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上海工厂,有什么影响?

2019年12月03日01时06分内容来源:特斯拉电动车

以下文章来源于小丹尼 ,作者小丹尼

小丹尼
小丹尼

小丹尼DannyZ


当我们国人聊起特斯拉时,想象中的特斯拉是老司机开Model 3百公里加速3.4秒、Model S 2.6秒的风驰电掣,但实际我在北京看到的往往是堵在路上挪不动。或者是特斯拉老板Elon Musk偶尔来趟中国,和马云来场“火星人对话”。


特斯拉在中国,其实是一个名声远远超过销量的公司,你用DannyData对比一下特斯拉在美国和中国的收入就知道了,这是特斯拉在美国和中国的收入对比:




特斯拉在中国市场还有巨大能量没有释放,但是随着特斯拉的上海工厂Gigafactory量产,甚至我看到了知乎朋友Emma发的国产Model 3上海上路照片:



特斯拉在中国可能重现Model 3在美国市场销量增长的奇迹。




那么除了销量,上海造的特斯拉,还会有哪些影响呢?今天我就从三个方面来谈一谈。



我是小丹尼,谈车说科技。

首先跟大家啰嗦一下我的视频最大特点,也是和其他视频的最大区别,在我这里使用的所有论据,包括数据或引用谁说的话,我都要找到论据最根源的出处,比如公司数据,我就要查到官方发布的财报原文,比如谁说的话,我就要找到原版视频出处等等。因为我不想使用二手甚至多手信息误导他人,当然这就需要我科学上网阅读大量外文资料,花费了我不少时间精力。


我在论据内容上有洁癖,也是为了我分析的对象负责,而且我会清晰标明论据出处,方便想挑刺儿的二次验证。所有的这一切努力只为一个目的:随你反驳。


好了,说回今天视频的主题:上海造的特斯拉,会有什么影响?

先说第一个方面,降成本。


很多人关注的是特斯拉炫酷的一面,比如Elon Musk用自己公司SpaceX猎鹰重载火箭把自己的一辆特斯拉Roadster跑车送上了太空,但却不知道特斯拉是一个极其强调降成本的公司。

如果你持续关注特斯拉的财报,你会发现特斯拉会在财报中反复强调降成本这件事,而且优先级排的极高。

比如2013年,当时还是Model S刚量产时期,特斯拉就在2013年二季度致股东信里强调车毛利润率(automotive gross margin)要达到25%目标。



这里给小白科普一下:



所以为了提高毛利润率,要不增加收入,要不降成本。


而在2013年的当年年底,特斯拉也确实完成了车毛利润率要达到25%目标,顺便说一句,特斯拉在财报里会把毛利润率分为三种:



特斯拉说的车毛利润率要达到25%目标,其实指的是Non-GAAP车毛利润率,但实际情况是,特斯拉在2013年底,三种毛利润率都达到了25%的目标,我们可以从DannyData图里看到这三种毛利率的历年走向:



如果你想成为第一批使用DannyData分析工具的用户,帮你把车和科技公司看得更全面、更透明、更彻底,或者跟我聊一聊特斯拉,可以加我的微信,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或添加微信号dannydata1


而到了2019年三季度财报的开场白里,Musk除了先说一些场面话,上来又是反复强调控制成本。



所以说在省钱这件事上,Musk是颇有心得的。

这里可能有人不同意了:“你说特斯拉降成本,也没见上海国产的特斯拉便宜啊?35.58万元起步,也没比进口特斯拉便宜多少啊?


拜托你要注意一下交付日期为2020年一季度,你想一下,如果现在特斯拉把国产Model 3标了个比进口Model 3低很多的价格,特斯拉这几个月的进口Model 3还怎么卖?这就是奸商商家常用的锚定效应。


这里举个例子科普一下什么是锚定效应,我想起小时候我妈买衣服说原价上千,非常有成就感的还价到两折买的,虽然我毫无情商的指出“原价都是卖衣服自己定的,想标上万都行”,其实这就是商家先锚定一个很高的价格,之后再让你砍价或搞个双十一大促销,这样就让你误以为捡到了大便宜,还很有成就感。

所以这就是特斯拉定价策略的问题了,把国产Model 3先定一个较高的起步价,一是尽量减少对进口版特斯拉的销量冲击;二是没有让国人觉得“国产的就是比进口的要差”这个印象,你不得不承认咱们国家还是有很多人有这种刻板印象;三是给未来降价留下充足的空间。


很多人都喜欢拿我们的高端电动车品牌蔚来和特斯拉作比较。看到这里,我想你也会跟我一样,认同知乎朋友张抗抗的一段话:

