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土嗨”表皮下的现实与诗意

2019年12月05日02时00分内容来源:中国艺术报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海报


《平原上的夏洛克》:

“土嗨”表皮下的现实与诗意


齐 伟


“都市”霸屏的时代,“乡村”如何电影?11月29日上映的影片《平原上的夏洛克》似乎给出了答案。喜剧、悬疑两种经典类型元素“遭遇”乡村,“平原”与“夏洛克”错位混搭都让这部影片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丝不同寻常。该片由青年新人导演徐磊编剧,并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获“最佳电影文本”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预告片


影片的故事灵感来源于导演徐磊老家河北衡水的一个真实事件,华北平原上夏洛克与华生两位化身超英与占义为了“仁义”穿梭于农村与城市之间,只为帮助好友树河找到逃逸的肇事司机。该片以小人物为底色,透过两位土嗨侦探破案的表皮,隐藏着“仁义”与“人情”的现实和诗意。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作为一部兼具侦探、喜剧、公路等类型元素的乡村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个反类型的类型片。导演徐磊“搬爹上阵”,全部采用农村素人,将农民与侦探二者身份巧妙融合,为我们上演了一出带有“土嗨”情怀的荒诞喜剧。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所谓的“土”在电影中贯穿始终,当然,此处的“土”是带有喜剧性与褒义性的。从电影片头黑幕中的“拖拉机”声音中“土味”就开始出现,电影第一个镜头是一头即将被运走的牛,而影片的第一次人物对话也是始于一口“土味”的河北方言。不论是“赤膀干杯”的三位大叔,还是瓜田绿地的神秘村庄,导演徐磊都在用他冷静克制的镜头去完成对乡村“土味”的表达,也正是这种土味的表达为影片的真实质感涂上了厚重的底色。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所谓的“嗨”无非就是超英、占义二人荒诞式破案中所带来的黑色幽默性,尤其是占义这一人物饶有趣味,如果把超英叫做“闷油瓶”,那占义就可以称之为“鬼机灵”。整部电影当中的嗨趣味都集中在这位身材瘦小、长相似谐星的“大爷”身上。不论是他作为破案分析师、还是假扮外卖小哥混入高级住宅被抓的情景,抑或是两人穿着学生校服混入高考宣誓学生堆的桥段,都为这段小人物的破案之旅附上了黑色的幽默趣味。更让人捧腹大笑的是占义用“口水焗油”的一段戏谑性场景,成为这部乡村电影草莽质感中的精华。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正如我们所知,这部电影改编自河北衡水的真实事件,在这些土嗨趣味的表皮之下更多夹带着导演对现实的洞察。可以说,其中很多桥段正是对当代农村社会现状的剖析,比如翻盖新房、靠人情办事、找神婆问事等等。徐磊在受访以及路演活动中多次表明,长期北漂的他对于父辈们每天忙不完的人情事儿感到不解,他认为这些人情往来充实了农民们的生活。当时正逢自家亲戚出事,让徐磊对农村现实的“人情味儿”产生了新的认知,在人情味儿的背后其实也渗透着一种现实的温情。而影片的这种“人情味儿”又与超英、占义二人的“仁义”紧绑在一起。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的确,在当下社会很多人都会发出像买马者说的“仁义值几个钱”的声音,但殊不知正是“仁义”才使得超英等人立足于这个小农村,也正因这份“仁义”情怀才会有更多的人来帮助超英翻盖新房。对于一贯仁义的超英而言,好友树河是因为给自己帮忙而遭遇的车祸,由此他情愿放弃翻盖新房,用自己卖牛换来的17万为树河垫付医药费,正是他的仁义情怀使得他真正成为了该片中夏洛克式的“超级英雄”,尽管残酷的破案现实令我们看到丝丝荒诞,更令这一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感到丝丝无奈,但他仍能够践行其骨子里的仁义道德,无论是面对城市环境管理条例,还是“不义之财”的诱惑。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此外,该片在农村人情社会的剖析与仁义情怀的现实表达之后,还折射了创作者对城乡差异现状的思考。穿梭于农村与城市的二人,真正感受到了农村的“自由”与城市的“束缚”。回到农村可以赤膊来一杯小酒、一碟花生米,而到了城市而需要履行城市环境管理条例,不能随意进出高级住宅小区。年轻人游走于都市,而独守空巢的大叔留于日益凋敝的村庄,如此的城乡空间对比无不映射了当下中国城乡发展不平衡的现状。可以说,青年新人导演徐磊具有对现实敏锐的捕捉力,这部处女作能够在喜剧的外壳之下折射出导演对人情、仁义及诸多社会现状的洞察与沉思。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剧照

除却这些令人深思的现实内核外,导演徐磊更是在这种土嗨式喜剧中埋下了些许诗意且浪漫的软内核。《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地道的乡村电影,同时也是一部荒诞式喜剧。该片在小人物的书写中既流露出了小人物追求“美好生活”的诗意瞬间,同时也蕴藉了创作者内心的诗意情调。影片中有多处诗意的象征令人印象至深。例如,向日葵花路中蹲卧着的喜剧人物占义;树河在苏醒前做的“瓜田之梦”;超英头戴草帽在月下策马;超英家“屋顶上养金鱼”;尾声处三兄弟搀扶着走向洒满阳光并象征希望的瓜田之野。尤其是影片中超英在屋顶的遮雨布上养金鱼可谓是该片经典的诗意性桥段,未能完成妻子生前“美好生活”夙愿而选择在苟且中发现生活的小美好,尽管喜剧中渗透着丝丝悲伤,但此种向阳的生活态度又何尝不是对银幕前观众的点醒。正如电影海报所见,即使生活不易,三轮车上的三兄弟仍在向日葵花路中奔希望驶去。

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海报

《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有个性的电影。这种个性与乡村的题材有关,也与荒诞喜剧、悬疑与乡村的杂糅有关。当然,更重要的是它以两位“土嗨”式侦探的视角去窥探了中国农村诸多的现实问题,通过对现实洞察的同时对影片进行了跨越现实的诗意性处理,用自然的美好景致来熨平三兄弟的内心,用田园式的诗意镜头带领观众走进了风吹麦浪的神秘村庄。

(作者系上海市曙光学者、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教授)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