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码问答:差点死掉是什么体验?

2019年12月14日09时23分内容来源:乱码


你离死亡最近(最危险)的一次,是什么情况?因为意外?因为疾病?因为自己?还是因为其他?


上周做了一个丧的征集,感谢数不清的乱码读者分享自己接近死亡的真实故事,鉴于其中大部分给当事人留下了恐惧的记忆,这期我们也就不逗闷子了。文章较长,有的读者太能写,我们删了半天还是多……这次看不完,可以多分几次看。图片大多是瞎配的,读者投稿的图片我们会专门备注。


马上就2020,提前祝各位身体健康,有个好运气。




Yan

发现自己心脏的心瓣闭合不全之后,不敢做任何剧烈运动,有一次买完菜回宿舍,爬了九楼(学校没电梯)回去之后就全身发麻,呼吸困难,然后晕了。我在想那估计是离死亡最近的时候吧。





还有一次在家里也不知道是低血压还是什么情况,直接晕了头直接磕在楼梯角上,我回去拍醒了姐姐,我说我头流血了,把我姐吓慌了。愿世上再无病痛,身体健康,我是,你们也是。




匿名

在情人节的那天,八点钟一个单身狗独自走在下班的路上,经过星巴克的时候,看到三个人在争执,出于好奇心便靠近去吃瓜,万万没想到还没听两句,其中一个男的突然拿出一把水果刀,往女生身上疯狂的捅。当时吓得腿都软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生留血过多而死,等我醒过神来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到达了。后来看了报道才知道是因为情杀。虽然没有自己经历过,但是眼睁睁的看到一个人死去真的……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匿名女孩

那次和爸爸吵架,在大街上。气冲冲的过横道,在转角处突然来了辆公交,我停不住脚步,“姑娘!”楞的那一下,车笛轰鸣,轮胎从脚尖压过去,刹住了。整个人被定在那,回头发现我爸眼泪飞飚……当时就一个想法,去他*的,那点事算个啥。


过马路别玩手机




平安

小学的一年暑假,雨水四溢,农田沟壑都被填满。傍晚时分,在外浪荡一天的小骚年,突然不想绕远路回家,打算直接游过一条河沟到对岸。水并不深,奈何选的地方被人挖过,而我尼玛不会游泳,我在水里乱蹬,越滑越深……还好有村里人路过,当时没感觉,多年以后再想,我的小命差点搁在了那个夏天,真应该好好感谢当年那个人。





番茄

不开玩笑,差点吃麻辣烫挂掉了…… 吃杨×福麻辣烫,藤椒油放太多,一大口吃下去,突然感觉自己没法呼吸了,绝对不是被噎着了,因为没有想要咳嗽的感觉,就是感觉肺没反应了。在店里突然站起来,拼了命压自己的胸,想要弄点氧气……看电影说,人挂掉之前会想到最爱的人,原来是真的……那时候满脑子就是,我还年轻,我不能死,我还得照顾我老婆呢,上不上墙什么的不重要,关键把码打一下,毕竟麻辣烫以后还是要吃的。





目念行

初中,我有次动作太大,头后仰到后桌,然后坐正,后桌她就我说,我差一点就撞上她的圆规的尖尖,吓出一身冷汗,过去这么多年最印象深刻这个了。





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去年三月,公司房顶做防水,我爬梯子到房顶验收的时候梯子断裂(我一个280斤的胖子就不应该上)后仰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完了,辛亏给我扶梯子的是我整天健身的肌肉男徒弟,托了我一下变了个方向,摔成腰部压缩性骨折在医院住了半年。今年五月六月两个月发狠减肥50斤,人在经历过死亡威胁以后真的会想清很多东西,珍爱自己的亲人,珍爱生命。





-C-

小学时,和几个同学去爬体育馆的围栏。当时还小,家里的钥匙还是挂在脖子上的。然后那天我从围栏上跳下来的时候,钥匙挂在围栏上了,我就这样“被上吊”了大概一分钟,后来还是多亏了我无比嫌弃的肉救了我。






岁末忆北

最危险的一次是刚上高中那年,军训完后得了急性肠胃炎,然后去大晚上的附近诊所都没开门,就去了医院打点滴,结果皮试的时候有了过敏反应(据事后他们告诉我我当时浑身发抖,起的红色的疹子,嘴唇发黑)然后我就啥也不知道了,起来已经第二天了,据说抢救了半个个多小时!还有一次是去年年前我被逆行而来的车迎面撞了。