而随着特斯拉上海Gigafactory量产,会让特斯拉的成本继续下降。

Morgan Stanley分析师Adam Jonas就表示,考虑到中国上海工厂的劳动成本仅为美国加州工厂的十分之一左右以及其他方面的成本削减,特斯拉在中国的毛利润率可以达30%左右。与豪华车品牌保时捷在中国的利润率相当。


说起豪华车,你可能经常听到有人吐槽:同特斯拉车内饰科技感有余,但奢华感不足,其实也是降成本的另一体现。往好听了说就是:“特斯拉将成本利用发挥到极致。“无论你是否认可这句话,但不能否认的是,特斯拉在有限的成本下,确实设计出自己独特的风格,并且让很多科技发烧友愿意为之买单。

好了说完第一点,可能颠覆了你对特斯拉以往的炫酷印象,Musk不仅像钢铁侠,也像一个会省钱的小媳妇。

那我们接着聊第二个方面,未来产品整合。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特斯拉的很多用户是属于增量消费者,什么是增量消费者?就是本来对这个品类毫无兴趣的消费者,也被特斯拉的产品吸引成为了消费者,用创投圈经常说的一个比喻就是“把蛋糕做大了”。

Model 3就不多说了,是很多美国中产家庭改善生活的换车首选。而特斯拉在11月21日发布的皮卡车型Cybertruck,让很多身边从来对皮卡车型不感兴趣的人,也有了购买欲望。



要知道皮卡车型可是福特的天下,再配上一首美国乡村音乐,基本上是美国老大爷的标配,正如我国老大爷的片儿鞋、汗衫配老年代步车。我之前去美国住的Airbnb,房东大爷和打Uber的开车大爷,开的都是福特老皮卡。

要知道目前的皮卡车型销量,仍然占福特整体销量超过半壁江山,而且唯一有销量增长的也只剩皮卡了。



所以你清楚特斯拉发布Cybertruck,最紧张的是谁了吧,我相信特斯拉将会很快改变皮卡天下的格局,咱们等着看。

这里顺便说一句,Musk在2019年初就将Cybertruck的设计与电影《银翼杀手》挂钩,激起了众多网友的创作欲,不得不说Musk是营销高手,别光看Musk说特斯拉不会花钱投放广告,说以后可能会打广告但也绝不会是现在的传统广告形式。

而事实上Musk各种托马斯全旋式的花样玩法,都是变相在为自己的产品打广告。

我多说几句,其实在我看来,大多数企业家并没有那么愿意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比如年少时期的Musk是个被霸凌的羞涩男孩,Paypal时期是个谢顶的geek程序员形象,都和现在的Musk形象大相径庭,只不过是为了自己事业,说更直白点就是为了增加销量的同时还能减少营销费用,改变些自己的性格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这都是小事儿了。只不过有些中国企业家玩得太极端,比如砸个杯子、夫妻互揭黑历史什么的,虽然可能也是为了“投入精力和效果产出比”考虑,但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


好了再说回特斯拉,普通消费者会把特斯拉的产品理解为各种型号的车,比如Model SEXY, 但其实Musk的野心远不止如此。比如电池和动力总成,Musk在财报电话会里说特斯拉会在电池和动力总成等方面帮助其他车企:



Musk用的单词是help,确实之前特斯拉公布专利是help,但未来一定会sell。

目前在国内,无论是锂电池包Pack装机量还是锂电装机量,宁德时代都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占据半壁江山。




特斯拉如果开始对外销售电池,谁会紧张呢?你又知道了吧。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特斯拉向来在电池方面是投入大量资源的,比如特斯拉在2019年3月16日花2.35亿美元收购电池技术公司Maxwell:



特斯拉在电池方面绝对是有很大野心的,而且目前仍然保持绝对领先地位,可以参考Matt的电动车电池效率排名:


不仅是电池,而且特斯拉Gigafactory工厂本身,其实也是产品。Musk在财报电话会里说会把上海Gigafactory做成一个模板,在世界其他地方复制,而且未来投入产出比会更高:



比如2019年11月13日宣布Gigafactory 4落户德国柏林,那里距离波兰边境不远,那里的劳动力成本相对更低。



好了等特斯拉Gigafactory在上海扎下了根,什么Model SEXY,什么锂电池、动力总成服务,什么太阳能发电产品,都可能会加速在中国落地,甚至卖好了还会有第二个Gigafactory落地中国,这也说不准。所以说,只把特斯拉当作卖车的,就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了。

