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华语片也能这么猛

2019年12月06日07时30分内容来源:桃桃淘电影

雨夜的火车站,一对陌生男女,萍水相逢。


女的穿艳粉色上衣,男的脸上有伤,神色晦暗。


女人幽幽地说:“拐子,借个火?


男人给她讲了一个逃犯的故事。



刁亦男导演在采访中曾经提到,说他对于《天方夜谭》式的故事,有一种结构上的迷恋。


因此这也是他所坚持的,《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电影,独一无二的开场方式。


接下来,故事渐入佳境,你会发现,影片始终保持着这样《天方夜谭》式的结构,线性叙事,中间不断地穿插闪回。


男人讲一个故事,女人讲一个故事;明明在逃亡路上,却牵涉到了很多人、有很多的故事可以讲。而这些人和事又全都围绕着一个人展开,那就是男主角周泽农。



胡歌扮演的男主角周泽农,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


他是一名偷车贼,一名悍匪,却因为团队火并,而成为通缉犯,踏上逃亡之路。


但这是一场空前绝望的逃亡,被警方追捕,被同党追杀,被朋友背叛,被女人利用,生门的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而他自己似乎也心存死志,只想让妻子来举报自己,这样还能得一笔赏金。


但真的只是这样吗?在那张凶狠的、沉默的脸上,我们似乎依然能看到求生欲,看到他身上顽强的、张牙舞爪的进攻性。



桂纶镁扮演的则是当地一名陪泳女,她偶遇这名逃犯,又给予了他不少帮助。


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立场一直在游移,到底是要拿钱走人?还是要助周泽农逃亡?


作为观众的我们,甚至很难从她的脸上读出答案。


和《白日焰火》里一样,这个女人看似妩媚又脆弱,其实内心冰冷,立场成谜。



这样的隔阂感,一直持续到了影片最后。这个故事里人物众多,但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内心的种种盘算,始终隐而不发。