照片来自投稿




浮生六记

现在回想起来,那次应该是所有经历的中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那时候充电电池刚刚进入我们的眼帘,家里有各种各样的废一次性电池。于是我就想起了充电电池,插在电源上可以充电。自己拿了三颗纽扣电池,接上细电线,胶带固定一圈,就拿去插座充电去了……我哥还夸我聪明。插入插座的一瞬间,我体会到了整个胳膊被电的感觉,手一瞬间甩开。虽然没有剧情中被炸的焦黑,只是胳膊麻木了一下,但应该是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





多喝烫水

以前投过同样类型的题材,乱码没给我过,这次在安排一下。那是我小学4年级,同栋3楼是有平台可散步的。有一户人家的女儿,比我大。跟她玩经常有好吃的。但是父母告诫不要跟她玩,因为她会偷大人的钱。但,孩子嘛。有一次自己偷偷跟她去游泳。她有钱买救生圈,我跟她共用一个,我们有三个小伙伴一起的,我跟她挎着救生圈就往最深的江里走着,没想到。




一下子踩空了,是挖沙船,一般会往河床底下挖,不巧的我们就中了奖。当你生死一线的时候,呼叫救命根本没有用,没有人听得见....... 正在扑腾之际,脑海里预想未来第二天会看到报纸、谁谁谁溺亡。如果父母知道这个事情,该有多难受和麻烦。不过也可以不用解释也挺好的。最后岸上的小伙伴看出来我们不对劲,那个时候下午3点,最后一艘渔船向我们划去。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以前看电视剧那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的,这种感觉是真的。




A.L.Lavoisier .

那年十五岁吧……搬家的时候在窗户旁边摆拍。当时新装的栏杆特别不结实,往后一倚就断了,我从8楼直接掉下去。掉下去的瞬间眼前一黑脑袋发晕,有种坐过山车时俯冲的感觉,心里很恐惧一直在叫唤,过程持续不是很久,因为我被2楼的广告牌接住了……


脑袋特别特别晕,后背有种强烈的疼痛感,使不上劲,然后挣扎了一会就晕死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床上,后背还是很疼,出院的时候我看背上很长很长的一道口子,心头不由得一颤。其他当然也有伤只不过这个最严重,比如胳膊骨裂什么的,还是劝大家别作死,好好活着。






今年11月4号,在佛山,我开着公司的小车出去给客户找物流。回去的路上刚上桥 正常行驶,突然看到左后方有个大货车离我很近想变道过来,本能踩了一脚油门想快一点避开他,却还是没用。



图片来自投稿



他撞到了我,我直接失控撞上了桥中间的水泥墩子,安全气囊都爆出来了,那味道是真刺鼻。第一时间解安全带,开车门,好怕门打不开被困在车里,开了两次才打开,这么多年最危险的一次,还好旁边车道没车。不然撞到别人后果不堪设想,失控的那两秒钟太可怕了。




森林君

小时候在床上滚来滚去玩,从床尾滚到床头的时候把被子带着了,然后我把自己裹成了木乃伊,叫不出声音,呼吸不到空气……外面消防车驶过我妈来看热闹才发现我,当时我嘴都青了。





GAZA

一个高三难得的周末半天假期,拉上三个死党去网吧吃,累了以后去网吧上厕所,至此一切正常平静。洗完手走出厕所门,我还在想着下一把跳哪里好,结果感觉整个身子开始轻了起来,感觉整个人要飘走了。再反应过来眼前画面是瓷砖地面,整个人倒在地上,不一会头痛欲裂,原来是晕倒磕到头的太阳穴位置,感觉整个人痛得裂开。




左边机位的小姐姐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容颜记不清了,不过我还记得她电脑画面的内容,在做PPT,是粉紫渐变的风格。然后该检查检查,该上学上学。检查并没有问题,不知道是为什么晕倒,但那确实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匿名姑娘

去年的这个时候,一个检查,意外“收获”,癌前病变,从来没有感觉到这就是死亡,一个人,谁都没说,四处奔波,求医,别人的圣诞节我做的手术,因为没有告知家人,找的大学同学替我签字的,现在还在用药,依然没有告诉家人。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辞职,很多人觉得我是无业游民,还有人觉得我是怪人,30多岁同龄人都二胎了,我还是个没有坟头的鬼。





