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8个茅台、12个中石油!沙特阿美史上最大IPO背后:太败家的沙特土豪们也没钱了!

2019年12月07日11时06分内容来源:凤凰财经

来源:功夫财经(kongfuf),作者:关不羽

12月5日,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正式官宣,其IPO定价位为32里亚尔/股(8.53美元),位于预期区间上限,募资额约为256亿美元,公司估值达到1.7万亿美元。也就意味着,沙特阿美将替代此前阿里巴巴于2014年创下的250亿美元的记录,成为全球史上规模最大的IPO。即便如此,仍未达到沙特领导层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长期以来寻求的高达2万亿美元的估值。



据数据宝测算,按1.7万亿美元估值看,沙特阿美已经超过苹果、微软等公司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约等于2个亚马逊。而对标国内上市巨头,则相当于6个工商银行,7.9个中国平安,8个茅台,12个中国石油,21个中石化。


据招股书披露,沙特阿美2018年净利润高达1110亿美元(约合7807亿元人民币),系全球利润最高企业,相当于苹果全年净利润(595亿美元)的1.86倍。“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也真的名副其实。


这家富得流油的公司以及它背后的国家——沙特备受瞩目。


一直以来,沙特给人的印象就是“壕”,多年来该国的一众王子在全球不遗余力地挥金如土,世人对沙特不差钱的印象深入了骨髓。



而沙特阿美就是这个神奇国家的“石油印钞机”,其原油日产量常年保持在全球产量的10%左右,仅此一项就足矣说明阿美举足轻重的地位了。


从政治上讲,沙特王国的历史几乎与阿美同调,可以说没有阿美石油,也就没有沙特王国,这种紧密的共生关系在世界历史上也属于罕见。


1932年的沙特真是一穷二白,除了沙子没有别的资源,1988年才有了今日阿美公司的基本盘。


沙特虽然披金戴银,骨子里还是部落制的思维——有钱一起花



01

土豪养成记


1932年,一代枭雄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沙特征战三十多年后,终于建立了以他的家族名称命名的王国——沙特阿拉伯。那时的沙特一穷二白,除了沙子没有别的资源。


虽然很早就有人认为沙特的大沙漠底下埋着石油,但是英国人的早期勘探都失败了,阿齐兹国王对找到石油也不抱希望。


1933年,美国加州石油公司(雪佛龙公司的前身)进入沙特找油,国王虽然不指望“家里有矿”,但是美国牛仔愿意自带干粮还给“导游费”,那也不妨让人家试试看。双方签署了协议后,加州人获得了沙特东部石油开采的特许权,很快,他们便在当地成了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Casoc),这就是今日沙特阿美的源起。


一开始还蛮顺利的,Casoc很快找到了第一号和第二号油井,只是没多久就成了“车祸现场”,一号井日产量只有一百桶,二号更惨,出了3000桶油以后就没了。


加州人不服输,在接下来几年又砸了大把的美元,愣是挖到了七号井。


花的钱严重超出预算,他们只好请来更敢拼命的邻居德州老乡“共襄盛举”。别看现在加州、德州分属红蓝阵营,动辄互相甩白眼,当年人家可是“西部牛仔帮”的好哥们。


回过头来看,当年这种沙里淘油的沙雕事儿,恐怕也只有德州兄弟肯拉Casoc一把。1936年,德克萨斯石油公司(即后来的“德士古石油”)加入Casoc,获得了50%的股权。“俩傻牛仔挖沙子”,成为欧洲老牌石油大佬们口口相传的笑料。但是,两年后,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1938年3月,两个“铁憨憨”把7号油井挖到了不可思议的1430米,“黑金”喷涌而出,产油速度迅速提升到每天将近4000桶。这波骚操作一举改变了世界石油市场的格局,也改变了沙特的国运。Casoc也不再是“皮包公司”,而是把总部设在了沙特小城达兰,即如今沙特阿美的总部所在地。



在黑金爆发的支持下,公司发展得很快,到1940年,其石油日产量达到2万桶。1944年,Casoc正式更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正式登场。


