雷军手中的两家公司——小米和金山形成了良好的协同效应。MIUI 系统中的邮箱应用就出自 WPS 团队之手,金山云也是小米云服务的提供商;内置 WPS 的小米手机,仅 2015 年出货量就超过了 7000 万台,这一度促成了 WPS 在移动端高达 90% 的份额。

上市敲钟只是 WPS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弯道超车、高光表现的一个注脚。

但在即将到来的云计算时代,WPS 面临的挑战只会愈加激烈,中国互联网巨头中,BAT、网易、字节跳动都已在云协作平台上有所布局,此外,还有 AI 技术带来的智慧办公场景。相比之下,现在的 WPS 身上还看不出更多的潜力与闪光点。


金山在第一个 30 年把住了移动互联网的脉,但高光之后的下一个 30 年,这家中国互联网的“百年老店”的前景,尚未见得如此清晰明朗。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