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热复刻款不香?那是因为有「元年」这道白月光 | 黄老师有话说

2019年12月10日06时03分内容来源:Steppy潮流周志


作者:VintageGuru

前段时间刚刚过完 33 岁生日,不知不觉中就快要步入中年大叔的行列了。


但少年时代的种种记忆在脑海里依然清晰,好像千禧年的倒数就发生在昨天。尤其是对小时候的那些“爱而不得”,印象特别深刻。看到近几年运动品牌对于 1990年代中后至千禧年产品的复刻,我甚至能再次感受到当年的渴望、嫉妒和遗憾。


90 年代美国 Nike 店铺(image:stylemaven.io)

1997 年,我读小学 5 年级,慢慢开始了解 NBA 。那时候 NBA 刚刚进入中国市场,通过央视能看到比赛的录播,市面上也陆续出现了不少 NBA 相关的杂志,其中最有名的应该是《当代体育》,我会放在学后去书报亭偷偷翻看。杂志最后几页的球鞋广告深深吸引了我——对于穿回力的孩子来说,这些鞋是多么的酷炫。


▲《当代体育》2000 年第 2 期(image:kongfz.com)

一次运动会上,有位同学穿了双童款 AJ13 “He Got Game”去跳沙坑,随后在同学面前各种炫耀,说是他姑姑从美国给他带回来的。虽然重点小学里大部分同学家里条件都挺好,但那时候知道 Air Jordan 的人并不是很多,更别说拥有一双了,于是那位同学成了所有男生羡慕的对象。


1998 年电影《He Got Game》电影场景(image: spotern)


我的第一次“装备升级”是在初中一年级。因为爱上打篮球,我妈就给我买了 Converse 的 Chuck Taylor。很多追 1970s 的小朋友可能还不知道 Chuck Taylor 是篮球鞋吧……因为每天都打球,几乎一个月就要换一双。虽然从造型到脚感,都比回力好多了,但我心里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它。


90 年代宝元公司代工匡威(image:Etsy)


那时候 Kobe 还签在 adidas,因为他优异的身体素质和华丽的扣篮,再加上经常看的篮球杂志的介绍,我就一直想要拥有一双 Kobe 的天足签名鞋,然而我妈始终不同意。于是我只能有空就去专柜看看,每次都不舍得离开,就这么看了快一年。


adidas KB8 II 1998(image: zackschlemmer.com)


没想到,在生日前一天,我妈花了 680元,给我买了双 adidas 的团队天足篮球鞋。虽然不是 Kobe,但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毕竟鞋上也有那个和 Kobe 签名鞋一样的,类似 Bart Simpson 的小人脸标志。


然而这至今是我心中的一大遗憾。的确,现在我可以去买一双曾经梦寐以求的年 Kobe 天足,但就算买来了也没法穿着它打球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1998 adidas KBII EQT(image:picclick.com)


“复刻”这个词我是在 2003 年去新加坡上学之前才知道的。到了新加坡,拿着一个学年的生活费,我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去买生活用品和文具,而是直奔当地最有名的运动鞋城 Queenway Shopping Center。


千禧年前后,嘻哈音乐非常流行。受嘻哈 CD 封面和内页的“毒害”,我心心念念要买一双 Air Force 1 的复刻。尴尬的是,那时英文不好,只能用中文问店员复刻 Nike 在哪里可以买到,但他们的中文词汇量也有限,不知道我说的“复刻”是什么意思。我只好去网上的论坛学习,才知道复刻的英文是 Retro。


(image:sneakerfiles)

如同人们常说的,时尚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轮回。这几年 1990年代至千禧年的潮流回归,几乎每个品牌都在复刻当时的经典款式:Nike 的 Air Max 97、98、Tailwind 4,adidas 的 Equipment 系列和 BYW 系列,Reebok 的 DMX 和艾弗森系列等等。


Eastbay 1998 年 Nike、adidas、Reebok 产品册(image: eastbay.com )