上邪

小时候去公园玩,拿渔网捞鱼,但是小时候玩的那种渔网太小了,还没现在巴掌大,就有一只小红鱼从我旁边往湖里跑,我就一伸手想把它捞回来,结果脚底下一滑整个人就躺着下去了,幸亏我舅舅是退伍兵反应快一把抓住我后衣领把我从水里拔出来了,没错我就是这个感觉我是被拔出来的。当时水已经到脖子了,再晚个零点几秒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坏小子

十岁那年,我和表弟两个人在快下雨前往家里跑,回家必须要经过两颗直径一米的大树一左一右,我们两个刚好跑到树下,突然打雷了,然后就是一个雷劈到了左边的一棵树。当时我和我表弟差点吓傻了,接着就是哭,不停的哭。那颗大树的树皮被劈成两半,没多久就死了,估计也有两百多岁了,怪可惜的。






Ryan陈

说说就说说吧。11月1号,下夜班开车回家(也就四十公里),途中有一段路转弯特别多,而我太大意睡着了,是的,迷糊了……一声巨响!我睁开眼,气囊爆了,味道一股烧焦的味道,我很淡定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人没事,下车后发现我是从路上飞到了下面的田地里,树撞断3颗(在这里跟树道歉并且说感谢) 最后附图吧。


图片来自投稿




中国好青年

离死亡最近的时候。知道创口大出血。看到他头上的疤了吗?可能我的像素不太好。照相水平也不好。但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证明。


兄弟们,你们能想到一个五岁的小孩儿。被人连砍九刀吗?这就是我。在我五岁那年。被一个成年人拿着菜刀连砍九刀。如果不是我的母亲拼死保护我,我可能早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可能我也就解脱了。真的,当你受伤到一定程度上血流的太快了,你就不觉得疼了?血一流多就没有感觉了。





我母亲双手掉了五六个手指头,拼命把我抱回家,没有力气瘫在地上。当时我小我不懂这些事。我就站起来满身满脸全是血,跑到隔壁房东家,当时房东一家的心情……大家自己猜吧,呵呵。


真的母爱是最伟大的,当我们到达医院,母亲哭着喊着说先救孩子。当时我上到手术台上,头晕麻了没有感觉了,只是浑身发冷。真的珍惜生命吧!只有当你马上要离开他的时候,才发现它是多么的珍贵。




二胖

一次高烧,9点晚自习下课,我刚躺在床上,就突然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就只知道黑,特别特别黑,无穷无尽的黑,醒来的时候快11点因为宿管阿姨知道我生病没上课,担心我发生什么事,过来叫我,可我只感觉只过了几秒甚至更短的时间……



后来想想,要是没有人喊我,或者我没醒来,是不是我就浸在那个很黑的意识里了,现在想想,如果死亡真的是那样的话,也挺好,因为感觉不到恐惧,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你唯一能感觉得到的就是黑。




昼眠夕寐

上初三的时候,临近中考得了猩红热,去医院吊了两天水,结果越来越严重,脸上起脓包,走路走不了,后来紧急住院进病房的时候台阶都上不去,是爸妈搀着的,当时我特傻逼的问他俩,说我不会死吧,结果问完明显觉得他俩一抖,我妈当时就哭了,我那时候特害怕。




医生也说我那时候内脏上都是小红点,病好了出院就中考了吧,应该住了有半个月的院。大概因为这次病,中考没考好爸妈也没怪我,但其实我知道考不好跟得这个病没什么关系。七八年过去了,当时几层台阶没力气上去的那种无力感,到现在记忆犹新。




江西沁亿医疗 张立敏

记得刚买车那会,江西国道上还完成限速,车刚过磨合期,一次回家(40公里左右)路上遇见几个“飙车”的货,从身边呼啸而过,那会年轻,直接油门踩到底,跟着开飙!最后记忆中有那一瞬间170码吧。国道,旁边总有些小村道连接各个小村,记得当时我已经赶上“飙车组”中其中一辆的时候,准备超车,突然从右手边出来一辆摩托车!属于上坡阶段的他也是点起油门往国道上冲的那种,那个瞬间我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当时自己下意识的往左手打方向盘,然后又在下个瞬间往右手打回方向盘!车子在那两个瞬间冲出了接近百米!停住车后我在车上整整愣了半分钟!等我下车看见摩托车那哥们也在那愣着……两人对视几秒钟才相继上车离开!我敢说!那真心是我人生中最最最危险的一次!