按照1933年的协议,沙特王室每年从阿美获得1500万美元的石油收益,正式踏上“土豪”大道。阿美公司也引入了新的美国小伙伴——即后来的美孚和埃克森成为阿美股东,投资力度进一步加大,石油产量当然也跟着飙涨。


一时间,美国人和沙特人各取所需,进入了“蜜月期”。


但是,蜜月归蜜月,巨大的石油财产分配总是会引起摩擦。沙特王室总觉得自己分得少了,美国人则嫌沙特王室只顾自己“买买买”,把办学校、基础设施建设都甩给了公司。


好在双方都还算理智,老美以“开明的利己主义”承担了很多政府义务,其中最重要的是培养了很多本地人成为石油产业的技术和管理人才。


而沙特王室的精明与耐心值得称赞,没有贸然搞什么国有化,而是软磨硬泡地夺取公司领导权。从1950年修改协议增加沙特政府获利开始,1980年沙特获得公司全部股份,通过长达三十年时间的“沙进美退”,完成了公司的沙特化。


1988年,阿美公司成为沙特100%的国有公司,并更名为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原来的四大股东成为了沙特政府领导下的主要承包商,这就是今日阿美公司的基本盘。



02

土豪败家记


获得阿美控制权后,沙特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也大为提高。有钱就有了折腾的资本,经济上成了“人生赢家”的沙特,在政治上的野心也高度膨胀。


作为支柱产业的石油工业,同美国关系那么密切,沙特在政治上和美国结盟也算顺理成章。其中,动辄千亿美元的军购大单,就是盟友关系的最直接表现,这是沙特政府支出的大头——这份支出,让沙特常年在世界军费排行榜上占据高位。


但是在中东地区,美国还有以色列这样的“小伙伴”,这样一来,沙特的角色就比较尴尬了。几次中东战争,沙特不能站到前台,可是幕后给阿拉伯盟友资金支持不少。


到两伊战争时,沙特就不再掩饰自己“有钱任性”的土豪本色了。


1980年,战争还没开始,沙特国王访问伊拉克时就送了个140亿美金的大礼包,摆明了“兄弟,你快上”的挑事态度,后来也长期向伊拉克输血,总额估计在两千亿美元以上。


这不是个案,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要拉,埃及、约旦等穷亲戚也得帮,沙特的国际政治影响力就是赤裸裸的“金权”,而“金”的主要来源就是阿美公司——时至今日,沙特六成的财政收入来自石油,而阿美是其石油工业的主力。


更要命的是内部开支节节攀升,首先就是那一大帮王子的“豪”。沙特虽然打扮上披金戴银,可骨子里还是部落制的思维,有钱一起花是维持沙特王室内部团结的底线,而这个王室的规模大得不正常。



初代的阿齐兹国王(伊本·沙特)有着明确婚姻关系的妻子达22位(也有说34位),没名分的更不可计数。子嗣中的90多位,合法的王子四十多位。再加上两位一起打江山的兄弟,阿齐兹国王过世时,王室已经达到了5000人以上,现在可能达到了15000人到20000人,其中老国王直系的要占一半,这万把人就是待遇最高的”核心王室“。


据英国媒体报道,核心王室的王子每天的“零花钱”就要十万美金。而且分蛋糕的人数以几何级数增加,财政负担的快速攀升可想而知。


再有,王室富的流油,庶民也得分羹润盏吧?否则政治稳定难以维持。沙特人的福利从教育到廉价能源,遍及各个领域:政府每年出资数十亿供学生出国深造;石油价格低到每加仑1美元以下;电费也很低,暑期出门度假的利雅得居民都懒得关掉家里的空调。


这还是日常性福利,像新国王登基这样的大事,少不得普天同庆一下,2015年萨尔曼国王登基,一次派发价值210亿英镑的红包,全国公职人员、军人、学生和退休人员统统受益。


如此败家,就算有阿美公司这样“美元印钞机”也无济于事,沙特的财政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了。



