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9012年了,到底什么样的科普,既有趣又靠谱?

2019年12月08日10时17分内容来源:灼见

Dec.

8

灼见(微信号:penetratingview)

90后中国农村小伙走上联合国演讲舞台,草根科普的力量被世界看见。


作者 |王荆棘



01


地球上因时间而滞留的记忆都封存在冰川中,全球气候变暖正在让我们失去这些地球的记忆。外媒报道瑞士已经失去了500多个冰川,到本世纪末或将90%消失。


而在中国,西藏是冰川面积最大的省区,28664平方公里的冰川面积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最近,有这样一个90后农村小伙,把中国西藏的冰川消融景象带到了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讲台上。他呼吁世界共同关注气候变暖、冰川消融,“这么多美景正在我的眼前消失。


左三为“冰川哥”,正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分享自己对冰川消融的观察。


这位90后小伙名叫王相军,在快手上拥有130万粉丝,行走西藏7年,拍摄了大大小小的冰川300多座,亲手触达无人触及的冰川70多座,快手上,他的粉丝都亲切的称呼他“冰川哥”。

在201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王相军作为草根气候知识科普者被快手和创绿研究院邀请前往西班牙马德里,分享自己对于冰川消融的记录和气候变化的理解,向联合国气候专家展示自己多年来拍摄冰川所积攒下的珍贵资料。

冰川哥“王相军”在联合国

一个草根知识科普者,受邀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草根科普的力量被更多人看见。

一个来自中国的90后,通过自己的脚步,用镜头让更多的普通人了解冰川,也了解冰川对于全球环境的重要性,民间参与的意义被前所未有的关注。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冰川哥提到:“谈到气候问题,很多人总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这次去联合国有更多人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希望让更多人通过我的拍摄关注冰川,关注气候变化,了解与气候有关的知识!


02

2019年,世界气象组织发布《全球气候状况声明》,过去十年来全球异常高温,让冰川消融和海平面上升均达到创纪录水平。

而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其实极少关注冰川,更不懂气候变暖背后的种种原因,冰川消融可能带来的影响。

事实上,在中国土壤上始终没有建立起氛围良好的科普环境,去了解自然,完善知识体系。

纵观我国的教育模式,中学和大学现有的机制均是沿用传统的学科培养体系。而创新不是灵机一动,更不是灵光闪烁,而是由基础知识日积月累铺垫而成。营造良好的科普氛围,将有助于科技人才的培养。

拿诺贝尔奖来说,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分别授予三位化学家,其中邻国日本就摘得一席;在自然科学领域中,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只有1位。



虽然有不少获得诺奖的华人,但最后获奖时仍是中国籍的科学家,只有1位,不到邻国日本的零头。

诺奖每年都有,为什么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却总是与之无缘呢?

众所周知,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我国始终面临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有些地方的孩子可以接受优质教育,有些则差得很远。

2019年,有少量科研机构和大学通过组织科普活动向社会开放,开展科普活动的数量达到8461个,比2018年增加381个,参观人次达到878万,比2018年增长1.77%。

然而这个数据比起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显得微不足道。

当然,传统科普方式的固定保守,往往让许多想要吸收知识的人在接触后便失去了兴趣。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中国“科学人口”稀少,这种拥有科学常识、科学思维方式、接受过系统科普教育的人,在中美科学人口之比中仅为1:2394。

仅专注于书本上的知识,很难推进科普教育前进。注重知识的引导,而非灌输,以好奇心推动寻求知识,科学素养教育需要更多的触角和渠道,而快手的渠道恰好触及一线到五线外的土壤,因为覆盖人口广,知识渗透过短视频般的毛细血管,滋养更多人。

短短十几秒的视频主题清晰,内容精简,搭配生动有趣的知识点,更便于使用户接受,短视频的载体缩短了知识传播的路径。

03


科普无形融于这些生动的短视频内容。

冰川哥王相军,他在快手发布视频前一直过着很清贫的日子,一边打工,一边赚钱买摄影需要的器材,再到西藏各处去游历冰川。

王相军几乎走遍了西藏的每个地方,哪里有冰川,哪里就有“冰川哥”的身影,在西藏他探访的第一个冰川就是卡若拉冰川,第一次零距离去触摸,海拔5300米,冰川里面有黑色的石粉,看到十几米长的黑色冰柱,特别震撼。



一般来讲,冰川哥每次探访一个全新的冰川都要3-4天,帐篷、睡袋、方便面、烧锅、干粮、单反相机已经成为了他日常的标配。

通过冰川哥的镜头,每天快手上有130多万的粉丝跟随他一起记录了跋山涉水的每一刻。


(冰川哥拍摄)

在记录这些壮美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危险。无人区中,遇到野熊和野狼都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情;最危险的一次,当冰川已经开始融化,脚下已经没有可以走的路,两边都是悬崖,只能在冰面上走。

