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废青,迷惑行为大赏

2019年11月19日10时15分内容来源:智先生


李先生写下的这段话,结尾是用了五个句号,恰到好处表现出自己的彷徨。


他想不明白,自家店铺为何被「时代割命」这把火给烧掉了。


但转念一想,「时代割命」不是什么请客吃饭,有时就该舍生取义,就该为了民主自由而牺牲小家,牺牲店铺,思想觉悟还要再高点。


所以啊,理解万岁。


再放眼望去,这场持续了几个月的示威行动,最吸引人的,往往是那些街头艺术。


比如用桶装水堵路,其实很讲究内涵,既表达了他们渴望如水一般的自由,又意味着只要脑子灌满水,每个人都是维多利亚港。


革命累了,还能顺便解渴,简直一举两得。

但桶装水终究少了一丝美感,不仅破费,搬起来还笨重,而且易磨损,不值当。


于是,三块砖头架起来的复活岛巨石阵,代表着世界民主真理,也是艺术的抽象化身表达。


仔细揣摩你就懂得它们的意义。


远看巨石阵,近看凯旋门,鳞次栉比,充满形而上学的简式美感,有时候示威累了还能坐下歇息,比铁窗内的冷板凳要舒适,还兼具实用性,成为自行车滑板的杂技训练场所,每个人都说好。

他们也有叠罗汉的梦想,可能参考了印度阅兵的精彩摩托表演,将无数凯旋门堆起来,做成一个高级版的多米诺骨塔,诠释什么是兵败如山倒的名场面。

而出于对砖墙结构的顾虑,他们一直与时俱进,会去搜索资料,会请教长辈,最终领悟「港式长城」的真谛:用砖块垒起来,然后倒石灰,再加矿泉水,城墙就完成了。


粗陋的手工艺术品,哪怕丑陋,也证明自己是一个有动手能力的残废青年,总能出其不意地鼓舞人心,这份意义就足够了。


但人对自我的要求总会缓慢提升,此时一个路过的阿伯好心指点,就像扫地僧般让他们开了窍——升级城墙2.0


他们将砖整齐砌起来后,先调配好水泥的比例,再在外面涂抹,好比巧克力酱和饼干的关系,一目了然。


以手作笔,水泥当颜料,小心翼翼上色,那份严谨态度,那份期盼能在厚重历史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心情,其实大家能理解。


除了城墙,还要修筑战壕,既能兼顾休息,又能保持露天环境下的警惕,以时刻撤离,这份巧匠之心,路人皆叹。

只有泥瓦工师傅才会掉头就走,他们怕多呆一刻,就忍不住拿瓦刀敲烂砌这墙的无知小儿,那往上窜的暴脾气,像喝了五斤的二锅头般醉烈。

这种行为砖头艺术,当然会让百姓有怨怒,繁忙工作外,自己还要拉着手推车,进行一场全民健身。

九龙塘的驻港部队,打完篮球后,让输的那队跑来帮老百姓一起做公益,清理砖头,远处的行为艺术家,只能远观不敢亵玩。

更高效的还数铲车,只需轰鸣一声,将努力了一周的艺术成果化为泡汤,艺术家们对铲车提出严重抗议,认为它破坏了劳动果实。


更多的艺术家,随处可见,不分年龄。


比如高举美帝旗帜的阿伯,姿态婀娜,双腿叉开45度,只一个趔趄往前,笑容便消失不见,亲自示范了什么是伯啃泥:

也有试图和铲草车较量的黑衣青年,拼搏一番后,身体卡住完全动不了,算是知道了钢铁是怎么炼成的:

想和警察开黑色幽默的艺术家们,会在天桥上涂满沐浴露,事后清洁大妈指着他们鼻子痛骂三条街,无人敢拦。

脑回路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人会对透明胶充满信心,试图封住地铁门,以造成秩序混乱目的:

也有的人智商爆表,灵机一动干脆躺在地上,让门夹自己显得更加省力。只冲这脑筋急转弯,就值得我一份眼部马赛克奖励。

他们对「官迫民反」还是「官迫屁反」其实不怎么在意,反正字够大够黑,笔锋够尖锐就行,关键是气势,要能唬住元朗邮政局,其它的,不重要。


他们当然想梦回中世纪,着手研究冷兵器之王——投石机,据称射程可以达到50米,震慑一切魍魉妖魔。


然而现实总是无奈打脸,射程只能达到一米远……幸好这短暂挫折,不影响他们的匠心魄力。

屡败屡战,每一次砖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落在前方,都会惹来旁人唏嘘,一次又一次,one day day……

危险总是难免的,砖头和意外险,不知道谁先来,但蠢货队友其人,永不缺席。

那当头一棒的威吓,比打在身上的警棍还要令人痛定思痛: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忙碌了一整天的小伙子,饥肠辘辘,眼含精光,两手端起小锅生火,很有耐心。

