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男人给它打1分,女人给它打9分

2019年12月06日12时56分内容来源:影探

从来没想过,一部电影可以对一个国家造成这样的影响。

极端的两极化舆论险些撕裂它,在韩国,女性给这部电影打出9.46分,男性却是1.76分

它成为了一场革命运动,一个时代的见证,一个无法被忽视的符号——


《82年生的金智英》
82
2019.10.23



“金智英”带给韩国的撕裂感,早在2017年就初见端倪。

2017年,原著《82年生的金智英》出版,一本薄薄的、不过100多页的小说,成了那年韩国现象级畅销书。


它受尽追捧,也背负了不少骂名,甚至人们对这本书的怒意还波及到了推荐人的身上。

韩国女团组合Red Velvet队长Irene、少女时代崔秀英先后在社交平台分享了这本书。

而后被男粉丝们用恶毒语言攻击,甚至还有人烧毁Irene照片来宣泄愤怒。

图源:网络


两年后,翻拍电影确定上映,引起了更大一轮声讨谩骂。

主演郑有美从选角之初就被疯狂诋毁,有人诅咒她:“这是你最后一部作品”。


更有甚者,有人向青瓦台请愿,阻止电影上映。

韩网对郑有美的一部分恶评
图源:网络


从原著出版到电影上映,金智英这个名字仿佛是个魔咒,只要沾染它,就难逃网暴的厄运。

那它的争议到底从何而来?《82年生的金智英》到底讲了个怎样敏感的故事呢?


可笑的是,它没有猎奇、没有凶杀、没有任何可以刺激肾上腺素的冲突。

它有的只是平淡。

对,没错,平平淡淡,普普通通。

它甚至像一篇流水账,只是单纯地记录了一个女人从出生到生子过程中所有细碎生活。


主角金智英更是普通到在你看原著时,无法准确地勾勒出她的模样、性格。

她普通到,你觉得她可以是任何女性。

而作者也有意塑造金智英的这种普通,比如,名字。

金,韩国最常见的姓氏。


智英,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最受欢迎的女性名字。



而关于她的故事也很普通,出生,上学,找工作,结婚,生子……

日子本可以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下去。

直到一天,金智英病了。

她的病有些蹊跷,某些瞬间,她会突然“变”成另一个人。

这场病并非突然而至,它在金智英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埋下了根。

那个病根是——只因她是女生。


小时候,家里好东西总会优先让给弟弟,金智英和姐姐只能用挑剩下的食物、玩具、衣服……

奶奶总是护着孙子,然后一遍又一遍宣扬她的理论:


“幸好我生了四个儿子,所以才能像现在这样吃儿子煮的饭,睡儿子烧的炕,真的至少要有四个儿子才行。


金智英很想反驳奶奶,床是妈妈铺的,饭是妈妈做的,为什么夸的是爸爸呢?

金智英没说,她不敢,她不想再挨奶奶的一记爆栗,上次偷吃一口弟弟奶粉,她就已经领教过奶奶的厉害。


后来,金智英上了学,学校很好。

除了那些顽皮的男生。

金智英经常被捉弄哭,愈发讨厌男孩们,老师却说:

“男孩子都是这样,越是喜欢的女生就越会欺负她。


金智英不懂,喜欢为什么不是温柔地尊重,而是暴力地捉弄。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学校也变得不安全了,男老师喜欢对女同学动手动脚,学校外围还游荡着露癖狂……

被心怀不轨的男同学跟踪,被爸爸训斥衣服穿得不得体,所以才招来麻烦


大学毕业,金智英开始找工作,不仅投递的简历屡次被退回,时不时还要忍受面试官有意无意的话语骚扰。

有学姐不服气,前去质问老师,为什么会有不公平的待遇,老师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女孩子太聪明,公司也会觉得有压力,像现在也是,你看,你知道自己给别人多大压力吗?


看着优秀毕业生是清一色的学长,金智英的心更灰暗了。(2005年,韩国百大企业的女性录取率只有29.6%,这样的数据却在当时被视为女性社会地位提升的标志)

挨过了找工作阶段就会好吗?

职场性骚扰,酒桌文化,偷拍……

在哪里,金智英都如坐针毡。


公司顾及女性婚假、产假等因素,往往束缚女性职业发展

后来,金智英遇到了郑大贤。

郑大贤,温柔,体贴,可靠,是个人人夸赞的善良男人。

两个人感情和睦,很快,他们步入了婚姻殿堂。


在婆家的催促下,两人有了自己的孩子。

可孩子的降临让婚姻的甜蜜瞬间变得苦涩起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琐事不说,育儿就成了一个老大难。

金智英的生活逐渐被工作、家庭、社会挤压到变形。韩国已婚女性每五人当中就有一人因为结婚、生子、育儿而辞去工作)

她想起了曾质问郑大贤的那句话:


我现在可能会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工作、社会人脉,还有人生规划、未来梦想。但是你呢?你会失去什么?