30年是一个人从文化消费者成长为文化创造者的时间。现在的服装界主力设计师很多年纪都在 40岁上下。30年前的 1980 年代末、1990 年代初,正是他们刚刚接触到时尚的时候。童年、青少年时期是思维意识和行为习惯形成的阶段,那时候的动画片、漫画、电影、音乐,包括服装风格,必然对他们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自然而然地,当他们成为了设计师,这些经历就会在作品中表现出来。


90 年代 Cartoon Network 经典动画人物(image:scoopwhoop.com)


为这些当红的复刻款、致敬款买单的,除了紧跟潮流的小孩子,还有我这样的中年大叔。「买!我小时候穿过这双。」「买!小时候很想要这双啊,但那时候没钱。」说白了,这就是在为自己的回忆买单


▲Nike Air Max 97 Silver Bullet(image:cool footwear)


人都是念旧的,常想着回到“Good old time”。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大脑中储存记忆的区域和奖励区域,在怀旧体验时是互相沟通的,因此怀旧可以使人愉悦。所以当我们看到过去所使用过的东西、尝试过的风格,听到那时喜爱的音乐或者重看那时的电影,总能引发许多回忆,得到一些安慰或者愉悦的感觉。


我的个人穿搭就一直喜爱从 1990 年代的服装搭配和单品中找灵感,这样风格的着装让我更有安全感,甚至更有归属感。英文有个词来诠释这种现象,叫 Nostalgia Pendulum(怀旧钟摆)。


电影翻拍规律表(image:thepatterning.com)


其实怀旧营销是各大品牌屡试不爽的策略。从北冰洋、健力宝的回归,到 Nike 在每年圣诞季,对《空中大灌篮》中迈克尔乔丹穿着的 Air Jordan 11 的复刻,品牌总是巧妙地消费我们那甜美的、闪闪发光的过去,一遍又一遍地、假装不经意地提起“Good old time”,赋予品牌情感价值,温柔地督促你,快付钱吧。


1996 年《空中大灌篮》首次亮相的 Air Jordan 11 Space Jam(image:StockX)

遗憾的是,被延迟的满足往往并没有那么满足,回忆杀可能真的会杀死很多快乐


很多复刻单品都是一比一还原。然而,哪怕是当时最尖端的科技,比如 1990 年代的 The North Face 使用的 GORE-TEX 防水面料、Nike 的 Air Max 和 Zoom Air 科技,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东西了。穿上脚,却不禁失望——当年为之疯狂的东西,原来不过如此。


▲90 年代 The North FaceGORE-TEX 防水登山夹克(image:sfhires.com)


更可怕的是遇到所谓的“简配”。碳纤维版缩水为 TPU,真皮缩水为合成皮等等。比如 1999 年第一次发售的 Air Jordan 15,在复刻版本中,将原本前掌的扇形 Zoom 气垫换成了普通的缓震发泡材料。


Air Jordan 15 元年复刻鞋底缓震比较(image:kuaibao)


又比如 adidas 复刻的 Kobe 签名Crazy 系列鞋款,由于失去了 Feet You Wear 专利的使用权,脚感大不如前,甚至中底、大底以及鞋面使用的材料都没有元年那么好。


还有 Converse 复刻的 1970s,虽然使用了缓震鞋垫,但鞋面橡胶部分跟元年对比太过闪亮,后跟的织带也没有以前的厚,看起来质感就差了一截。光是说起这些,都会感到心痛。很多东西还是让它留在记忆里会更美好……


▲(image:Nice Kicks)


我们总是在追自己或别人的回忆。一个 80 后大叔面对小时候心爱的球鞋的复刻版本,总有一些物是人非的感慨。我会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 Air Jordan 时的感受。


在 Nike 的专柜,一双塑封好的黑红 12 被放置在货架最顶端,店员冷着脸,告诉我不能试穿。我仰着头,仿佛朝圣一般,崇拜、激动。比起一波又一波的“神鞋”,当时的心情似乎更难得。毕竟,如今已经很少遇到能让我渴望到寝食难安的球鞋了。


期待下一次心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