骑摩托车那家伙比较适合投稿。




lmklmk

现在想起来就两次吧,一次在小学,一次在高中。小学是玩闹的时候被高大的同学勒住脖子,勒了很久……又因为在玩闹所以大家都没注意到我出问题了……反正当时是真的觉得快死了吧。第二次是高中时候,守门的时候无聊就吊在门上,门后面固定的铆钉就断了,门就带着我压下来了。还好最后擦着我的头发压在地上。如果砸到头或者脖子……





我喂自己袋盐

16年,毕业,一个聊了好多年的网友说来他们公司上班。年少无知就去了,湖北宜昌。然后身陷传销,上课洗脑,甚至还会武力威胁,禁足,整整14天我没从那个10平米的房间出来过(除了去卫生间),4楼,窗户都焊死了,只有头目住的那一间窗户没有被焊住,心里盘算了很久很久,打算上完厕所回来从他们的监视下破窗跳楼,还好忍住了,不然再也见不到码哥了。





红白眼

最近的一次应该是今年四月份的一个周末,我从天津办完事准备回北京。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当我到达天津站的时候,距离开车只有不到十分钟了,于是我拎着箱子、背着包一路狂奔,从地下一路跑上了位于二层的站台,才勉强上了车。




也许是剧烈运动后突然停下的原因,我坐下后就感觉呼吸困难,开始时我还想大口吸气,吸了几口之后就做不到了,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卡住了我的喉咙,让我喘息不得。伴随而来的,是心口处一阵一阵剧烈的疼痛。我捂住胸口想找工作人员求救,但深夜的末班车上不要说乘务员,连乘客都没有几个,我只好闭上双眼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30分钟后列车到达北京,我扶着站台栏杆喘了半天,才觉得舒缓一些,之后的三四天里,我的心口还会偶尔隐隐作痛,这就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刻。现在想想当时心真大,居然没有去医院检查。




闪光

20岁那年酷爱极限轮滑,有一天晚上几个小伙伴约着去刷街。滑着滑着莫名其妙到了一个新建的高架路上,有个很高的坡,我直接带头冲了下去。那段坡又长又陡,我为了追求刺激用力往下蹬。当时时速估计有70迈,突然后边有辆汽车大灯一照有点慌,往边上挪,但是速度太快已经不好控制了,直接撞上路边的铁栏杆隔离带,在栏杆上还打了几个滚,然后摔到地上滑出去有将近20米远。



图片来自投稿者



当时就感觉想要呼吸一口空气真的难,当时其实感觉不到哪里疼,大概过了有几分钟终于能呼吸了,才感觉自己死不掉了。后边的小伙伴一看不对劲过来赶紧打了120,那次在医院住了1个月。挺庆幸的,摔的那么狠只是身体擦伤和几处软组织挫伤,还有道口子。




流锋似箭

小时候吧住的地方有一条臭河,冬天时会结冰。虽然经常会在那边玩耍,但当时我并不会游泳。有一次跟朋友打起来了,我很生气地去河上玩,突然冰层破裂我陷了进去,挣扎了很久很久(二十多分钟),幸好当时有一位大哥哥路过,把我拉了上来……感谢苍生!






幼儿园大班的时候,老房子附近和隔壁的几个小学生玩。我跟着他们走到一条野河边,一条木头小船拴在旁边,他们跳上去了,我也跟着跳上去,他们不想带着我玩,又一个一个跳上岸。每次跳跃都带着一股劲,把船蹬的更远,他们蹦蹦跳跳地走了,留我一个在船上不敢跳,听到他们玩乐的声音,幼小的我脑热一跳,扑通一声掉到河里(忘记说了那是个冬天,别提有多冷了)一条野河,里面脏兮兮的,充满水草和垃圾,不会游泳的我在里面一遍扑腾一边下沉,我趁着几次在水面上大喊救命,也没人过来,后来慢慢沉到水里的……



放个图庆祝你没事


最后在水里好像踩到了什么(应该是个石头)手紧紧抓着岸上粗糙的水泥地,不知怎么就出来了。我当时也懵了,带着满身绿色的污物走回家,看到我妈惊讶的表情才一下哭了出来,力气都没了,我妈赶紧给我洗澡。当时衣服也不能穿了,后来隔壁小孩家长知道了,狠狠骂了他小孩,又送我几件女孩衣服让我先穿着(人生第一次女装) 后来想想也怕,一个幼儿园的孩子掉到了一个那么深的野河里,居然没有溺水,想想都后怕,要是当时没有踩到那块石头,现在可能就没有我了。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也是变成了我一直没有学会游泳的借口……(听说后来又有俩小孩淹死在里面,更觉得自己的幸运。之前回去发现那条河已经被填上了,童年噩梦也就彻底消失了)




