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6年财政赤字,土豪沙特卖子求生

2019年12月11日07时00分内容来源:吴晓波频道

成为会员▲收听音频

12.10-12.12下单享8折特惠

人类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石头匮乏,同样,石油时代的结束也将远远早于地球石油资源用尽的那一刻。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从2016年起就在筹划上市的沙特阿美(ARAMCO,沙特最大的国有石油公司),如今终于把自己推销出去了。

当地时间12月11日(比咱们晚5个小时),沙特阿美将在沙特自家的利雅得交易所上市,募资总额为256亿美元,打破阿里巴巴在2014年创下的250亿美元IPO纪录。

按照发行1.5%的股份计算,沙特阿美的总市值约1.7万亿美元。这也让它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超过苹果公司的1.2万亿美元。

耀眼的数字背后有着相应的实力支撑。

沙特阿美是世界上盈利最丰厚的企业。2018年,沙特阿美的净利润达到1110亿美元,每天净赚3亿美元,真正称得上是富得流油。

而全球前五大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道达尔、英国石油BP的净利润合计仅为798亿美元,每天赚2.2亿美元,没有它一家高。




这么赚钱的公司,为什么要上市?

作为沙特阿拉伯的国企,沙特阿美的IPO计划显然和沙特的经济密切相关。而沙特的经济同样与石油产业密不可分。

据海通证券的统计,2009年以来沙特的政府收入中有60%-95%来自石油产业。

2018年政府收入为2386亿美元,其中68%来自石油产业;同年沙特的货物出口额为2944亿美元,其中原油及石油产品合计占比达79%。

自2014年油价大跌后,以石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沙特遭遇财政困难。

根据沙特公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它今年的财政赤字预计为1310亿里亚尔(里亚尔为沙特货币,1美元约合3.75里亚尔),这将是沙特连续第六年出现财政赤字。

数据来源:wind

随着石油价格继续上蹿下跳,如何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财政平衡,成为沙特需要认真考虑的现实问题。

在经济多元化方面,阿联酋起了个好头。

自上世纪60年代发现石油以来,利用售卖石油带来的收益,阿联酋不断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并通过降低税率逐步成为贸易大国。2018年阿联酋非油气部门贡献了74.1%的GDP,油气部门只贡献了25.9%。

感受下这个中东基建狂魔的实力:迪拜国际机场去年的旅客吞吐量超过8910万人次,近五年一直是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人工开挖的迪拜港也是全球前十大港口之一。

迪拜机场

作为反面例子,其他一些石油依赖国却遭遇了“荷兰病”。“荷兰病”是指一国(特别是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衰落的现象。

这个词首次出现是在1977年,被《经济学人》杂志用于描述荷兰受到的经济冲击现象,在石油出口国的表现是:

随着购买石油的外国资金的大笔流入,该国的汇率开始上升。紧接着,出口商品价格相对走高,而进口商品的价格则相对下滑。由于出口减少和国外商品的价格降低,当地制造业和农业受到冲击。尽管石油收入刺激了经济增长,但其他行业受到挤压,民众生活困顿,苦不堪言。


“荷兰病”曾先后导致阿尔及利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尼日利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委内瑞拉等多个出产石油的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和制造业萎缩。

两条路摆在眼前,该怎么选择很明显。

2016年4月,沙特公布了名为“沙特2030愿景”的改革计划,旨在破除严重依赖石油的弊端,实现经济多元化。

沙特阿美的上市正是在此背景下提出的。

根据“沙特2030愿景”,沙特阿美在股市融得的资金将用于新能源和非能源产业开发,包括利用得天独厚的沙漠资源开发太阳能。

其他中东国家,同样发布了类似的经济改革计划,如科威特的“2035年愿景”、卡塔尔的“2030年国家愿景”等,以调整产业结构。



中东国家的改革也不全是自发行为,石油行业的变革同样起到了被动助推作用。

在小巴上学的时候,课本中谈到石油,往往用“工业血液”“战略资源”来形容。围绕着石油发生的诸多争端,也给石油带来“黑色幽灵”的称号。

那时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是石油的三次危机,以及人类何时会用完石油。

数据来源:macrotrends.net,石油价格未经通胀调整

美国教授哈伯特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石油峰值理论是所有关于石油枯竭话题的起始。

按照哈伯特的理论,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任何地区的石油产量都类似于一条开口向下的抛物线:石油产量从低点逐渐攀升到最高点,达到峰值后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将不可避免地开始下降。

他通过历史数据和统计算法“成功预测”了美国本土石油在1965-1970年左右产量达到峰值,之后进入产量下滑阶段。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在1970年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相信石油终有一天会被用完。新油田的发现至多推迟产量峰值的时间点,但那一天的到来不可避免。

然而石油峰值理论的问题在于,你永远不知道地球上等待勘测的石油储量还有多少。

英国石油公司发布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中,展示了1998-2018年间我们对石油储量的估计。这个数字在过去30年增长了50%。


此外,还有页岩油这样的非常规石油——通过对饱含有机化合物的油页岩(可以近似看成固态石油)进行处理,就能得到这种与石油成分接近的产品。

页岩油的开采让美国在今年9月实现70年来首次石油净出口,它也让1970年的石油产量顶峰顺利变成“上一个石油产量顶峰”

石油供给有限这一说法突然落入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供给之外,对石油行业的致命一击来自需求层面。

在国际能源署发布的《2019年世界能源展望》中,预测石油需求将在本世纪30年代见顶,原因是电动汽车和效率更高的燃油车的使用。


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40年全球道路上的电动汽车将达到3.3亿辆,这将使得每日石油使用量减少约400万桶。平均每1亿辆电动汽车会减少121万桶的石油需求。

作为对比,2018年全球石油的需求量为日均9690万桶。也就是说,到了2040年,因为电动汽车的流行,全球日均石油需求将减少4.1%。

另一方面,其他更清洁、更廉价的能源也对石油的地位虎视眈眈。

一百多年前,煤炭作为美国最大的能源消费来源,占比一度接近80%,不到40年,石油便取而代之。

数据来源:IMF

关于石油的上位史,《公共问题经济学》这本书还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18世纪欧洲工业革命后,人口逐渐往城市集中,带来路灯的需求爆发,而路灯当时的燃料主要是鲸油。在供给方面,当时捕鲸全靠人力向鲸鱼扔鱼叉,这是一项危险而低效的工作。伴随着供给与需求的缺口不断扩大,一度出现“鲸油能源危机”。

故事的转折出现在1859年,美国人埃德温·德雷克在宾夕法尼亚州发现石油,拉开石油大规模开采的序幕。此后石油提炼而成的煤气逐渐成为路灯的燃料,1851年美国作家麦尔维尔著成的《白鲸》也成为传统捕鲸业最后的挽歌。

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与可再生能源的兴起,石油的老大宝座还能坐多久?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的预测,留给石油的时间或许不会太多。

*可再生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生物质能和生物燃料。



30多年前,时任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大臣的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说过一句话,“人类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石头匮乏。同样,石油时代的结束也将远远早于地球石油资源用尽的那一刻。”

在沙特阿美上市之际, 我们似乎正处于全球能源版图巨变的前夜。
对沙特来说,无论是“荷兰病”还是“石油再也卖不出价钱”,都不是想要的答案。它总该做点什么。



本篇作者| 拾月|当值编辑| 何梦飞

责任编辑|何梦飞|主编|郑媛眉


2019重磅课程《吴晓波解读大败局》

行业转折点来临,企业家们该如何把握先机?

今天,听吴晓波说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总编为好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