砖头是战略储备资源,不能浪费在烹饪搭架上,这个道理,他们懂,不必再讥讽。


阳光总在风雨后,经过一番殚精竭力,投石机总算是有模有样了,换上汽油弹,气势高涨,那欢呼雀跃的劲头,宛如蹦迪后的秋葵一样招摇。


玩归玩闹归闹,最后还要辛苦小李跑一趟去灭个火。

试验汽油弹的过程最是艰辛,Kevin终于感受到它的威力有多野,手轻微一抖,焰火在眼前璀璨如白昼:

类似意外太多、太普遍了,一旁的小伙满是淡定,见怪不怪,提着灭火器慢悠悠往前。


「点着汽油弹,记得唔好放係背后啊!」


在医院躺着的小吴,全身重度烧伤,千叮万嘱,表情严肃,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但谁都无法预料,汽油弹竟然可以从20米外的地方准确砸在自己身上,如果同伴不是有眼疾,那就是想借机清理情敌,这个仇Tony记下了。


焰火窜身,你追我跑,洒脱欢快,让氧气充分发生作用,体现了为革命牺牲的大无畏乐观精神,可歌亦可泣。

有经验的同伙往往人狠话不多,大脚对着裤裆猛踩,速度要快,心要狠。此外雨伞还能隔绝氧气,形成真空环境,简直用心良苦。

既然要闹革命,没有政府成何体统?


于是,10月5号,众人齐聚沙田商场,正式建都,宣布成立临时政府。


商场管理员满是兴奋激动,并在下班前将空调关了。


这份耻辱,场上所有人难以下咽,在关空调等于灭国的死亡威胁上,遂决定迁都!


临时政府跑去太古商场建都,又被关了空调……


后来折腾许久,最终选择在街边进行口才表演。

因为战略重心一变再变,他们也厌倦了东躲西藏的日子,想和警方来场硬仗,于是将港中大打造成香港堡垒,封锁所有入校道路,关闭了求救大门。

他们还实行一个叹为观止的政策,要将炸药库搬进港中大,增加自身的安全筹码。


后来可能是保管不善,炸药发挥得极为稳定,弹药库猛烈爆炸,一个个窜天猴变成闪耀灯球,他们都来不及祝福,只能提前庆祝元旦。

还因为道路堵塞,消防车进不去校园……生死存亡关头,只能执行战略撤退计划。


他们跑去了理工大,依然将所有天桥和主干道堵死,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阵地战。


可惜,初战不顺,理工大被停水停电,并被警方顺利包围,来一个瓮中捉鳖。


这一次真的跑不了了。


17日晚,香港警方围而不攻,反而在校外播放歌曲,曲目包括《十面埋伏》、电影《监狱风云》的主题曲《友谊之光》,以及《告别校园时》等。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


不少艺术家们,想起自己即将要面临的「铁窗泪」,也情不自禁哼唱起来,眼角湿润,泣不成声。


绝望之际,他们决定突围:

但连续几次都无疾而终,被迫撤回,闹得人心惶惶。


他们在网上请求支援,希望市民运送食物进来,不过主干道被自己人堵死,导致私家车根本开不进来……


后来只能希冀市民用无人机投送,有很多在网上表示「声援」的人,第二天都老实上班去了。


绝望痛苦之际,他们打给了英领馆,但英国人让他们遵守香港法律:


还有的在白宫网站呼吁,希望特种部队拯救自己:

甚至请求外国出动原子弹,让自己脑子清醒点:

「又要威,又要戴头盔。」


古早的香港阿伯,早已洞穿这句话的真相。


港独议员许智峰亲赴现场探望,暴徒反应热烈,决定用蓝光为他盖顶。

理工大的一名校董跳出来为暴徒开脱,谈到动情时,面对镜头哭了半天,没有挤出任何眼泪,旁边的助手一言难尽:

有一对男女爬上三米高的地铁天台,高喊口号,呜呼悲壮,喊完后才知道自己恐高,下不来,可能要选择跳楼的方式了。


最后是被警察成功抱下来。

理工大的负隅顽抗者其实还有很多,也不知道哪位智者给出建议,让他们钻井盖离开。


「等你们进去后,我会盖好井盖,放心,阿Sir不会知道的。」

起初,他们两人一组,沿着渠道离开,好互相照顾。


但因为渠道实在「太臭」,受不了,险些晕厥,最终成功被消防员救出:

深秋的渠水冰冻入骨,不少人被救起来后,患上了低温症,只能用毛毯和锡纸保暖。


反胃、恶心,越是弥足珍贵的气味,闻上去往往越平常无奇,尤其对饿了好几天的年轻人来说,更是如此。

曾经说过哪怕「核爆也会坚持到底」的小李,沉默似巾,留下了悔恨泪水,并决定出狱后,要将那名智者暴打一顿。


其他人也慢慢认清真相,给别人当炮灰的滋味,可一点都不好受。


还自带馊味。



参考来源:

补壹刀:香港警方突然换了打法,暴徒开始“哀嚎遍野”!

环球网:正对峙,港警突然给暴徒放了三首歌…

环球网:香港暴徒的一天,从满地刨砖开始

环球网:刚刚,港警喊话理工大内暴徒“投降”!

其它资料参考:大公网、01新闻、微博用户@孤烟暮蝉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