金智英慢慢变得迟钝、虚弱、健忘。

周围的人将一切归责于分娩后遗症,久了,连金智英也信了。

一天,金智英带着女儿出街游玩,买了一杯咖啡,静静地发呆。

不远处,两三个男人阴阳怪气地说她是“妈虫”。

金智英崩溃了,她回到家,对自己的丈夫哀诉:


“我赌上自己的性命把孩子生下来,甚至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生活、工作、梦想,只为了带孩子,我却成了他们口中的一只虫……”



“妈虫”这个对我们有些陌生的词汇,在韩国语境里是带有贬义色彩的。

原著作者赵南柱,就是因为这个词汇产生了创作想法。

虫,在韩国含有低等动物的贬义意味,“妈虫”是“mom”和“虫”的韩文新造单字,起初用于贬低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闹幼童的母亲,后来延展为没有收入,专靠老公,在家带小孩的全职妈妈。


要知道,韩国受李氏王朝的父氏强权和日据时期的家长制影响,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父权思想。

难以想象,十年前,韩国女性离婚后的六个月内不能再婚,而男性再婚不受法律限制。

十年前,韩国离婚的母亲不能抚养子女,子女也不可以跟从母亲姓氏。

半年前,堕胎罪才被免除……

男尊女卑成为韩国默认的社会法则,厌女思潮也随之暗潮汹涌。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排行榜,韩国倒数第三

韩国女团Apink成员孙娜恩因发的照片中,手机壳上印有“GIRLSCAN DO ANYTHING”(女孩们无所不能)被韩网抨击为女权


2014年,厌女情绪酿成了“妈虫”这个网络流行语。

值得注意的是,与这个词汇一并出现的是韩国一份报告,报告显示,韩国女性的就业率首次超过男性。

韩国男性愤怒不满,他们将这个结果归结于女性主义的强势。

2016年,这个情绪达到顶峰,一名20多岁女性在首尔江南站出口的卫生间被杀害。

事后,凶手坦白理由:“只因为她是女生”。

随即,韩国大规模女性游行抗议开始不断出现。

今年3月,韩国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对性别歧视的游行
图源:网络


同样,《82年生的金智英》此次引发巨大争议,还是在于韩国男性厌女情绪高涨。

在电影上映之初,Naver网站上就出现了两极化的打分——女性9.46,男性1.76。

韩国男性群体抨击这部电影的理由是,它强行将男性置于加害者的位置。

韩网关于电影的部分恶评
图源:Naver


一些人甚至创作出《90年生的金智勋》来反抗。

其文中提到,男性必须要服兵役、结婚必须由男方买婚房、请女生吃饭必须主动付账……

条条列举男性群体难言的社会苦涩。

他们大声疾呼:男女之间的利益关系应该在一个天平上,如果过多地倾向女性,就不可避免会剥夺男性的利益。

这个论调也对,也不对。

“天平说”确实是对的,男女的权益关系需要平衡。

但这个论调的前提是默认现在的状况是平衡的,这显然是错误的。

他们没有意识到长久以来社会对男性的优待,并且下意识地将女性的艰辛全部合理化。

当女性要逃离出父权控制时,他们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不适。

就如,有人曾向赵南柱提出质疑:“为什么这是一个问题?也许是存在这种情况,但这有必要写出来吗?”


你看,依旧有人安之若素,拒绝反思。


男职员无法理解公司安排的性骚扰教育课

为什么约会一定要男人付钱,男女AA制有何不可?

为什么兵役不可以男女都可以参与?

……

试问,如果女性真正被尊重后,这些约定俗成的男性禁锢是否也就消解了呢?


当然,除了一部分韩国男性群体不自省的叫嚣谩骂,另一重悲哀是一部分女性群体对自我的设限。

长久以来,可爱、温柔、贤惠被认为是形容女性最贴切的字眼。

可这样的标签实则是将女性天然置于弱势一方,并对其进行行为和思想上的规训。

潜移默化下,这种社会期待让女性逐渐自我麻痹。

于是乎,默认演变成了麻木,麻木之后,她们进阶成了这套规矩的践行者。

她们相信,丈夫只要不在外偷腥,不动手打妻子,就已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相较于男人对女人的不理解,女人对女人的压迫才是可怕。


金智英的奶奶、婆婆、姑姑,她们都被这种思想残害了一生,却还要用这个思想来残害下一代女性。


奶奶对妈妈训斥,婆婆对儿媳管教。

长此以往,一代打压一代,形成了一个难解的恶性循环。


当然,这个循环也并非牢不可破,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就可打破这一切。

电影里,有很多女性身上都有萌发的反抗意识。

妈妈听到爸爸训斥金智英“等着嫁人吧”,她愤怒地摔了汤匙。


女上司被领导羞辱后,不动声色用话语反击。韩国目前只有约18.37%的管理职位由女性担任)


还有怼催婚亲戚的姐姐,公交车上救金智英的陌生大姐……


她们成为了金智英的精神指引,成为她自救的唯一途径。

所以,这也许这就可以解释了金智英的“附身”行为:当她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打破困境时,她选择将自我意识压抑住,让其他女性替她发声。

这是一种压抑与爆发的博弈,是牺牲自我的求助解脱,是需要用失去理智来进行的魔鬼交换。


其实你可以发现,整个故事里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坏。

就算有跟踪金智英的男孩、偷拍的保安,但这些角色都是匆匆带过。

这是赵南柱有意为之,她不想让某个人物承担女性的所有怒意,不想造成剑拔弩张的性别对立冲突。

那造成这一切的是谁?

