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陈冠希的R级新片,扎心了丨毒药头条

2019年12月09日12时39分内容来源:毒药


持续一周的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


回顾上一周看到的好东西,真想电影节再延长点儿。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缘分,今年这一届毒药君看的很多新片都和小孩儿有关。


它们有的讲述的是少年快乐而浪漫的夏天趣事;


▲非凡夏日


有的说的是少女在成长过程中,学会保持独立思考和接受家庭破裂的辛酸往事。


▲孤单殖民地


调子虽然都特文艺,但私密而自然的叙事风格,丝毫不影响我去理解他们的遭遇。


要说今年在电影节上看过最扎心的一部青春片,莫过于“美国陈冠希”——希亚·拉博夫的新片了。


电影放完的时候,旁边的观众一直在抹眼泪。


宝贝男孩

Honey Boy


因为是国内小范围首映,看过的观众不多,但是口碑还不错。


海外对该片的评价则更高些。


烂番茄不论专业评审还是观众都给出90%+的好评度。



影片是基于坏小子希亚·拉博夫的个人经历改编的半自传式电影。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他首次以全职编剧的身份参与影片创作。


因为片中有几场戏尺度稍微大了点儿,还被定为了R级



提起希亚·拉博夫,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变形金刚系列的男主。


的确,他曾经靠爆炸贝的电影火过一阵儿。



但实际上,拉博夫在很早以前就涉足了影视圈。


14岁时,他凭借迪士尼的儿童节目(《活宝家族》)拿到过艾美奖。


后来因为人气超旺,他甚至一度被评选为“好莱坞性价比最高男星”。



可偏偏,就是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像陈冠希一样,硬生生把自己的公众形象毁得一干二净。


先是在拍《变形金刚》期间,醉驾出车祸,随后被判禁驾一年。


再然后,拉博夫还被人抓到抄袭,一时间名誉跌入谷底,被迫宣布退出娱乐圈。


之后又被人抓到因吸毒被警方逮捕……


总之,烂事儿一大堆。



尽管片场外风波不断,但这几年他的电影却没那么不堪。


除了《狂怒》和《女性瘾者》,今年接连推出的两部文艺片——《花生酱猎鹰》和今天要说的这部《宝贝男孩》,表现都挺靠谱。


尤其是《宝贝男孩》,希亚·拉博夫甚至不惜自毁形象,饰演了一个秃头男。


而这个中年loser,正是他记忆中的父亲。



刚才说过,《宝贝男孩》是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电影。


其实从电影中的不少细节,都可以看到对拉博夫本人经历的直接影射。


比如片中的醉驾被捕桥段,正好对应了前面提到的新闻。



又比如,对童年和父亲的紧张关系的描写,也不是空穴来风。



可以说,这是一部讲述拉博夫反思自己被原生家庭负面能量影响的电影。


也正是通过这部电影,结合其后来的表现,观众会看到:


糟糕的家庭环境,对一个小孩的成长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电影分别从两条故事线表现了主角奥提斯和父亲的关系。


一条是童年,一条是成年。


童年时期的奥提斯尽管身为好莱坞童星已经有一定名气,但不幸的是,他有一个破碎的家庭。


更糟糕的是,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并不是一位合格的家长。


相反,他自视甚高、嗜好暴力、且极具控制欲。



然而讽刺的是,和这些强势性格特征形成截然反差的,是他在家庭中颠倒的财政地位


因为儿子在好莱坞赚钱的缘故,从战场归来后一事无成的父亲,一直像寄生虫一般在儿子的辛劳中坐享其成。



拿儿子的钱,却拥有老子的特权。


对奥提斯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和父亲在一起


可父亲却并不这么想。


他撒谎,让儿子抽烟,把儿子取得的成就据为己有。


甚至,教儿子种大麻。



尽管在片中,观众也通过拉博夫的文本,了解到了父亲乖戾性格背后的悲哀经历:


他有一个同性恋母亲,和“继父”生活在一起时,曾无数次遭受毒打。


但就像《迦百农》描绘的贫民窟一样,贫穷会遗传,暴力同样如此。


当暴力写入一个人的童年基因,被欺压的一代长大成人后,下一轮接受欺压的,将是他们的孩子跟同样不具备反抗力的弱者


▲《白丝带》同样探讨了长辈施加的暴力对后代性格的扭曲


另外,从一些旁敲侧击的对话中,可以了解到奥提斯的父亲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


他并不是不想当个好父亲,但无奈,自己被儿子供养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种理想和现实的矛盾,是导致他屡次对儿子施展不同程度暴力的根源。



