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塔县 | 寻找新疆塔玉和达布达祖母绿

2019年12月06日12时00分内容来源:中国宝石杂志

慕士塔格峰雪山一景


南疆处处有惊喜,雪山草地湖泊美。
塔吉克族好热情,塔县矿藏珍宝多。


同济大学宝玉石中心自2018年7月初探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下文简称“塔县”)大同乡塔玉矿后,今年再次深入调研新疆塔县大同乡“塔玉”矿和达布达乡祖母绿矿。带着努力探寻找原生矿脉的好奇和执着,我们带上地质“三件宝”:地质锤、罗盘和放大镜,备齐其他工具如钢尺、钢凿、GPS、野外记录簿和数码相机,开启了这次新疆塔县的寻宝之旅。


蜿蜒曲折的塔县山路一景(图片拍摄/伊明江)


寻找中国最美的石英质玉石
无限风光在险峰,美玉多是深山来。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简称“塔县”)是新疆喀什地区下辖县,地处帕米尔高原西部,距喀什市298公里,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塔玉”矿区在大同乡,沿途山体海拔较高,途中所见多是壮美荒凉的开阔山景。南疆地区日照时间长,气候干旱少雨,土壤多是裸露,汽车一旦开过很容易扬沙。骆驼刺、沙棘和胡杨是这里较为常见的植物。在我们进入矿区的路上,从半山腰向下俯瞰,可见山路蜿蜒盘旋。为一探“塔玉”之美,团队成员跋山涉水,不畏辛苦——面对拦路虎般湍急开阔的河流时,大家借助挖掘机巧妙化解危机。从塔县开车约4-5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目的地。
毛主席有诗云“无限风光在险峰”,王安石《游褒禅山记》中古语亦有云“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为寻找中国最美的石英质玉石,路途之远,雪域之高,景色之美,玉石之探,宝藏之寻,皆在这次新疆塔县寻宝之旅中得以体验。


大同乡的杏树


牧童遥指“杏花村”——大同乡
塔县大同乡以杏花而出名。在开满杏花的春日村落里,粉白色的、粉色的杏花热热闹闹地盛开着,像在出席一场马卡龙色的盛宴。冷峻的雪山和苍凉的峡谷围在杏花林外,更是美得令人窒息。这是我们想象的画面,实际上,当我们抵达此处时,已值春末,这时杏花早已谢幕,杏子正在粉墨登场。
前往大同乡的路途中,我们看到了很多杏树。自带吃货属性的我们,便适时下车采摘,杏子酸甜酸甜的,很是开胃。我们白天在大同乡品尝了杏子,夜间返程时却在途中偶遇突发事件,不得不临时改在车内休息,幸而早晨道路通畅后,去老乡家吃了馕、喝了奶茶,适当缓解了夜间滞留山区的疲劳和焦虑。

塔县大同乡“塔玉”矿脉 (图片拍摄/伊明江)


在这场突发的滞留中,我们欣赏到高原上宁静的夜空,繁星数点,静谧而安静,只能听见雪山融水汇聚而成的潺潺溪流声。想必这也是人生中难得经历,我想到斯蒂芬·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中所说的“人类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之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畏地流逝。但这些时刻一旦出现,就宛若星辰一般永远散射着光辉,普照着暂时的黑夜”。在探寻祖国矿藏的途中,深山中首位发现美玉的塔吉克人,玉矿的守卫者,珍惜并合理利用资源的采矿者们,还有那些做了大量勘测工作的一线地质工作者们都值得镌刻于历史的长河中。
行至此时,我想到老师常说的一句话,学地质需要一种不同常人的时空观——有别于一日24小时的争分夺秒,地质事件的时间维度是以百万年(英文缩写为“Ma”,全称是“mega year”)为单位。这就要求我们把时间尺度放得很宽,从专业研究的内涵延伸到生活中为人处世的方方面面,需要要求自己时刻保持自省,不断精进,不疾不徐。因为,地质的时空观告诉我们“风物长宜放眼量”。


跋山涉水,只为一探大同乡“塔玉”的庐山真面目


新疆塔玉

新疆塔玉颜色较丰富,结构多数较细腻,常见青白色、黄色、褐色和浅绿色等,通常颜色分布不均匀。在深山中常年守护塔玉矿脉的是淳朴的塔吉克人,我们这次有幸见到了“守玉人”。塔吉克大叔拿出他采摘的野生橘红色沙棘果给大家吃,沙棘果味道酸甜可口。矿脉下方也多有玉石散落,当地人说“塔玉”的白像极了心目中雪山的圣洁,“塔玉”中的绿象征着荒漠中屹立不倒胡杨树的生命力。美玉多是深山来,开采和利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矿脉在高山上,目前暂时没有较为安全成熟的攀登路线。亲临“塔玉”矿时,更能体会什么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只有勇者敢攀登”。山壁处碎石滑落,陡峭而险峻,部分险要处山体角度接近90度。据登山探矿的团队老师和成员介绍,攀登时候不要向下看,面向山壁内侧,踩稳脚步,一步一步攀登。最终才有幸探得塔玉矿脉,脉体宽数米,储量巨大,难以预估。当然,一路探矿一路攀登,在此需要深深地感谢护送团队成员上山的塔吉克人,他们善良、勇敢而矫健,在惊险的山势处他们站在山体坡道最外边来保护,以身犯险,为了考察者的安全。


