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代替iPhone 成Tony老师和洗头小妹标配

2019年11月22日08时34分内容来源:IT时报


两个多月前,新的iPhone 11发布,我摸了摸自己荷包,对自己说:“如今的iPhone真是创新乏力,连5G功能都没有……还是缓缓再说吧。


深思熟虑之后,我还特地写了一篇评论,标题就叫《这代iPhone没有灵魂》,不出意外,被果粉和路人批得挺惨。


其实,从iPhone 3Gs开始,我就一直使用iPhone,也许算不上果粉,但应该算是忠实用户了。但近几年来,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愿意为一部新款iPhone付出6000元以上的人民币了,直到我走进家里附近的一家美容美发店,三观尽毁。



手机,依然是最受欢迎的电子消费品,并被许多人疯狂追逐着。


在店里,我问替我理发的小哥,“你们年轻人现在都喜欢用什么手机?


小哥回答:“当然是华为啊,还有就是苹果。


这并没有让我感到意外,现在华为手机粉丝越来越多,这位小哥显然就是其中之一,“你用的是华为哪个系列的手机,nova?P系列?”我追问。


“我刚为女朋友买了一部P30 Pro,6000多。”小哥略带自豪地说。


“这么贵!这价格完全可以买一部iPhone了。”小哥的消费能力略微超出了我的预期。



“嗯,哥,华为好,拍照好,我和女朋友都喜欢!


“这价格有点贵啊,我都有些舍不得……”我终于暴露了自己的价值观。


“哥,现在都可以分期,一个月几百块,我们完全承受得起。”小哥继续说道,“等到贷款还完,也差不得可以换下一部手机了。”消费贷果然大有市场。


“那么你们店里的年轻人都用什么档次的手机?”我还不死心。


“店里基本就两种,华为和苹果,最近有人刚买了一部iPhone 11 Pro。



小哥的回答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需要申明的是,100%没有职业歧视的意思,按说美容美发店工作的小哥和小妹收入确实不会太高,他们为何热衷消费高端手机?上海滩有很多类似的美发店,诸如文峰、永琪等,我一直去的这家店也属于同一档次,而店员的收入我也大致摸得清楚。


店长收入可以月入过万;下面一级的是总监,收入也能达到万元上下的水平;一般美容美发技师按等级划分,月收入从3000~7000元不等;再下面是洗头的小妹,虽然基础收入低,但她们也有美容的生意,如果销售业绩好,也能获得不错的收入。



于是,我充满好奇心地对这家美容店店员使用手机的情况作了一次小调查。结果出乎意料,我问了在店里的一共10位店员:4名理发师分别用的是1部华为P30、1部华为Mate 30,1部iPhone 8、1部iPhone 7;5名小妹和收银员工作人员则使用1部iPhone 11 Pro、1部iPhone 7、1部华为P30、1部华为P20、1部OPPO,所有店员中手机用得最差的是40岁的发型总监——iPhone 6,“我们都在怂恿他换呢!”小哥说。


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么舍得花钱买手机?”显然,华为和iPhone几乎就是目前最贵的、也是最好的手机品牌的代表。


店员们回答:“现在年轻人最舍得在手机上花钱。”还有一个理由是,“我们做的时尚行业,所以手机也会用得好一点。


我又问,“如果现在换手机会选择什么品牌?”他们的回答清一色都是,华为或者iPhone。



华为隐藏齐刘海这一招是从Tony老师那得到的灵感吗?



“还在读书的时候,喜欢小米,那时候班级里要是谁有台iPhone,那可是很稀罕的事情。”小哥一边摆弄着剪刀,一边说:“现在工作了,所以可以买更好的手机了。


一位替我洗头的小妹悠悠地道:“如果不考虑华为,那么肯定还是选iPhone,毕竟苹果系统用习惯了,换Android怕用不惯。”瞧,这回答和5A写字楼里的白领们是不是一模一样。


我把这个小小美容店看成是一个社会消费的微观模型,这里有年轻人和中年人,也有华为、苹果和其他手机品牌。我得到的两个答案是:年轻人非常愿意为手机消费,收入不会成为多大的障碍;新进的华为和传统的iPhone,特别是华为的品牌地位正在急速形成马太效应。


第一个答案让我感到有趣和兴奋,第二个答案让我多少有些担心。


也就上一周,我刚刚问过一位国内大型手机销售渠道的老总,“最近手机市场怎么样啊?”老总略带尴尬地一笑:“好啊,好啊……只有华为好!特别好!”显然他对市场的迅速变化也有些措手不及,他自己也不禁喃喃自语,“怪了,真是怪了”。


各大咨询机构数据完美印证了美容店里的种草品牌和渠道老总那里的风云突变。IDC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国内智能手机销售数据显示,华为(包括荣耀)一枝独秀占据42%的市场份额,华为和苹果是唯一份额上升的两个品牌,除此之外,vivo、OPPO、小米都有接近或超过20%的市场占有率份额下滑。



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大同小异,华为出货量为4150万台,占国内市场销量的42.4%,vivo、OPPO、小米的国内份额全部下降,降幅最小的是OPPO,下降20%,最大的是小米,高达33%。


这意味着国内每销售5台智能手机,有2台为华为手机。和2018年相比,华为手机同比增长66%。


虽然OV小米们在海外和国际市场依然表现不俗,全球出货量稳定,但国内市场依然是所有国产手机品牌的根基,华为在国内市场的“独赢”局面,让人忧思:一方面华为确实生产出了顶级的产品,收获了用户叫好的口碑;另一方面,市场平衡的快速改变总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品牌集中度的极速提升几乎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左右不平衡的载物,是骆驼的痛苦;冷热快速交替的市场,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痛苦。中国手机市场如果发生大洗牌,那必定有人会付出代价,必定会有品牌受伤。


试问,在三星折戟之后,国内手机市场会迎来又一次大洗牌吗?


华为之与中国,会像三星之与韩国那样吗?


华为已经超越“国民品牌”,成为我们的“全民品牌”了吗?


作者/王昕

编辑挨踢妹

图像/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推荐阅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