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车站 ” 到底是谁的聚会?

2019年12月08日10时30分内容来源:外滩TheBund

这是有着浓烈烟火气的暴力犯罪

也是一出现代江湖人的大聚会



《南方车站的聚会》终于上映,这个周末票房就过亿了。

它是外滩君今年最期待的年度华语电影前三,观影前还紧张了很多天,怕太好,也怕太坏,因为之前的口碑两极分化十分严重。


入围了今年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虽然最终没有获奖,但戛纳场刊的成绩还算不错,现在,豆瓣评分是7.6分。
据说,昆汀导演在观影中大笑十多次,对影片赞誉有加,看完后还起身跟坐在后排的刁亦男导演握手相贺。
但也有一些观众反应看不懂、无故事性、导演玩的太任性等。
我在影院时,只看了第一场戏,就觉得它是真好:暴力血腥的场面与杂乱不堪的小镇相得益彰,它是一出有着浓烈烟火气的当代中国江湖电影,最重要的是前所未有。


电影最吸引我的是它的影像风格和人物调度。
所有的罪恶和暴力都融在了这个复杂的、喧嚣的、亲切的、残酷的、光怪陆离的小城镇之间,中国当代的小城镇第一次这么真实、这么美丽。

上一次,我所领略到它的美,是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中,一定程度上来说,《南方》描摹出来的小镇景观超越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因为它更复杂、更接地气、更迷乱、也更绚烂。


胡歌出演的周泽农,在凌乱的街道中穿梭。

每个店都是既有前门,又有后门;随便跳进一个小店,就能躲过一场追逐,逃过一次生死。而这个店中的人,每一个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像极了迷宫。
关于胡歌的表演争议颇多,显而易见的是他颓废破败也照样帅、身材有型。

其实有几场戏,他痞得已经非常有感觉。

比如是那场“盗窃运动会”,他骑着摩托车在风里甩头发,我真看到了大街上小混混的样子,打斗场面也相当利落、好看。

当然,胡歌的表演方式毕竟生涩,又受困于颜值。很多人觉得他坏的不够劲儿,有时候会散发出纯良的一面。如果和廖凡互换角色,那可能会更符合大家的以往认知,表演上也更安全。

但现在也是最好的安排,因为一个坏坏的胡歌,确实让太多人期待了。


桂纶镁一如既往的稳。在电影中,她饰演冷静、干练的蛇蝎美人,表面的冷静,增加了她的神秘感,也为她最后人物性格的大转折提供了逻辑性。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某个城市,周泽农(胡歌饰)是一个刚出狱的小混混,他们的主业是偷盗摩托车、电动车。
在一次街道分配大会上,猫眼、猫耳两兄弟不满周泽农长期霸占兴业街,提出质疑。
随后,这场质疑变成了武斗,猫耳被周泽农手下的小弟打伤。

为了摆平这件事,大佬提出公平竞赛,双方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竞赛,谁偷的摩托车最多,谁就可以占领兴业街。
本是一场公平竞赛,但愤怒和嫉妒却越烧越热,周泽农手下的小弟出山洞时一秒被削了头,周泽侬也被子弹打中胸部,逃亡时大雨倾盆而下,被雨水模糊了视线的周泽农开枪误杀了警察。
周泽农立马变成了恶魔通缉犯,警方四处抓捕,还贴出悬赏三十万的公告。
本以为这是一场黑道大哥被江湖义气拯救、逃亡的故事,但意外的是,江湖还在,义气不在。

敌手猫眼猫耳、昔日兄弟华华、陪泳女刘爱爱都盯上了这笔钱,但周泽农早就有了主意,他想把这笔钱留给妻子杨淑俊。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逃亡,变成了一个人的单打独斗。

而浩浩荡荡的抓捕阵容下,恶魔周泽农只是一个虚弱的受伤逃犯,只想让妻子举报自己拿到这笔悬赏的钱。
那整部电影中的聚会到底是谁的聚会?
从字面意思来讲,它首先是周泽农和刘爱爱的聚会。
周泽农约了妻子杨淑俊在车站相遇,但杨淑俊未能到场,华哥派刘爱爱来与周泽农接头。
刘爱爱穿着红色上衣来到这里,看到周泽农后,她假装借火,于是我们听到了操着一口武汉某地方言的刘爱爱说:“大哥,借个火......”,整个故事从这个场景、这场对白开始。


它也是中国文化中特有的“江湖”的聚会。
古装片中,行走江湖的人总是带着面纱乔装打扮。《南方》中,小镇里到处都是的黑影子或塑料棚,那是他们天然的遮掩;那个人人称赞的雨伞杀人创意,在国外电影中没见过,但在中国的武侠片中可不少,不信你看张艺谋的《影》;受了重伤还要被追杀、就算战死也拒捕的大哥,更是武侠电影中的标配。
还有深更雨夜、无头男尸、偶尔飘来两声古琴声这样的场面,不就是中国武侠小说中描述的江湖吗?
时代变了,这已经不是传统武侠片中的江湖了。
破败又肮脏的小镇,在夜幕之下竟也摇曳生姿,带来暧昧、带来罪恶、带来颜色。

匪徒在夜幕之下可以火拼,也可以开个“盗窃运动会。穿上便衣的警察和平民无异,警察、百姓、与匪徒,在夜幕之下都失了边界、难分彼此,三教九流统统都被标记成了“百姓”的字眼。


它当然是江湖,只是现代社会的江湖中,江湖人士安身立命的侠义荡然无存。

猫眼为争地盘与周泽农叫板、华华为30万抛下周泽农、刘爱爱为了苟活出卖周泽农、连周泽农的妻子也为了自己脱身向警方主动报案......

谁也没想到最后的侠义居然落在了一个撒谎成性、只会认钱的陪泳女刘爱爱身上。
我们在大银幕上看惯了高楼林立、看惯了风景如画、看惯了精致的帅哥靓女,当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破败、黑暗、甚至荒唐的南方小城镇时,反而会有一种疏离感,很多人把它称作是“地下中国”。
但,这真的是地下中国吗?
不不不。
这就是人人皆知,大家都很熟悉的中国当下。
广场舞、在建工地、拆迁房、噪音大到只能靠写字交流的工厂、二手家具市场、路边摊、棚户区、还有江边的陪泳女......哪一个不是我们生活中扎扎实实的真实景象,所有的这些都是我们见怪不怪、熟悉又特别容易被遗忘的场景。

所以,《南方》所展现的江湖不是其他,而是一个发展极不均衡的社会角落全貌,融合了所有人、事、物。
这两年,关注我们发展问题的电影并不少,比如贾樟柯系列,比如娄烨今年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大家开始把目光放到这样的区域中,这样的地方落差大、问题多,就像影片中的野鹅塘,谁都想管,但谁都管不了。这样的地方让政府头疼,但却是黑色、暴力题材电影创作的温床。

刁亦男很用心,不打折扣的方言、最大限度的采用自然光,而且动用了3000个群演在场立体还原,只为最真实的一幕。
故事是奇情的、荒诞的,但它所呈现出的景观,是实实在在的,它们吞噬了离奇、吞噬了演员的表演、吞噬了所有的祥和与不安......而所有看似杂乱无序的东西在这个故事中,都变成了不紧不慢、井井有条、有温度的烟火气。

《南方》注定是一场现代江湖和江湖人的大聚会。

文 /杉姐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十六铺生活家爱买好物

(点击图片查看)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