一边听着冰块融化的声音,一边看到两边的山因为没有冰的承托而塌方;当时已然觉得半条命要交代在那里,所幸最后有惊无险。



行走过70多条无人踏足的冰川,王相军愈发感受到气候变暖与冰川融化间的相互影响,有时行进到一片湖边,看到湖面上飘满了冰块,而冰块就是在气候变暖中从冰川脱落而下。

很多冰川消融后,就再也不会有,如果想要恢复曾经的体积,或许要等到下一个冰河时代。



照片之中,冰川消融后的样子,王相军感到有些痛心,心里也觉得自己所拍的这些照片除了美之外,更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在其中。

除了让喜欢自己的朋友欣赏冰川壮美,王相军开始透过自己的快手短视频账号科普与地理和气候有关的知识,帮助粉丝朋友增广见闻。

冰川哥说:“中国真的人太多了,没有去过冰川的人太多了,至少有10亿人没有用手去触摸过冰川,希望让更多人通过我的拍摄关注冰川,同时关注气候变化。



十几年来对大自然的热爱始终如一,带动粉丝朋友关注环境、气候。

而与之相伴的,是他的快手账号“西藏冒险王”入选了快手联合中国科普研究所发布的“快手十大科普号”榜单。

有越来越多的快手老铁,因为他的视频,开始关注冰川,关注环境,关注气候。

快手上还有这样一位网红博士,英国人戴伟,现任北京化工大学特聘教授。



他的快手账号“戴博士实验室”,以实验的方式向大众传播化学知识,戴博士所创作的视频生动有趣,既科普了知识,又不会使人感到乏味。

戴伟说:“作为一个热爱化学的人,我最喜欢的就是变化,而中国充满了变化。当一个大学教授开始搞科普视频,将实验室搬到乡村小学,他的受众者已不仅仅局限于大学。



有人问到戴伟,中国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有多大?

戴博士答:“要是看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的确没多少差距了。但要去中国偏远的农村看看那可能还要相差几十年。

而快手触及二、三线城市以下的用户群体正是戴博士想要帮助的对象。



作为一个专业的科普者,戴博士的愿景很明确,通过自己的快手短视频引导孩子们建立科学分析的习惯,他们不一定人人成为科学家,但是会培养一种科学分析的思维。

小马哥是一个儿科大夫,医院本职工作之余,马医生一直奋战在儿童医学科普的前沿,主动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传播育儿科学知识。

喜欢听相声,自己也喜欢说相声,所以马医生经常会用相声的形式,把医学科普常识编成段子进行传播,简洁好记,朗朗上口。



根据相关统计,我国儿科医生缺口已达20万,近年来,随着二胎不断的到来,这个缺口越来越大。如果全国7万多名儿科大夫要服务全国2亿多儿童,那么平均每个儿科医生大约要负责近3000名儿童。

比例如此悬殊,会使很多医生在日常工作中倍感疲惫。所以才会有很多儿科医生被累倒,才会有很多孩子看病难。

相比于大城市的医疗资源,许多三四线小县城显得尤为匮乏,生病的孩子无法及时得到正规专业的诊疗,导致很多家长病急乱投医,在一些非儿科专业的误导下,不慎走进了误区。


儿科马医生:宝宝多大可以看手机?

伴随着这样的状况,马医生决定在快手上以短视频的形式向大众科普儿科知识,触及更多对儿科知识有需求的人,减轻儿科医生负担,帮助家长走出育儿的误区。

通过在快手传播儿科医疗知识,马医生已经被更多的家长所熟知,经常有家长慕名而来,也有家长在给孩子看病过程中认出他。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缓解了原本紧张的医患关系。

04


互联网时代,以短视频为载体的知识传播方式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可能。过去的教育形式中,仅有从“老师”到“学生”,而现在人人即可为老师的时代,每一个平凡人都可能扮演知识生产者的角色。

他们在快手上分享知识的同时,也给那些渴求输入的网民提供了拓展与新鲜感。在这个全民科普知识的时代,快手为每一个用心输出知识的创作者准备好了舞台。

12月,快手联合知乎发布“快知计划”,通过流量扶持、品牌共创等政策鼓励更多知识生产者一同探索知识传播的新方式和新空间。



2019年,快手上的知识作品总点赞量308亿,总评论数30亿。平均每个知识作者创作255个短视频,平均每个作者获得271万播放曝光。


通过快知计划,快手赋能平台知识类内容创作者,帮助创作者探索知识交流新方式,让更多普通人有机会学习和分享自己的知识与见解。


因为快手的链接,许多普通人通过互联网获取了专业知识和技能,改变了命运。


在快手全新的、亲民式科普之下,生活智慧有了展示的舞台,全民学习的氛围正在流行。


— THE END —


作者:王荆棘,生活里总是充满荆棘。


MORE
灼见热文

“ 那些化妆的女大学生。”

做一个能扛事的成年人

每一位有女儿的中年老父亲,都应当有变成艾莎的觉悟。

“国民妈妈”海清13岁儿子曝光:优秀的孩子背后,都站着自律的父母

《平凡的世界》最不平凡的30句话:不要与自己的平凡为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