Mr.飞

离死亡最近的那个春节—上小学一年级的春节1988年,我和几个兄弟在乡下的奶奶家一起玩鞭炮,一开始还好,只是炸了玩,后来不知道哪个出主意:我们去炸翔吧!于是我带着一帮小伙伴去乡下的那种大坑茅厕旁边,点一个鞭炮往里面扔一个,一帮人炸的不亦乐乎,炸完了才发现几个小伙伴身上都是斑斑点点的翔。




为了不让大人发火喂我们吃竹板炒肉,一帮人又呼啦一下子跑到小河边去洗洗。我最先跑到,刚蹲下,就被后面几个人追尾了……我现在还能想起来当时的感觉,在水里乱扑腾,后来就不知道了。一直到晚上,我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奶奶家的床上……




建业

85年的牛,小时候家里住平房,平时我都是周六日去姥姥那里玩,那天周五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就非磨爸妈要提前去姥姥家,爸妈拗不过我就同意带我去了姥姥家过夜。好巧不巧,当天晚上下小雨下了一夜,凌晨两点多,邻居家给姥姥家打电话 (当时还没有手机)说听我家屋里很大一声响……





第二天早上回家一看,正好就在我的床上方的一根房梁断了,屋里家具、镜子、包括紧挨着我床的电风扇全都完好无损,只有我的一个钢架床被砸弯成了90度……如果当天晚上我不央求着去姥姥家……家里亲戚朋友知道后,都说我命真硬,等长大肯定不一般……哎对不起大家,让大家失望了。关注乱码好久了,铁粉一只,祝愿乱码越办越好,名满千秋。




西鳳

前几年在工厂当生产班长时的事:有个我负责的设备开不了机了,我关掉电源闸刀简单检查了一下发现供电的进源线脱落了2根火线,心想小问题我就自己动手接线了。因为是380V的设备,即使断开了电源闸刀,我依然留了个心眼没去碰裸露的线头(这个心眼让我苟活到了如今)。一手拿着距离线头四五厘米处的胶套,一手拿着螺丝刀把线头往正确的位置拨,因为线头太粗不好用力,没拨好线头滑脱了,正好碰到了另一根火线的线头,然后就短路了;因为当时五六点了光线比较暗,我身子凑的也比较近;顿时感觉白光冲天,一声炸雷,然后我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三分钟后才恢复了视觉,再一看刚才我操作的那个配电盒里已经焦黑一片,低头一看拿着线头的手指虽然没有触碰铜线但是因为离得近,也瞬间被熏黑了,再然后就感觉到手、胳膊、脸都又痛又痒就像被晒伤了一样或者是被电焊电弧晃了脸一样的感觉。




然后我再去检查电源才发现那个设备的电源竟然和总供电电源线一起被接在了闸刀的进源线接口处(闸刀的开关都无法控制设备的电源断开)后来点了根烟继续修好了设备。晚上躺在床上细想才感觉到真的是当时死神已经站在我身边了。本人比较皮,离死亡很近的事挺多,挂彩的、车祸等等,但唯独这件事最让我后怕。现在我改行了。在这里也提醒大家虽然可能说的文科生不太能懂,但只需要谨记除了停电的不方便,电更是隐形的老虎!




匿名

有一次小姨子来我家,然后在阳台烧烤,喝酒。都喝多了,结果小姨子跑到了主卧和我媳妇睡一起了,我收拾好阳台进去,关了灯的嘛,我就躺上去,男人喝了酒不醉的时候,你知道的……咦?尺寸不对?小了一号?然后媳妇迷迷糊糊的从旁边:你干嘛进来了?去隔壁睡啊!我默默的去了隔壁……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禁止的爱:善良的小姨子》




叽叽的叽

高三的一个冷飕飕的上学早高峰,睡的那叫一个迷糊的我,过马路的时候,由于努力思索昨晚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梦,无暇看车,结果不出意外,两个有缘的人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相遇了,我被一辆小货车撞出十多米,当我清醒过来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些什么,鬼知道。我就觉是得睡的一觉,醒来后啥也不知道。





或许老天是器重、考验我,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后,从来没想着能考上大学的我,尽然巧合般的考上了。对得起两腿骨折、失血过多导致输液都找不见血管、眼镜片整个扎到眼睛里,现在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疤……走出去别人都以为我是个有故事的社会人。




