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收到你的微信,我就慌”

2019年12月10日11时51分内容来源:晚安少年


们经常有这种现象:


在谈了一场失败的恋爱之后,提到爱这个字都觉得心有余悸。


小时候很怕某个老师,长大后就算在街上听到相似口音都本能想躲。


有一种障碍是这么描述的:以前曾遭受过某种创伤,后来会条件反射害怕躲避它


严格意义上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们不敢冒犯,但生活中可能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过这样那样的后遗症……





身为出色商务的Leon,2019年的职场成就包括但不限于:


微信加了3000多个业内,并成功发展其3%为长期合作对象,为公司接了总计4000多万的广告项目等。


但再优秀的商务,也有着属于他的难言之隐。


事实上,Leon已经有长达两年的时间没办法在非工作时间面对微信了。


不论是陪女友机场刷卡、国外度假,还是日常开车、电影、性生活,Leon永远心悬微信列表里大大小小客户群和媒介群。


007随时被cue;

一天几十条红色的@消息提示;

以及动不动收到的“亲爱的,咱们等会儿就这个问题语音一下吧”都让Leon对微信消息产生了生理性抗拒。


又是一次加班到深夜,女友发了微信过来。


Leon看着微信置顶里这两年换的第5位女友头像,心想:希望这位能忍我久一点。






虽然这年头各行都在感慨自己这行最不好做,但新媒体人有句话始终响彻各行各业:


——“我们不是在追热点,就是在追热点的路上。”


24岁的林小姐入职新媒体公司以来,清楚地记得2019年微博爆了多少次热搜,其中几个是和明星离婚有关,几个是和公开恋情有关。


她跟热点158次,梦里梦见过对家公众号出爆文了5次,前几天,她在自己24岁的生日派对上追热点1次。


“热点=流量=有可能爆≈广告+受众+转换”这个公式被她牢牢刻在脑子里,以至于林小姐已经没有办法正常做任何娱乐性质的冲浪行为,她接触的一切只被划分为“可以写的”与“不可以写的”。


人是不是只有在梦里才能做自己?


林小姐吃了褪黑素躺在床上这样许愿:


“希望今夜做一个没有热点的梦吧。”







这是王先生数不清第多少次凌晨从梦中惊醒了。


假如说一个人的一生的噩梦次数有限,那么在王先生的前29岁的人生里,他的噩梦88.834%都与高考有关。


多数是梦到自己没有带准考证,又或者是生物大题来不及写完。


梦中的时间好像永远都是冰冷没有知觉的凌晨五点半,十二年前的还是小王同学的王先生已经准备要起床背作文了。


而十二年后的现在,凌晨5:30,被高考吓出一身冷汗的王先生看了一眼手机微信。


家长群里某学生妈妈几个小时前给自己发了条消息:


王老师,数学模考成绩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

我家孩子考得怎么样啊?

听他说没考好,还得麻烦您平时多留意一下。


王先生打了个寒颤。






双十一的快递在步入12月后,终于陆陆续续到了。


理论来说,购物一定是快乐的,收快递拆包裹更是有无与伦比的享受。


但Lucy发现双十一带给她的影响远不止于此。


起初只是头疼于频繁收到回TD退订的广告短信,随后是打开淘宝时看到鲜艳的弹窗促销提示就想逃跑。


再到现在的:看到老同学找自己私聊就害怕,总以为对方是要说“盖楼点一下”。


甚至,此类阴影还一路延续至即将到来的双十二。


关注的公众号和微博博主发的好物分享也不再点进去看了,每一个零点以及凌晨一点都让Lucy想起定闹钟抢东西的日子。


“跨店”、“满减”、“优惠”、“津贴”这些词组成了焦虑狂欢节,让Lucy后知后觉到它的嘈杂与来势汹汹。


“叮咚”微信提示又响了。


Lucy茫然地看了一眼手机,朋友发来消息。


“双十二这个劵你领了吗?”






这是陈小姐今天第8次躲在厕所打开搜索栏了。


搜索关键词是:年底辞职、年底找工作,以及高频提问:“年底有适合跳槽的新职业吗?”“26岁转行还来得及吗?”


还有几分钟就到下班时间了,但陈小姐想:年底律所是没有下班可言的。


要在一万字的年终总结和50页PPT中穿插整理卷宗材料,日常是帮人审合同,以及写N+1篇离婚案的分析报告。


当然还要替领导跑法院检察院仲裁院送各个资料,以及接各个老总的年底结案要求电话。


每一声“小陈啊,你来一下”都像是一道精准指令,让陈小姐条件反射地做出:迅速应答→迅速起身→换一个活继续干的行为流程。


“干脆再躲三分钟再出去好了”厕所里的陈小姐心想。


但已经没那个时间了,因为此时微信群又下达了新的任务:


“@全体成员 下班前开个会要确定年会各部门主题以及表演内容咯 ~”





加班到晚上十一点一刻的时候,Jose终于抽空刷了一下朋友圈。


老板五分钟前转发了一条公众号推文,并配字说: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底下已经有四五个同事点了赞。


国内Top2研究生毕业的Jose活了28年,自认这辈子没怕过谁,但这个公司入职不过半年,Jose已经养成了上下班见到老板就要躲的习惯。


伴生的躲避机制在日常也可能触发,包括:

在街上看到一个男人穿衬衫(老板喜欢穿衬衫),

在车库看见一辆玛莎拉蒂(老板的头像是玛莎拉蒂),

在路边看见任何一个东北人(老板是东北人)。


Jose甚至做梦都梦到老板打电话过来催进度,以及梦中背诵并默写对方口头禅“你这个答案我很喜欢”、 “这点你说对了”678遍。


也不是没有被朋友劝过离职,但是算了——Jose在23:15给老板那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只要钱给到位就行。”他这么想。



最后再说几句:


由于24小时不断展示的媒体热搜,每个人都长时间在信息的高曝光下生活着,所有人都避无可避地受到环境的影响,又反作用于环境。


环境建造压力,压力滋生脆弱,脆弱让人变得不再像自己。


所有的害怕都不是矫情,脆弱了就去寻求拥抱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点个「在看」吧,不要畏惧表达,可以去寻找解决办法,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可以逼你克服困境。


我唯独希望你保护好自己,尽可能别再受伤了。


RIIC创意| RICKEY
RIIC编辑 | RICKEY
插画设计 | 森RC


晚 安 少 年
这 是 我 和 你 说 晚 安 的 第1679


合作请联系邮箱
bd@momentculture.com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