第三个方面,本地化服务


首先,我想起Musk在2018年q4财报电话会上提到特斯拉做的“超级傻”(super dumb)的一件事。Musk在中国的时候,特斯拉中国团队向他提建议:


“您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在中国特斯拉服务中心备用一些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因为现在很多情况是,在中国制造零件,寄到美国新泽西仓库储存起来,又寄回中国服务中心使用”。



可能很多大公司都做过这种超级傻的事情,但是像Musk这么耿直男孩在财报电话会里直接自黑的,确实不多见。

上海Gigafactory完全落地,涉及到中国本地资源的更多整合,我想Musk自黑的这种跨地球级别“超级傻”问题将很少出现,其实这也是中国政府布下的互惠互利大局,这个我在结尾说。

当然,我们说的本地化服务,肯定不仅仅是配个本地零部件那么简单。Musk曾有一个比喻很有意思:“未来没有自动驾驶的车,就像现在的马用处一样。


我也坚信未来的车一定会完全自动驾驶,只是时间问题。要做好自动驾驶,除了硬件配备,还需要优秀的算法,而数据就像算法的“肥料”,而“肥料”中的“高能肥”当然就是本地化的数据

Musk曾在2019年4月份的访谈里说:“特斯拉的自动驾驶Autopilot收集数据量,占路面上所有自动驾驶车辆收集数据量的99%以上。



他的算法是跑在路上的特斯拉超过50万辆,这些特斯拉无论是否在自动驾驶都在不断收集数据,而其他家竞争对手自动驾驶车辆不超过5000辆。我且不多评论Musk的算法是否合适,他说的当然不是完全apple to apple的比较方法,只是想强调一个概念:数据对于自动驾驶的重要性,而本地化数据更加重要。换句话说,如果特斯拉想要在中国这种复杂路况做好自动驾驶Autopilot,必须收集大量的本地复杂数据。

今天聊了这么多特斯拉,我还想多补充几句。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说特斯拉,哪怕只是列出客观数据事实,也总会有网友说我是为了找特斯拉恰饭、电动车吹等等。

其实我把这种现象分为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不太涉及利益相关,比如只是爱看热闹起个哄的群众。对于这种朋友,无论是夸我也好,还是骂我也好,其实我现在都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知道,别人夸我或骂我,只是为了表达他们自己的价值取向,而我的内容并没有那么重要。这种态度是我从梁文道先生那里学到的。

第二个层面:涉及利益相关,比如是某些车企员工,或者是某个品牌的忠实粉丝或车主,就像我之前收到过不少蔚来车主的骚扰。

如果你把特斯拉当成自己的对手甚至敌人,可以看看我欣赏的《教父3》里Michael对侄子Vincent说的一句话:


Never hate your enemies. It affects yourjudgment.

你永远不要恨你的敌人,他会让你失去判断力。

或者学学海明威《老人与海》中的老人,对自己的对手大马林鱼的尊重。在我看来,特斯拉绝对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而且他确实也让我国很多电动车企业受益了,有包括何小鹏在内的多家车企老板公开感谢过特斯拉当年开放电动车专利。

蒋方舟之前去台湾发现更美好的一面,在《我承认我不曾经历沧桑》这本书里去写道:台湾并不是我们的对比,而只是一种更好的可能性。

那这里我想改编一下:特斯拉并不是其他车企们的对比,而只是一种更好的可能性。

更进一步说,特斯拉真的只是我们的对手或敌人吗?

可能没那么简单,至少咱们政府的态度不是这样的,除了给特斯拉上海Gigafactory这块地地,还给钱、给政策,比如贷款85亿人民币给特斯拉,而且贷款利率低于90%的中国银行一年期的贷款利率,再比如特斯拉成为首家在华独资建厂外资车企,都表现出咱们政府对特斯拉的态度。

有人可能问了:为什么我们要对一个纯外国企业这么好呢?

小丹尼微信群友TTT发了驭电的一个观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开放特斯拉入华,国家的意图非常清晰:利用特斯拉,再造当年苹果产业链的辉煌。



目前我们在手机行业的辉煌,华为小米OV产品能有这么高的质量,跟背后强大的产业链支撑是分不开的。

而且就在2019年10 月 22 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黄利斌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汽车及相关领域。


所以特斯拉到底是我们的对手,还是我们的帮手,还是那句: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成年人看的不只是对错,更是利弊。

科技

k好了,我是小丹尼,谈车说科技。



重要的事再说一遍,如果你想成为第一批使用DannyData分析工具的用户,帮你把车和科技公司看得更全面、更透明、更彻底,或者想跟我聊一聊特斯拉,可以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或添加微信号dannydata1,加我的微信。


回见。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