匿名

大概在我初中时候吧,我去亲戚家里玩,正好遇上一个去亲戚家办事的叔叔,当时也没在意就出门到楼下玩,玩累了回家时正好遇到那个叔叔慌慌张张的出小区,打招呼也没反应 …… 这本来是一个很平常的事,知道后来警察找过来才知道,那个叔叔是个奸杀碎尸的变态,杀人那天就是我上面说的那天,我当时甚至路过过他杀人的那个房子,小区门口见面时估计他是刚刚才完事……



投稿人供图



那时候听大人念叨这事还觉得挺刺激,现在想起来还真是逃过一劫。(事情发生在山西大同,当时老家穷的厉害,治安很差,监控也几乎没有,所以有些现在看起来不可能的事在那时是真的能发生的)




。阿诚_____

小时候老家计划生育,抓到了要打胎或生出来弄死的,我是偷偷生的那个,老妈临产期被发现了,跟着我爸被计生局的人追了两个山头,最后跑到隔壁城医院打了催生剂生出来了……出生就很惊险。七八岁的时候在老家小路上玩,旁边都是树林,转头一看一条比我人还长的大蟒蛇窜出来,我吓得腿都软了,结果快被缠上的时候被我旁边的大伯用个大石头(真的很大)砸死了,两截。现在回家还能看到那石头横在那路边,我大伯说他当时潜力爆发就突然举起了那一块石头一招致命。



大概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年夏天高温,高速公路上地表温度太高,车胎爆了,面包车直接整个翻了撞到公路旁边的水泥护栏上,车子毁得不成样,然后我从车窗爬出来在地上跳了跳,p事没有。往前看了下发现再前面一段就是比较低矮的钢筋护栏,看了下路边,公路离地面至少15米,地面全是开采到一半的乱石……还有一次叛逆期想不开割腕,自己锁房间拿灯泡碎片割的,割的时候没觉得痛,结果不小心割狠了发现越流越多,手脚发凉头都开始晕了,然后自己打了个120……醒了的时候在医院,医生说冲进我房间的时候就看到我晕在地上,身上全是血。




匿名

有一次开车带着怀孕八个月的媳妇串门回家,走的五环路,刚开过香山出口有一个特别大的弯道,在最里侧弯道的中后部分位置车突然坏了,不得不在路中间停下来了。当时临近傍晚,路灯还没有打开,天色几乎是黑天了,最揪心的是停车的位置是在弯道,后方来车不临近我们是根本看不到我们的。当时为了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我也是拼了,举着三脚架手舞足蹈的站在车尾10米左右的位置提醒后车注意。几乎是用我的身体去逼迫后方车辆急刹车来躲避我们。事后不夸张的说真是冷汗湿透了全身,这种危险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另外提醒下各位司机朋友,油箱千万别等到底了再加油,最好四分之一就要去加,我的那次事故就是汽油泵坏了,最直接的原因是我习惯开到油量报警灯亮了才加油,这种行为会直接降低汽油泵的寿命。




许啸

那是在2018年中秋,在台湾海峡钓完鱼从汕头南澳岛驾车回深圳的路上。午夜零点左右奥迪A4载着满满一车鱼和4个人,在汕尾鮜门位置出车祸了,一个大拐弯,司机当是肯定是疲劳驾驶有点懵,居然前面停着的大货柜都看不到,时速80+直接冲过去,先是司机位前车盖擦过大货柜右后尾钢筋架,撞到应急车道混泥土护栏,再左打方向撞到货柜侧面。



当时我坐在在司机正后位睡觉,就听到副驾位的妹子大声尖叫,睡眠中我感觉就是被安全带四面八方各种拉扯,实际上可能不到2秒,但从睡梦中惊醒到车停住感觉有10分钟那么长。万幸的是4个人毫发无损,后遗症是从此在高速上坐车再也睡不着了。



投稿者供稿




抽抽为

抑郁症确诊前,体力衰退疲劳阻滞缠身,人活的像一个坏电池,充电十小时使用五分钟 了,恰逢高考前一年,学习退步自己焦虑不安家长更愤怒狂躁,矛盾日积月累 ,生活痛苦不堪,夜夜失眠,身心俱疲,最希望的就是明天不要来临。直到一天山洪决堤,情绪崩溃吃了大把药,结果没有离开,苟延残喘活到如今。那沉沉的黑暗,是我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匿名姑娘