男人吗?女人吗?

是那些难以扭转的社会刻板印象啊,是它钉牢了所有人。


于是乎,有人选择事不关己,对房间里的大象视而不见。

而有人察觉到了那头大象,决定与之搏斗。

孔侑就是察觉到的那个人。


孔侑


孔侑应该算中国知名度较高的韩星了。


一部分原因是《咖啡王子一号店》《鬼怪》等热门韩剧的影响,另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曾极力促成了电影《熔炉》的上映。


《熔炉》曾引发韩国国民哗然,并进一步带动了“熔炉法”的颁布。

《熔炉》经典台词


而此次孔侑参与《82年生的金智英》的拍摄,同样是希冀电影同《熔炉》那样带来社会反思和进步。

但这次他失策了。

不仅因为投入前期,他也遭到了同郑有美一样的网暴,更让他失落的是,此次《82年生的金智英》涉及的面更广,鞭笞力度更深,但它带来的只是混乱的争议,而非实际性的举措。

韩国父权的根扎了上千年,《82年生的金智英》的出现并未撼动它。


既然扭转不了社会的风气,韩国女性选择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不满:

根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8年出生统计(确定版)》显示,韩国以0.98的生育率成为世界唯一出生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

图源:网络


据统计,已婚韩国女性承担了80%以上的家务,而男性只承担了不到20%的家务。

女性可以在职场上作出等同于男性的贡献,但男性并未相应增加对家务的贡献。

这种收益不平衡导致女性逐渐放弃或推迟结婚,韩国开始出现一种新新人类——sampo一代(即放弃约会、结婚和生孩子)


一直以来,一个男人为家庭付出时,外界会夸赞他是个好男人,而当女人这么做时,所有人都认为是理所应当。

就如电影里,人人称赞郑大贤是个好男人,但于我而言,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因为,如果承认是否就意味着默许他在做他本不会做的事呢?

原著里,郑大贤安慰生产后无法重新工作的金智英,说:“我会帮你的,放心。”

金智英愤怒地反击:“能不能不要再说‘帮’我了?帮我做家务,帮我带小孩,帮我找工作,这难道不是你的家、你的事、你的孩子吗?

郑大贤虽在普世评价里是优秀的,但一些细节下都显露了他被陈旧世俗侵染的偏见。


当然,不可否认,郑大贤是个还不错的丈夫,而且幸运的是,金智英还有个懂得理解的妈妈,她还出生于中产家庭。


可生活中如金智英一般境遇的女性又有多少呢?

那些境况不如金智英的女人们的生活又会是怎样呢?


我不敢想。


也许,看到这里,我们会哀叹韩国复杂、固执的父权制度,同情金智英的遭遇。

退一步想,我们是否又在五十步笑百步呢?

原著译者尹嘉玄曾说过,金智英的故事其实很像一段时期的缩影,而且是不分国籍,尤其以亚洲女性共鸣度最高。


就像有些网友说的,如今东亚女性的悲剧成了一套三部曲: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房思琪的初恋乐园,82年生的金智英。

看着她们的故事,有时不免感叹一句:这,是21世纪女人的生活吗?


从我们身边说起,且不用追忆太久,宇芽被家暴,蒋劲夫殴打女友……一条条新闻触目惊心。

结果呢,宇芽男友只是被拘留了二十天,蒋劲夫借着后浪推前浪的热搜继续神隐。

看着韩国的金智英,看着周围的社会新闻,某些瞬间我们不禁陷入沉思:我们身边张艳、王红、李娟这样的女人又会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82年生的金智英》的社会意义远远大于其电影成就和文学价值。

它鼓励女性勇敢做自己,不被母亲、妻子、女儿的身份禁锢。


它也带给了男性一个思考:我们习以为常的,向来如此,便是对的吗?



最后,我想用韩国某议员对总统文在寅说的一句话来表达一个美好的愿景吧:


“希望,10年后,我们可以不再让1992年生的金智英陷于绝望。”


参考资料:
1.《82年生的金智英,是韩国女性困境的缩影》Form南方人物周刊
2.《只因为她是女生》Form 人物
3.《欢迎来到“努力不一定有回报”的世界》 Form 知著网
4.《82年生的金智英》 Form赵南柱

(金智英)
智英们,去做想做的事吧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