影片尽管用全知视角阐述了奥提斯父亲的不幸经历,但并没有刻意去将这个人物漂白。


因为事实上从成人奥提斯那条线可以看到,父亲对其早年施加的影响已经深入其髓。


以至于,长大后的奥提斯,也会像自己所厌恶的父亲一般暴戾而不懂得自控。



在多年后的心理辅导中,奥提斯被告知自己患上了应激性障碍(PTSD)


这种症状,在影片有多处细节加以佐证,从而让观众看到家长的不良教育给小孩带来的阴影。


首先,是奥提斯在接受心理辅导期间,无法接受理疗室内出现的毛线团。


只要看到线团,他就会变得焦躁。



这里可以将线团理解为“温柔”的抽象隐喻。


奥提斯之所以因它变得焦躁,是因为他在整个成长过程中,恰恰缺少的就是父亲的温柔以待


实际上,童年时期的他曾经试过和父亲拉近距离——比如牵父亲的手,但却被对方以“我不想被外人误认为恋童癖”给甩开。


唯一对他好过的女邻居,也只是短暂的温存。


奥提斯真正渴望得到的亲情,却一直处于空缺状态。



其次,在治疗心理创伤的过程中,奥提斯会反复做和父亲有关的噩梦。


在梦中,二人总是在争吵。


这种由过去经验带来的梦境体验,令奥提斯总是半夜惊醒。


他越是想摆脱,这类东西却总是会不经意间杀他个措手不及。


潜意识里,他已经默认和父亲的关系将永远处于对立状态


这种噩梦,如不通过心理辅导,对有的人来说,很有可能将伴随其一生。



此外,“鸡”这个符号的频繁闯入,其实也暗喻着父亲对奥提斯生活的影响。


作为表演道具,这种看似平平无奇的家禽曾是父亲表演时期的王牌(拉博夫的父亲以前是个喜剧演员),也是后来落魄时撩妹的无聊段子。


可在奥提斯眼里,这只动物却俨然成为一种父权的象征


和前面的噩梦一样,它总是以最不经意的方式进入奥提斯的日常,让其联想到痛苦的过去。



分析完这些困扰奥提斯的隐喻,再来看影片的海报,画面中的含义非常好理解——


被童年亲子关系伤害的奥提斯,即便在长大后,依然如玩偶般,过着被伤痕记忆操纵的悲哀生活


尽管在《宝贝男孩》的结尾,导演阿尔玛·哈勒用一种温柔的超现实主义,表达了两代人之间的和解。


不过结合现实,这种和解似乎也注定只能在电影中才能百分百达成。



也许有人会说,至于吗,谁不是被爹妈打过来的,打骂一下就有阴影,会不会太玻璃心?


来看看那些被父母伤害过的人是怎么说的吧。



国内著名心理学家武志红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有人成功地将自己的家,彻底按自己意愿打造和构建,包括对伴侣和孩子。他们对这样的家超级满意,毕竟这是自己意志的彻底展现。当伴侣和孩子最初表达痛苦时,他们会否认,因为觉得这会破坏他们的完美幻觉。当家人用更强有力的方式进行破坏性表达时,他们才开始反应过来,但这时他们常常是震惊和暴怒,并且恨破坏自己幻觉的人。他们还常常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家人的反抗,但其实,家人通常已经表达无数次了。很多关系是这样,从自己的角度看,完美!从对方的角度看,漏洞百出,甚至破烂不堪。


《宝贝男孩》即是这样一部呼应上段文字的电影。


它能让你看清你和原生家庭之间的关系,并作出一个更符实际的判断。


这个判断不是为了让你去刻意讨好/疏远,而是为了让你学会更爱护自己


亲情存在的目的是为了鼓励、支撑彼此,而不是在不断的拆台和羞辱中互相伤害,并在事后恬不知耻地拿“打是亲来骂是爱”来当遮羞布。



以爱的名义行伤害之实,本质仍是伤害


不要让这种伤害绑架你的现在和未来。


世界可以冷漠,但你不可以放弃去热爱生活。


过去无法改写,也不需要被改写。


你还在这里,这,就是一切。


P.S:


今天推荐的小说,感兴趣的小伙伴记得去火星小说APP关注喔~


书名:《作者的恶意》

作者:四叠半宅

关键词:现代言情

简介:又写稿又做阴宅还要谈恋爱的作者,探寻“杀人清单”背后的真相

有版权合作意向者欢迎来电垂询~

18600038437 刘先生




近 期 热 点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终结者,你早该终结

年度最撩不伦恋,脏透了

央视停播八年,回归就是王炸

杨颖的伟大,你们根本一无所知

年轻人为什么不结婚?只有他敢讲大实话

三年三部爆款,它一出手绝对又是国产重量级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