我是个旱鸭子,有一次带我去游泳馆,我妈自己游到深水区了,叫我待在上面别下水。我把游泳圈弄下水了,就想去捞,自己也下去了。那个水深好像是一米六吧,好像到我鼻子那块,然后我就溺水了,挺尴尬的。我那时候还可以在水里睁眼,心想可能就是生命里最后的时光,可能是老天嫉妒我。就那么想着我差点就走了。突然,一只手把我捞了上来是个老爷爷。我那时候真的是特别激动,这就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没有搞笑,想哭而已。在这里谢谢他吧。





半声叹息

五六岁的时候,十来岁的堂哥骑自行车带我出去玩,拐弯的时候,摔倒了,我的脑袋落在一块尖尖的石头上,顿时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服,然后就是叫家长,我爸用衣服包住我的头,带我去医院缝针,因为伤口离眼睛太近,没打麻药,我还记得弯弯的针扎进皮肤的疼,两个大人才按住我,哦,对了,忘了说,伤口在眼睛和太阳穴之间,往前一点点,失去眼睛,往后一点点,失去生命,而现在,只有一个缝过两针的疤痕。





金陵陈骁

的确经历过死亡扑面而来,有一回半夜骑电动车送老妈上班,到小区门口横穿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有一辆小货车和一辆小轿车飙车一般你追我赶过来了。乍看还有两百多米,没在意,刚到路中间,车子已经到了,只来得及转一下车把,小货车的车厢就如同火车车厢一般从眼前经过,歇着撞断了绿化带里八棵树,最后撞断了路灯杆子停下了。我被风带的倒地,最后检查了一下,我什么事都没有,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赶横穿马路了,哪怕是大半夜。





鸑鷟dê似念

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是大概15岁的时候吧,记得咳嗽在家里输液,一个人在家,因为好久好久没打针输液过了,体质变了,然后抗生素过敏,我不知道,医生也不知道,因为关系好医生看完我这也没下一家可去,输好以后看我一个人在家就唠了会儿家长里短,这时候反应来了,心脏跳的受不了,我跟医生说了,直接从包里把强心针给我打了救回来了,那时候小自己没感觉怕,当时看见医生手都是抖的。过后好久说起这件事,乡村医生出于职业素养,包包里一直带着急救药品。其实想告诉大家人的体质是会变的,以前用的没问题的药,现在再用留个心眼儿,尤其抗生素。






弁丸

我记得是小时候去水上乐园玩,差点溺亡。起因是不知不觉走到水很深的地方恰逢造浪。起初我使劲挣扎但感觉周围全是腿根本逃不出去,后来逐渐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用第三人称视角从天上看着水中仰头努力汲取氧气的自己,幸好被我爸从水里捞了出来。当时救生员就坐在高台上,但什么也没发现。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当时旁边有个胖胖的女人冷眼看着我挣扎……后来也看了科普说孩子溺水后其实表面看不出来,并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疯狂扑腾,想来当时也是如此,根本没有人发现我溺水了。(还是要说句,那救生员是真的不行)






从小算命的就跟我亲人说过我命里犯水厄(自己也有水厄痣),容易被水淹,所以起名有个木字(五行只缺钱),在我十二岁那年,跟几个村里的伙伴去河里游泳,在水里到处走,几个朋友先往前走,都没事,到我走他们走过去的那段水流,居然一脚踩空,瞬间脑海空白,眩晕,然后直接倒进水里,只感觉到身体好像跟着水在流动,等我清醒的时候,已经没事了,然后我朋友说我不知道咋了,突然找不到了,要不是最后面那个离我近,扑进水里抓到我的手,把我拉回来,我可能已经挂比了。






匿名

2007年,在边防部队当兵,跟着参谋长出去设卡,本来线报说是走私烟酒什么的,大家没当回事,我们几人刚跳出去大吼一声:中国边防警察!对面直接甩了个手榴弹出来接着就开枪了,那种自制的钢珠枪,有几粒钢珠擦着我大腿过去,我们排长大腿上被开了个洞,摔倒之前拎着我们俩新兵蛋子的衣领直接往路边的排水沟滚了下去,然后就是噼噼啪啪的一阵乱枪,当时我们几人抱头趴在水沟里根本不敢动,就听着我们参谋长在后面猛喊:手电扔掉手电扔掉,也算命大,甩出来那个手榴弹拉了绳,但是没响。结果是查出上百公斤四号,那边两死一伤。老排长腿上开个洞后来有点小瘸了。