03

骆驼瘦了,还没瘦死


世人对资源型高福利国家的经济状况存在不切实际的想象,其实在土豪表象之下,是脆弱的经济。


沙特的经济状况并不好,2018年人均GDP仅2.32万美元,入门级发达国家的韩国人均GDP也突破了3万美元。而且,沙特的经济结构单一,石油出口额占沙特GDP的40%、财政收入的80%、外汇收入的90%以上。


这样的经济结构决定了,油价低迷时沙特经济就会感冒。而石油又是价格起伏最大的国际大宗商品之一,沙特经济受其波及也随之大起大落。问题是,王室奢靡、福利虚高的巨额财政支出可不会随行就市。


2008年国际经济危机以来,好年景少,坏年景多,沙特的日子就很不好过,GDP增长在零点几到二点几徘徊,处于停滞乃至倒退的边缘。


经济增长乏力,高福利社会的毛病也就体现得一览无余。沙特国民长期被政府“圈养”——三分之二的沙特公民被政府公共部门雇佣,都是吃财政饭的,哪有什么职业技能、事业追求?


低端劳动靠伊斯兰穷亲戚,高端技术部门靠外国技术人员打工。沙特阿美这样的支柱型企业,“二把手”常年是美国人担任,高级管理人员与骨干技术人员主要来自欧美发达国家,只不过产权属性是沙特国有罢了。


这在沙特的大型企业中是常态,包括出了本拉登的建筑大亨拉登家族,其家族建筑集团也是巴基斯坦、约旦工人加欧美高管、工程师为主的配置。沙特人并非天生愚蠢懒惰,却被高福利养成了寄生阶层,哪能做事?



而高福利之下的名义收入和实际购买力脱节也是通病,不要看沙特普通人动辄获得政府数千美元的补贴,与其高昂的生活成本相比,还是很拮据的。


除了石油几乎没有什么物产的沙特,大量消费品依靠进口,基础成本就偏高,大量王孙公子的高消费又雪上加霜地推高了物价。因此,普通沙特人的生活也只是过得去而已。


除了首都利雅得,大部分沙特城市不过是中国三线以下水平,而且缺乏经济活力。而保持这种过得去的水平,还得政府大量管控商品价格、给予各种补贴。因此,沙特这些年GDP增长乏力,政府财政支出倒是快速攀升。


2019年沙特财政支出11060亿里亚尔(1里亚尔约合0.27美元),较2018年增加7.3%,创下历史新高,赤字也将达到1310亿里亚尔。而且这还是年初的预计,估计实际结算还会进一步恶化,因为财政收入较2018年增加9%的预订目标肯定完成不了。


IMF对此早有预计,2018年就曾指出过,沙特政府的收支平衡需要油价维持在88美元一桶,而现在还不到57美元。


在此背景下,才能理解沙特阿美庞大的IPO计划。这一历时三年的上市行动百曲千折,核心问题就是公司估值。


沙特方面本来预期阿美的估值为两万亿美元,但是一路下降到一万五千亿至一万七千亿之间,也不得不忍痛推进。美国CIA原主管在接受采访时很明确地表示,阿美IPO没那么复杂,就是沙特政府没钱了。


也就是说,沙特连这压箱底的货也要拿出来卖了,可见其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那么,这个公司到底有多大投资价值呢?这家号称“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其实也没那么美好。


尽管2018年沙特阿美净利润高达1110亿美元,相当于苹果全年净利润(595亿美元)的1.86倍,冠绝全球。但是以其庞大的体量和垄断地位,利润率优势并不明显。


更大的问题在于,沙特政局正在动荡期,内忧外患扎堆,此次IPO仅涉及百分之一到二的股权,根本无法影响沙特政府的绝对管控,未来的政治风险很大。


而且,IPO本身也存在诸多问题,阿美公司的财务状况一向讳莫如深,到底真实情况如何也很难说。


此次IPO又没有明确的资金用途,很可能被沙特投入到庞大而不可靠的经济转型计划中去,未来公司发展是否能真实受益是很难预测的。沙特阿美的IPO可能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标志的是沙特土豪正在走下神坛!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君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