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大雪,喝一杯吗?

2019年12月07日09时55分内容来源:读首诗再睡觉





题图 / 东山魁夷

点击看组图,关注“美好画片碎碎念”




配乐 / 林海-春华之曲

点击可听往期朗读




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作者 / [唐朝]白居易



*刘十九:唐朝诗人刘禹锡之堂兄,白居易好友。







在知乎上搜索小布尔乔亚相关问题,看到一个小神做了如下答复(仅截取最神的一段):


如果非要追溯早期的语境的话,那么我们都知道,布尔乔亚的词脱胎于更早期的封建社会,它本身远远比马克思主义有更长的历史。他最初指的是市民。而在中世纪,市民多指的是那些在城市中居住的具有公民权的人。而那些从封建领主的领地出逃的农奴在城市中居住一定时间,便可以脱离农奴身份,获得市民身份。这颇有点类似于现代社会的积分制度。如果从这个语境理解的话,我们也可以将小布尔乔亚类比于那些通过奋斗逃离原生家庭,在大城市买房落户的社会白领阶层。


——火焰旁的炼金术士


那原本已经拿到户口,后来又被驱逐出去的人,是不是应该叫他们反小布尔乔亚或者离散型小布尔乔亚?


长期作为离散型小布尔乔亚的典型代表,我觉得白居易今天有资格为大家赋诗一首。


弄不清楚这首诗是白居易晚年在洛阳写的,还是旅居江州时所作,总之是在想念刘十九。刘十九是刘禹锡的堂兄,名叫刘禹铜,据说是个长期在洛阳做生意的真正的布尔乔亚,大土豪。听名字就知道,不是铜就是锡,刘氏家族必然家里有矿。所以白居易这个布置,虽然看上去挺精致,适合待客,但跟成功人士的排面大大地不符。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所谓“绿蚁”,指的是新酿造的酒还没有来得及过滤,底下甚至还有糟渣子,酒的表面上浮动着一连串的小绿泡。酒品寒酸,白居易精神布尔乔亚的气质一下子体现得淋漓尽致。“红泥小火炉”,你要请客吃饭的人叫做刘禹铜,你至少得有口铁炉子嘛,泥炉子真是不像话,不怕烟熏火燎么?白居易啊白居易,你混得可真惨。


作为离散型精神布尔乔亚,老白虽然在物质上赶不上刘老板,但是他心气儿高得很。什么叫做“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刘老板,我的泥炉子虽然档次不高,也颇为精致,新酒品质一般,入口还可能很涩,但是糟渣绿泡颇有一番趣味——富丽堂皇、高大上的生活往往都是枯燥无味的,回归最简单、原始的快乐才是生命的真谛。看看时辰,掐指一算气温和湿度,恐怕快要下雪了,赶紧温一杯绿酒喝喝。浊酒豪迈、滋味万千,清酒贵重、却是无聊。而且我们必须要在下雪前喝,这样,才能不耽误接下来去看雪。


其实上面都是胡扯的,白居易虽然在江州是戴罪身,为从九品最低文职散官,手头可能紧张,但如果这首诗是晚年在洛阳养老时写的,那他可是以刑部尚书的职位退休的,就算只领一半的工资,也足以笑傲洛阳富商了。而且,题目叫做“问刘十九”,这个问字,不在相逢,更似怀念。故人不可再见,“能饮一杯‘无’”?





荐诗/ 张瑾和
出版业者
公号“古诗代工厂”主理人
(ID:gushidaigongchang)



进读睡圈子,写三行诗,参与抽奖

三行诗:初雪降临的日子


美好画片碎碎念
一日一抄
时光是个大美人
好书打卡
看部电影截个屏
集邮簿
EN DE FR
ES PT IT
JP KR RU




第2464夜
声优 /王威、蚊饭(粤语)点击可听
声优值守 / 蚊饭
版面值守 / 流马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相关事宜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转发就是最好的打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