Lxy

16年在温州当消防兵,8月中旬离9月退伍还有10多天,晚上接到火警一仓库3楼发生火灾,彩钢板结构三层楼占地面积也挺大的,二三楼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洗衣液,洗发露什么的,我和一个同一批的战友被安排在3楼侧门架设水枪阵地防止火势蔓延,但是火超级大一支水枪根本控制不住浓烟热浪高温瞬间铺面而来我们只能一步一步往后撤,没过多久对讲机呼叫紧急撤离我们拖着水袋往楼下撤。


到2楼时头顶的彩钢板噼里啪啦掉头盔上我惊得一身冷汗,感觉这楼快塌了,拉起战友水枪都不要了死命往楼下跑,到一楼走廊浓烟弥漫看不见还被绊倒了,两个人半蹲摸着水带爬出去……到了外面没过20秒三层楼的房就像纸片一样一下子就跨了塌下来真就死里逃生,印象很深可怕,愿消防员每次出警都能平安回来


投稿者供图




王聪明

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是发生在我小时候,大概七八岁。下午我跟我小伙伴在玩,然后被我妈叫去让我扔个东西,是一个刷鞋的刷子。那时候家周边有个很大很深的池塘,我就把刷子放在池塘里,想看它沉下去,结果它浮起来了。后来我小伙伴不小心碰到我了,然后我就掉进池塘了。哇!我的妈!我当时脑袋懵懵的,想呼叫却发不出声,水一直往我嘴里灌,我喝了好几口。我看到光线慢慢在减弱,感觉到身体在慢慢下沉,我好慌,好怕就这样死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用力扑腾,却下沉的越快,我快死了,呼吸不上,周围都是水……突然!一只手朝我伸过来,抓住了我,一把把我捞了上来。然后我见到光了,入眼的是一位大叔,记不大清样貌了,大概四十岁左右。他把我捞了上来,放到离池塘远一点的地方就走了。





当时脑子非常懵非常乱,特别害怕,就哭了,很大声。然后一边哭一边回家,衣服湿哒哒的,特别重,走的好累。回到家我妈看到我这样,吓坏了,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说了。然后她把那个不小心碰到我的小伙伴叫了过来,教育了一顿,毕竟太危险了。然后又教训了我一顿。然后她非常想感谢那些救我的大叔,要不是他看见,我估计就挂了(我妈可疼爱我了,她也害怕) 后来到处打听,不知道是谁说的,他住在哪里哪里,喜欢面食,然后我妈就烧了一大碗面条,放了两个大荷包蛋进去,充满心意的去找他了,然后感谢他。见到之后,他说不是他救的,可能是过路人,跟他长得像,然后我妈说没事,烧都烧了,让他吃好了。回家后我妈有点失落,毕竟不知道救我的是谁,反正特别感谢。




吊车江海

小时候曾经掉长江里淹到昏迷,也因为毒皮蛋被拉进重症监护室一周……但都不如前几年一次意外来的记忆深刻:前几年开大车下山,准备过石桥的时候刹车减速,因为左前轮刹车咬住了,而且雨天路滑,上桥的地方有点泥巴又是急弯,方向完全锁死,直接往桥外冲过去。撞到石头栏杆的时候左前刹车放开了,我沿着桥边撞下去二十多块石头才停住。我的驾驶室在轮胎前面,轮胎刚好卡在桥边,驾驶室就悬在桥外面。桥下是几十米的河沟,看的我心惊胆颤……那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我以前不理解那些人说临死前的感觉,原来临死前真的会回忆过去的,那短短的时间我脑海中真的有很多片段出现的。







猛回头

王尔德的特种女优之死
沙雕与福利齐飞:当代抽象恋爱游戏调查
香*魔幻故事,看过的人都哭了
为什么这么多蛆?到底为什么?
在这场战争中,我们“垮掉的一代”并肩前行
那些令人艳羡的工作
一切非真人化的福利,终将被真人化
你们最讨厌的网红都在这里!
不会哄女孩?先去做几天牛郎吧!
曾有一个强大而可爱的香港
同志!请您欣赏朝鲜女团!
今年的维密凉了?
京阿尼大火与罪恶

分手还能做朋友?这人八成是变态哦

开最浪的派对,做最孝的孩子

中国古代男人的纳妾史

我们的日本老婆




乱码乱码,不看好傻

欢迎转发朋友圈

读完文章,不如来点好玩的

点击公众号底部菜单“乱码游戏厅

无需下载,就可以玩游戏了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