他们都是暧昧而模糊的旁观者,而影片的整体基调则始终是晦暗、悲观、迷离的。——老实说,看片之前也没有想到,刁亦男会给我们带来一部风格如此强烈突出的电影。


影片在方方面面,都有非常典型的犯罪类型风格。


这类电影讲述的往往都是社会罪恶的故事。男主角会受到官方与犯罪集团的两面夹击,孤立无援。


影片的态度始终是悲观的,愤世嫉俗,乃至于宿命论的。



故事往往都发生在都市里,片中有大量下雨、烟雾的场面,夜色深沉,灯光昏暗。


而在摄影上,则深谙表现主义之道,大量借用霓虹灯、强对比、阴影等,来扭曲、尖锐、疯狂的影像,来表达内心的迷茫和悲观。



最后,也通常都会有一个美丽又危险的女主角,也是我们俗称的“蛇蝎美人”。



这些元素,我们都能在《南方车站的聚会》找到,并且一一与之对应。


但同样难能可贵的是,这不仅是一部犯罪类型片,也是一部发生在武汉、发生在中国的犯罪电影。


导演巧妙地将这个类型融入到中国本土的语境中,融入到中国特色的街景、空间和人物之中。


例如,在人物设定上,故事的主角不再是此类影片里常见的警探、私家侦探及保险调查员,而变成了一名穷途末路的偷车贼。


刁亦男说自己在选择胡歌时,看中的是他的气质“很干净,甚至有一点透明的感觉”,这让他扮演的原本是悍匪的角色,拥有了某种张力,以及不一样的想象空间。


而既然以偷车贼为职业,摩托车也成为这部电影的重要道具。它象征着罪恶与死亡,又是一种权势与掌控。


胡歌满脸是血,在大雨里骑着摩托车向前俯冲,这一幕在影片中反复出现。


这一刻,他仿佛不再只是一个贼、一名逃犯,而变成一个绝望的人,以一种近乎自杀式的悲壮姿态,将自己投向未知的黑夜。



女主角则是一名陪泳女。这种职业现实存在,不仅边缘,甚至还很悲惨。

因为常年在烈日下暴晒,还时常要泡在海水里,她们往往都戴着大白斗笠,泳衣外面也套着严严实实的防晒服,看起来毫不光鲜亮丽。

假如说“失足妇女”也分三六九等,陪泳女大概是最最边缘的一种——不是最苦最穷的妇女,不会做陪泳女。


理解了这一点,或许你就会对桂纶镁这个角色的摇摆不定,更能产生同情。



男主角的妻子则是一名木工。万茜为此确实也去学了做木工,从锯木头到上漆、抛光整个程序都学了一遍。手磨出了水泡,还要忍受锯木头时产生的木屑和油漆的味道。


因为坐牢,丈夫五年没有回过家,反而牵连妻儿屡次被警察找上门。他们大概也只是一对怨侣,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而他提出让妻子举报自己领赏金,更多出于孩子、家庭和责任。



那么他和陪泳女之间呢?更谈不上爱了,只有诱惑,刺激,试探与欺瞒。


在这部电影里,有责任,也有情欲,但偏偏没有“爱”。


是的,在刁亦男的电影里,他的主角总是孤独,绝望,并且爱无能。



同样,在他的电影里,也一直都有非常明确的发生地和城市质感。例如,上一部是在天寒地冻的哈尔滨,这一部则选择了潮湿闷热的武汉。


影片在武汉多地取景拍摄,所有台词也都使用武汉方言。


方言讲得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学习当地语言其实也是演员的一把钥匙,能够让他们更快地感知和进入角色的状态。


当然,让人欣慰的是,这几名主角的武汉话都讲得很不错,听得出来都下了狠功夫。


桂纶镁在进组之前就花了好几个月去学武汉话;而胡歌则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或是打扮成保洁员,混迹在汉正街街头,将自己完全“藏”起来。


最终你会发现,这部电影里并没有明星,只有演员。他们都变成了普通人,变成了棱角分明的、市井的边缘人物。



刁亦男在采访中也提到,影片中看似“魔幻现实”的城市郊区、陋巷景观,并非他们刻意设计,而是真实存在、肉眼可见的。


不是他选择了城市,而是城市选择了他。他形容自己就像“灯光考古学者,小心翼翼地扫出来,尽量保持原状”——


穿着荧光色跑鞋跳广场舞的人群。



茕茕孑立、拥有一只巨大的艳粉霓虹灯牌的路边宾馆。



大家更熟悉的可能还是下面这张剧照,这是在宾馆内拍摄,其实光源正是窗外的霓虹灯管。不得不说,刁亦男导演将环境完全用到了极致。



影片中后段出现的,九龙城寨式的“城中村”筒子楼,结构错综复杂,潮湿拥挤,也让许多人啧啧称奇。



老实说,这种种景象,在武汉街头也并不稀奇。


但看完电影之后,你又会觉得,这既是武汉,也不是武汉。这是刁亦男镜头下,独一无二的城市景象。


甚至可以这样说,他创造了全新的城市美学。让武汉这个城市,在夜晚绽开盛放,变成一朵罪恶之花。


毫无疑问的是,在这样一个语境里,环境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看到有一条评论说,人物被环境“融化”了。



“融化”这个词可以说非常精准。他们不是在此生活,而是在这里被围困、被囚禁。人物本身的局促无力,都来自于环境的压迫和收紧。他们只是小人物,却生活在大时代。


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又再次能感受到影片在形式和内容上的统一-影片拥有极为细致考究的视听语言,氛围营造、镜头调度,都造诣颇深。