生活在塔县大同乡“塔玉”矿的“守玉人”

(淳朴热情的塔吉克大叔,手上拿着含有丝脉状绿帘石的石英质玉)

塔玉矿标

终见新疆达布达祖母绿
祖母绿,是五月生辰石,原名取自波斯语。按矿物成分属于绿柱石,分子式为Be3Al2(Si6O18),属六方晶系,与海蓝宝石为“同胞兄弟”。它那美丽鲜艳的翠绿色,晶莹剔透,使它登上绿宝石之王的宝座。在这次尚没有去塔县之前,从资料得知新疆祖母绿主要分布在昆仑山南部的南疆。因资料少,市场流通也很少见,所以这次塔县寻宝的另一主要任务就是初探新疆祖母绿矿。几经辗转,有幸初见神秘面纱背后的新疆祖母绿。


同济大学宝玉石团队在达布达祖母绿矿开展地质考察

(图片拍摄/伊明江)


罗盘测量断层面的产状


新疆祖母绿矿地处塔县达布达乡,我们团队成员有幸进入矿区展开初步的地质考察工作。在矿点出露附近,在散落的碎石中,可见祖母绿伴生于石英脉中。听向导介绍,十多年前,当地村民开采出了晶体颜色上佳的祖母绿(目前部分当地人仍收藏有这批宝石)。随后我们在当地人手中见到了色泽美,令人惊艳的达布达祖母绿晶体。达布达祖母绿的绿色浓艳而纯正,颜色绿而不蓝,给人生机勃勃之感。因矿区属于“闭关”阶段,存留在老乡们手中的高品质祖母绿也愈加珍贵。


塔县当地人收藏的达布达祖母绿晶体(图片拍摄/艾力克)


塔县当地村民手中收藏的达布达祖母绿


达布达乡含祖母绿的围岩


生长在新疆塔县达布达祖母绿矿区的野生当归

(图片拍摄/伊明江)


塔县——高原雄鹰守护的祖国西大门
在塔县,我们能欣赏到祖国山川的壮美景色:神奇的帕米尔,壮美的高原风光,深厚的历史人文,绚丽的民俗风情,还有爱国戍边、善良淳朴的塔吉克人民。虽然高原缺氧、寒冷干燥、环境恶劣,但依然令人神往。
塔县是祖国境内帕米尔高原上唯一的县城,也是塔县人民守护国家西大门-红旗拉普口岸的重要边境县城。边境的真实写照是“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热水烧不开、氧气吃不饱,7月下大雪、四季穿棉袄”,空气中含氧量较低。即便高寒地区气候恶劣,条件艰苦,一批批塔县人民前赴后继,像一棵棵坚毅的雪松扎根在祖国边境,忠诚于党和人民,履行自己的使命。
据悉,2020年塔县即将飞机通航,届时建成的塔什库尔干机场将成为新疆全省唯一一座高原机场。交通运输的方式更加多元化和便捷,有助于运输量和运载力的提升,物资的补给更加丰富,塔县与其他地区的沟通交流也将更加频繁。在塔县,蕴藏于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兴都库什山等众多绵延山脉中的珍宝玉石有望走向世人,为世人所了解和认识。期望在不久的将来,新疆喀什地区塔县大同乡“塔玉”、达布达乡祖母绿、被誉为“黑羊脂”的马尔洋乡“塔青”和阿克陶县布伦口乡丁香紫色的碧玺逐步露出珍稀而美丽的光彩。也许我们可以期待在“丝绸之路”的边陲要塞之地,焕发出如玉石般温润、宝石般璀璨夺目的光彩。
最后,谨以此小诗致敬守卫祖国“西大门”的边防战士们和勤劳淳朴的塔县人民:
一带一路政策佳,
丝绸之路共发展。
红其拉甫守护家,
冰山雪域迎八方。

撰文/崔笛、廖宗廷、包章泰、常利萍、钟倩、周征宇
编辑/Alice
鸣谢/同济大学珠宝玉石文化产业研究所
江苏斗山文化传播交流有限公司
同济大学宝石及工艺材料实验室
亓利剑教授
吉尔尕力克·阿瓦孜拜克
加玛力丁先生
新疆喀什地区塔县达布达尔乡党委委员帕尔哈提·尼亚孜先生等


- END -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并注明出处。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国宝石》APP,

开启电子阅读新体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