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轻轻,该不该去成都?

2019年11月21日12时30分内容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那个有出息的海归大学生回来了。

亲戚邻居都这样说。


当魏莱托着一只40寸的行李箱,从西雅图辗转飞回成都的时候,妈妈委屈地抱着她哭了。海外8年,对女儿日思夜想的情绪倾泻而出,这次她绝不让女儿再离开自己了。而魏莱笨拙的行李箱里并没放什么东西。

海归到底要不要归?魏莱求学了4年、打拼了4年也犹豫了4年,始终下不了决心。年纪轻轻,还有满腔抱负和一身干劲,离开好不容易站稳的西雅图,魏莱总怕自己错过什么。可飞机一落地成都,家乡的味道就扑面而来,浑身都轻松了。


春熙路,老街如歌


魏莱回国后和许久未见的闺蜜的约会,就在“太古里Gucci店门口见”。


即便是工作日,太古里也毫不冷清。青瓦坡屋顶下,明晃晃的Gucci店里如同奇幻的热带雨林。这片川西民居风格高端商业区,抬眼看去是疏松分布的青瓦出檐、穿斗格墙、悬空吊脚、出挑外廊,定睛细瞧,又是超大玻璃幕墙里品牌别有洞天的个性装潢,闪耀的橘色灯光在傍晚散发着暖意。



对于许多老成都人而言,春熙路始终是他们心中绕不开的情怀。而太古里,更像是春熙路衍生的触角。如今的春熙路、太古里、IFS构筑的商圈早已成为成都代表性的国际名片,而在魏莱离开成都之前,这里还是另一种喧哗。


她依然能够记起十几年前的冬天,春熙路步行街正式开街,万人蜂拥而至,妈妈紧紧牵着魏莱的手也在其中。从此,这条街承包了魏莱太多个“第一次”的新潮体验。第一次逛外资商场;第一次吃哈根达斯;第一次看时装秀;第一次在电影院约会……春熙路就像一个流动的T台,始终刷新着人们对于新世界的感知。


老板儿相因点儿嘛!

学生娃娃家莫得钱。


//2001年4月24日,春熙路最后的夜市 | 摄影:迟阿娟

曾经拿着100块钱在新中兴、泰华砍价时的自己,魏莱还能想起来,但成都不是少年时的那个它了。所幸这些“老土著”还在:民国时期的广东会馆、清末的欣庐、清后的马家巷居士禅院、章华里7号院和8号院以及晚清的笔帖式街15号院,它们似有生命般伫立于太古里其间,任一座座时髦的新房子从古城的遗迹中生长出来。


//(左图)“夜幕降临,老饕们伺机而动,食物的高光和气味一直延伸到氤氲的凌晨里” | 图说&摄影:朱毁毁

//(右图)“飞檐交错的古大慈寺与背后摩登太古里融为一体,如共用同一个生命体,拥有与生俱来的默契” | 图说&摄影:朱毁毁

古代与现代、传统与摩登、东方与西方的界限,在成都这座城市永远分不清楚,总能繁荣共生,这好像是成都人专属的宽容与自由。当人们在尽兴消费、坐在转角的咖啡店里打量美女的时候,一千六百岁的大慈寺和闹市只一墙之隔,寺庙广场里一人多高的卡通形象小沙弥正打着瞌睡。


魏莱觉得,这便是成都最可爱的地方。


喝茶大爷与IT男,成都折叠


已入初冬,成都还不冷,魏莱走进人民公园的时候,这里正举办菊花节。穿过团团菊花的盆景园、走过零星木舟的金水溪,逛至金鱼岛,就到了鹤鸣茶社。


和许许多多长在成都的人一样,魏莱的回忆中充斥着长辈们在茶社里热气氤氲的画面。那时候她是爷爷的跟屁虫,常常骑上爷爷的肩头,去茶社“打卡”。一杯盖碗茶,一张蔑竹椅子,一帮摆龙门阵的老伙计,就足以让爷爷云淡风轻地滋润一整天。


// 茶社内,人们惬意享受着成都式休闲| 摄影:阿弈

// 湖边的亭子里正在切磋棋艺的大爷| 摄影:阿弈

魏莱也很喜欢这里。卖艺人手里的稀奇玩意儿、哥哥姐姐们看的书,和掏耳朵的主顾们奇奇怪怪的面部表情,都值得她琢磨半天。儿时的魏莱眼中,茶社是一个大型的乐园。


时光一晃,魏莱长大成人,茶社也变了,从前讲书的伯伯不再来招揽生意,不远处的广场舞音乐代替了它。老虎灶上滚过的大茶壶和耍功夫茶的师傅也不出来了,一排排红的绿的暖水壶交给顾客自助加水。年轻人少了,不变的是喝茶搓麻的大妈大爷,依旧过着似乎与世界脱节的神仙日子。