雨伞、镜面、帷幕、玻璃……种种道具的运用都独具匠心。华语电影里,你很少能见到这样大胆的、风格化的摄影。



而这恰恰都是为了强调和烘托出,在这个故事里至关重要的“环境”。



尤其是,在暗夜里,影子是最有表现力的。所以在这部电影里,影子同样成为重要的道具。很多时候,镜头不是对准人,而是对准人的影子。


例如,在这个镜头里,胡歌和桂纶镁明明是站在一起,但他们的影子却完全不同。一个是庞然大物,一个则依然渺小。

两人的力量、地位对比,在这一刻昭然若揭。



同样,片中有一场追捕大戏,是发生在夜间的动物园里。动物们骤然被强光照射、瞳孔张大的惊恐表情,与男主角的逃亡,变成了一组蒙太奇。



这甚至不能说是暗示,而是清清楚楚的“明”示了:男主角此刻的挣扎,也只是困兽之斗而已。结局早已注定。


影片的摄影高明之处正是在此:导演始终在用画面讲故事,用镜头语言去叙事。


而这样的设计感、突出的表现形式,对于华语电影、尤其是现如今的华语电影来说,依然是非常少见、难能可贵的。


所以,正如之前也强调过的,这些千奇百怪、光怪陆离的画面,当然是只有在大银幕观看,才能最好地捕捉和领悟到导演的用意。


还不仅于此。

这绝对是一部后劲极大的电影。观影本身,就如同做了一场梦,它既是写实、又是超现实的,“不像是视觉里的真实,更像是感受上的真实。”


于是,观影之后,那种绝望的、犹如困兽之斗的情绪,也在心头久久萦绕不去。

正如刁亦男所说:“我们的人生不是合家欢,死亡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终极悲剧。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周泽农。



从11月22日在北京首次公开放映,到今天下午也就是上映首日的广州场观影团,咱们观影团给北上广这三个城市的观众带来了这部《南方车站的聚会》。


而映后交流也迎来了神仙阵容,导演刁亦男,主演胡歌、桂纶镁和廖凡都出席过我们的映后交流!


我只能说,太幸福了!


来桃桃观影团,跟着这霓虹灯的指引,你就能和我们一起在南方的车站来一次聚会。


看看这排队的人群~



既然是聚会,那肯定有说不完的话,映后的观众是极其热情,咱们的主创也是毫无保留的分享一切。



接下来,就来看看咱们主创在映后都说了些什么吧~


刁亦男导演分享关于这部影片说:


可能大家多数看的是好莱坞的片和常规商业片,他们的设定是没有废话,所有的都是为情节服务,而我们这个片不一样,除了想给观众看到一个故事以外,还想展现一个周边连带出来的一个世界。



而廖凡也在说导演刁亦男的时候聊到:


“我觉得其实这部《南方车站的聚会》更像刁导本人,《白日焰火》可能都不算他心中最想表达的,这个电影才是他想拍的电影。”



本片女主角,桂纶镁在谈到表演的时候是这样分享的:


“以往我的表演是一个线性的做法,而这次和刁导合作是一场一场点状式的处理,尤其比如说在一场戏中,刁亦男到呀你会给我很多不同抽象的指令,去尝试十几种不同的表演方式,这样的形式是我没有接触过的,这次也把我表演的安全区和范畴给扩大了一些。



而在聊到电影中一直随身带着的包时,她说:

“演绎过程中我觉得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我最重要的资产,不管是我最紧张还是最害怕的时候,我永远是抱起拿着这个包。因为我的生命没有其他的依赖或更重要的东西,在那个时候他就是我生命中最重的东西”


就是这个包

提到周泽农在废弃房间内给自己包扎的一场重头戏,首次登上大银幕的胡歌这样说道:


“这场戏我个人非常喜欢,最终剪辑出来的这个景象,跟我当时心里想的特别吻合。


“周泽农一直是一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他融入不了主流世界,底层的世界也是一个边缘人,当他在逃亡的路上能够有短暂休息的时候,他看着周边用报纸糊着的墙面,报纸上是他所处的世界的许多信息。但是在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哪儿都去不了,甚至他拿着枪,指着周遭的世界的时候,他根本就开不出这一枪。”


“我觉得可以解读为一种内心的沉默的呐喊或者是挣扎。”

不得不说,胡歌对于角色的状况和内心的理解真的很到位。



最后两场大合影送上,再看看观众都给这部影片哪样的评价吧~


北京首场


上海场


两场观影活动,横跨南北,咱们观众的评分都很高,8.5分也是极好了~




接着,看看咱们的观众对这部刁亦男导演的新作有什么样的精彩点评吧~




最后,《南方车站的聚会》在今日全国上映,喜欢的朋友别忘了多多推荐~


同时,预祝今天广州场观影团的各位观众能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


桃桃观影团,带你一起暖~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及现场拍摄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