与茶社悠然的“养老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新区的天府软件园。


这是一股全国IT圈不容忽视的强劲力量,是产业巨头聚集地,也是互联网创业的孵化沃土。在这里,IBM、马士基、普华永道、亚马逊彼此都是邻居,蚂蚁C+空间和腾讯大楼深夜依旧灯火通明,Camera360、咕咚、易贷网、货车帮等手机应用,以及王者荣耀、花千骨手游、银河帝国、斯巴达战争等月流水过千万的手机游戏产品,在这里孕育和诞生。



这里真的很不“成都”!天府大道上遍布了行色匆匆的年轻面孔,他们大多日复一日挤着天府三街1号线来上班,过着公司、食堂、家三点一线的生活,仍然备受创新、扩张、迭代、竞争的煎熬,而后吸收、融入和成长。


“少不入川”在这里是神话。那些想要将脑洞变为现实的年轻人,毅然选择走上这条赛道,迎接每个忙碌的早晨,再看过凌晨3点的成都……


当思绪回到茶馆,魏莱的父亲正在招呼她。自从爸爸退休,没事也要来茶馆里下象棋,就像曾经的爷爷那样。晌午时分,阴云忽然不见,整个茶社亮堂堂的,水塘里的鲤鱼泛着金光,魏莱的心情瞬间明朗,也想陪父亲下一局棋。


鹤鸣茶社已近百年,势头依旧繁华,即便时过境迁,不再品鉴,更替习俗,也不要紧。成都老茶馆,喝下去的是茶,品味的却是人间烟火。


魏莱很庆幸,自己生在这里,一个被“折叠”的成都。它允许你市井气,也允许你国际化,给你安逸,也给你机会。无论是喝茶大爷还是创业IT男,都可以在此繁荣共生、有趣地自由切换。当青年人埋头打拼的时候,成都人依然有那个自信,在某个出太阳的中午,茶社里的木桌竹椅,人们仍旧会坐满它。


成都,未来可期


这几年,越来越多人选择去成都、回成都、留在成都。2018 年,成都毕业生本地居留率为 48%,仅次于北京、广州和上海;2019年boss直聘数据显示,2019年应届生期望工作的城市排名为:第一名北京、第二名广州、而成都超过上海、深圳和杭州,进入前三。


// “与钟暮鼓一同醒来的青年社区,每天都有少年在这里奔跑跌倒,追风逐梦。” | 图说&摄影:朱毁毁

凭借它的年轻化与包容度,成都早已经在一片安逸的评价声当中脱胎换骨。不同的业态和多元的生活方式,在这座城市里发酵、蝶变,成都的未来,像它的火锅一样在沸腾。


此刻,魏莱比任何时候都更能感受到,她深爱着自己脚下的城市,也终将在这里找到属于她的答案。这座城市还在成长,更多的青年精英将自信、主见和活力注入成都,她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


而在这座城市最现代、最市井、最繁华的地界,成都核心、太古里旁,一座摩天大楼破土而出——它试图为为成都创造出另一面质感,引导城市引领者探索新的生活,打造一份送给成都未来100年的礼物。


//新希望·D10天府,在成都市中心构建另一种生活想象 | 摄影:嘉楠

它,就是新希望·D10天府,改写着成都中心天际线的地标性人居巨作。一席D10天府,藏纳了整个新希望地产源自全国乃至全球的精工匠造经验。其底色,则是作为川商企业的新希望地产与成都相融而成的情结:走遍全球,把最好的带回故里。


这份情结的重量,在择址、设计、打磨、呈现的全周期过程中得到了呈现。寸土寸金的成都中心、229米的大都会中心建筑形态、国际大师级美学设计理念、几近不计成本的细节……林林总总,搭建了一个属于新时代成都精英的世界。站在282度阔尺落地窗前,白日近览城市肌理,远眺蜀山雪山巍峨;昼夜细品成都锦江光影潺潺,俯瞰人间烟火袅袅。这片热爱的土地,被尽收眼底。


// 新希望·D10天府 SPACE A 样板间:Freedom

// 新希望·D10天府 SPACE B 样板间:Art Life

// 新希望·D10天府 SPACE C 样板间:Blank Leaving

// 新希望·D10天府 SPACE D 样板间:Fantasy Life


成都,就像一个磁场一样不断吸引着人潮向其涌入,然后这些人在悄然间被磁化、被容纳。D10式的生活,吸引着和魏莱一样的成都新精英们。他们希望借由这里,实现他们对居住、对生活、对理想、对人生的希望。


新希望·D10天府的出现,不仅是一种超前的天际生活方式,更是一种对成都的保留,对土地的敬畏。它保留了成都骨子里的烟火气息,保留了成都迈向新世界的国际化气质,以一种扎根本土反哺地脉的敬畏向世界低调发声。不喧哗,自有声。


新希望·D10天府在居住空间上的改革与创新,让你既能四海为家、也能家有四海。当地域不再成为限制,无数个像你、像魏莱一样的“青年选手”,将带着前所未有的冲劲,奔向成都闪亮的未来。

// 摄影:廖铁军

于成都,于D10,

于此,建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部分图片来自新希望、视觉中国)


策划:三联.CREATIVE

作者:开开

微信编辑/设计排版:李木李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